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爱情的开关

第十四章

爱情的开关 | 作者:匪我思存 | 更新时间:2017-10-13 19:41: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周衍照愣了一下,周小萌已经扑倒在浴缸里,放声大哭。她这么一哭,周衍照倒冷静下来了,看了看湿淋淋的地板,四处寻了半天没找到什么合用的东西,突然看到洗脸台上的牙刷,于是抽出来,蹲下去捏住周小萌的下巴:“张嘴!”

    他捏的正好在骨骸关节上,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牙刷一直捅到嗓子眼,周小萌顿时干呕起来,周衍照把她从浴缸里揪出来,推到马桶边,说:“吐出来!不然我就把你头塞进去!”

    抽水马桶洗刷的很干净,但周小萌反胃的厉害,终于搜肠刮肚全部吐出来了。周衍照看着她跪伏在那里吐了又吐,冷冷的说:“上次我怎么跟你说的?没有下次了!你不拿我的话当回事是吗?还是觉得我是吓唬你玩?”

    周小萌吐得乏力,挣扎的爬起来,打开水龙头,拼命的往自己脸上浇水。她本来从头到脚湿了,这下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又像是从河里爬出的水鬼,她抬起脸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些虚弱的笑笑:“周衍照,你结婚去吧,我不要你的钱了。”

    “你以为你是谁?”周衍照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刻薄:“跟我多睡了几天,还把你睡出毛病了不是?”

    “哥哥,如果有亏欠,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

    “你就敢说还清两个字?”

    “我妈比你爸还惨!”

    “那是你妈应得。”

    “那我欠你什么?我欠你什么?”

    “你欠我的,多着呢!谁把你从小养到大?谁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是我爸爸。要不是他天天最高兴看到你,你以为你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周小萌,我知道你在发什么疯,我找什么样的女人不行,非得找你?我告诉你,你就是个玩物,玩物你懂吗?我拿钱买,你收钱卖,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发疯?你有什么资格跟我闹?我告诉你,以后你不准再私下里见孙凌希,要是我的话你再记不住,我就打断你的腿!叫你一辈子哪儿也去不了,乖乖呆在家里陪爸爸!”

    周小萌嚎啕了一声,是完全从嗓子眼里发出的那种声音,人在绝望的时候最悲恸的声音:“你还给我!你还给我!”

    周衍照甩开她的手,拎着花洒胡乱朝她脸上一阵乱冲:“没醒就醒过来再跟我说话!”

    周小萌哭得蜷缩下去,一边啜泣一边仍旧在挣扎:“你还给我……”

    周衍照手背上被她咬透了,被冷水激得伤口生疼生疼,他心中生气,扔下花洒反锁上门,下楼去寻医药箱,正好小光静静的站在楼底下,看着他下楼,也不问,就把手里的医药箱递过去。周衍照正好一腔怒火无处发作,接过去就把药箱摔在桌子上,把瓶瓶罐罐都翻出来,小光仍旧没吭声,找出纱布倒了药粉,按在他手背的伤口上,大约是伤口被药粉刺激的很疼,周衍照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你小点劲儿,我又没断手断脚的!”

    “我看十哥,离断手断脚不远了。”

    周衍照听了他这句话,不知为何竟然没有生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当初我怎么劝十哥来着?十哥心软听不进去。”

    “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

    “十哥要记着那点兄妹情份,当初就应该当机立断,杀了算了,一了百了,每年去扫墓的时候,多买束花就是了。要不,打发的远远的,她不是要去加拿大吗?何苦再把她诓回来?让她活得生不如死,是十哥惦着兄妹情份吗?”

    “你们今天都是反了?”

    “不敢。”小光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腔调:“起码,我不敢往十哥身上招呼。再野的性子,要不是十哥默许,她还能抓出伤来?十哥心软我知道,可是内疚这种东西,不该是十哥有的。十哥当初怎么教我们的,做我们这行,就怕有良心。既然连良心都不该有,何况内疚。十哥这么纵容她,总有一天会出事。”

    周衍照的目光锐利,就像是锋利的刀,可是小光不紧不慢的说完,手里也没耽搁,已经替他包扎完毕。周衍照收敛起怒容,突然笑了笑:“你说的是,今天我是太纵容了,想着她心里不痛快,哭会儿就好了。”

    “这种事,女人没有不伤心的。”小光不动声色,语气平静的很:“再说十哥开头的规矩就立错了,自从有她,就再也没有过别人,她还当十哥真拿她当回事了。孙小姐突然*来,她当然觉得难受。”

    “我那不是懒吗?女人这么麻烦的东西,同时叫我应付两个……再说外头的床,我睡不惯。”

    “所以我说十哥开头的规矩就立错了,既然她是个玩物,十哥爱怎么着,就应该怎么着。睡不惯外头的床,带回家来不就行了。”

    周衍照被他一句话接一句话,渐渐逼到无话可说,最后沉默半晌,说:“是,你说对了,我内疚。”

    “她不是拿钱了吗?十哥也给的不少了,外头的女人,哪有这么贵?”

    周衍照显得十分疲倦:“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十哥不糊涂就好。”小光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欣慰,反倒是像是在嘲讽。周衍照忍住一口气,说:“我不上楼去了,你找个人上去看看,她要是哭够了,就把她从我房里弄出去。”

    “是。”小光答应了,却没有挪步:“还有件事,十哥曾经答应过我……”

    “什么?”

    “您要是一意装糊涂,我也就装糊涂,只是下回十哥要是再遣我办什么事,我就不动了。”

    周衍照沉默不语,小光说:“十哥心里都有数,还剩下多少,都交给我。这种东西,老爷子交待过多少次了,绝不能碰。”

    周衍照终于开口中,语气冰冷似渗着寒意:“你倒会拿老头子来压我,你以为当年老头子还用少了?”

    “所以一错岂可再错?十哥当初怎么跟我说的?说绝不会落到老爷子那种地步。”

    “没了,”周衍照赌气:“她全吃了。”

    小光瞳孔微微一缩,说:“剩多少?会弄出人命的。”

    “七八颗吧,我逼着她吐出来了,你上去看看,要是不行就送到侯医生那里去。”

    小光略一思量,抓起周衍照搁在桌上的钥匙,快步上楼去。这里他比自己的家还熟,打开周衍照的卧室门,只听浴室里水声哗哗,倒听不到哭声。他用钥匙打开洗手间的门,一推开,突然劲风袭来,他身手极好,一个过肩摔就将人摔倒在地上,好在他手上留了后劲,没有使出全力,但周小萌被一掼摔在地上,后脑勺重重的磕上地面,顿时差点昏过去。小光看她脸色惨白,脸上全是水,身上衣服也全部都湿了,蜷伏在地上,连呼吸都显得十分微弱。他伸出手,试了试她颈边的脉搏,觉得没有太大的问题,想必是周衍照逼着她把药都吐出来了。于是说:“小姐,我扶您站起来,您能走路吗?”

    周小萌像是见到鬼似的,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厉声尖叫:“还给我!”

    “二小姐,闹也闹够了。十哥已经走了,往孙小姐那里去了,我劝您,还是安份些吧。”

    周小萌的眼神这时候才有了些焦距似的,喃喃的问:“走了?”

    “走了。”小光不动声色,拨开她的手指。然后扶着她的肋下,将她搀扶着站起来:“能走吗?要不我叫李阿姨上来?”

    “不,我要妈妈。”周小萌十分虚弱,额头上全是涔涔的冷汗:“我想要妈妈……”

    “小姐死心吧,十哥走了,做戏给我看,也没有用。”

    周小萌突然笑了笑,自从周彬礼出事之后,小光从来没有见她这样笑过,笑得那样明亮温暖,仿佛仍旧是周家那个千娇万宠的公主。小光想起第一次见到她,还是周衍照带他第一次来周家,她正好放学回家,经过客厅的时候,软声软气叫了声“哥哥!”然后嫣然一笑,拧身朝楼梯上走,那时候她穿雪白的公主裙,整个人就像电影里的白雪公主一般。周小萌笑完之后,突然就挣脱他的搀扶,转身朝窗子奔去。小光大惊,冲过去最后也来不及阻拦,她整个人已经翻出窗子,他最后也只来得及抓住她的一只手。周小萌整个人已经悬空,小光立时用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脖子,将她硬生生拖上来。

    周小萌好似全身都脱了力,任由他将自己拖进窗内,然后软瘫在地毯上。小光心怦怦直跳,是使力太过,他缓了一缓,才蹲在周小萌面前,说:“刚刚的事,我不会告诉十哥,小姐别做傻事了。不然的话,吃亏的是小姐自己。这里是二楼,摔下去,半残不死,正好遂了十哥的心意。”

    周小萌眼珠微微转动,像是再没力气说话。小光将她扶起来,半搀半抱,周小萌全身无力,都靠在他身上,她声音轻微,叫了声:“小光。”

    平常她客气一点的时候都是叫光哥,但通常只是视他不见。周小萌其实非常非常痛恨他,他心里也清楚。当初就是他在周衍照面前建议,要把她斩草除根,可是周衍照最终没有听他的。

    “我哥哥很相信你……”

    他仍旧沉默,周小萌却像是说悄悄话似的,越说声音越小:“可是他嫉妒心很重,很重……你肯定知道……”

    小光终于看了她一眼,声音仍旧平静:“小姐想说什么?”

    “我跟你打个赌……总有一天,他会杀掉你……”

    小光充耳不闻,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说任何话。

    “他有多信任你,就有多受不了你的背叛……”周小萌冰冷的手指捧住他的脸,在他错愕之前,她柔软的嘴唇已经吻上他的唇。

    作者有话说:睡不惯外头的床……哈哈哈,十哥,你拿这个理由来守身如玉,怪不得连小光都鄙视你……

    十哥:我守个P!我有孙凌希!

    作者:那是后妈我硬塞给你的,你有主动找过吗?有主动找过吗?死鸭子嘴硬!

    小光:别TM废话了!你让周小萌这女人发什么神经,为毛要亲我?!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爱情的开关最新章节!!
爱情的开关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aiqingdekaig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最强元神龙游天下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我的心动女老板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高冷总裁不好惹祺深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