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爱情的开关

第二十三章

爱情的开关 | 作者:匪我思存 | 更新时间:2017-10-13 20:48:2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叶思容一连几天都病着,家里也没有人敢劝周彬礼,只有周小萌偷偷内疚,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哥哥。她从家里偷了一大包零食,又把自己攒的零花钱都清出来,装在信封里,然后装在书包里带到学校去。

    周小萌有周小萌的办法,虽然她不知道周衍照去了哪里,但肯定会有人知道。全校都知道她是周衍照的妹妹,她托几个高年级的学生跟学校附近出没的几个混混打听,果然就传来消息说周衍照现在暂住在饼市街养伤。

    饼市街也是南阅市的一景,当初这里全部住的是卖饼的人家,南阅旧俗,无论过什么节日、家里做生日,娶媳妇、生子、大大小小的红白喜事,都是要吃饼的,不仅要吃饼,而且还要送亲朋好友礼饼,所以旧时候南阅城有许多人家就以做饼为业,最兴旺的时候,这里一整条街都是饼店。前店后宅,黑压压的一片屋子,就叫了饼市街。后来旧俗渐废,这里处于闹市,却因为是老街区的缘故,巷道狭窄,里弄曲折,渐渐成了城中出名的藏污纳垢的场所。所以听说周衍照现在窝在饼市街,周小萌一点也不觉得稀奇。周衍照好多朋友就是生在饼市街,在饼市街长大,就连周彬礼自己,也是出生在饼市街某个阁楼里,后来赤手空拳打下一片天下,才搬到背山面湖的别墅里去。

    周小萌就对那几个混混说:“我要去看看我哥哥。”

    那几个混混面露难色,为首的人就说:“要让十哥知道,会骂我们的。”

    “那不是小姑娘该去的地方。”

    “就是!”

    几个人都说得斩钉截铁,他们都晓得前两年周衍照骑着机车闯进校园的事,可见周衍照把这个妹妹呵护得跟眼珠子似的,再说上头还有周彬礼那样的人物,周彬礼跺一跺脚,整个南阅市的黑道是一定会震三震的。周彬礼已经发话了,谁也不许照顾周衍照,更不许给他钱。饼市街的少年们自然是阳奉阴违,一边儿敷衍着各自的家长,一边儿仍旧窝藏着周衍照。不过这几个混混有共识,周家父子的家事,怎么样也不该掺和进去,窝藏周衍照是义气,但娇滴滴的周家二小姐,那是绝不应该被自己带去饼市街。

    “我就是去看看我哥哥。”周小萌不高兴了:“我爸爸不会知道的。”

    “那也不行……”

    “别为难我们了。”

    “您放心吧,十哥好着呢,都是点皮外伤。大家不会少了他吃的喝的……”

    周小萌却觉得内疚,事情本来就由她而起,若不是因为帮她,周衍照怎么会被周彬礼打,如果不是因为挨打,他也不会顶撞周彬礼然后离家出走……周小萌决心一定要见一见周衍照。

    周小萌生平第一次逃学,就是因为周衍照。周家的司机每天晚上会来接她放学,她只有跷课才可能去看周衍照。所以她跟班主任请假,借口说肚子疼。女孩儿总有不方便的两天,班主任是中年妇女,也有女儿,听她这么一说,就批准了半天假。

    周小萌拎着书包从学校出来,拦了辆出租车就直奔饼市街。开到饼市街南的牌楼底下,司机就说:“小姑娘,只能到这儿了,里面太窄,车进不去。”

    周小萌付了钱,仰头看了看那尊古旧的牌楼,四面的建筑都是骑楼,使得狭窄的街巷显得更深遂了,纵然是光天化日之下,也仿佛显得有几分幽暗似的。白天的饼市街看上去,跟南阅市的其它老街没什么两样,只是仿佛更冷清一些,小发廊都还没有开门,零零星星开着的铺面,都是卖烟酒杂货的,还有卖槟榔的小摊,就摆在巷子的拐角,借那一点点阴凉,挡去秋日的太阳。

    周小萌站在巷口发了一会儿呆,这里纵横交错,是蛛网一样的小巷,怎么才能找到周衍照呢?就在她愣神的时候,突然旁边窜出一道黑影,劈手抓住她手里的书包,她下意识去夺,那人却意不在此,正好趁着她一伸手,就在她胸口摸了一把,旋即猥琐的笑起来。周小萌大怒,连耳朵都气红了,将包往怀中一夺,腿已经踢出去。

    自从初中被几个小流氓堵过一次之后,虽然周衍照替她出了气,但仍旧担心她受欺负,所以把她小时候学过一阵的跆拳道又逼着她重新练起来,每逢双休,就拖着她去跆拳道馆练习,有周衍照这个严师,她虽然不算高徒,但已经手底下很有两下子了,这一脚把对方立刻绊倒在地,周小萌又踢又踹:“臭流氓!臭流氓!”一边骂,一边委屈的都要哭了。

    那人没防到她身手竟然这样好,被绊倒之后又踢中要害,疼得大叫,这时候巷子里闻声蹿出七八个少年,每个人手中都捏着弹簧刀,面容狰狞。周小萌纵然胆大,但看着这些人突然围上来,也吓傻了,往后退了一步,厉声质问:“你们要干什么?”

    有人把地上的人拉起来,那人躬着身子骂道:“哪里来的臭娘们,敢到饼市街来闹事,今天非把你教得认识爷不可!”

    周小萌慢慢往后缩,背靠着墙,周衍照教过他,这样可以避免腹背受敌,只需要应付正面而来的攻击就行了,可是她面对七八个持刀的人,到底还是害怕,所以挺直了背,说:“我是来找我哥哥的,他叫周衍照!”

    为首的少年愣了一下,周小萌见有效,又补了一句:“我爸爸是周彬礼!”

    周彬礼三个字,在整个南阅市可谓一尊金字招牌,黑白两道,都要给些面子。在饼市街来讲,那是比市长更加如雷贯耳的人物。所以她这么一说,当场的人都愣了,将信将疑的看着她,既不敢信,又不敢不信,七八个少年执着刀,僵在那里,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正在这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引擎的轰鸣声——饼市街窄得连出租车都进不来,但机车却是可以灵活进出的,这也是饼市街许多人的交通工具,骑机车的人从巷子深处驶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形,不由得放慢了车速。等看清楚是周小萌,那车就“嘎”一声刹住了,周小萌也看清楚了,骑车的正是小光,他没有带头盔,两只眼睛正炯炯的看着她,好似看到什么怪物似的:“周小萌?”

    周小萌一见到是他,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一看是见着熟人,终于“哇”一声哭出声来。小光一见她哭,连忙从车上下来,问:“怎么了?”

    “我要哥哥……”周小萌毕竟娇生惯养,她刚刚又怒又羞又怕,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周衍照:“我要哥哥……”

    小光没有妹妹,平常打交道的女孩,也都是跟男生一样,很少见到这样跟洋娃娃似的少女,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顿时慌了:“你别急呀,你哥哥好好的,就住我家里。别哭了,我带你去!”

    周小萌抱着书包,坐在小光的机车上,一路哭一路哭,哭得小光连机车都骑得七拐八扭,平日再熟不过的路,都差点走错,好容易到了自己家楼下,把车一停,说:“就在楼上。”

    周小萌哭得鼻尖都红了,还没从车上下来,二楼阁楼的窗子已经被推开,正是周衍照,他依稀听到妹妹的哭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到底按捺不住,打开窗子只说看看,结果探头一看竟然真的是周小萌。他一急就问:“怎么了?”一边问一边就从楼上冲下来了。

    周小萌见到他才觉得满腹的委屈好似洪水一般直*来,哭着扑到他怀里:“流氓……*!”

    周衍照一听,气得青筋都蹦起来了,回头就狠狠给了小光一拳,打得小光一个趔趄,连嘴角都裂了,他想也没想还要打,周小萌已经拉住他,哽咽:“不是他,是……是……是刚才那群人……”

    小光*舔嘴角的伤,周衍照气得糊涂了,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连声说:“没事吧?真对不住……”

    “没事。”小光漫不在乎,说:“你妹妹就是我妹妹,刚才那帮人我看见了,就是雷林和几个混蛋,你先管你妹妹,我去找他们算账!”他一偏腿跨上机车就走了,周衍照心里乱糟糟的,扶着周小萌上楼,问:“伤着哪儿没有?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嗐,你这不是添乱么……”

    周小萌被他扶上楼,这才看到他连鞋子都没穿就冲下楼,两只拖鞋就被甩在门口,倒觉得哥哥这话不算不中听,只是仍旧委屈:“我是来看你的……”

    “谁告诉你我在这儿?”周衍照咬牙切齿,发誓要把那多嘴的人嘴上钉根铁签。

    周小萌一看他的脸色,又哭起来:“我好心好意来看你……”

    “好了好了,是哥哥不对。”周衍照看她哭得那样子,心里烦乱,连忙抓了一卷纸给她:“来,把脸擦擦,别哭了。你要来,应该叫我去接你……你怎么不打我电话?”

    周小萌觉得委屈极了:“你关机……”

    周衍照这才想起来,他确实把手机关掉了,因为半夜跑出去之后,周彬礼又打电话把他吼了一顿,他一生气就把手机关了。他耐着性子说:“那你也不能一个人跑来,这里多乱……”

    一说到这些,周小萌就想起那只黑乎乎的手按在胸口,顿时一阵恶心反胃,放声大哭:“太脏了!太脏了!我要洗澡!我要洗澡!”

    “好好,洗澡。”周衍照被她哭慌了神,答应了才想起来,这里连热水器都没有,实在是不方便洗澡,自己平时倒是无所谓,凉水一冲。可是妹妹可不能洗凉水澡,非冻出毛病来不可。他一思度就有了主意,就要出门去,周小萌死活拽着他不肯撒手,他只好掏出手机打了一圈电话,让左邻右舍把自己家的开水都送过来,还让巷口的小店,送新盆新毛巾来。

    一时间送来了七八瓶开水,还有一大瓶没启封的沐浴露,周小萌这才放下书包,抽抽答答的洗澡去了。周衍照不放心,隔着门跟她说话:“那些人没欺负你吧?”

    “就这样还不叫欺负我?!”周小萌又气又急,连连顿足,把卫生间薄薄的楼板跺得震响:“那个流氓*!”

    周衍照觉得放心了一点儿……她说那个流氓*……还好是一个人……还好是摸……但立刻心里的火气又蹿上来,半个人也不行,谁敢碰到周小萌的衣角,就应该剁手!

    周小萌洗了一个多小时,连皮都快搓掉了一层,最后才出来。周衍照一直没敢走,隔门听她渐渐的不哭了,却也不敢多问,怕她哭,也怕自己忍不住冲出去杀人。

    周小萌把半瓶沐浴露都用完了,洗得皮肤都发红了,她肌肤雪白,揉搓之后颈中一道道的指痕,看得周衍照心惊肉跳,过了半晌才记起来,她进去的时候脖子里还没有这些道道,想必是她自己搓的。

    周小萌哭得够了,也哭得累了,她没有衣服换,穿的是周衍照的一件干净衬衣,长得像裙子似的,周衍照的沙滩裤穿在她身上,更像一层裙子,松松垮垮的,连头发都还滴着水。周衍照看娇滴滴的妹妹变成这样子,心里一阵阵揪着疼。周小萌还在抽噎,像小孩子哭久了,缓不过气来。周衍照伸手搂着她,拍着她的背,只觉得她像只小兔子,受尽了惊吓,简直让人心疼的不行。她连耳朵都搓红了,脖子里的指痕一直延伸下去,微松的领口露出泛红的肌肤,他看着有一颗水珠从她头发上*来,掉进她的脖子里,顺着那指痕慢慢*去了。周衍照觉得嗓子眼发干,忍不住喉节滑动,咽了口口水,周小萌却在他怀里蹭了蹭,撒娇似的又叫了声“哥哥!”

    周衍照觉得自己疯了,周小萌也觉得周衍照疯了,突然她就被他猛然推到了墙上,后脑勺刚撞上墙壁,就被周衍照扶住了,然后他就几近凶猛的吻住了她的唇。周小萌吓傻了,周衍照身上有汗气烟味男人特有的气息,带着侵袭的汹涌进她的鼻腔,她透不过气来,周衍照的舌头撬开了她的嘴,唇齿交缠,他的掌心像烙铁一样烫,紧紧扶着她的腰,越吻越紧,越吻越贪婪,全身紧绷,内心深处的渴求就像是一把火,烧得他难受极了,烧得他觉得自己像头野兽,心里的欲望叫嚣着只想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周小萌完全没有经验,接吻是只在电视上看过的镜头,哥哥从来不是这样子,这样子凶狠,这样子霸道,这样纯粹侵占,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作者有话说:本来这章写得很哈皮,要发布的时候突然想起,这时候小萌妹才16岁,不由得抖了抖,十哥您这是违法的吧……残害未成年少女。

    十哥:滚!

    亲妈:XX不满的男人就是这么残暴……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爱情的开关最新章节!!
爱情的开关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aiqingdekaig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作祟我的冷艳未婚妻姜少又来求复合了都市至尊医仙娱乐圈:消失十年,重回巅峰!屈服开局就咸鱼,我都不急你急啥?伪装绝世神医女总裁的战神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