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沧海纪

第一百零七章 朝堂议事

沧海纪 | 作者:苏公子南伽 | 更新时间:2019-03-16 03:17:3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金銮殿前议事,文武百官齐聚,当这帮大凉最有权势的人从家中启程,抵达此地的时候,外面的天甚至都只是蒙蒙亮罢了,不过金銮殿上四处都已经点了照明用的灯盏,倒是丝毫不影响视物。

    不得不说,顾懿是一个非常勤勉的帝王,虽然按照老祖宗的规矩来说,朝会本就是每日例行的一个程序,但能够像他这样,基本上从不间断的,还是极少数。

    有些时候,哪怕只是做到了标准以内,都已经足够引人瞩目了,因为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甚至连最基本的标准都做不到。

    只可惜,自从那件事传回京城之后,这一个多月以来,朝会算是完全地闲置了下来,甚至连私下里的小会都没有再召开过,这期间,连出入皇宫的官员,都极少极少。

    当然了,这件事大家都理解,毕竟君王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比之那些因为自身的淫*欲而弃江山社稷于不顾,从此不再早朝的历代昏君们来说,因为丧子之痛而暂时无法正常举行朝会的陛下,绝对是他们能够宽容,同情,甚至由衷感到钦佩的。

    故而,这是自大凉在各处战场获胜,解除了立国以来最大危机之后,所举行的最完整的一次朝会,这气氛本该很是不错才对,可只有真正到了此间之后,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一些尴尬。

    无他,盖因原本在朝堂之上风头最盛,势力和影响力都算是最大的几个党派,都因为战事的原因而被波及,多少人因此而失势,多少人甚至因此下了诏狱,眼看暗地里风起云涌,似乎他们不再能像往常一样从容地掌控局面,这让他们怎么高兴的起来呢?

    朝廷是朝廷,个人是个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第一时间都只会考虑自己的切身利益,这就是为何有的官员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可以出卖珍贵的情报,让国家蒙受千万倍的损失。

    晋国蔡京为了独揽大权,可以故意配合大凉,让晋国百万大军战死,让晋国丢失两州三郡,这些凉国朝堂上的官员,在自身利益都受到损害的情况下,也肯定不关心大凉赢没赢。

    别的不说,原本靠着顾苍的个人影响力,风头一时无两,在朝堂独占鳌头的太子党,现在已经基本上分崩离析,只剩下少数的核心成员还在彼此抱团取暖,商量之后该如何继续保持原本的地位。

    做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多少人盯着你的位置,就等着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呢,他们哪怕只是为了自保,也得动脑筋,只是哪怕就这么一小撮人,也是各怀心思,四处寻找其他门路,当然了,这里面肯定不包括张家人就是了。

    幽州党就更别提了,连幽州大本营都已经被捣毁了,他们最大的靠山许锦棠倒了,幽州兵权旁落,原本的领袖诸如许仕杰等人,现在基本上完全赋闲在家,再说本来武官的地位就略低于文官,历朝历代都是如此,这样一来,他们更是完全失去了话语权,连立足都难了。

    这其中,被影响最小的,应该算是江州党,虽然江州党成员多是世家子弟出身,而且其核心成员大多被这次三地世家联合叛乱所殃及,可第一点来说,他们支持的两位皇子,也就是顾渊和顾海在这件事上的牵连极小,这就得得益于他们两人和江州何家很早便切割开来了,无论是因为传统世家一向讲究一句“嫁出去的女儿如泼出去的水”,还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天,所以选择明面上早早切割,暗地里两头下注,但总之,顾海和顾渊虽然无功,但也无什么大过。

    第二点,也算是世家之乱的核心起因之一,哪怕大凉这些年在顾苍的全力支持下,大力地推动教育普及,但能够上的起学的,还是算少数,暂时来说,朝堂中坚,还是这些世家豪阀出身的子弟居多,这一点很难立即得到有效的改变。

    况且抛开一些诸如“叛乱”等原则性的错误,一个官员的升迁与罢免,完全只看朝廷需不需要他,绝不可能去看他的人品,以及犯过什么错,哪怕他是一个奸佞小人,只要朝廷需要他,他照样可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这一点,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便是“条条大河皆可灌溉两岸田地,绝不因水清而偏用,也不能因水浊而偏废”,为政者,本就没有绝对的好与坏。

    太子党失势,幽州党倒台,这眼下正是江州党人崛起的大好时机,所以在朝堂上,也唯有他们这一批人的脸上,还多少带着点笑容,其他人要么是面无表情,闭目养神,把一切心思都藏在肚子里,要么就是一副遮都懒得遮掩的苦瓜脸。

    随着掌印大太监韩貂寺尖着嗓子喊了一声“朝会开始!恭迎陛下”,底下原本在窃窃私语的文武百官此刻皆神情一肃,一边恭敬行礼,一边高声喊着例行的吉祥话,等待着陛下的驾临。

    暂且不提里面的情况具体如何,在大殿之外,大凉的几个皇子却是再度重聚,只是此刻各人的心情,已经与当初大为不同了,不过区区一年不到的时间,几个人的人生,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大皇子顾渊和四皇子顾海本就是一母所生,自然天生亲近,此刻便站在一起。

    顾渊垂手而立,其姿势表情,都挑不出一点毛病,绝对是礼官眼中的范本表率,只是眉眼之中,还是隐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却不知在忧伤些什么,而顾海脸上的表情却是五彩纷呈,既有快意,又有不满,既有嫉妒,又有鄙夷,挤眉弄眼,看起来很想说些什么。

    少了一个太子顾苍,顺着这样下来的,自然就是三皇子顾黎了,自从幽州出事之后,他便和母亲一起被自己的父亲下令禁足了,前些日子才重获自由。

    平心而论,这其实是一场无妄之灾,毕竟他姓顾,人又在京城,许锦棠造反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却又无法,毕竟得到了什么好处,自然就要付出什么代价,世界是公平的。

    成也许家,败也许家,这是顾苍当年给他的一句批语,如今看来,的确如此。

    好在经历了这些日子的磨砺后,倒是让他少了一些轻浮,整个人的气质都已经大为不同,此刻穿着寻常的服饰站在一边,表情不悲不喜,在顾玄到来的时候,竟然还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

    “五弟,晨安。”

    老六顾川的年纪不够,再加上其地位也不如这几位,又没得到通知,自然是没有资格来殿前等候传召的,顾玄在这里年纪最小,三哥又主动打了招呼,他当然得回应,不然就太过失礼了。

    当然,他此刻,已经没了当初在这几人面前的那种拘谨和谨慎,而是非常自然地拱手揖礼,语气不卑不亢地问候道:“大哥,三哥,四哥,晨安。”

    顾海站直了身子受了他一礼,却不回应,反倒是冷笑一声,阴恻恻地说道:“老五啊,听说你才刚回京?”

    他和老三可不一样,他虽然这些日子也算被半软禁在了江州,无法脱身,但得益于他的身份,何家也没拿他怎么样,毕竟这是外孙嘛,所以他这些日子可没吃苦,尤其是三地世家之乱解除后,何家为了和朝廷重新修复关系,更是给予了他极大的好处,那是处处供着他,只差没人他族中了。

    这让他如何不得意呢,之后听说顾苍莫名其妙死了,老三又被软禁了,他更是高兴得不得了,自以为这储君之位那肯定是手到擒来的事,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拦路虎,而且还是曾经被他认为已经绝无可能再崛起的老五,这让他怎能不生气,又怎么可能看顾玄顺眼呢?

    顾玄也慢慢地直起了身子,毫不畏惧地平视对方,他此刻已经不需要再低眉顺眼地忍让,对方怎么对待他,他便怎么对待对方,给脸不要脸,他也不介意好好地教训一下对方。

    “不瞒四哥,的确是两天前才回来的。”

    “嘿,听说你,一回来就闹出了挺大的动静。”顾海双手抱胸,阴阳怪气地道,“这不愧是在外面立了大功的人呐,这底气就是足了,竟然敢当街殴打朝廷官员,烈士之后,再过几天,岂不是谁都不放在眼里了。”

    不等顾玄出言回击,旁边站着的顾渊突然轻喝了一声:“够了!这可是金銮殿前!”

    小时候那件事,其实顾玄并没有因此而讨厌顾渊,事实上,圣人都说过亲疏有别,他当时帮顾海,这本就没有错,而后对方非但没有跟着他们一起欺负自己,反倒是经常开导自己,虽然不如顾苍那么贴心,但作为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来说,顾渊做的实在是挑不出毛病。

    这是一个忠厚仁善的人,谁也不能说他的不是,有他站出来打圆场,而且是呵斥顾海,顾玄实在是没理由纠缠下去,也就没有说话了。

    顾海更是如此,他可以不尊重任何人,唯独对这个素来以忠厚闻名,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老好人的大哥有些畏惧,大哥此刻的语气很是罕见的在警告自己,他也变得脸色讪讪,也不敢多言了,不然说不得他还要好好揭一下顾玄的短。

    话说回来,他也不是个傻子,这金銮殿前,动静大一点,里面的人都知道,到时候丢的是谁的脸,又该谁吃亏,还用多言么?

    -----------

    昨天月票好像格外多,那我今天再更两章试探一下大家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沧海纪最新章节!!
沧海纪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canghai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之无敌天帝葬甲天下剑道凌尘异界之装备强化专家雪下长歌行点这开宝箱罗浮诸天我为王神控天下田园小医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