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尘脉

第三百三十二章 我只一剑,你当如何?

尘脉 | 作者:棠鸿羽 | 更新时间:2019-03-16 11:54:3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苏扬出剑,剑意宁和而去,场间,没有响起剑啸,但贺兰珏的脚下却响起一道极清亮的声音,仿佛是盛开的青莲在引吭高歌。

    声入耳时曲已至。

    剑来的太快,而且太过平和,甚至隐隐带着一抹难言的喜悦,面对这看似寻常的一剑,贺兰珏竟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

    他将灵息尽数灌注到剑身里,横挡在身前。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剑身上显现出一朵青莲,生出一道雄浑的力量,好似将他的剑意完全阻断,这一朵青莲顺着剑柄侵入贺兰珏的手腕,像是扎根在他的皮肤里。

    他的手随之颤抖,接着便是小臂,清晰的痛楚顺势而上,直至肩部,他再也无法握住剑柄,伴着破空声起,长剑脱手而去。

    一声闷哼,贺兰珏心神与身体皆被剑意所伤,唇角溢血,脚步落于地面,无法站稳,连退再退,直至退至数丈距离,才勉强站稳。

    贺兰珏脸色微白,血水从唇角淌落,看着有些惨淡,更惨淡的是他此时的心境。

    “这剑招......”

    狠厉的盯着苏扬,贺兰珏此刻竟有些颤抖。

    因为他发现这剑招有些熟悉,但又并非完全相同。

    “是白玉琊的剑招,他怎么会......”沈无风神情微变,惊疑不定的望着苏扬。

    “不对,剑招虽然相似,但剑意完全不同,到底怎么回事?”

    苏扬提起的手臂缓缓放下,剑招已过,但贺兰珏未死,只是身受重伤。

    但苏扬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他刻意为之。

    青莲剑诀,他并没有出尽全力,还是那同样一个理由,他不打算直接杀死贺兰珏。

    但究竟用了多少力,他自己很清楚,看到贺兰珏此刻的情况,他基本上可以确定,青莲剑诀全力爆发,足够杀死他。

    但也仅此而已了。

    如果遇到比贺兰珏更强的人,纵然血龙之力加上青莲剑诀,也无法轻易胜之。

    这已经是苏扬的极限,至少目前能够证明,南朝天元榜第六以下,苏扬可以随意杀之,但再往上的人,就不行了。

    苏扬也是见过黎昕的,知道他是天元榜第五名,或许会比贺兰珏强一些,但强不了多少。

    如果让此刻的苏扬去和黎昕打,胜负很难判定,他差不多也就是这个层面了。

    南朝天元榜上,最少也有四个人,甚至五个人要比苏扬更强。

    这虽然会是让人很郁闷的一件事情,但苏扬并不在乎,因为他坚信,早晚有一天,他会超越所有比自己强的人。

    现在他的对手只是天元榜第六的贺兰珏,而并非前五位,所以苏扬更加不会在意,因为他已经赢了。

    “我只一剑,你当如何?”

    贺兰珏神情无比难看。

    “我可没有输!更不可能输给你这个废柴!”

    右手一抬,掉落在地上的长剑回到他的手中,一声厉喝,口中血液更像是打开了缺口一般,喷溅出来,场间再次响起凄厉的声音,这是完全直来直往的一剑斩出,毫无招式可言,证明着此刻贺兰珏心里的不安。

    啪啪啪......十余声脆响连绵响起。

    苏扬执剑,静立场间,看着贺兰珏的眼神没有任何嘲弄、轻蔑或奚落,反而却有淡淡的同情意味。

    施展出一次青莲剑诀后,并没有完全消耗掉他的灵息,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出尽全力,而是他本身所拥有的灵息,便足以施展出一次半的青莲剑诀。

    在施展出一次后,他体内的灵息,仍有大半残余,面对身受重伤,斩出一剑都要喷血的贺兰珏,实在绰绰有余。

    稍微运转了一部分灵息,灌注在剑身上,然后看似随意的一剑斩出。

    贺兰珏便被迫立即一退再退连退,脚步错乱,蹭起微湿的沙粒和大片的雪花,连退十余丈。

    当他终于站稳脚步的时候,便再也无法抑住胸口的烦恶之意,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贺兰珏根本挡不住这一剑,退的很是狼狈,被灵息所震,不断吐血,一开始他只是心境受到巨大影响,但并未表现出来。

    而此刻,他的神情已经毫不掩饰,恐惧、愤怒、怨恨,种种情绪,全部浮现了出来。

    贺兰珏的修为要远远高过苏扬,纵然苏扬有着太多的奇遇加身,将实力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境界,但也不至于完虐贺兰珏。

    但青莲剑诀的破坏力实在惊人,不仅仅是伤到他的身体,更是伤了他的内在,让贺兰珏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他现在空有半步问神的境界,却完全没有了该有的力量,因为他根本发挥不出来。

    只要稍微用力,稍微提动灵息,便浑身经脉钻心的疼。

    “与其杀掉你,但废掉你的经脉,会让你来得更加痛苦吧?”

    苏扬看着贺兰珏,缓缓迈步向他走去,行走的过程里,无数白烟从他的身上冒出,画面显得极为诡异。

    那是御诀之气在蒸发。

    “对于一个修行天才而言,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日后无法再修行,这才是毁掉一个人的最残忍的方式。”

    贺兰珏看着苏扬,没有说话,他握剑的手在不断颤抖。

    一道狂暴的剑风,从贺兰珏身上生起,里面蕴藏着极为磅礴、澎湃的可怕气息。

    他浑身像撕裂一般的痛,如果继续发力,很可能会自损经脉,但他却依旧要选择这么做。

    如果他不这么做,就会如苏扬所言,会被废掉经脉,那会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如果经脉注定要废掉,那么贺兰珏也要在此之前,杀掉苏扬,让其为自己陪葬。

    风雨骤且狂,贺兰珏的剑亦如此,从四面八方亮起,疯狂地刺向苏扬。

    他浑身的皮肤像是裂开一样,竟然在这一刻向外喷血,那是何等惊悚的画面。

    但贺兰珏竟是一声不吭,咬牙拼尽全力,斩出这一剑。

    这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剑。

    苏扬没有闪避,沉默的行走在真实的风雪以及贺兰珏的剑风剑雨里,平静握站剑柄,横剑于胸前,眉间隐含一丝敬佩。

    是对贺兰珏的敬佩。

    在这种绝境下,拼着一死也要斩出一剑,绝对不是蠢材能够做到的。

    无论如何,贺兰珏也是当之无愧的强者。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尘脉最新章节!!
尘脉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chenm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真搜索系统日月天罗仙武之万界帝皇古镜奇仙帝火丹王丹妖劫我的刺客守则江湖奇功录一个人的刀从四海八荒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