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宠物天王

第1742章 无风也犯愁

宠物天王 | 作者:皆破 | 更新时间:2019-08-15 00:19: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休假的盛科开着的是他自己的私家车,天气大好,车窗和天窗都敞开着,清风送爽的同时也将盛科讲电话的声音送至车外。

    张子安倒不是有意偷听人家讲电话,而且很可能是关于公务的电话,只不过因为他离得近,盛科讲电话的声音也高,被动地听到了。

    盛科的手下向他报告了新接到的一起报案。

    按理说,滨海市这么一座中等城市,每天接到的大大小小报案不知凡几,如果每个都向盛科报告,他每天有48小时都不够用,所以向他报告的肯定是比较特殊的案件,比如重大刑事案件、手下没有头绪的疑难案件,或者是他特别要求过的案件。

    对于警方来说,最可气的是那种明明已经锁定了嫌疑犯,却被嫌疑犯先一步逃掉的案件,会令他们上上下下都感到憋屈,也对不起受害者。

    新的这起报案,被盛科的手下发觉跟以往的某宗案件模式有一定的共通性,再加上其他一些疑点,手下判断这可能是一起由在逃嫌疑犯参与的案件,于是向他打电话。

    盛科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张子安,沉声说道:“你们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回去布置,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再跑掉。”

    此话一出,他老婆孩子的脸上立刻就晴转阴了。

    “非得你去不可?你整天在外面跑,孩子都快不认识你了!”他老婆早已习惯了丈夫的临时加班,如果是平时她不会有任何抱怨,因为抱怨也没用,但今天毕竟是早就说好的一家出去玩的日子。

    孩子更是泫然欲泣,偷偷地抹着眼角。

    盛科知道对老婆和孩子亏欠太多,但是……

    “抱歉,改天吧,改天我一定补偿你们,今天这事比较重要,我必须到场。”他尽量解释道。

    “补偿!补偿!你说了多少次,哪一次补偿了?哪次的事都很重要,只有我们娘俩儿不重要是吧?”她怨声载道,言语虽然有些不讲理,但这也怪不得她,谁让她的怨气憋了太久呢。

    盛科心里着急,实在是没心情跟老婆吵架,再说他确实理亏,也没得可吵。

    “我先把你们送回去,如果我那边结束得早,说不定明天有时间……”

    “你要走你自己走,我们不回去!”

    他老婆的脾气也上来了,赌气拉着孩子下了车。

    家庭事业难两全,盛科左右为难,不禁唉声叹气,但他肯定是要走的,难点在于怎么能让老婆消消气。

    张子安走过来打圆场道:“盛队长,要不让嫂子和侄女来我店里坐坐,看看鱼、撸撸猫、逗逗狗,你就先忙你的去。”

    “对对对!你们去宠物店里玩吧,还有水族馆,比那什么游乐园好玩多了,你们看店里人那么多就知道了。”盛科帮腔道。

    他老婆挺贤惠的,这次是实在气不过才发脾气,她深知丈夫的为人,就算她闹也没用,再说在大街上吵架多丢人,说不定被哪个好事者拍下来还会影响丈夫的仕途。

    有张子安当和事佬,她也就勉强顺坡下驴了,否则还能怎么样?

    看到老婆孩子气鼓鼓地进了水族馆,盛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向张子安说道:“谢了,老弟,我有事先走一步。”

    他来不及多说,马上开车调头离开。

    盛科走了,张子安听到头顶的树叶扑簌响动,抬头一看,是老茶悄悄蹿到了树上。

    张子安能听到盛科讲电话,但是听不清对面在说什么,老茶却能听到。

    “茶老爷子?”

    他注意到老茶眯起眼睛,出神地遥望某个方向。

    “电话里的人说,魅影美容院先是受到巨额金钱勒索,昨晚又遭到了一伙不明身份者的打砸,幸亏老板昨夜恰好不在,否则……后来老板报了警,声称是受到了同行的嫉妒。”老茶说道。

    这个模式……

    他和老茶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一个人。

    “看样子,是青人那家伙又回来了。”老茶冷笑道,“他大概是觉得风声已过,重又回到滨海市犯案。上次让他跑了,这次他既然回来了,滨海市就是他进监狱前的最后一站了。”

    盛科大概也想到这件事,于是匆匆离开,亲自布置对青人的抓捕行动。

    “老朽闲着无事,正好活动一下筋骨,去助盛捕头一臂之力。”老茶果断说道。

    警方已经出动,张子安不便现身参与,以他的身手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他知道老茶心意已决,于是叮嘱道:“茶老爷子,那您小心点儿。”

    “不妨事,一介蟊贼而已,老朽去去就回。”老茶微微一笑,借着树影的掩护,在人行道的一排树冠之间兔起鹘落般连续纵跃,眨眼就消失了,而树下的行人听到头顶有树叶响动,抬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张子安清楚老茶的身手,不清楚老茶的实力,毕竟老茶总是韬光养晦,实力深不可测,所以他并不担心。

    再说这次行动是由警方在明面作战,老茶只是潜身暗处伺机而动,牵制一下狡猾的青人,不会有什么危险。青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弱化版的李皮特,跟李皮特比起来,只是小打小闹而已,格局太小。

    “哎!你们怎么开车的?长没长眼睛?”

    正在这时,街道上响起一阵急刹车的声音,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叫骂。

    张子安转头望去,只见一辆市政工程车紧急刹停在路上,车旁边一个骑电动自行车的妇女不服不忿地叫骂。

    原来,工程车一边往前开,车斗里一边不停地向外流淌污水,好像是污水溅到了那个女人的衣服上,所以她不依不饶地拦住工程车,非要工程车赔钱不可。

    这本来不关张子安的事,讲道理如果是比较贵或者比较喜欢的衣服,被污水溅脏了确实很生气,不过他注意到从工程车驾驶室里跳出来的那个人有几分眼熟。

    那人低声下气地向妇女赔礼道歉。

    张子安盯着那人的侧脸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了,是和黄氏父子在海边救助搁浅的小须鲸那次,他们打电话叫来的渔政人员,后来又在那头差点爆炸的死亡灰鲸旁边见过他一次。

    他叫什么来着……

    张子安翻了翻手机通讯录,找到了他的名字——柯绍辉。

    柯绍辉被那个妇女缠住不放,非要他赔钱,他实在没办法,讨价还价之后,掏了一百块钱赔给她,请她去干洗衣服,她这才悻悻地罢休。

    他暗叹晦气,渔政的工资本来就低,又平白无故损失一百块钱,这一百块钱干点儿什么不好?哪怕是请渔政兄弟们喝啤酒呢,也比扔了强啊,只能怪自己开车技术太差,也太不小心了,还是在海上开船轻松自在,想怎么开就怎么开。

    “柯师傅,没事吧?”

    他正要上车,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因为他的姓不太常见,一般不会有人叫错。

    回头一看,他也认出了张子安,毕竟打过两次交道,只是一时想不起名字。

    “我是张子安,开宠物店的那个。”张子安笑着指了指宠物店的招牌。

    “哦!对对!我想起来了!”柯绍辉恍然一拍脑门,“看我这记忆……唉!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

    他知道张子安肯定目睹了刚才的一幕,脸上有些发烧。

    张子安看着车斗的缝隙里滴滴答答不停地往外淌水,水的颜色发绿,还带有一股浓烈的海腥味,怪不得刚才那位妇女不依不饶,这味道沾到衣服上,不是很容易洗掉。

    “柯师傅,这水一个劲儿地往外流啊……”他说道。

    柯绍辉唉声叹气,“没办法,这车是临时借过来的,没有合适的车,只能凑合着用。”

    张子安凑近闻了闻,“柯师傅,这是什么水啊?闻着有点儿像是海水……”

    “是海水。”柯绍辉点头。

    他与张子安打过两次交道,在那两次事件里,他感觉张子安的见识很广,知道的东西比普通人多,尤其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冷门知识。

    “来,你看。”

    他向张子安一招手,自己率先踩着工程车后轮的轮胎,攀到车斗边缘。

    张子安本来就是带着好奇过来攀谈的,于是也学他的样子,踩在轮胎望向车斗里面。

    “真够味儿的……”

    车斗上方腥味扑鼻,令他意外的是,车斗里面绿油油一片,竟然装的全是海藻。

    海藻湿漉漉的,显然是刚从海里捞出来的,又细又密的藻叶特别能积蓄水分,怪不得一路滴水。

    问题是,动用市政工程车辆拉海藻干什么?这东西有经济价值吗?

    另外,这海藻是从哪来的?滨海市附近有这么多海藻么?

    张子安心中疑问连连,但不知道是否方便询问。

    柯绍辉倒是自己讲起来了。

    原来,之前那个台风从遥远的南海海域生成,然后声势浩大一路北上,不仅裹挟了大量水汽,还从南方海域卷来了大片的海藻。

    台风在滨海市登陆之后,能量慢慢消散,进入了贤者模式,而被台风卷来的海藻却留在了滨海市外海。

    台风过后的这些日子,一直是风平浪静,风与洋流不给力,大片的海藻滞留外海,聚集不散,具体位置就在滨海市靠南的海域。

    海藻就像密集的藤蔓一样互相勾结,占据了好大一片海面,远远望去像是一望无际的墨绿色地毯。

    令人头疼的是,普通吨位的渔船或者渔政船,一旦驶入海藻区域,螺旋桨很快就被缠住了,然后船就困在里面动弹不得。

    眼看休渔期就要结束了,渔民们得出海打渔啊,不然吃什么?

    海藻封锁了渔港码头,渔船进不去也出不来,令渔政部门着急上火,不得不出此下策,把海藻捞上来然后一批批用车运走——这是杯水车薪的权宜之计,渔政部门和渔民没有傻到认为可以凭借微薄的人力对抗大自然,不可能把所有海藻用这种方式清除掉,但起码可以打开一条能让渔船勉强进出码头的通道。

    真正能彻底清除海藻的,只有强劲的季风,但谁知道季风什么时候能吹起来?随着全球气候的变暖,节气已经越来越不靠谱了。

    台风的到来令人无奈,没风却也不是好事。

    滨海市渔政部门比较倒霉,刚结束了台风救灾工作,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休息一下,就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对付海藻的战斗中,每个人都累得要死。

    柯绍辉也是如此,他刚才就有点儿疲劳驾驶,稍微晃了下神,车斗里流淌的脏水就溅到路人身上了,只能怪自己。他此时借着跟张子安吐槽的机会,稍微让自己清醒一下。

    他们要把捞上来的海藻统一运到远离市区的指定地点,晾晒干燥,然后焚烧。

    张子安听明白了原委,对渔政部门的人员也很同情,不过他爱莫能助,他既不是风神又不是龙王爷,能把海藻怎么办?

    大片海藻聚集在一起,遇到适宜的条件会爆炸性繁殖,规模之大超乎常人想象,当年哥伦布寻找新大陆的时候,船队就曾被海藻困住一个月。

    当然,目前滨海市外海的海藻远没有那么恐怖,但依然对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和生产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另外引起张子安注意的是,柯绍辉刚才提到了,海藻目前聚集在滨海市南边的海域,难怪他这几天出海播放世华的歌声时没看到海藻。

    刚才赵焊工和吴电工去的地方,好像也是滨海市南边的滩涂?

    柯绍辉的话告一段落,张子安没有其他疑问了,不好意思继续耽误人家的时间,正要从轮胎上跳下来,突然感觉海藻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海藻并非是孤立的生物,大片海藻聚集在一起,会令大型海洋掠食者和渔船敬而远之,本身就成为很多小型海洋生物藏身的温床,像这种从外地漂来的海藻里,往往可以找到本地不存在的海洋生物。

    渔政人员打捞海藻,不可避免地连同某些附着在海藻里的小型生物也一起捞了上来。

    张子安定睛细看,掏出纸巾,捏起一只很小的、半透明的小虫子。

    书客居阅读网址: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宠物天王最新章节!!
宠物天王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chongwutianw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无敌抓鬼系统岁月风云开局一个亿1001我真不想花钱来一颗糖圣门武尊等风等雪,等不到你我才是至尊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