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穿成死对头的未婚妻

第三十八章 舆论转向

穿成死对头的未婚妻 | 作者:柳诗涵 | 更新时间:2020-11-23 01:36: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章楚楚才放完狠话,一滩蓝色油漆却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洒在了她前面的空地上,距离她的人只有咫尺间的距离。

    不少油漆还溅在了她新买的高帮帆布鞋上——这双鞋是匡品牌的限量版,她磨了爸妈好久才给她买的。

    现在竟然被油漆弄脏成这样,她瞳孔猛地一缩,胸中霎时燃起熊熊怒火。

    抬头,却瞧见天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叶心心!

    竟然是你!

    章楚楚不禁握紧了拳头,当下便迈着气忿不平的步子冲上了天台。

    叶心心,你给我等着!

    可刚迈进天台,她就傻眼了。

    天台上十几个同学正提着油漆桶,拿着刷子往墙上刷着新漆。她这才想起来班上最近有校园志愿者劳动活动,好像就是给天台刷漆这个项目。

    章楚楚正在气头上,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径直走向正在天台边上给栏杆刷漆的叶心心。

    “叶心心,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她质问道。

    叶心心也不急,瞧了她一眼,一边刷漆一边不紧不慢地问:“楚楚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章楚楚愤愤然:“你别装了,刚才我亲眼看见你把一桶油漆倒下来,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叶心心却是假装惊讶的样子,“油漆淋到你了吗?可我没看到有淋到人啊,我还在想待会儿下去收拾干净……”

    “你少在那里装,你分明就是想故意的!我的鞋子都被你给毁了!”章楚楚没忍住抓狂的怒吼。

    叶心心垂眸看了一眼那双溅满蓝色油漆的鞋,竟是笑了一声:“我觉得这样挺好看的啊,世界独此一双了。”

    章楚楚气得发抖,“叶心心,你存心的!”

    叶心心也不跟她周旋了,将手中沾满油漆的刷子往地上一扔,用手揉了揉耳朵,表情不耐烦至极。

    “章楚楚,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吵?”

    她提起油漆桶,晃了一晃,作势要泼过去。

    章楚楚忙退开了好几步,发现叶心心是假动作后,脸色更是气得难看。

    这时旁边却是有人道:“章楚楚,你也别太小气了,叶心心又不是故意的,谁会那么无聊泼油漆下去啊?”

    其余的人也跟着附和:“就是,而且油漆也没有泼中你啊,你看你还不是好好的?干嘛非得计较这种小事?”

    章楚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群人是被叶心心灌了迷魂药吗?

    竟然帮着这个贱人说话!

    “你们看清楚!她怎么就不是故意的了?我差一点就被淋到,鞋子也被弄成这样,她今天非得给我道歉不可!”章楚楚指着叶心心怒道。

    却不料周围有人竟是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

    “我说章楚楚,你能不能不要逗我笑,难道叶心心就为了淋脏你的鞋子,所以特意浪费八千块一桶的油漆?”

    章楚楚怔住了。

    “你说什么?”

    “看来你还不知道啊,这些油漆都是权氏集团的赞助,国外进口的环保材料,一桶就要八千。”

    接着又瞄了一眼章楚楚脚上的鞋,不屑出声:“你这双鞋,顶多了也就三五千吧。”

    章楚楚脸色瞬时通红。

    旁边的人也陆续投来目光,搞得就好像她多穷酸一般。

    但是她太过清楚,他们只是想看她的笑话罢了,就像当初看叶心心的笑话一样。

    这群见风使舵的东西!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心心,随后愤恨的离开了天台。

    别慌,别慌,来日方长。她还没有输。

    身后却还是传来刺耳的身影:“不来帮忙做志愿活动也就算了,还整天找别人麻烦,这样的人,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嫉妒呗!”两人一唱一和,“叶心心家里那么有钱,她们俩出自同一所高中,却不同命运,换我我也不平衡。”

    章楚楚神色瞬时阴郁至极,她握紧了拳头,咬牙强忍下内心汹涌的恨意。

    叶心心,这笔帐,我后面再找你算!

    章楚楚气忿地下了楼,正准备回教室,却看见教室门口站了一个书香气质的身影。

    詹德学长?

    她一蹙眉,便知道詹德又是来找叶心心的了。

    也不知那个贱人究竟有什么好,竟然会有这么多男人喜欢。

    她只觉得心里嫉妒得快要发疯。

    见詹德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想必已是等的久了,便上前道:“学长好,你是要找叶心心吗?”

    詹德记得章楚楚是那个针对叶心心的女生,并没有给什么好脸色,只淡淡应了一声“嗯”。

    章楚楚也不恼,主动靠近道:“学长,我知道你喜欢叶心心,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叶心心这个人,可不值得你喜欢。”

    詹德目光冷冷的斜了她一眼,声音凉凉道:“我可不觉得在别人面前说人坏话的人,能值得信任。”

    章楚楚却是笑,“学长不信也就罢了,只是叶心心被神秘男人接送的事业不是一天两天了,而她却又同时吊着你,学长,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脚踏两只船么?”

    詹德一愣,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却不是以为章楚楚的话,而是想起了那一日权烨当着他的面带走她的时的场面。

    章楚楚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继续添油加醋道:“看叶心心将你们这样玩于股掌,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告诉你的。”

    “詹德学长,难道你还没看透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詹德目光一寒,却是垂了头,脸色多了几分挫败。

    但话语却是凌厉:“我是看不透她,也不需要看透。倒是你,有时间嚼别人的舌根,不如去做自己的事。”

    如果说刚才詹德冷漠的样子是因为不喜章楚楚,那现在的他就已然是发火了。

    但尽管是满腔怒火,他也依旧控制着音量,不想闹得太过难看。

    章楚楚被他这么一说却是气了,她讽刺地轻笑了一声,“学长,我是好心提醒你,叶心心和那神秘男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学长不知?”

    她就是赌詹德知道这一切,才故意朝他最痛处戳刀子。

    果然,詹德登时变了脸色。

    言语却是冷的:“我的事不需要旁人管,请你不要再跟我说话,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得出詹德是真的生气了,章楚楚识时务地站远了些,笑了笑:“学长也好好想一下吧,千万可别被表面单纯的人给骗了。”

    这个‘表面单纯的人’自然是指代叶心心了。

    詹德却是在心里自嘲地一笑,不知从何时起,那个在餐厅里安静弹钢琴的女生就变了。

    现在的叶心心,是陌生而又熟悉的,分明和小时候那么像,却又那么不一样。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叶心心回复的消息。

    “师兄,我在天台做志愿劳动,你不用等我。”

    詹德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提着的礼物,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句:“好,那我下次再来。”

    彼时,叶心心看见詹德发来的消息却是不禁头疼。

    她能感受得到詹德对她的心思,但她对詹德却并不是那样的感情。

    看来还得找时间与他把这件事说清楚。

    见詹德提着东西离开,章楚楚还以为是自己的话有了效果,正沾沾自喜,却见程诀急匆匆地朝她走了过来。

    章楚楚心脏蓦地漏跳一拍。

    程诀过来,神色些许紧张的问道:“章楚楚,你有没有看到小珞?”

    章楚楚面色僵了僵,他这样急的过来,竟然是为了打听叶珞的去向。

    虽然失落,章楚楚还是竭力保持着微笑:“我暂时也没有看见她,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程诀知道章楚楚平日和叶珞交好,也没防备,直接就说了出来:“昨晚她把包落在了我车上,我来还给她。”

    章楚楚脸色彻底变了,“她昨天晚上跟你在一起?”

    程诀点了点头,“嗯,我们在聚会上偶遇,就顺便送她回了家。”

    章楚楚低头,她紧攥着拳头,将眼眶里的眼泪狠狠的憋了回去。

    “可是她现在正在洗手间,可能有些不方便。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还给她。”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程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头,将一个精致的装饰包交给章楚楚。

    “那就谢谢你了。”

    “不用谢,你去忙吧。”

    转头章楚楚却换上一副嫉恨神色。

    叶珞都能坐程诀的车回家了,她却只能和他搭上寥寥几句简短的话。

    凭什么?

    还有叶珞,明明知道她喜欢程诀,还故意和他走得那样近,昨晚被他亲自送回家这样的大事也不见叶珞提起。

    章楚楚现在越来越怀疑叶珞是不是就是故意的。

    看着手里精巧的奢侈品包,章楚楚精细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厌恨,随即便将那只包悄悄收进了怀里。

    到了厕所没人的地方,章楚楚才敢将那只包拿出来。

    叶珞这人素来喜欢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身边,她今天倒是要看看,叶珞有没有在包里放见不得人的东西。

    叶珞的包里很简单,除了一张身份证和两三张银行卡,就只剩一张夹在内里的老照片。

    章楚楚好奇地看着照片的女人,她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人,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不过叶珞为什么要把这女人的照片放在包里?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穿成死对头的未婚妻最新章节!!
穿成死对头的未婚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chuanchengsiduitoudeweihun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异闻录如何在沙雕言情文里活下去应许之人我的派派能提现大家族男人不回头荣耀神医奶爸我终于等到粉丝长大了我真的只是个凡人别说了我真不是网文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