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春回衙前

45章(下)

春回衙前 | 作者:方寸刻心 | 更新时间:2019-06-13 19:09: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餐桌上的气氛很好。大家愉快地聊着。好几次,岑新锐很想问问,居民下放时,是不是文一清自己悄悄去衙后街接的马婶,只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住了。

    他想,尽管自己是知青,与文一清“同是天涯沦落人”,但毕竟马上就要走了,而他们母子还得呆在这里;纵然这里的乡亲没有将他们当另类,可他们毕竟不能正当享有合法权利,只能依靠别人的庇护,够可悲的了。自己再不能刺激他们。

    中饭很快吃完了。又聊过一气后,岑新锐起身向马婶和杜蓉告别。

    “我们再走一程。”文一清陪着岑新锐走上了屋前通往集体户的道路。

    两人默默地走着,踌躇几度后,岑新锐到底忍不住,问道:“一清哥,你当年被判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唉,说来话长。”文一清长长地叹了口气。有顷,转身看着岑新锐,说道:“我说我是被陷害的,你信吗?”

    “我信。”岑新锐真诚地望着他。

    “为什么?”文一清追问道。

    “就冲我们在这认识后你给我的印象。”

    闻听此言,文一清苦笑了。

    岑新锐静静地看着他。

    好一会后,文一清方声音低沉地对他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一九五九年,文一清在地区卫生学校担任病理学教师,认识了一位来自荔川的女学生。由于对方是家乡人,学习也不错,所以与之就有了较多的交往,而且看着看着双方的感情在加深。

    可就在一次对方在他宿舍主动对他投怀送抱的时候,三个不知哪来的陌生人突然破门而入,将他揪翻在地,道是他强奸女学生。他当然会分辨,但那女孩子却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

    之后便是闻讯赶来的人越来越多,三个陌生人说的也越来越离奇。到最后竟使他有口难辩。而且蹊跷的是,真正弄到法庭上去的时候,作证的人中没有了那个女孩子,有的只是那三个他始终不知他们身份的人。

    这也太荒唐了吧!听到这里,岑新锐觉得真是匪夷所思了。他忍不住问道:“你就承认了?”

    “经不起打啊!”文一清叹了口气,“你不知道,看守所的那帮人真是下狠手啊!”

    “这到底是谁设的套啊?”岑新锐很是愤慨了。

    闻听这话,文一清望着岑新锐,迟疑了一会,但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疑:那一拥而上的三个人中,有一个很像文一秀的表舅,因为这人曾为借钱来过她家。

    这难道是晁婶设的局?听文一清这样讲,岑新锐很是吃惊,甚至有点毛骨悚然了。她和马婶不是叔伯妯娌吗,是什么使她这样干的呢?

    岑新锐觉得这事太蹊跷、太不简单了,里面的水肯定深得很。可想来想去,又想不出什么名堂。转过脸来,发现文一清默不出声,只有两行清泪淌在面庞上。

    看着这情状,岑新锐的心子都在颤抖了。好一会,方小声问道:“这个情况你给办案的人说过吗?”

    “说过了,他们根本不听。”文一清擦了擦泪水,非常悲苦地说道。

    听他这样说,岑新锐彻底无言了。

    “我还会申诉的,只是不是现在。”看着越来越近的公社中学,文一清的定了定神,低沉而又坚定地说道。停了停,又充满自信地说道:“我觉得解决问题的那一天应当不远了。”

    是吗?听着这话,岑新锐心里动了一下。他知道文一清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只是仍觉得不太踏实:他怎么就知道那一天不远了呢,莫非能掐会算?

    须知尽管出现了“九一三事件”,国内形势仍然使很多人感到压抑。不讲别的,单是知识青年,就看不到什么出路。

    似自己所在的这个集体户,自从得知他岑新锐被清江拖拉机厂招工后,又陷入了一片沮丧之中,不独麻平冲进冲出、骂骂咧咧,就是温丽娟,亦失去了平日里的耐心,整天耷拉着脸,再难见平日的镇定和微笑。

    “好了,我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看到距集体户已不太远,文一清停住了脚步,停了停,又说道:“回衙后街后,代我妈向你爸爸妈妈问个好。”

    “那是肯定的。”岑新锐握着文一清伸过来的大手,心里颇多感触,既有对他的同情,亦有为自己的庆幸,还有因未来的不可捉摸而产生的淡淡的惆怅。

    挥手告别文一清后,岑新锐挑着自己的物件,回到了公社中学。吃过晚饭不久,学校在小会议室内为他举行了欢送会,所有能来的同事都来了。

    会上,校领导和数位老师发表了充满真情实意的讲话,学校还给他送了一支钢笔和一个精致的日记本。对这个举动,用朱主任的话说,礼物虽薄,但意义还是有的,因为他岑新锐爱学习,笔和本子都派得上用场。

    面对同事们的情谊,岑新锐很是感动,亦说了一番发自内心的话语作为答谢,只是有一个情景是他感到有点意外的,那就是在欢送会上,装扮漂亮的邹莹虽然与大家一道围坐在长桌后面,却不像其他教师那样热热闹闹,而是一直默不出声地看着他,那眼神一看便有很复杂。

    她这是怎么啦?看到这种情形,岑新锐的心里动了一下:莫非她真如某些同事开玩笑说的那样,对自己有想法?但这也就是瞬间的事情,立马,他就觉得自己想偏了,或者说有点自作多情了。

    要知道自己虽然马上便要返回城市,但说到底不过是去做工,而且是普工,而邹莹是什么,是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国家干部。她怎么会看得上自己?

    想到这里,他定了定神,用心听起了老师们的发言,而且很快便忘记了她的存在。

    会议在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结束了。在同事们的祝福声中,岑新锐步出学校小会议室,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也就在此时,他发现何老师在前面的林荫道上慢慢地走着,间或还向后面望着。

    她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岑新锐想着,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明天走吧?”何老师听到了岑新锐的脚步声,但没有回头。

    “是的。”岑新锐简短地回答道。

    “你是做普工招的吧?”静默片刻之后,何老师问到了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岑新锐一时间觉得有点难为情。

    “亏了点。”何老师又好一阵没出声,有一会,方轻轻地说道。

    岑新锐静静地看着她,以不吭声表示认同。

    “不过,做什么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做。”默然一会后,何老师复又说道,“有人做的是高大上的工作,却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有的做的是最普通不过的工作,却能有所建树。”

    可不?听着这话,岑新锐觉得很有哲理,心情看着便轻松了许多。

    “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见他许久没有开腔,何老师扭过头来。

    “很好哇。”岑新锐见状,连忙表明自己的看法。也就在这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何老师那灰白的头发和爬满皱纹的眼角,看到了她那充满关爱的眼神。他忽然有点激动了。

    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生活不无艰难,但每每在关键时刻,除了能得到家人的关照外,还能遇到郝治国、何芳菲这样的好老师,他们给自己以真诚的关怀和热心的帮助,使自己懂得不少在课堂上得不到的道理,并树立起生活的信心。

    “新锐,不是我多管闲事,就因为你曾是我的学生,而我又是过来人,所以你临离开巴陵湖时,我还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何老师停住脚步,回望着岑新锐说道。

    “我知道。”岑新锐非常感动,而且感觉到了何老师似乎要说什么。

    果然,何老师说到了他预感到的问题:“岑新锐,你对学习、工作和待人接物都没得说,但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一下,那就是要处理好个人问题。我不知道你过去的情感经历如何,但你要注意,在选择伴侣时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尤其是要将品质作风作为最重要的条件,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那么看重外貌。不然,今后会有无穷的烦恼,甚至会有很多的痛苦。”停了停,又说道:“恋爱成家固然要依从自己的感情,但理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能少的,尤其是对方主动对你投怀送抱的时候。”

    的确!听到这些,岑新锐深以为然了。只是就在此时,他有点疑惑了:何老师这是有所指吗?如果是有所指,是指谁呢?莫非是她?

    想到这里,岑新锐很想问一下何老师所指为何。但当他发现对方说过这番话后再不出声,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觉得不管何老师的话有没有所指,都是对的,而且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干好组织上分配给自己的那份工作,在拖拉机厂站住脚,以对得住大姐付出的努力。

    明天就要离开巴陵湖了!将何老师送到她的宿舍,转身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的时候,岑新锐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扩胸运动。

    遥望夜色中的浩瀚星空,他觉得自己虽然在将近二十六岁的时候才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但到底还是有了可以期待的未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就让自己在干好本职工作的时候继续坚持自学吧,不定今后的前程就系于这一点。

    想到这里,岑新锐迈开步子,向着自己的住处坚实地走了过去。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向何老师道别的时候,那个欢送会上一言未发的邹莹由于久等不至,最终怏怏地离开了他的住处。在她,原本是想利用最后的机会,向他道陈自己好不容易做出的一个决定的。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春回衙前最新章节!!
春回衙前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chunhuiyaq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些年我在末世做君王共筑未来穿越财富人生重生之吾不枉此生星星之火,可以撩源超神奶爸在都市他不温柔隐形学霸超A的这个总裁有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