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岣嵝玉

第一卷 初识 第十五章 月黑风高适宜挖坟

岣嵝玉 | 作者:星如雨花千树 | 更新时间:2020-08-02 21:49:0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黄五爷见天色还早,便眯着那双丹凤眼打起来小算盘,要知道自从奶奶从牢里出来,凌岳就一直住在小院,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是规律,自己想要多跟他说两句话都要去大肉坊,属实费钱…今日不妨把他拐回破庙,来个对酒当歌,虽说他失忆了不好确认身份,但不耽误他们建立一些酒肉情感。

    思已至此黄五爷便伸出罪恶的小手揽上凌岳的肩膀,用古大古二找到了白猿妖的线索为由,又哄又逗的骗这鱼儿上了钩,长英本来也想跟着,但还是不放心奶奶自己回去,一番挣扎只好跟凌大哥噘着嘴挥手告别。

    要说自从那两只狐狸被诛,客栈里倒是腾出几间客房,黄五爷本想挪窝,可谁知林皋生怕睹物思人说什么也不去住,撒泼耍赖无所不用,也不知黄五爷在想些什么,竟顺着他在这破庙扎了根,几个人日日与那神像相伴,那神圣的气质可是半分都没有感染到。

    凌岳跟着黄五爷林皋回了破庙,刚进门不由得一个踉跄,好家伙,那快两米高慈航真人像上被他们挂满了衣服…当真是大不敬的厉害…不过凌岳也没多虔诚,翻了个白眼只当自己眼瞎没看见,正要找个蒲团坐下,就看见刚从城外回来的古大古二疯狂给他们使眼色,这庙里竟来了位不速之客。

    这人正是秦主簿,整个人比一周前瘦了很多,站在神像的阴影中一时间倒是没人发现…

    “哟,这不是秦主簿嘛,哪阵风把您吹来了?”林皋看见这人不觉来气,斜着眼一脸不屑。

    秦主簿知道自己在这不受待见,但奈何有求于人只好低声说道:“几位少侠也别叫我秦主簿了,我姓秦名通,之前多有得罪,你们要还愿意卖我个面子就叫我声秦大哥。”说完更是想卖个好:“不过你们怎么住在这破庙里,要是没地方住我可以找人帮你们找个舒服的地方…”

    林皋夹枪带棒的说到:“用不着,我们又不是非得攀高枝的人,这庙就挺好,自在!”

    秦通不是没听明白他这话,顿时被臊的有点脸红,站在那很是尴尬,但奈何还有正事,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到:“咳咳,几位少侠,不知道现在那两个案子萧大人查出什么没有?”

    黄五爷以为他又想打听案子找办法重返官场,有些不耐烦:“你打听这干嘛?跟你有关系么。”

    秦通略一沉默,满脸阴郁的说到:“袁大师死了…”

    三人一听这话倒是都有些怔楞,那日的伤应该不至于到致命的程度,秦通见他们不接话只好叹了口气解释道:“那天我见他身受重伤行动不便,便在郊外给他找了个住处,打算照顾他几天,总不能看他死了不是…我昨天出城给他送饭,就发现他在那屋子里被捅了个窟窿…整个人都凉透了…”

    凌岳这才听明白,可就算袁大师死了又与他们何干,以他之前那不着调的个性,说不准是惹上了什么仇家…

    “我看他那尸体的状态倒是和张府那几个很像,我记得之前你们就对张府的案子很有研究,想让你们帮我查查,毕竟他也是因为我才招惹了这祸事…而且如果这事跟张府灭门案有关,那到时候你们报告萧大人也是大功一件…”

    “我说秦主簿,您还真是个操心的命,要我说这人命关天的大事自然有城司府来查,与我们这帮小老百姓何干,回头这事让大哥去跟萧大人说一声,您就别操心了啊。”林皋嫌他碍眼,边说边拉着秦通就往破庙门口走去:“秦主簿,慢走。”弯腰摆手动作一气呵成。

    秦通见黄五爷无动于衷而凌岳在一边望天,自知这趟无功而返,垂头丧气的摇着头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出钱,雇你们查案呢?”

    “您请回!”

    “等等。”

    两道声音在凌岳耳边炸开,只见林皋一脸嫌弃的看着黄五爷:“大哥!这种人有什么可帮的..”

    秦通见有戏,赶忙走了回来,他偶然间听说他们最近追的那白猿妖悬赏价一千两白银,自己断是没有这么多身家,好在黄五爷也没狮子大开口,二人一番定夺,终是先收了秦通一百两定金,林皋本是撇着嘴站在一边生闷气,却被黄五爷直接一袋钱砸在脑袋上,他见这袋子钱属实不少也就半推半就的不再说话。

    可是现在已到丑时,这秋凌城有宵禁,守城的士兵在子时便将城门落锁,别说出城了,就是出这破庙都有可能会被逮到城司府面壁思过。但挖坟这事还是月黑风高便于行动,黄五爷和秦通一琢磨仍是决定这会走上一趟。凌岳一琢磨也跟了上去,万一这事真跟张府灭门案有关呢...

    一行人偷偷摸摸的蹭着墙走,终于有惊无险的到了城门,但一见那三丈有余的城墙却让凌岳犯了难,自己可是一点功夫法术底子都没有...难道还能让古大古二抱着自己飞过去吗…就在他脑补一出“英雄助美”大戏的时候,却见走在前面的秦通冲他们招了招手,倒是带他们围着城墙根又走了一里地,而这里竟还有个小门。

    秦通直接掏出把古铜钥匙:“这个门通常没人守,我做主簿那会留了把钥匙…”边说便将那锁开了,这帮人倒是就这样出了秋凌城。黄五爷却停住了脚步,稍一犹豫回头对古大古二说到:“你俩在城里等我们,别跟我们出去了,要是我们一会就回来了给我们把门打开。”毕竟他可不想在城门底下吹冷风…

    一行人出了城门便跟在秦通身后往城郊走去。天空乌云密布,此时更是连半分月光都透不进来,凌岳越走越觉得阴森,看着前方黑黢黢又没有尽头的路,偶尔几声乌啼,不由得寒毛直竖,眼见前面的秦通越走越快,不好的想法开始在自己心头盘踞...难不成这人是故意设计诱骗他们出城,想要找个地方杀害他们,以报复那城司府他丢官职那事...凌岳越想越害怕,脚下一阵发虚,边走边往黄五爷那边靠去,就在他已经要贴在黄五爷身上的时候,秦通终于指着地上一个土包说到:“就是这了。”

    这土包就在几棵树之间着实有些随意,连块木板做的碑都没有,若不是秦通带路,断是不会有人注意到这。

    黄五爷环顾四周,见也没什么能休息的地方,便很是随便的找了棵大树一屁股坐下:“你这人还真够意思,还给这瘸子埋了。”

    凌岳见五爷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也知道自己使唤不动这少爷,认命的耸了耸肩开始跟秦通一起挖坟,可挖了两下却没见林皋的身影,转头一看那人倒很是狗腿的拿着扇子在给五爷扇风,凌岳看透他就是借此来逃避这挖坟的事,便很是气急败坏的揪着这人的衣领把他给拽了回来,林皋偷懒不成,碍于凌岳的淫威之下,只好乖乖干活。

    不过好在三个老爷们干活也快,不一会的功夫倒将那坟坑刨了出来,凌岳还没看清里面的样子就被一股恶臭熏了个跟头,这气味极为上头,不光臭还混着血的腥味和腐酸味。

    “怎么这么臭!”黄五爷骂了句娘,他离着比凌岳远些,也被这气味熏得睁不开眼睛。

    “这妖下手也忒重了。”林皋捂着鼻子感慨道,又过了十多分钟,众人才逐渐感觉又可以呼吸了,也不知道是气味消散了还是适应了这个环境。

    “尸体全身变黑,胸腹部被刺穿,身上还有一条条类似鞭打的痕迹…下毒、刺穿、鞭尸?多大仇啊这么狠。”黄五爷感慨道。

    “我把他埋下去那会他还没变黑…”秦通皱着眉头说到。

    四个人蹲在坟坑上面向下面的尸体望去,若此时有人路过,上前拍上一拍,那真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等等,那是什么?”黄五爷指着坟坑里问道。众人顺着他手的方向望去却没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黄五爷见他们一脸茫然撇了撇嘴,这底下如此惨烈,自己是断然不会跳下坟坑的,那便…

    只听一声凄惨的惨叫,凌岳吓得一个激灵,再一看那林皋竟是被黄五爷推下了坟坑,这人一个没站稳扑到那尸体之上,脸对脸差点没来个亲密接触。不过好在他反应快,腰身好,赶紧站了起来,摸着胸口顺气…

    凌岳不由得嘴角抽动…这黄五爷做事当真没有底线,果不其然这人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很是自然的指挥着林皋将那“奇怪”的东西取出,林皋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照做,只见他从那尸体被刺穿的腹部中拿出了一片树叶。

    “这叶子估计是昨日埋尸的时候,树上落下的吧。”凌岳忍着恶心指了指周围的树不甚在意的回到。

    “这树叶…”秦通皱着眉头吞吞吐吐,见他们三个直勾勾的看了过来便只好直言说到:“这树叶我曾经在廉大人内院里见过,大人说是个什么西域进贡来的神树,很稀有,平时根本不让我们靠近。”

    “这瘸子去过内院?”

    “他进不去的,都有衙役把守…再说看这叶子的新鲜程度,肯定是这两日掉的,他那会都被逐出城了…”

    “那是你…?”

    秦通摇了摇头,自那天过后,自己也也没去过城司府。

    一时间众人陷入沉默,不过既然已经下来了,林皋便又在那坟坑里绕了两圈,比划了一下那腹部的贯穿伤:“你们看这腹部的伤,足有我两个手臂这么粗,有什么武器是这样的吗?而且边缘还参差不齐…感觉这跟张府那几个尸体不一样啊…”

    “他这不是被什么人寻仇了吧…”看来这事跟张府那事关系不大,凌岳一想到他过去那样倒是觉得被寻仇的可能性更大…

    “喂喂,这坑里没什么线索了,你们先拉我上去” 林皋拽着凌岳的脚踝让他赶紧把自己拉上去:“咱们还得想想那叶子怎么解释。”

    黄五爷撇着嘴又往那棵大树走去:“没啥线索了,把他埋了,咱先回去。”

    一行人折腾完面色惨白的走回秋凌城,一路无话。正好赶上城门开启,古大古二拿着几个肉包子在城内等着他们,一见那肉包子,忍了一路的四个人,终于不约而同的背过身去,呕的一声吐了出来。古大古二举着包子站在中间一时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岣嵝玉最新章节!!
岣嵝玉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goulouy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静火我的葫芦里都是宝贝万界噬魂主宰天幻之书大封禁艳罗刹逆仙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天霄五境霍格沃茨的位面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