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慧剑心魔

第17章 有胆识夸小豪杰 无情剑逐大魔头

慧剑心魔 | 作者:梁羽生 | 更新时间:2017-09-27 03:06: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天晚上,天色阴沉,月光暗淡,展、铁二人躲在树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仍未见有风吹草动,正自提心吊胆,展伯承眼利,忽地发现远处现出一个黑点。

    展伯承悄声说道:“来了,来了!赶快准备。”铁凝大为紧张,掌心里握了一把梅花针,只待那人来到门前,就发梅花针射他双目,即使不能将他射瞎,但给他一个下马威,也是好的。

    那黑点越来越大,转眼之间,已清清楚楚的现出身形,展伯承心道:“这人轻功竟也这么了得,看来还在凝妹之上。倘若不幸战败,只怕要想逃脱也难。”展伯承倒并非胆怯,而是关心铁凝之故。他是希望在迫不得已时,铁凝能够仗着超卓的轻功,独自逃生的。

    心念未已,那黑影又近了许多,铁凝忽地悄声说道:“咦,不对,是个女人!”

    这棵大愧树虽然树叶稀疏,但因夜色朦胧,展、铁二人又并非身躯粗壮的大人,躲在树干背后,也是很不容易发觉。那黑衣女子匆匆而来,似乎急于会见屋子里的主人,到了门前,片刻也不停留,就越过墙头,跳进去了。

    来人既然不是独孤莹说的那个“大魔头”,铁凝那一把梅花针当继也就没有发出。展伯承见这女子跳过墙头的时候,中途要用手掌一按墙壁,才能腾身翻过,已知她轻功虽然不弱,但气力却不是怎么充足,所以跳不了那么高,非得用手帮助一下不行。心里想道:“这女子即使是吕家的敌人,料想独孤莹也还可以应付。”

    铁凝在展伯承耳边小声说道:“奇怪,这女子的轻功身法和师父教给我的竟是一模一样!我在怀疑,莫非是我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师姐来了?”

    铁凝的师父辛芷姑本来有三个弟子,二徒弟史朝英已死,铁凝是她最宠爱的关门弟子,还有一个大徒弟龙成香,早已嫁给翼东大蒙穆安之子穆康为妻,年龄比铁凝长一倍有多。这个大师姐铁凝是从未见过的,她怕认错了人,故而不敢冒昧出声。

    展承伯道:“估计现在已过子时,那魔头不知什么时候才来,不如你进去看看是不是你的师姐?”

    铁凝道:“不好,昌鸿春发觉我们未走,又要赶我们了。”展伯承道:“你师姐一定见识多些,认了师姐,咱们也可以合计合计。”

    铁凝也很想会一会这一位未曾见过面的师姐,可是又怕吕鸿春赶她,心中踌躇未决。

    就在此时,忽听得一声长啸,啸声未歇,一个蒙面人已到了树下,来势之速,更胜于刚才那个女子。

    铁凝恐防打错了人,正想看清楚对方是男是女,那人已到了树下,蓦地抬头喝道:“什么人躲在树上,快给我滚下来。”

    铁凝一听是男子的口音,一把梅花针便撒了下去。陡然间只见金光闪烁,也未见那人扬掌,这一把梅花针已是反射上来。幸喜展、铁二人的轻功都很了得,梅花针一撒,他们也立即腾身而起,从树顶上跳下去,数十口金针都插在树上。

    那蒙面人哈哈笑道:“我只道吕鸿春请来了什么样有本领的人物,却原来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儿。”

    话犹未了,展伯承已在半空中一个翻身,使出“鹏搏九霄”的身法一剑刺下。那人“咦”了一声,道:“小小的年纪,居然会五禽身法,也算难得了。展元修是你何人?”

    蒙面人口中说话,劈空掌同时发出。展伯承急降之势给他掌力一阻,这一剑便失了准头。那人抢先一步,占了展伯承将要降落的位置,想趁展伯承脚未着地,便用擒拿手法抓他脚踝。他所在的位置算得非常之准,恰恰是在展伯承的背后,此时展伯承离地不过丈许,在半空中已是难以再次翻身,改变方向。

    好在铁凝轻功了得,后发先至。那蒙面人正以守株待兔之势要抓展伯承;另一边铁凝已以“黄雀捕蝉”的身法在半空中抖起一朵剑花,向他刺下。

    这蒙面人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一听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已知铁凝是要刺他脊梁的“天柱穴”,这是人身十二死穴之一,这蒙面人虽然练有闭穴的功夫,也不敢让她刺中。百忙中只好身形略闪,挥袖拍出,铁凝一剑刺着他的衣袖,只听得“嗤”的一声,那人的衣袖不过穿了一个小孔,铁凝的剑尖却似刺中一种十分坚韧的东西,剑锋也给反弹回来,要不是收势得快,险险就要斫伤自己的额角。

    双方都是只争瞬息之机,蒙面人那么一闪,展伯承脚尖已是着地,挥剑横斩那人肋胁。那蒙面人喝声:“好剑法!”陡然间已是步换身形,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恰恰弹中展伯承的剑脊,同时又挥袖拂开了铁凝的一剑。

    展伯承虎口隐隐发热,吃了一惊,心道:“这蒙面人的功力看来不在华老前辈之下。”他可并不怯惧,立即又再挥剑猛攻。

    那人见展伯承的长剑并未给他弹得脱手,也是似乎颇感意外。

    笑道:“你们这两个小娃娃倒是有点来历,我本来是非成名的人物不斗的,今天就破一破例,让你们试试几招吧。”

    这蒙面汉子口气极大,武功也的确超卓不凡,他只凭着一双肉掌,掌劈指戳,对付展、铁二人的两把利剑,也不过是十来招,便迫得屉伯承与铁凝只有招架之功。但展伯承剑法的狠辣与铁凝剑快的奇诡,都是武林罕见的上乘剑法,那蒙面人也不敢小觑。

    蒙面人使出大力金刚掌的劲道,一掌迫退了展伯承,却向铁凝笑道:“你这女娃子是谁人门下?快说出来,以免自误!”铁凝道:“你管我是谁人门下,你想要杀害我的吕叔叔,我就要与你拼过。”

    蒙面人哈哈一笑,说道:“你不说我也猜得着你的来历,你的剑法有几招是段家的飞龙剑法,段圭璋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另外就只有一个铁摩勒懂得飞龙剑法,你一定是铁摩勒的女儿!”但他也只是看出了铁凝的飞龙剑法,却看不出她本门师父辛芷姑所授的剑法。

    铁凝道:“是又怎样?你怕了我的爹爹你就快快滚开!”

    那蒙面人大笑道:“我正是要把你的爹爹引来,挫挫他的威风。好吧,你既是铁摩勒的女儿,我可以收你作我的弟子。你拜师之后,你就可以知道我的武功胜于你的爹爹了。”

    铁凝骂道:“放屁。莫说你的武功决计胜不过我的爹爹,就是胜得过又怎么样?武林高手都死绝了,我也不能拜你这样的邪派魔头为师。”

    那蒙面人又大笑道:“你爹爹是强盗头子,和我其实也差不多。有人说他是大侠,也有人说他是魔头。正邪之际,本就难明。”

    铁凝道:“那要看说他是魔头的是什么人?像你这样的坏人,当然要骂我的爹爹了。”

    那蒙面人面色一沉,道:“小小年纪,倒是伶牙利齿!你这样倔强,不怕死么?”

    铁凝道:“怕死我们就不会在这里恭候大驾了。看剑!”展伯承一退即上,两人都是拼了性命与强敌恶战。

    那蒙面人老羞成怒,冷笑说道:“好,你不肯做我的徒弟,我偏要你做我的徒弟。”他双掌分敌二人,对付展伯承用的是金刚掌力;对付铁凝则是一套极为古怪的擒拿手法。也幸而他只是想活捉铁凝,铁凝仗着轻灵的身法,居然又闪过了他的十来招。

    但那蒙面人武功委实太高,时间稍长,展、铁二人更是难以抵挡。正当铁凝岌岌可危的时叫候,吕家的大门打开,走出了两个中年妇人。一个是独孤莹,另一个则是刚才来的那个女子。

    独孤莹叫道:“你们两人退下,我来会他!”

    铁凝当然不肯退下,那蒙面汉子也不容她脱身,不过,却暂时不施杀手,只是以凌厉的掌势把展、铁二人的身形罩住。

    蒙面人胜券在握,意态悠闭地说道:“吕夫人,你要代丈夫来会我么?我早已有言在先,现在也不用多说了,你把那批宝藏交出,我就给你解药,换你丈夫一命。”

    独孤莹道:“宝藏没有,要命倒有两条!但你只能杀我夫妇二人,却不能欺负这两个孩子。”

    蒙面人狞笑道:“这是两件事情,不必牵在一起。你放心,我不会杀这女娃儿的,我还要收她做徒弟呢。只要你交不出宝藏,我可就要先取你的性命了。”

    独孤莹豁了性命,拔剑就刺过去。蒙面人哈哈一笑,横掌如刀,一掌便劈过来。独孤莹一剑刺空,只觉头皮一片沁凉,那人的手掌几乎是贴着她的头皮平削过去,赛于利刃,竟把她的头发削去了一大半,青丝如乱草,随着掌风飞散,登时把一个长发覆额的独孤莹变作了个尼姑,这还是那蒙面人意在宝藏,故而先给独孤莹一个厉害瞧瞧,而不是想马上取她性命的。

    三人之中,展伯承武功最高,见势不妙,连忙从侧面猛攻,以解独孤莹之危。却不料这么一来,铁凝失了联手的相互照顾,又给了蒙面人以各个击破的机会。那蒙面人倏地一个“移形换位”,又到了铁凝面前,再施擒拿手法,抓她的琵琶骨。

    与独孤莹一同出来的那个女子忽地叫道:“休得伤我师妹!”声到人到,抖起了二朵剑花,闪电般的连袭那蒙面人上中下三路。

    蒙面人虽然不懂,可是也不能不分出精神,先解她这招凌厉的剑法,只听得“铮、铮、铮”三声连珠声响,黑衣女子连退三步,但铁凝之危亦已解了。

    那黑衣女子松了口气,说道:“你是铁凝师妹吧?我是龙成香,我是你的师姐!”原来龙成香是看出了铁凝的本门剑法,这才冒险来救她的。

    龙成香年纪比铁凝大一倍有多,使的虽然是同一剑法,威力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独孤莹本领稍弱,但亦非庸手,她之所以被蒙面人一招削去头发,固然是由于对方武功委实太强,另一方面也由于她心绪不宁,因此应付不了对方那突如其来的古怪手法。

    如今她与龙、展、铁共是四人联手,情形便大不相同了。当然那蒙面人的武功还是远远胜于他们的任何一人,但他们四人辟手,四方照应、蒙面人要想伤其中的一个,可也不那么容易了。

    独孤莹起初很为铁凝担心,恐怕她不自量力,遭了对方毒手待到联手斗了一会,独孤莹发觉展、铁二人年纪虽小,本领却似乎比她还要高强,这才放下了心,暗暗叫声“惭愧”。

    独孤莹放下了心,精神陡振,四人配合得宜,有攻有守,差不多与那蒙面人打成了平手。

    那蒙面人以一双肉掌对付四柄长剑,稍占一点上风。但他必须用劈空掌力震歪剑点,所耗的气力却要比这四人为多,虽然他内力深厚,但久战下去,势必占不到便宜。

    独孤莹看到了这一点,希望更增,心里想道:“说不定今晚就可以杀退强敌,度过难关。只要这魔头不敢再来,我的丈夫就有活命的机会。我可以向金剑青囊杜百英求医,不见得就非要这魔头的解药不可。”

    独孤莹正自逐渐增加希望,却不料她的丈夫吕鸿春忽然在这个时候出来。

    吕鸿春受腐骨掌所伤,倘无解药,十天之后,肌肉筋骨便会逐渐腐烂而亡。但这种毒伤虽然厉害,却是慢性毒伤。吕鸿春中毒不过三天,还保有两三成功力。

    吕鸿春也是像她妻子一样,因为不知展、铁二人的实力,恐怕敌手太强,连累了两个无辜的孩子,故而出来助阵。他一副义侠心肠,本来就准备今晚与敌人拼一个死的。

    独孤莹夫妻情重,分外关心。本来打得好好的,见丈夫抱病出来,大惊之下,不由得就乱了章法,连忙叫道:“鸿哥,我们对付得了,你快快回去。”

    吕鸿春既已出来,哪里还肯回去。何况这时还是那蒙面人占着上风,独孤莹他们尚未扳成平手。吕鸿春刚刚出来,看不出胜负的转机所在,只道妻子是空言安慰,骗他回去。

    吕鸿春沉声说道:“莹妹,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但好坏也得与敌人一拼!”说罢立即张弓搭箭,“嗖”的一前,向那蒙面人射去。

    吕鸿春号称“神箭手”,别样本领不怎么样高强,箭法却是十分了得。这一箭对准了那蒙面人的咽喉射去,当真是又狠又准。

    那蒙面人本来可以用劈空掌力将箭打落,但他在四柄长剑围攻之下,倘若腾出掌来,应付暗器,定然要受利剑之伤。这情形正等于一个天平,蒙面人所在的一边稍重一些,但只要在另一边加上一颗小小的石子,就能胜过他。

    说时迟,那时快,那枝利箭已是射到他的喉头,蒙面人急中生智,忽地一张口将箭尖咬住。

    蒙面人把短箭吐出,冷笑说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你敢情是活得不耐烦啦!”这枝短箭从他口中吐出,胜于腕力所发。恰好与吕鸿春射来的第二枝箭碰个正着“嚓”的一声,两枝箭都倒飞出去。

    吕鸿春本来是要发三枝连珠箭的,发了两枝,气力不加,第二枝箭尚末拉满弓弦,已给飞回来的这两枝箭射中,登时抛了铁弓,“卜通”跌倒。幸而这两枝箭在中途曾互相碰击,吕鸿眷研发的后一枝箭力道全已消失,只靠蒙面人所吹的前一枝箭将它“顶”了回去,射到了吕鸿春身上,已成强弩之来,伤得不重。

    独孤莹夫妻情重,分外关心,一见丈夫出来,已是心惊,此时又听得吕春鸿跌倒的声音,剑法更乱。

    这蒙面人何等厉害,见机即乘,有隙即钻,一声喝道:“撤手!”独孤莹只觉虎口一麻,己给蒙面人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将她的长剑夺了过去。

    蒙面人打开了一个缺口,纵声大笑,手握剑柄一抖,那柄青钢剑断为两截,蒙面人震臂一抛,加上了一记臂空掌,两截宝剑变作了他的信手拈来的暗器,分别向展伯承与龙成香射去。

    展伯承横剑一磕,吃不消那人的一掷之力,半截断剑虽然磕落,自身却也不由自己的接连退出了六七步,才勉强稳得住身形,龙成香内力不及展伯承,不敢硬碰,只好施展轻功跃避,饶是跳跃得快,也给断剑的刀尖触着,在她手臂上刺穿少许,衣袖登时便似缀上了几朵桃花。

    蒙面人迫退了独孤莹与展伯承,又伤了龙成香,大笑声中,身形一掠,已如饥鹰逐免般的扑到了铁凝身前,哈哈笑道:“女娃往哪里跑,乖乖的跟我做徒弟吧!”

    笑声未已,忽听得一个女子的声音峻峭之极地说道:“什么东西,胆敢欺负我的徒弟?”人还未见,声音却是如在他的耳边斥责一般。这是上乘的“传音入密”的内功。

    蒙面人心头一凛,“怪不得吕鸿春敢于抗不遵命,原来他还伏有这样一位高手。天下有本领的女人寥寥可数,难道是妙慧神尼来了。”

    蒙面人极为自负,他倒也不是害怕妙慧神尼,但既有高手出头,他抓向铁凝的一招就暂时收手,以免欺负弱小之讥。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黄衣妇人已经来到,打扮得十分古怪,似是道姑又梳有高髻,背插拂尘,腰悬长剑。看来不过40多岁样。妙慧神尼是武林中最老的一辈,至少也应在七十开外,服装不同,年纪不对,那么这妇人当然不是妙慧神尼了。

    铁凝跑到那女人前面,一副撒娇的神气说道:“师父,这厮伤了龙姐姐,又要迫我作他徒弟。你老人家一定要给我们出这口气!”

    江湖上具有第一流武功的女人寥寥可数,这蒙面人猛地想起一人,心头一凛,失声说道:“你可是无情剑辛芷姑么?”

    这蒙面人本来并不知道辛芷姑与铁凝的师徒关系,但空空儿是辛芷姑的丈夫,他却是知道的。他之所以心头一凛,倒不是害怕辛芷姑,而是害怕空空儿再加上辛花姑。

    蒙面人心里想道:“空空儿与辛芷姑是中原武林之中出了名的难惹的人物,他们成为夫妇之后,更加如虎添翼,谁也不敢去碰他们。想不到铁摩勒的女儿,竟是他们的徒弟?糟糕,这一回,我和他们夫妇的冤仇可是结定的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见辛芷姑亮剑出鞘,冷冷说道:“哦,原来阁下要抢我的徒弟么?嘿,嘿,那也无妨。我虽然号称无情剑,但只要阁下胜得过我这口剑,我也可以情商。”

    蒙面人见辛芷姑单身一人,胆气复壮,心想:“只要空空儿不是与她同来,单打独斗,我又何须惧她?”蒙面人知道辛芷姑的行事是睚眦必报,这场恶斗要避也避不开的了,便道:“我并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你的徒弟,你既然把她当作宝贝,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我又何必与你争她?”

    铁凝冷笑道:“你是什么君子?你分明是怕了我的师父。师父,他刚才凶得很呢,你可不能因他讲了好话,就饶他,”

    蒙面人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辛芷姑,我虽然不想和你争夺徒弟,但难得今日在此碰上,我倒也想领教领教你的剑法。”他主动向辛芷姑挑战,等于是间接答复了铁凝的讥嘲。

    辛芷姑道:“成香,你伤得如何?”龙成香道:“没什么,只是一点轻伤,师父放心。”

    辛芷姑道:“好,凝儿,你给师姐裹伤,退后一些。”吩咐了徒弟之后,这才转过身来,盯着那蒙面人道:“算你运道不错,我的徒弟只是受了轻伤,我平生是一报还一报的,你怎么样伤了我的徒弟,我就怎么样伤你。所以你今晚可以不必担扰丧命了。”

    蒙面人这才知道辛芷姑中途查问徒弟伤势的用意,不由得勃然大怒,喝道:“辛芷姑,你太过目中无人了。好吧,咱们就认真一斗,你有本领,你杀了我,我伤了你,你也别怨!”

    辛芷姑冷冷说道:“说完没有?看剑!”剑光一闪,倏的便直指蒙面人的心窝!

    同样的剑法在辛芷姑手中使出,比之龙成香、铁凝又不知厉害了多少,蒙面人“噫”了一声,脚末离地,身子已似游鱼般的滑出一丈开外,辛芷姑那么迅捷的剑法居然给他避开,可是也不过只差半寸未曾追上而已,剑锋上的寒意那人却已感觉到了。

    辛芷姑一剑刺空,第二剑第三剑连环而至,当真是前招末收,后招续发,宛如剥茧抽丝,绵绵不绝,中间连个稍微换招。的间歇都没有!蒙面人喝道:“无情剑果然名不虚传!但却也末伤得了我。来而无往非礼也,接掌!”

    就在他说这几句话的时间,辛芷姑已是连攻七剑,最后一剑“嗤”的一声刺穿了他的衣襟,但依然是未伤及他的毫发。

    蒙面人说到一个“掌”字。身形骤起,双掌严如张弓搭箭,左掌以泰山压顶之势径劈下来,右掌则骄指如戟,又如利箭一般射出,直指辛芷姑的面门,指尖所指之处。竟是对准她的双目!

    辛芷姑一生闯荡江湖。会的高手不知多少,却也未曾见过似他这样凶狠而又怪异的掌法。而且还不仅是招数的凶狠而已,他双掌所发的掌力,竟也是一刚一柔,截然不同!辛茬姑只识得他左掌发的是金刚掌力,至于右掌所发的略带腥风的阴柔掌力,他却不知道这是腐骨掌了。

    辛芷姑恐防他是毒掌,不敢给他沾上。此时辛茬姑剑已刺出回剑防守已来不及了。好个辛芷姑,在这危机瞬息之间,显出了超妙卓绝的轻功,身形一沉一纵,使出了“燕子钻云”的身法,便似长了翅膀一般,在半空中一个倒翻,斜掠出三丈开外!

    蒙面人喝道:“往哪里走?”辛花姑冷笑道:“且看是谁要逃?”

    衣袂风飘,手中又多了一柄拂尘,一尘一剑,凌窒击下。拂尘罩着他的顶门,剑锋自上而下,刺他双目。辛芷姑恨他刚才双指挖目,几近欺负的毒招,故此有意用剑代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辛芷姑的“尘剑双绝”功夫,也是武林独步的奇招,蒙面人一个“阴阳双撞掌”劈出,意欲以掌力荡开对方兵刃,哪知辛芷姑来得太快,剑锋受震,倏地反弹,便刺到了蒙面人腋下的“期门穴”。

    蒙面人大吃一惊,身形陡然一缩,算是他闪避得宜,堪堪的避开了辛芷姑的这一招杀手。

    双方各避一招,算来仍是各不输亏。辛芷姑双手同使两般兵器,也是一刚一柔,这才与那蒙面人的双掌打成了旗鼓相当的局面。虽是旗鼓相当,辛芷姑已是不由得暗暗叫声“惭愧。”

    辛芷姑越打越是惊疑,这还不仅仅是为了那蒙面人武功太高之故,而是辛芷姑根本就摸不透他的来历。

    要知空空儿乃是武林中见闻最广博的一个,辛芷姑会过的高手也不少,他们二人成婚之后,彼此交换见闻,纵然还不能说是对武林中的任何门派任何高手都了如指掌,但碰到第一流的高手,至少也可以摸到他一点底子,如今辛芷姑与这蒙面人动手已过百招,非但不知他是谁,而且连他的家数也未曾看出,只觉他的武功怪异,兼有正邪两派之长,却又与备大门派的家数全不相同。这是辛芷姑从末碰过的怪人怪事,怎不令她暗暗惊疑。

    辛芷姑心里想道:“这人武功如此之高,却为什么还要蒙着脸孔,不敢见人?他在害怕什么呢?”

    江湖上的“蒙面贼”,一般都只是二三流的角色,真正有本领有身份的高手,不论是正是邪,行事都是明来明去,决不会遮遮掩掩,藏头蒙面的。

    辛芷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凝神应敌,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时辰,斗到了三百招开外。

    在这半个时辰之中,双方兔起鹘落,互争先手,当真是招招透着凶险,处处隐伏杀机!两人虽然一直是旗鼓相当,但辛芷姑却无形中占了两个便宜,一个是那蒙面人先与龙成香等四人斗了一场,真力已是颇有耗损;再者他毕竟是凭一双肉掌应付辛芷姑的两般兵器,这一晚又是月色朦胧,虽然不至于看不见东西,但单靠目力,却是不能解拆辛芷姑那闪电般的剑法,而必须加上听风辨器的本领才行。这也就是说那蒙面人必须心、眼、耳、步、手都得用上,处处留神。所用的精神当然是比辛芷姑耗得多了,有这两个原因,所以时间越长对辛蓝姑越是有利。

    但虽然如此,辛芷姑斗到三百招开外,几自占不到丝毫便宜,也不由得暗暗心慌。辛芷姑是个极为好胜的人,她已经夸下海口,定然要为徒弟报一剑之仇,照样伤那蒙面人的,倘若不能兑现,如何落得了台?

    辛芷菇一急之下,使出险招,拂尘一引,横剑平削出去,蒙面人只道她使的是达摩剑法中的。“横江飞渡”,立即先发制人,反手拿她手腕。

    哪知辛芷姑的剑法似是实非,方到中途,剑势忽变,正正向对方所避的方位削去,蒙面人大吃一惊,幸他武功精湛,交招迅速,脚跟一旋,左掌骄了中食二指,反点辛芷姑肩后的“凤眼穴”,辛蓝姑剑势疾转,以攻对攻,双方短兵相接,形势险恶之极!

    且说旁观的独孤莹、龙成香、铁凝诸人,凝神观看这场恶战,心中的惶恐焦虑,只有比局中人更甚。辛芷姑已经略占上风,只不过担心伤不着对方,失了自己的面子而已。他们却担心辛芷姑万一战败,只怕吕鸿春夫妇就难以活命了。

    铁凝甚是精灵,她一面观战一面苦苦思索怎样可以助师父一把。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本领与对方相差太远,倘要使用武功的话,那是帮不了师父什么忙的,师父的脾气,也决不容她帮忙。是以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场中斗得最紧张的时候,铁凝忽地想到一个吓唬对方的办法,悄悄的拾起地上的几片槐叶。吹一口气,树叶飞扬,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响。

    蒙面人听风辨器的本领极是高明,这轻微的沙沙声响声在他的耳中,却给他当作了夜行人的声息。

    铁凝悄悄地吹出树叶,随时发出惊喜交集的声调叫道:“师公,你来了么?我们在这里,你出来吧!”

    这正是铁凝聪明之处,她不用抛石之法,而用口吹树叶,目的就是要那蒙面人相信来的是空空儿。要知空空儿的轻功天下第一,他若到来,是不应发出常人可以听得见的声响的。

    空空儿夫妇一向形影不离,这蒙面人是早就听人说过的了。今晚辛芷姑单独到来,他己疑心空空儿只怕随后就要跟着到的,所以一直都是有点惴惴不安。

    正因为他早有疑心,故此一听得那极轻微的沙沙声响,果然便以为是空空儿偷偷来了。

    此时双方正在短兵相接,形势最凶险的时候,蒙面人一听得铁凝叫出“师公”二字证实了他的怀疑,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

    高手比斗,所争不过瞬息之机。蒙面人陡然一惊,辛芷姑已是闪电般的乘虚而入,只听得“嗤”的一声,饶是那蒙面人躲闪得快,那块蒙面巾也给辛蓝姑的剑尖挑开,左颊也给剑锋划过,破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痕。蒙面人大吼一声,转身便逃。

    月色虽然暗淡,但当那蒙面中给挑开之际,辛芷姑亦已见着了他的庐山真面,虽不容她仔细看清面貌,但这人高额鹰鼻,只一看就知他决计不是汉人了。

    辛芷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正因为这人是个胡人,所以他在与汉人交手之时,不愿意让对方看见他的面目。

    那一刹那,铁凝也看见了这人的面目,不禁“咦”了一声。展伯承道:“这蒙面汉子不就是咱们日间所见的那四个胡人之一吗?”

    铁凝道:“是呀,你也认出来了?这四个人贼眉贼眼,我早已感觉他们不是好人了,当时你还替他们辩护呢。”

    展伯承笑道:“我又没有先知之明,当时他们是向南走的,我怎知道他们之中有一个又会回来,而且就是要来伤害吕叔叔的大魔头?”铁凝道:“另外三个胡人不知哪里去了?幸亏他们今晚来的只是一人。”

    辛芷姑插剑归鞘,想起刚才搏斗的凶险情形,犹有余悸,心想:“要不是铁凝这鬼丫头故弄玄虚,吓他一下,只怕鹿死谁手,还真难料!另外那三个胡人本领不知如何?倘若都是和这个人一样,他们再来,我可就难以抵敌了。”

    独孤莹夫妇上前道谢,铁凝也向师父贺喜。辛芷姑瞪眼道:“贺喜什么?我本来要在他的手臂上照着你师姐的伤痕划他一剑的,如今却只能在他脸上留下一道疤了。这还是我出道三十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失手呢!”

    铁凝笑道:“不管伤他哪里,这魔头总是折在你老人家手下了。师父,你还何必生气?”

    辛芷姑“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生的是什么气?我是生你的气,你这丫头刚才弄鬼作怪,你当我不知道么?这次念你是出于爱师之诚,不责罚你,下次不许!”

    辛芷姑和她丈夫空空儿是同样的脾气,不论胜败,都要只凭自己的本领的,故此心里虽然也有几分赞赏铁凝的“鬼聪明”,口头上却不能不责备她几句。铁凝知道师父的脾气,装作委委屈屈的样子,答了一个“是”字。

    众人回到吕家的客厅坐定,此时已是天光大白了。辛芷姑朝马鸿春的脸上一看,说道:“吕庄主,你是受了伤么?”

    吕鸿春道:“不错,正是三天之前给那魔头的毒掌打伤的。据说他这毒掌名为腐骨掌,只有他的独门解药才能救治。”

    辛芷姑道:“什么腐骨掌?我不信就有那么厉害,非他的解药不可!”

    独孤莹大喜道:“辛女侠,你这么说,你一定是另有解药了。请你救鸿春一命。”

    辛芷姑道:“我是不懂治病救人的。但我相信少林寺方丈秘制的小还丹能解此毒。”

    少林寺所在的嵩山离此千里之地,吕鸿春夫妇大失所望,心里想道:“我若是能到嵩山求医,就不如上伏牛山求金剑青囊杜百英了。”

    辛芷姑笑道:“你是嫌远水救不了近火么?不用担扰,少林寺的方丈,我虽然不能马上请来,但他的小还丹,我的身上却有。”

    吕鸿春夫妇又惊又喜,说道:“杯渡禅师竟肯把他秘制的小还丹送给你们么?当今之世,也只怕只有贤伉俪才够这个面子了。”

    原来少林寺的方丈杯渡禅师平生崖岸自高,向来是不与江湖人物来往的。

    辛芷姑笑道:“哪里是他心甘情愿送的?是空空儿和杯渡禅师赌赛,要盗他的小还丹,杯渡禅师限他三日为期,空空儿第二天晚上,就偷到手了。不过,经此一来,这老方丈倒是和空空儿交了朋友。”

    独孤莹仍是担忧,说道:“只不知小还丹能不能解腐骨掌之毒?”

    辛芷姑道:“杯渡禅师曾夸口他的小还丹能解百毒,又能固本培原。要是不见效的话,我就去少林寺摘他招牌。”

    吕鸿春服了小还丹之后,便回卧室静坐运功,帮助药力运行;独孤莹向众人告了个“罪”,陪丈夫进去,一旁照料。

    铁凝这才得有机会与师父师姐叙话。铁凝问道:“师父、师姐,你们怎会来的?难道是早已知道有今晚之事么?”据铁凝所知,她的师父与吕鸿春不过是泛泛之交,所以有点奇怪。

    辛芷姑道:“你师姐来这里寻她妹妹,我是放心不下,所以跟着来了,嗯,对了。展贤侄,听说你在褚遂家中住了大半年,或许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一二。成香,你先把你妹妹的事情告诉他们吧。”

    原来龙成香的妹妹龙成芳就是展伯承从前在刘家曾见过的那个女子。

    龙成香的丈夫穆康与刘芒乃是表兄弟,两家比邻而居,龙成芳、刘芒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过水曾订亲而已。后来刘芒跟了父亲闯荡江湖,投身绿林,两家音信隔绝。

    龙成香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妹妹与刘芒隔别多年,对他仍是念念不忘,我本来要将她另许人家的,她总是不允,我也没有办法。不知怎的,今年春间,给她打听到刘家是在盘龙谷隐居,她就满着我私自去找刘芒了。不久,南夏雷有事前往扬州,经过我家,我曾托他顺道到盘龙谷一行,打听我妹妹的消息。如今已经三个多月过去了,我的妹妹尚未回家,南夏雷也没有派人送来消息。”

    说至此处,龙成香显得有点尴尬的神气向展伯承问道:“我曾听得一些风盲风语,说是刘芒在盘龙谷中与褚遂的孙女儿过从亲密,两人早已是私订鸳盟了。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正是:

    自来情海多风浪,姐妹关心怎不惊。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慧剑心魔最新章节!!
慧剑心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huijianxinm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独宠女配化元之界千年万里诸天之仙帝归来破晓苍生他有一剑飞花剑雨录妖草的证道之路向天借道万万年龙魂绘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