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将门女凰

第二十五章 山河破碎风飘絮(2)

将门女凰 | 作者:晏楚辞 | 更新时间:2021-11-11 07:43: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思汝阁

    灵荷隐约觉得近来娘娘变得很奇怪,不怎么爱笑了,也不争宠了,就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发呆。

    “娘娘,该吃药了。”上个孩子突然毫无预兆的流产后她就一直吃药调理身体。

    灵荷将黑色的中药递给慕容娇,慕容娇叹了口气接过来一口喝掉。

    如果换做以前她早就闹腾着不吃药了,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安静,乖乖听话也不找皇上撒娇了。

    “娘娘,要不要吃个蜜饯?”灵荷早就端着甜甜的蜜饯站在一边了。

    换做平时慕容娇早就撒娇着要吃了,但这次她却看了一眼摇摇头让她端下去。

    灵荷默默退出来看着慕容娇依旧坐在窗边发呆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娘娘这是还在难过呢,她真的很想要一个属于她的孩子。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慕容娇坐在窗边看着飘落的树叶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这句话,自言自语地突然流下眼泪来。

    她今生的爱就是一个错误!

    如今已入秋,夜晚渐渐凉风而起,慕容娇哭了很久,眼睛红红的,却还是决定去司徒彦那里寻求一点温暖和安慰。

    她没有了家人,妹妹远嫁边关,这里能让她依赖的只有司徒彦一个人了。

    还未走到司徒彦所在的寝宫时她就听到了一阵阵欢声笑语,慕容娇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趴在窗户下静静地从窗户缝里看去。

    是最近新得宠的张妃,肚子越来越大了,躺在司徒彦的怀里听他在耳边说些什么,笑的合不拢嘴。

    “皇上最近不去看看姐姐吗?”张妃长的很妖媚,细长的丹凤眼加上那红唇,任谁看了都不把持不住。

    “她今日身体不太好,朕就不去打扰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司徒彦说着挑起张妃的下巴笑道,“怎么?这是要赶朕走?”

    张妃摇摇头,娇嗔道,“没有,皇上。我这不是怕姐姐想念皇上吗?”

    司徒彦嘴角一扬,轻声道,“娇儿虽然骄纵,但不至于没有分寸,你小看她了。”

    窗外的慕容娇心里顿时划过一段暖流,还好皇上没有负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罢了。

    张妃一听他夸慕容娇立刻挎着一张小脸不满道,“皇上,是说妾身没有分寸不懂得进退吗?”

    司徒彦看她怀孕的份上,耐着性子哄了哄她,“没有。你是朕的宝,肚里可是有朕的龙子呢,小心,不要动了胎气。”

    “之前皇上说的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对姐姐说过?”张妃越发的得寸进尺。

    司徒彦垂眸想了想才缓缓摇头,“只对你一人说。”

    张妃满意地点点头,重新抱着司徒彦,突然想到了什么,“皇上,妾身…妾身前几日去姐姐那里无意中看到了…看到了不好的一件事。”

    司徒彦微皱眉头问道,“什么事?”他玩着张妃的发丝暧昧道。

    “姐姐喝的那碗保胎药似乎是滑胎药…”张妃这话让司徒彦和慕容娇都为之震撼。

    司徒彦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坐起来盯着张妃冷冷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妃被他的突然变脸给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也有孕了吗?就想着问问配方如何,好的话我也吃几副,可没想到我问过御医,他说这是滑胎药,不是保胎药。”

    司徒彦神色冰冷地看了她很久,才风轻云淡地开口,“别让娇儿知道,我不想她难过。”

    张妃紧张地点点头。

    殊不知慕容娇在窗外听的一清二楚,她大为震惊,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还好及时扶住了墙面,才勉强站住。她忍着心里撕心裂肺的痛回到了思汝阁,坐在床边将脑袋藏进双腿和臂弯中抱住瘦弱的自己。

    她不敢相信,她喝的不是保胎药,居然是滑胎药,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才流产的,没想到居然是别人推波助澜的,而那个人居然是她一直以来都没去想过的人。

    她犹记得那日有人端着一碗黑色的药汁走进来让她喝掉。

    “贵妃娘娘,这是皇上听说娘娘的有身孕以后特地让太医院给娘娘熬的保胎药。”邰景年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太监,端着一碗黑色的药汁。

    慕容娇摸了摸还未隆起的肚子笑道,“这刚怀,就要和保胎药吗?”

    “毕竟是朕的第一个孩子,自然要多多重视。”司徒彦背着手走了进来,走进来时带进来了一些雨滴。他怕冻着慕容娇就把披风脱下来,自己走过去抱住慕容娇哄道,“早些喝,日后身体就不难受了。”

    慕容娇一向很信任他,听他这么哄也就点点头,接过来喝了一口,皱起眉头撒娇道,“我不想喝了,太苦了。”

    皇上脸色微变,摸着她的脑袋哄道,“喝完就不苦了,等着让他们给你们拿个蜜饯,吃了就不苦了。”

    慕容娇看了看漆黑的药汁还是不太想喝,但看司徒彦那变了的表情只能忍住苦味喝掉了。

    接下来她一连喝了五天,一个月后,她毫无征兆的小产了。

    司徒彦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多多休息,来看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后来她听说司徒彦封了新的妃子,并且都有了身孕,而她变的越来越沉默寡言。

    她真的从未想过孩子的事能和司徒彦有关,她真的害怕极了。她没有亲人了,她没有依靠,如今她该怎么办?要在这冷宫里待到死吗?

    “呼呼呼!”外面的风呼呼的吹着,吹的树叶沙沙作响。屋里慕容娇的身心变得冰冷刺骨。

    她不记得是怎么睡着,只记得自己哭的身体都麻木了。

    “哇哇哇!”一个长的很可爱的小宝宝躺在她房间里的床上哇哇大哭,慕容娇见四下无人便走过去将她抱起来轻声哄着,孩子慢慢安静下来,抓着她的衣角沉沉睡去,慕容娇觉得孩子很可爱,刚要摸摸她时被一个声音阻止了,“你在干什么?!”

    是已经生完孩子的张妃,身边站着一脸冷漠地司徒彦。

    “我只是看她哭了,想哄哄她。”慕容娇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张妃就上前将孩子抢了过去哭泣起来,“皇上,这是妾身的第一个孩子,怎么能容忍这个疯子来打扰,若是伤了我的孩子该怎么办?”

    司徒彦冷冷地看着她,摆摆手,“把她拖下去,严加看管,没有朕的命令不得出来!”

    接着就有两个人上前将她架起来拖下去,她慌张的挣扎着,无意中扫了一眼镜子才发现自己蓬头垢面,不修边幅的像个疯子。

    “皇上。我是娇儿!我是娇儿!皇上,皇上!”任凭她怎么喊都没有司徒彦都无动于衷,直接被扔进了一个漆黑的房间里。

    房间里没有光,很冷,四处透风,只有一张布满了蜘蛛网的小床立在那里。

    慕容娇很害怕,害怕的缩成一团,她想念爹娘,妹妹,想念以前在慕容府的时光,她只想回到以前,回到还未进宫时的日子。

    “爹娘,我好怕。嫣儿,嫣儿你在哪?嫣儿,我想你了,嫣儿,我怕,我想回家,我们回家好不好?嫣儿…”

    高热中的慕容娇一直说着胡话,念着家里人,可那些人里唯独没有司徒彦。

    司徒彦理了理她微乱的发丝叹了口气,“朕还是没有走进你的心里吗?”

    邰景年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在司徒彦耳边道,“陛下,都处理好了。”

    司徒彦点点头,微皱的眉头得已舒展点点头,“可惜了,朕的孩子。”

    邰景年没说话低着头等待司徒彦的下一步指示。

    “孩子的事,务必瞒住。”司徒彦交待道,目光阴戾。

    “是,陛下。”邰景年慢慢退下去。

    司徒彦又恢复了之前温柔地目光,看着一直高热不退的慕容娇,慢慢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朕只爱你,娇儿。就算朕有再多的孩子,朕都是爱你的。”

    慕容娇醒来时已是次日下午了,司徒彦正趴在她的床边熟睡。

    “皇上。”邰景年悄悄进来,轻声叫着司徒彦,“皇上,李妃娘娘说是肚子痛,已经宣了御医过去了。”

    司徒彦睁开眼脸色不悦道,“前几日不也说是肚子痛吗?怎么又痛了?”

    邰景年低着头听司徒彦发着牢骚。

    司徒彦看了看还在熟睡的的慕容娇,帮她细心的掖好被子后才起身离去。

    慕容娇等司徒彦离开才起身下床想出去走走。

    “娘娘,身子刚好些可不要乱走动。”灵荷不放心地提醒道。

    慕容娇点点头,执意要出去走走。

    灵荷只好陪着她在御花园里走一走。

    “呦,这不是贵妃娘娘吗?”几个新封的妃子在御花园里闲逛,看到慕容娇后笑道,“娘娘这身子可不怎么好,可别再生了病。”

    换做以前她早就趾高气昂的破口大骂了,但现在她知道她没有资本了。抬头看了眼每个人都是大着肚子,她只想拉着灵荷赶紧回去。

    宫里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纵然有司徒彦万般宠爱又如何,无子嗣就等于失宠,所以司徒彦再宠她在她们看来也不过是可怜她,等有一天腻了就会被无情的抛弃的。

    “娘娘!”灵荷的一声尖叫打破了所有人的冷嘲热讽。

    “啊!”慕容娇脚下一滑突然掉进了身后的池塘里,她在水里扑腾了几下,才勉强站了起来。

    站在岸上的人都很安静,她们不约而同的望向一个地方,其中一个妃子一声尖叫然后晕倒在地,其余妃子也都惊恐地尖叫起来。

    慕容娇不明所以的转头看向身后,发现水里居然漂着一具尸体。

    看衣服慕容娇断定是张妃,司徒彦最近很宠爱的那个妃子。她僵在原地,忘记喊叫,忘记逃跑,脑子中闪过昨晚的对话。

    “陛下,都处理好了。”

    “可惜了,朕的孩子。”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将门女凰最新章节!!
将门女凰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jiangmennvhu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成小奶团,公主她被团宠了!暴君家的乖宠小甜兔思谋安天下回到明末建基地弃子凶猛穿成首辅家的炮灰下堂妻极品王爷千古一帝从种田开始我要做明君三国之封神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