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剑武江湖

第二十九章 一方天地

剑武江湖 | 作者:寒笠 | 更新时间:2020-10-18 08:05: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不过也有些许暗魇头脑清楚,他们并未穷追不舍,而是转身回返去镇内禀告彭槐。

    彭玉兰见到暗魇们系数现身与陆云湘打成一团,便掌鞭赶马,绕林而行,那回返进镇的暗魇并非撞上她们,倒是万幸。

    待得暗魇奔到笛庄之时,飞身窜进庄内,却不知彭槐住在哪间屋子,无迹可寻,只好飞出庄外,却撞见陈远。

    陈远见二人慌乱一时,忙拦住问道:“发生了甚么?”二人急道:“禀魇君,陆云湘将殿下打晕带出镇外,眼下正纵马行远,弟兄们正在赶追呢。”

    陈远大惊,道:“为何会如此,他们不是在玉笛山上参加葬礼么?为何会...陆云湘究竟有何意图?”暗魇急道:“魇主在哪里?”陈远道:“魇主还在玉笛山上,我不熟山路,此时又上不了山。”暗魇道:“那该如何办哪,魇主不在,还请魇君速速决断。”陈远道:“别急,容我想想。”

    陈远使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心想这陆云湘究竟打着甚么算盘,若说要对殿下不利,自是不至于,殿下与她也算患难与共,即便得知了殿下的身世,也不该如此狠心,况且倘若真的要下手,也无需带他出镇,不过眼下想想陆云湘会将徐青带往何处。

    陈远来回踱步,两位暗魇却是心急如焚,却也不敢打断陈远。

    突地,陈远令道:“你二人速去唤信鸦前来,将此处到太湖境属沿路的暗魇全部通知到,让他们早做戒备,定要留意陆云湘与殿下的踪迹,倘若遇到她二人,要不惜一切代价,将殿下带回,不论殿下愿否。”

    两位暗魇领命,奔到隐处,吹响召鸦口哨,不时信鸦划过,又落至暗魇肩头,暗魇用专属鸦语轻声朝信鸦说着,信鸦连连点头,大唤一声,示意收到,飞空划向云际。

    此时彭玉兰快马加鞭,坐于车内的彭玉珊头晕目眩,车辆行速过猛,彭玉珊禁不起颠簸,可也不好向彭玉兰道明,只因附近或有暗魇,不可在此过多停留,只需行出玉笛山界,便可放缓车速,待得行到十里外的夜幽坡时,彭玉兰勒住黑马,彭玉珊赶紧走出车外,下车吐了一地,彭玉兰急奔过来拍着彭玉珊的后背,口中歉道:“玉珊,你怎么样?都是姐姐的不是,一心只想着要尽快逃离暗魇的视线,没顾及你的感受。”彭玉珊道:“玉珊没事的,只是有些晕车而已,姐姐无需担忧。”

    不时二人见陆云湘赶马而至,途中陆云湘先是放缓马速,待得将暗魇引开较远一段路程后,再行提速狂奔,直到将几十暗魇甩开,又绕路奔向夜幽坡。

    眼下与彭玉兰会合一处,徐青下马也是晕头转向的,彭玉兰笑道:“徐少侠也会晕马?”徐青道:“你可知陆观主骑马是有多任性妄为,时快时慢的,方才对敌之时,急得我险些露馅。”陆云湘道:“我们还是快些走罢,那些暗魇可还在后头呢。”

    几人会意,纷纷上车,陆云湘自骑良驹,彭玉兰在外赶车,徐青与彭玉珊同坐一车。

    纵马行远,彭玉兰稍稍放缓了车速,以防彭玉珊再番晕车呕吐,陆云湘奔在前头,察形观势。

    玉笛山此时鸦雀无声,众人酒过三巡皆在睡梦中,待得天明,彭槐起身时,却见彭玉博闯进屋中,拿着彭玉兰留给他的书信,交给彭夫人观览,彭槐也凑过去细看,登时大惊,忙奔进徐青屋子里,却也不见徐青睡在榻上,观内女徒也道青瑶观主不见了踪影。

    又去了青瑶观内问话,然而观中女徒回言,陆观主并未回过青瑶观,全帮上下皆寻不到陆云湘。

    此时林旭颇为着急,彭玉珊彭玉兰二人也不见了身迹,彭槐心神紊乱,他深知定然是彭玉兰趁暗魇无法上山,而借机将徐青掳走,加上陆云湘与她一块,即便奔出玉笛镇外,外头的暗魇也拦她不住。

    彭槐急着辞别林旭等一众玉笛女徒,林旭也要随他一同下山,而钟香观内的女徒纷纷下跪求拜,道:“林师姐,你可不能下山不顾我们,眼下帮内无人主事,观主又没回来,你若是弃我们而去,我们可如何自处?”

    林旭稍后犹疑,这时青瑶观女童星儿走过来,将一封书信交给林旭道:“林姐姐,观主让我告知你,她此行非走不可,但你是帮内的中流砥柱,绝不可弃我们不顾。”

    林旭拿过书信,打开一看,上头言道:“师姐如晤,局势危急,云湘不得不出此下策,暂且离去,山高路远,往后诸多苦难,还需仰仗师姐,师姐勿要冲动使然,定要顾好帮内大小姐妹,云湘留笔。”搜读电子书

    林旭百感交集,再三思度,决意不随彭槐下山,彭槐辞别众人,玉笛女徒领他行去,约莫二时,彭槐下至玉笛口,女徒欲护送彭槐前往笛庄,彭槐婉拒,谢过女徒。

    女徒回返山内,彭槐急忙朝玉笛镇赶去,途中遇见陈远,陈远急道:“魇主,大事不妙了。”彭槐道:“是不是陆云湘与玉兰逃了,殿下现在何处?”陈远道:“陆云湘骑马将殿下掳走了。”彭槐惊道:“陆云湘为何会这么做?”陈远道:“属下也不知,初步推想应当是往太湖方向赶去。”彭槐道:“玉兰在何处?”陈远异道:“玉兰小姐?属下并未瞧见哪?”彭槐怒道:“你这头蠢驴,她们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妄你多年跟着我,竟还中了她们的道?”陈远道:“属下并未在镇外,无从知晓啊。”彭槐道:“不能料敌于先,还为自己开罪?”

    陈远低头默声,彭槐道:“可有通知沿路的暗魇早做防备?”陈远回道:“属下已经命人着信鸦传声,想必消息很快就会传达下去。”

    彭槐稍稍点头,令道:“你速去镇内置办好一切,马上随我出发。”陈远道:“去追殿下回来么?”彭槐道:“殿下不在此处,我们也无需长留。”陈远道:“魇主是否已有谋算?”彭槐道:“殿下正值年少,诸事皆凭意气,方前所定的韬光养晦已无可能,唯有兵行险招,如今那萧嵩已然发觉殿下所在之地,护佑了二十余年,终究躲不过曝露之局,只得与殿下风雨同舟,你速去准备,老夫要让萧嵩明白,纵使剑阳已逝,暗魇犹在,我彭槐犹在。”

    陈远抱拳领命,赶去镇内召集暗魇,备好车辆,驾车至彭槐身前,彭槐上车,陈远挥鞭纵马。

    徐青在前,彭槐在后,一场腥风血雨再度卷起。

    却说位居皖南与江西太湖之间的一座小城,此城唤作东临,城边本是山匪居多,不过自年前来了位武艺颇高之人,一月间筑建起一座山寨,名唤越来寨。

    越来寨主名唤陈昭,自此周边山匪日渐式微,东临城内也无多少鸡鸣狗盗之辈,而陈昭月余内出山远赴江东浅水,越来寨略微空虚,周遭匪徒渐而崛起,不过当也闹不出甚么大的动静。

    东临西面三十里外的深山青林中,藏有不为人知的一方天地,此天地唯一村尔,村名唤作借云,村内住户不过二十,皆是隔尘隐世的归乡之人,这些人依靠打猎采野为生,时常会聚村口。

    其中读书人居半,手持圣卷书,嗜读为命,村内不善读书的粗人竟也跟着后面识起字来,大家聚在一块谈论书中的掌故,日日不亦乐乎。

    不过有一人时少露面,却是村内人的顶梁支柱,逢遇病症杂难,带上一些酒食过去拜访,必然迎刃而解。

    可这位神秘人,不善言辞,应当是从未说过一字一句,口带铁罩,神情冷峻,却又乐于助人,村内人都唤他神隐。

    这一日吕子昂与拙荆,饭后闲步,见老翁稚童走路窜户,村口集结读书念字的少年女孩。

    吕子昂坐于书桌,瞧着少年提笔作字,旁边的一位唤作李颢的人朝吕子昂道:“吕兄,瞧着这些孩子多乖,读书习字,将来必定大有作为。”吕子昂道:“李兄有意要你家的孩子走仕途之道么?”李颢道:“这得问我家孩子了,待得他到得及冠之年,我便会带他出去走一遭,尝遍东临百味,他若有意向往尘间,我自是绝不阻拦,若是厌倦世俗,也可归乡返村。”吕子昂赞道:“李兄果然大有见地,小弟佩服。”李颢道:“还不知吕兄与惠妹何时能抱上一个娃娃,为我借云村冲喜添乐哪。”

    吕妻面颊羞红,吕子昂道:“李兄就别取笑我们了,对了,听说你前几日受伤了,还是神隐给你诊治的,怎么样,可好些了?”李颢道:“不打紧,只是被野猪咬到了屁股,伤了风,神隐不消几刻便解决了。”

    吕妻咯咯笑起,吕子昂一旁轻道:“不可无礼。”

    吕妻忙止言不语,李颢道:“无妨,连我自己也很怪异,这野猪倒是专挑好地方咬。”

    吕妻闻罢又是险些笑出,吕子昂道:“说起神隐,也不知这么些年了,他总是被关在自己的房屋中,整日不是在屋中,就是在院内,总爱摆弄他的那些药材,他也不嫌烦。”李颢道:“吕兄,这你就不知了,所谓术业有专攻,倘若神隐似我们一样,整日游手好闲,甚么也不做,那村内的病症谁人来治。

    而且我可告诉你,神隐可不仅仅只是一位郎中,或是神医,他身上所具备的才华,便连我们这些与他同住一村的乡邻也都不甚知晓。”吕子昂道:“神隐所擅长的唯有医术而已罢,难不成他身怀绝技,武艺超凡?”李颢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你没发觉么,借云村这么多年不曾遭外界袭扰,仅仅是位处幽僻,外人寻不到而已么?”吕子昂道:“你的意思是说,是神隐在暗中相助,使了甚么机关术,使得靠近村子的人陷入迷境,最终无功而返么?”李颢道:“许是如此。”吕子昂笑道:“李兄可真是说笑,莫非你亲眼所见?”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剑武江湖最新章节!!
剑武江湖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jianwujiang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地球只是个单细胞方寸游子元懿纪余影绕天星开局一个大宗师心魔种道怒剑山河记独孤剑意魔剑帝紫赋炼器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