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旧兰

第七十七章 往事

旧兰 | 作者:黑黑的铁锅 | 更新时间:2020-09-16 17:11: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有人能将两个皇室子女的记忆组合起来的话,就会发现,那就是十年前大皇子事件的真相。

    当然,绝大部分的真相都来自于二皇子,也就是当今储君李新阳。

    时间回到十年前。

    那时候皇后虽然已经崩了,但是嫡系一脉,威势尚存,很多官员都依附于后族。

    李凤康眨着大大的眼睛,九岁的她就有了少年的身姿,但她丝毫没有那种威严的气息,因为,有大皇子李齐楚在,她不需要坚强,也不需要强大到让其他人忌惮。

    这时候的她依偎在李齐楚的怀里,或者赏荷花,或者观玉盘。

    “皇兄,你为什么叫齐楚啊?我不明白。”李凤康其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叫凤康,但比起自己,她更想知道哥哥的名字由来。

    “凤康啊,你知道上古时代的楚国吗?”李齐楚生的极为俊朗,刀削般的眉眼,下巴弧度更是完美,整一个侧脸看上去,英明神武,仿佛是天生的明君。

    见妹妹摇头,李齐楚笑着说道:

    “楚国称霸过中州,虽然后来被拉下了霸主地位,但也同样强大,然而楚国真正留名青史的,却是那种侠肝义胆。

    “楚民生性淳朴,但在战场上为了同袍可以以一挡百,天下群雄莫不为之惊惧。所以啊,母亲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能善待同胞,但对待敌人要悍勇无畏。但她真正希望的,确实让我当一个好人。”李齐楚面上带着一些感慨和疑惑,李凤康注意不到,因为她也很疑惑。

    “好人?”

    “是的,凤康你长大以后就会懂了。”

    说完,李齐楚放下李凤康,取下手中的一根羽毛,对着自己的妹妹说道:“凤康,这是母亲的遗物,它看起来虽然平平无奇,但是坚硬无比,水泡不烂,火烧不坏。母亲说,这是凤凰的凤翎,很有渊源,你定要好好收好。“

    “嗯嗯。“李凤康很开心的点头道。

    这是兄妹两最后一次谈话。

    今天晚上父皇宴请群臣,身为储君的他自然不能缺席,李凤康则是早早休息了,只有一些少年模样的皇室子弟出席。

    其中自然少不了二皇子。

    李齐楚和李新阳在一处无人长廊上撞见了。

    “皇兄!几日不见,您的风采更胜!想必日后定是个好皇帝!”

    这句话说出来犯了大忌讳,但李齐楚并没有露出惶恐的神情,只是无奈的回应道:“新阳,我说了很多次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莫要再说了,此处还好,只有你我二人,若是被有心人听去……”

    李齐楚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两人很快来到大殿,殿上群臣齐聚。

    觥筹交错间,夜幕降临,这热闹的宴席也很快结束。

    然而一个老太监却告知两位皇子,说陛下有事找二位殿下,于是两人就继续聊天喝酒。

    “皇兄,你说父皇找我二人有何事啊?”李新阳眼神莫名,把酒杯放在嘴边,却很少饮下。

    “不知……嗝,兴许是有什么吩咐吧。”李齐楚并未多想,他本就好酒,宴席上的酒更是美味绝伦。

    二皇子心里想着一些东西,面上却不露神色。

    又等了好久,等到周围灯火渐熄,人影全空的时候,皇帝还是没有召他们入宫。

    “此时,李新阳完全清醒了过来,却不敢妄动,而李齐楚却是喝的太醉了,居然睡了过去。

    这也正常,由于储君之位早早就被定为了嫡长子,也就是李齐楚,所有的皇子皇女都是熄了争夺的心思。

    而且李齐楚为人侠义,待人和善,各个皇子皇女也都和他没什么冲突,彼此间相处的极为融洽,尤其是李新阳,他在平日里和李齐楚私交甚笃,让人怀疑他们是亲兄弟。

    大槊有个规矩,储君之位,必须传给嫡长子或者……嫡长女,且当储君年满弱冠,就可以开启试炼,储君必须通过各个大臣以及皇帝的考核,方可荣登帝位。

    只要满足这些要求,储君就可以……“用膳“,膳,同禅,用膳是隐晦的说法。

    此时的李齐楚已经通过了两位国公的考核了。考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也就是上阵杀敌过万就行了,但要求必须是自己带兵,自己斩杀,绝不能有让人插手。

    而李齐楚则是率领千人,纵横北域魔原万里,斩敌无数,从指甲缝里抠出来的人头,就有一万之数。

    当时,魔人见到李齐楚率领的部队,都高呼西拉,意思是杀人的魔鬼。

    也因此,储君悍将之名,传遍大槊。

    李新阳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所以心中也对自己兄长有些佩服。

    但是有个人不高兴,这个人李新阳知道是谁,但他不敢说。

    这时候李新阳第一反应本是叫醒自己的兄长,但在最后一刻,他又收回了手,眼神极为幽暗。

    随后他便准备离去,但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波动传来,李新阳发现自己出不去了!

    他突然感到脑子晕了一下,随后清醒的他不自觉地转头望向身后,第一眼就瞧见了那座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龙椅。

    “是龙椅!只要做上了它,我就是皇帝了,我就是整个大槊的主宰!“李新阳心中欲念横生,但就在他准备迈出脚步的那一刻,突然惊醒,浑身冷汗淋漓。

    “我这是怎么了?我怎敢如此想?我连储君之位都还没坐上,凭什么做那把椅子?“

    李新阳知道自己状态不对,于是谨守心神,不敢妄动。

    但李齐楚不能,他迷迷糊糊地做起来,也是直勾勾地望向那张椅子,嘴里喃喃着道:“怎么回事,父皇,你怎么了?“

    李新阳皱了下眉头,哪里来的父皇,这里明明只有他们二人!

    “莫非是……幻阵?”他心中有些明了,但也背脊发凉。

    能在含元殿设下迷心幻阵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圣上,自己的父皇!

    李齐楚毫无所查,在他的视野里,自己的父皇,那个让自己厌恶而尊敬的男人,倒在龙椅面前,奄奄一息。

    他上前扶住这个其实并不存在的父皇,神色极为复杂,他看到一个太监总管对着他说:“陛下!驾崩了!”

    说完,眼前的景象快速流转,晃得他头疼。

    大礼送葬后,李齐楚加冕称帝,他戴上了那华丽的天子冕旒,坐上了那一张金灿灿的龙椅,嘴里喃喃着道:“我……朕,朕已经是大槊的皇帝了?“

    他的语气里还是那么的疑惑,仿佛不敢置信。

    同样不敢置信的还有李新阳,他看着李齐楚行为怪异,最后竟是自己坐上了那一把椅子,心中狂跳不止,他明白了,父皇……还不想下位。

    所以天资绝艳的李齐楚必须死,而且要屈辱的,有污点的去死。

    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出“鸿门宴“。

    但为什么要叫上自己呢?因为父皇也不太喜欢他!因为他是除了李齐楚最出色的皇子!

    李新阳冷汗直流,几乎想要逃跑,但终究没有迈开脚步。

    第二天清晨,李新阳和李齐楚被发现在含元殿内,而且李齐楚……呆呆地坐在皇椅上,好像有些痴呆了。

    数日后,全朝哗然,都不敢相信储君李齐楚竟会得了失心疯,亵渎龙椅,蔑视皇权,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即便是李齐楚也不能幸免,更何况,知情人都明白,上面的那位,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活着。

    不久后,李齐楚被处决,在临死前,他终于清醒过来,却只能饱含不解的哭喊一声:“父皇!孩儿冤啊!“

    随后他被长刀划过脖颈,就此离开了这一片美丽的人间。

    李凤康呆呆地听着皇兄被杀的消息,沉寂了许久,许久。但她终究是没有造次,也没有去质问那个自己只见了几次的男人。

    她仿佛一夜间就长大了。

    不久后,皇帝新立储君,李新阳。

    这一日,李凤康搬出了大正德宫,甚至连内城也不想待着,她在外城建了一家酒楼,招了些伙计,就此隐匿。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旧兰最新章节!!
旧兰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jiul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师道为尊扶摇九天路没有人比我更懂修行了乾园仙录开局我是申公豹重生弃后:殿下,皇帝该换了快穿之男主必须爱上我我真不是召唤师啊捡到一只哈士奇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