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九天道主

第六十三章 北海城一夜变天

九天道主 | 作者:猪斗 | 更新时间:2019-03-09 07:59: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月色正好,何家主屋房顶的瓦片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显得熠熠生辉,此时熠熠生辉的瓦片之上,姜老头正独自一人自斟自酌。

    “铛……。”

    喝尽壶中最后一口紫米焖锅酒,姜老头摇了摇空荡荡的酒壶,顿感无趣,随手一扔,将手中酒壶扔出,掉落在院子之中铛铛作响,也不管自己如此行为会在这夜深人静时分打扰到他人安眠。

    “咻……。”

    就在他刚将手中酒壶扔出不久,房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响,姜老头顺声源右手单手探出,抓住原来是不知从哪突然飞来的一只酒壶。姜老头缓缓放下紧紧抓着酒壶的右手,低头看了看手中酒壶,再抬起头看了看原本只有他一人,此时却多出一人来的房顶之上,只见那人一身白衣白袍,且一手还提着一只酒壶,正是江枫年。姜老头望着一手提着一只酒壶的江枫年眯眼道:“小子,你不地道啊!自己手里拿着两壶,却只给老夫一壶。”

    江枫年一笑置之,然后坐下身来,打开一壶紫米焖锅酒自斟自酌起来。

    姜老头回过头,立马打开那一壶紫米焖锅酒灌了一口,才意味深长的道:“老夫流浪天下许久,自认熟知各地好酒,甚至神洲其他三族之内的好酒皆是知晓众多,却不料今又发现一沧海遗珠。”然后看着手中那壶紫米焖锅酒,笑着说道:“此酒入口极其醇香,后劲却又十足,真乃不可多得的好酒,老夫这一趟没白走。”

    江枫年笑道:“我听我一位朋友说过此酒,以前也尝过一回,至此以后,我也是忘不掉了,只听我那朋友说此酒产于他们家乡鱼龙堡,而整个鱼龙堡里也只有张家酒铺酿的最醇香,后劲最足。”

    这时,他忽然似想到了什么,望着远方在月光照耀之下白浪涛涛的南海,竟看的有些入神,许久之后才有感而发的道:“美酒似佳人……。”

    姜老头听闻顿时嘴角翘起一脸不屑的道:“我看你小子已经鬼迷心窍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奇妙,说不清道不明。”江枫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然后看向姜老头神情语气皆认真的问道:“如若换作前辈是我,会如何?”

    姜老头语气认真的回答道:“当断则断……。”

    江枫年又喝了一口壶中之酒,无奈摇了摇头道:“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如何断啊!”

    姜老头一听,不再与江枫年扯下来,身形飘远而去,只留下一句话:“读书人臭脾气就是多,磨磨唧唧。”

    待姜老头离开许久之后,江枫年依旧在房顶之上望着远方在月光照耀之下依旧白浪涛涛的南海,喃喃自语:“我有好酒,却无法与佳人同饮。”

    江枫年就这样一直出神的望着远方白浪涛涛的南海,情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

    北海城作为人族领域沿南海最大的城市,其入口早已上万,虽然城里以及海外的大生意基本都由南海三大家族所垄断,但北海城以及附近沿海民众中,最多的仍是渔民。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今天城郊李家村的李三,一如往常一般要去海里捕鱼,没办法,着实是生活所迫,不然这大冬天的,不说南海的天气虽然不是太冷,但比起其他季节还是相对较冷,而且冬天的鱼大多在冬眠,活性不强,食欲不振,冬天下海捕鱼,绝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浪里个浪……。”

    李三一如往常一般高高抬起头,闭着双眼,双手环臂抱胸,想来是为了保暖,脚步跨步不大,但却要每跨一步,就要抖一下瘦骨如柴的身体,想来是为了取暖。这样大踏步跨过码头广场,是他每天都会在做的事情,因为每天这个时候,他都是起的最早,因为这个时间没人跟他抢码头广场,他可以像个北海城最牛的大爷一般在这里走路。

    “嗒……。”

    忽然,李三感觉到自己一步跨下去,竟然好像踢到了石头还是什么,李三一皱眉,他为什么喜欢在这里闭着眼睛走路,一来自然是想像个大爷一样,而来就是在这里闭着眼睛走路也不会摔了。

    李三不耐烦的睁开眼,下一刻,他目瞪口呆。

    不过片刻,北海城码头广场一片狼藉的消息传遍整个北海城。

    再过片刻,钱老家主钱周梁逝世的消息,也传遍整个北海城。

    一系列的事情传来,人们开始对于此事众说纷纭起来。

    有人说是昨晚风浪太大,码头广场首当其冲,才会变成这样。

    有人说是海鬼作怪,以此向他们示威。

    但更多人还是将此事与钱老家主逝世一事联系在了一起。

    ……

    相比钱家那边的满门白帘,何家这边就要显得喜庆太多,这不一大早就要送走一批客人,真的是不要太热闹。

    “舅舅,就不需要送到城外了。”秦奕看着作势就要送他们到北海城外的何永德,立马止住了他。

    何永德一笑:“那好吧,记得一定要替我给你爹娘问好。”

    秦奕笑着看向一旁等一下要随自己出发的何安见,戏谑的道:“这些事你应该跟我外公说才是。”

    “哼!”何安见听闻顿时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秦奕和何永德相视一笑。

    因为如今北海城其实也不太平的原因,何家还是有人坐镇家中的比较好,而这次何安见竟一反往常的不愿守在家中,而是要随秦奕他们一行人前去鱼龙堡。说是昨天喝了几口紫米焖锅酒,家中储藏的又没了,嘴有点馋,想去张辰家走走。

    对此,秦奕和何永德皆是看破不说破。

    此外这一行人之中还有一心要教姜瑶习剑,所以一路跟着姜瑶的姜老头,还有口口声声说是因为顺路所以才与秦奕他们一同前行的江枫年。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北海城,期间在经过满门白帘的钱家之时,只见门口的那些家丁个个都如狼似虎一般的眼神盯着他们,显然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事情。

    白日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北海城外的山林中山路上,一只马队前行着,秦奕和张辰各骑一匹白马和红马,至于姜瑶,秦奕深知江湖上那些经常骑马的女侠,屁股蛋可圆滑不到哪里去。姜老头不愿坐马车,也是骑了一匹红马,一身青衣头戴蓑笠,边骑马边摇着他那把破烂不堪的黑色油纸伞,好不悠哉。江枫年也说想看外面的风景,便也骑了一匹雪白大马,那一身白衣配上这一匹雪白大马,比起悠哉悠哉的姜老头,气质不知甩了他多少不止。

    如此一来,偌大马车就只有何安见和姜瑶两人在里面了,还有在一位何家的马夫。

    张辰自打一出城门,就紧贴在姜老头身旁,想来是被姜老头昨夜所说的话给吸引了。

    “不知先生之道,与圣夫子之道不同之处在于何处?”秦奕对着一旁与自己骑马并驾齐驱的江枫年,带着恭敬且求知的语气问道。

    江枫年丝毫不觉得惊讶,笑着回答道:“想来你应该是看懂了一些《道经》之中的话,才有所疑问吧?”

    “正是如此。”秦奕点了点头道,这个疑问确实是他昨晚在看圣夫子所著的《道经》之时,才产生于心中的,他继续说道:“先生可能为我解惑。”

    其实若放在秦奕前世,江枫年的年龄不比他大几岁,江枫年如今也只不过是个将近而立之年的青年人,这就是为何人族修道者都说:“论整体的实力人族可能胜不过其他三族,但若只论天骄的实力,人族可以甩你们三族十条街不止。”

    “能为无上道胚解惑,江某自然深感荣幸。”江枫年笑道,然后继续说道:“你有所疑问是因为我与我师兄同为一道,即天道。”

    “天道……。”秦奕喃喃自语,对于天道,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接触的较少,倒是不甚了解,只好静等下文。

    只见江枫年眉头一皱,然后语气认真的继续说道:“但我也不知我与我师兄的天道有何差别……。”

    “为何?”秦奕听闻一愣,语气有些不岔的追问道,他心想难道南申君不愿学习圣夫子之本事是说说而已不成。

    对于秦奕语气有些不岔的追问,江枫年只是一笑置之:“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什么道,要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从来不武斗,更是被称为道境最弱。”

    “先生之大才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妄加定论的。”秦奕笑道,避开了江枫年带着些许自嘲意味的话语,但他此话确实也是发自肺腑,神洲自古至今,千千万万修道者,最后得道入道境的几乎寥寥无几。道境无弱者,就算是从来不武斗,号称最弱道境的江枫年,杀任何一个金丹境修道者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时,秦奕突然抬起头,然后看向一旁的山林。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九天道主最新章节!!
九天道主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jiutiandaozh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身上有仙气仙界养猪人至尊仙府归路遥遥我有最强快穿系统冉冉岁将宴天域尊主都市之十载武林师父嫁我可好拂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