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103章 但为君故(7)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12-10 09:22: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青色的群蛇纷纷冲破浮冰游上了YAMAL号的船舷,再从不同的舷窗钻进船里。

    如果从天空里看下去,黑红色的YAMAL号上暗青色的群蛇游动,就像是一块树莓黑森林蛋糕上爬满了虫子。

    满船都是它们的嘶嘶声,寒风卷着它们身上那股浓烈的腥气依次到达不同的船舱,那些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船员都觉得毛骨悚然,从各种不同的地方抽出他们的AK47来。

    酒德麻衣在走廊中狂奔,目的地是她和芬格尔住的那间船舱。黑船出现得很突然,她只来得及带上射绳枪和两支手枪,其他的武器都丢在船舱里。

    推开舱门的瞬间酒德麻衣愣住了,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水声,船舱里弥漫着某种沐浴液的花香气。

    难道说她离开船舱的时候忘记关水了?但她洗澡已经是一两个小时之前的事了,黑船出现的时候她头发都干透了。

    “你回来啦!”有人从浴室里探出头来,笑容灿烂问候亲切。

    以这种亲切程度来判断,就算不是亲老公亲儿子,至少也是她的同居男友。

    酒德麻衣一个旋踢,把一个浑身肥皂泡的裸男从浴室里踹到了沙发上。

    “搞清楚搞清楚!”芬格尔大喊,“是我刚刚救了这条船上所有人的命!就算不以身相许,也可不可以请你不要打脸?”

    “什么时候了你他妈的还有心情洗澡?”酒德麻衣把浴巾丢在他脑袋上,从衣柜里拎出沉重的武器箱来,箱子打开,支架自动升起,带着各式轻重装备。

    酒德麻衣飞速地武装着自己,片刻之后“冥照”的黑雾散去,她已经是人形自走作战平台了,浑身上下任何一处都能抽出武器来。

    “你紧张些什么呢?已经没事儿了!本来是很危险没错,但是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从船长手里接过舵轮,还有他那瓶伏特加……”芬格尔拿浴巾擦着满头乱毛。

    他觉得脑袋有点痒,在头发里摸索了片刻,摘出一只北极虾来。他被那个冲进舵机舱的浪头冲出舵机舱,浑身湿透,还挂满北极虾,所以就直接跑回船舱洗澡换衣服了。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狭路相逢勇者胜嘛,我拿YAMAL号当一柄快刀来用,刀越快,刀身越稳定,切断目标的机会就越大!当时整个舵机舱的人都看着我啊……”芬格尔哔哔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酒德麻衣用一根红绳把长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款款走到芬格尔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跟他并肩看着窗外,“仁兄,不需要我解释了吧?你的暝杀炎魔刀带了么?”

    落地窗外,是一颗巨大的暗青色蛇头,赤金色的蛇瞳如汽灯般明亮,大得能映出芬格尔和酒德麻衣的影子。

    双方之间就只隔着一扇窗,好在巨蛇的视力并不好,玻璃又阻隔了他们两人的热信号,这间船舱是不多的玻璃还没有损坏的船舱。

    这条巨蛇只是恰好游动到这里,正在寻找入口。酒德麻衣进门的时候就意识到有东西在外面,玻璃上挂着已经冻住的黏液。

    酒德麻衣伸手拖住芬格尔的下巴,往上轻轻一松,好让这家伙闭上嘴巴。

    芬格尔扭过头来,哭丧着脸,“没带……”

    酒德麻衣骤然翻脸,一把抓住芬格尔的浴巾,她本该抓住芬格尔的衣领,但无奈这个男人现在还是光着的,“该你上场了你他妈的跟我说你刀没带?”

    她曾亲眼见过芬格尔“一刀砍断高架公路”的豪迈,那种威力对付蛇群当然不是问题。她直到此刻还算淡定,就是因为这条船上有败狗、恺撒这些人,屠龙对这些秘党精英来说是工作……结果败狗兄居然说他没带刀。

    而且这很可能是真的,因为她刚把手搭到败狗的肩上就发现败狗哆嗦得厉害。如今大家是互相看过底牌的人了,芬格尔大可不必在她面前装怂。

    “那你呢,你的天羽羽斩带了么?”芬格尔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外面的巨蛇听到,但YAMAL号的窗户都是三层抗低温玻璃,这种担忧其实大可不必。

    这回轮到酒德麻衣神情窘迫了,“我也没带……”

    没带刀只是一种简单的说法,以暝杀炎魔刀和天羽羽斩的长度,都不是可以随身携带的武器,使用的时候更像是从虚空中拔出刀来。但酒德麻衣并非天羽羽斩的主人,她是从某人那里借用了天羽羽斩的力量。由此推断芬格尔可能也是相同的情况,暝杀炎魔刀是他在某种外部力量的加持下才能使用的武器,遭遇奥丁的那一夜这败狗是带刀赴约,而遭遇这群巨蛇则确实是意外情况。

    “现在怎么办?”芬格尔紧张地咽了一口吐沫,“我跟你说我有点怕蛇,从小就怕,看见蛇就走不动路。”

    “怕有什么用?人家连蛇窝都搬到你家门口了,你能不请人进来坐坐?”酒德麻衣一把推开芬格尔,这家伙可能真是有点怕蛇,当然也可以是趁机揩油,正小鸟依人地靠在酒德麻衣肩上。

    她从大腿上的枪套里拔出格洛克来,连续射击,在玻璃上打出一圈弹孔。超低温空气立刻就像箭那样射进船舱里来,发出尖利的啸声,而酒德麻衣和芬格尔的热信号也通过那些弹孔传给了巨蛇的温度感应器。正在寻找入口的巨蛇立刻兴奋起来,蛇瞳中透出咄咄逼人的杀机,那么巨大的一双眼睛,杀机涌现的时候简直像是大潮扑面而来。

    巨蛇甩动蛇头,狠狠地砸在窗户上,玻璃立刻粉碎,血盆大口和长矛般的利齿从玻璃的碎片中突出,那蛇口张开的时候,简直就是上下开启的两扇大门!

    不过酒德麻衣早就准备好了,她的另一只手里抓着一枚白磷手榴弹。这种堪称恐怖的手榴弹会释放出大量的白磷粉末,遇到氧气就会剧烈燃烧,可以把人体包括骨头都燃烧殆尽却留下死者的外衣,燃烧的过程中还会释放出剧毒的气体。巨蛇冲破玻璃的那个瞬间,酒德麻衣顺势把白磷手榴弹丢进了它嘴里,而且是准确地丢到了喉咙眼里。

    异物忽然入口,巨蛇立刻就有反应,它不再继续攻击酒德麻衣和芬格尔,而是开始呕吐。由层层叠叠的软骨组成的喉咙蠕动着,青绿色的酸液往外涌出,就要把卡在喉咙里的白磷手榴弹吐出来。酒德麻衣脸色巨变,她低估了这些巨蛇的智商,巨蛇显然意识到这东西是危险的必须吐出来,而白磷手榴弹因为其恐怖的威力所以引信时间较长,给了巨蛇这个机会。如果它成功了,白磷手榴弹反而会把她和芬格尔烧得骨头都不剩。

    就在这时芬格尔大步上前,挡在巨蛇和酒德麻衣之间,高举着某个极其巨大的东西,细看的话竟然是他们的淋浴间——船上空间有限,即使一等舱,用的也是节约空间的一体式淋浴间,而芬格尔竟然把整个淋浴间给拔了起来——这一幕就像是神话中赫拉克勒斯对上九头蛇海德拉,迎着浩荡的海风,赤裸的赫拉克勒斯,腰间浴巾飞扬!

    酒德麻衣不得不掩面回避,因为外面吹进来的风太大,那张浴巾飞得有点太高……

    芬格尔把淋浴间丢进了巨蛇的嘴里,成功地阻止了这次呕吐。两秒钟之后白磷手榴弹爆炸,密集的白烟从蛇嘴中喷出,都是致命的白磷烟雾。

    更多的白磷粉末则是沿着消化道冲进了巨蛇的体内,剧毒和火焰疯狂地吞噬着这怪物的血肉。它痛苦地挣扎着,竭尽全力想要爬进船舱里来,它的大半截身体还在外面,靠着鳞片的摩擦力挂在舱壁表面。严重退化但还有些残留的四肢使劲地摆动,看上去竟然有些可怜。但白磷火焰只会越烧越猛,自内而外的剧痛终于瓦解了这条蛇的求生意志,它缓缓地滑出了船舱,从舱壁上脱离,向着茫茫的冰海坠落。

    酒德麻衣探身出去,看着那条蛇狠狠地砸在冰面上,溅出的血染红了整块浮冰和周围的海水。这个时候还有十几条巨蛇没有进入YAMAL号内部,它们盘踞在船舷的各处,整齐地扭头俯瞰,像是葬礼上的凝视。酒德麻衣被那些蛇眼中的神情惊到,她隐约觉得这些怪物是有智商和情感的,它们出现在这里必然不是单纯的猎食,那么,它们为什么而来?

    但这个念头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她没时间想了,下一刻,船舷上的巨蛇都如闪电般射向了他们所在的船舱。

    “跑慢点行不行?腿长了不起么?”芬格尔提着裤子在走廊里狂奔,“我还得穿裤子呢!”

    但显然不是跑慢点的时候,四面八方都传来尖利的嘶嘶声,这条走廊里到处都是浓郁的腥气,不知有多少条巨蛇正在靠近。他们拿下了首杀,也激怒了蛇群。

    这时密集的枪声从不同的方向传来,想来是分开在船上各处的船员们已经跟巨蛇们开战了,偶尔还有手榴弹和步兵反坦克火箭炮的声音。

    海员们应该不至于带着反坦克火箭炮,但装备部的疯子们会。施耐德的行动队需要装备部的支持,而装备部的精英们显然不准备光凭什么血统和勇气跟利维坦对抗,如果不是时间有限,YAMAL号可能会被装备部改装成一艘战略巡洋舰……

    这群巨蛇选错了猎场,这艘船上的人类和普通人类,有着很大的区别。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界之吞噬魔帝我的猎杀时刻剑起云华全世界都想弄死我六洲行记厚黑江湖心中有尊佛大唐阴阳司修仙带上炼妖界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