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107章 但为君故(11)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12-21 09:20: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无后坐力炮低沉地吼叫,枪榴弹的火光一再照亮黑暗,火箭弹的白色烟迹交织成网,冲锋枪和重机枪交替轰鸣……海员们踩着武器箱开火,弹药打空了就再换新的武器。

    海德拉在血泊中狂舞,但在人类最先进的步兵重武器面前,它的酸液和火焰更像是虚张声势的摆设,它还在努力地喷吐火苗,但和最初喷向阿巴斯的烈焰相比,根本就是残烛之光。随着颈椎一根接一根地被炸断,它甚至连威慑人类的力量都不够了。

    恺撒手里也有一支枪榴弹发射器,但他只是靠在仓库门上,静静地旁观。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加入这场屠杀,跟手持猎枪追捕一只穷途末路的狮子没有区别。对他来说,这场战斗在他射出第一颗榴弹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阿巴斯也没有参加,他疲惫地席地而坐,摸索口袋找到了一小袋炸奶酪球,向着恺撒扬了扬,问他要不要。恺撒笑着摆摆手。

    无后坐力炮把最后一颗蛇首炸碎,喷血的蛇颈轰然坠地,这怪兽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海员们兴奋地高呼,握手庆祝。YAMAL号上还有很多巨蛇在活动,但他们已经全副武装,从此刻开始他们才是捕猎者,巨蛇们如果有足够的智商,就该恐惧地逃窜。

    阿巴斯起身来到海德拉身旁,静静地欣赏着这具来自神话时代的尸体,那花纹斑斓的鳞片,那骨骼嶙峋的背脊。

    虽然仅是被龙血侵蚀的蛇类,却已经具备了部分“龙”的特征,既令人恐惧,又令人赞叹。

    这种级别的东西只不过是“神”的使者,不敢想神座之下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使者,也不敢想神亲自走下神座的时候,人类还有没有跟它对抗的机会。

    海员们却只敢远远地拍照,准确地说那还不能说是一具尸体,失去了所有头颅的海德拉躺在自己的血泊里,翻着肥硕的肚子,腹部微微地起伏。

    海德拉并无神话中“能从断颈中生出新头”的能力,但爬行动物的生命力远比人类强悍,即使五个头都被干掉,但肌肉还保持着些许的活性。

    “加图索先生,接下来的命令是?”一名海员来到恺撒面前,做了个介乎海员礼和军礼之间的手势。

    恺撒之前就被公认为金主,如今又当着海员们的面用一把猎刀废掉了海德拉的一个脑袋,已经是海员们认可的领袖。

    阿巴斯的“因陀罗”当然更加震撼,但那力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边界,对于海员们来说,赞叹中还带着些微的惊恐。

    “所有人分为两队,一队跟着阿巴斯,负责重启核反应堆,恢复主电网的供电,把海水排出去,一队跟着我,一层接一层地打扫卫生。”恺撒说。

    他再度释放了“镰鼬”,想知道还有多少巨蛇在YAMAL号上活动。对他来说那些巨蛇的心跳就像是沉重的战鼓,绝不会跟其他的声音混淆。

    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首先听到的,是无数急促而细微的鼓声,成百上千,混乱的鼓点汇聚在一起,就像是狂风暴雨。

    而且,就在他们的附近!

    那肯定是某种生物的心跳声,但不像巨蛇们的心跳声那样缓慢沉重,难道说这个空间里还藏着其他的东西?活的东西,成百上千?

    恺撒的目光落在海德拉那起伏的肥硕腹部上,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大吼,“阿巴斯!回来!”

    这个警告迟了不过一两秒钟,恺撒出声的时候,海德拉的腹部忽然炸开,血浆中数不清的白色蛇影飞天而起!

    海德拉是条怀孕的雌蛇,它那巨大的肚子里,并不是脂肪,而是成百上千的幼崽。它的腹部起伏,不是肌肉还在无意识地收缩,而是那些幼蛇挣扎着想要破腹而出!

    它们生来就是凶猛的狩猎者,还未落地就张开了血口,向着阿巴斯露出惨白色的蛇牙。

    阿巴斯根本来不及释放“因陀罗”就被蛇群吞没了,那些幼蛇狠狠地咬住他,酸液顺着蛇牙咬出的伤口注入他的身体,侵蚀他所有的神经末梢,剧烈的疼痛就像是无数细小的利刃在身体里旋转切割,阿巴斯那么坚忍的人都忍不住哀嚎出声。但那声哀嚎又像是被砍断了,因为一条幼蛇咬住他的喉骨,把酸液注入了他的喉咙。这种浓酸性的分泌物不但能给猎物制造巨大的痛苦,还会在瞬间造成全身性的麻痹。

    恺撒呆了几秒钟,不光是惊怖,而是当那些幼蛇如同瀑布般坠落时,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幅画面。

    也是很多很多蛇形的身躯如瀑布般坠落,像是天国之门洞开,然而涌出的是地狱的群魔。

    依稀记得什么时候,他跟另一个人一同看过这样恐怖的画面。没错,他记起来了,那是在东京,源氏重工的地下,赫尔佐格豢养在“鱼缸”里的蛇形死侍们突破了玻璃墙。

    记忆和现实偶然间重叠了,但阿巴斯并没有参加东京的行动,到底是谁跟他一起见证了那恐怖的一幕?

    似乎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跟那家伙一起行动的话,即使是站在地狱门口准备杀进去了,你也能临时编一个笑话讲给他听。

    恺撒的脑海深处像是裂开了一道缝似的,没来由地惊悸。之前也有一次他有过类似的感觉,是对着日本带回来的和服发呆的时候。

    如果说人的心里是很多间的小屋,每间小屋里藏着一个人或者一件事,那种感觉就像是你走进一间小屋,屋里空空如也,落满轻尘。你忽然就害怕了,你想这间屋子里放过什么?是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却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被搬走了。

    恺撒立刻醒悟过来,这里是战场,战场上很多时候连一秒钟的延迟都无法容忍。但他醒悟得晚了。

    如果他立刻冲出去,或许还有机会把阿巴斯从涌动的幼蛇群面前拉回来,可就在那几秒钟里,幼蛇们爬满了阿巴斯的身体。大量的酸液注入身体令他的肌肉彻底僵硬,阿巴斯像是一具尸体那样倒地,更多的幼蛇在母蛇的血河里玩命地涌动着,争先恐后地扑向阿巴斯。

    恺撒只能默默地看着,眼角抽搐。前方躺着的可能是他这一生中最值得的对手和最好的朋友,他还活着,很可能还有意识,但他无法摆脱那些幼蛇,恺撒也无能为力。

    阿巴斯要清醒地忍受这些幼蛇的酸液腐蚀他的身体,然后幼蛇们游进他的身体,以他的血肉作为出生后的第一顿大餐。恺撒他们有的是重武器,随便哪一件都能把这些幼蛇轰成渣,可那样阿巴斯也会死。可是也许那样的死亡也不坏,那雷帝般熠熠生辉的男人,怎么能作为那些恶心东西的食物而死?

    恺撒握紧了手中的榴弹发射器,他必须做最后的决定了,他每多想一秒钟,他的朋友就得多忍受一秒钟被千蛇撕咬的酷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色的身影进入了恺撒的视野。那女孩狂奔在海德拉的血河里,溅起鲜红的涟漪,污染了白色的裙角。

    “回来!”恺撒大吼。

    雪发疯似的奔向阿巴斯,而她又恰好在恺撒发射榴弹的弹道上。

    这一回恺撒仅仅迟疑了几分之一秒,扛着榴弹发射器追了出去。恺撒没有办法救阿巴斯,雪也没有,甚至恺撒所知的任何一种言灵都没办法救阿巴斯。

    阿巴斯身上的幼蛇有多少?数都数不清,几十条?一百条?几百条?你能精确地杀死其中某几条,但在你杀死所有幼蛇之前,阿巴斯已经只剩下骷髅了。

    你拥有开山破海的伟力,你能做的也不过是把阿巴斯和蛇群一群摧毁。恺撒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抓住雪然后给阿巴斯送去一发告别的榴弹。

    但雪跑得真是太快了,这个因纽特女孩静下来的时候像个惊恐的小动物,但此刻简直就是一个逆着风雪狂奔的北极狼。

    她扑入了蛇群,紧紧地抱住了阿巴斯!用恺撒听不懂的爱斯基摩语高声地喊着什么,要把阿巴斯从幼蛇们的利齿中拉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不忍看这一幕,那是飞蛾扑火般的勇敢,孤绝得让人惊叹,却也逃不过飞蛾扑火般的结局。

    恺撒停下脚步,缓缓地端起榴弹发射器,没来由地又想起雪趴在阿巴斯肩上的模样,那空洞洞的大眼睛就像是寒风里找不到巢的鸟儿,却又把阿巴斯的脖子搂得那么紧,大概是把阿巴斯看作了父亲的替代品吧?

    然而雪喊得越来越大声,恺撒愣住了,阿巴斯可是在发出第一声哀嚎的时候就被幼蛇咬住喉咙,连声带都控制不住。

    幼蛇们纷纷从阿巴斯身上脱落,雪硬生生地把阿巴斯从蛇堆里拉了出来,不仅如此她还愤怒地践踏那些幼蛇,把几条来不及游走的幼蛇生生地被踩断了脊骨。她甚至抓起一条幼蛇,愤怒地咬在它的身上,再生生地把它撕成两截。

    这个因纽特女孩满嘴含血,凶相毕露,就像他们第一次在地井中找到她的时候,恺撒大概知道她在喊什么了,雪其实根本没喊什么“阿巴斯你不要死”、“阿巴斯你快醒醒”。

    这女孩在怒骂那些幼蛇,强令它们离开阿巴斯,而幼蛇们竟然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坑边闲话:PS: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0806675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小伙伴们都领到了10-20快的红包,你足够幸运的话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的事!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卿卿我心,悠悠与心不死系统混仙界三千浮屠洪荒之鸿蒙大天尊最强神话之王落仙剑缘前世传承之破劫者修真大工业时代两界山往事血月猎人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