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126章 但为君故(30)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9-02-06 09:20: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此时此刻这个法西斯式的管家正站在门口,腰带上挂着那柄名为奥古斯都的凶戾的刀,以防失去理智的船员们忽然冲进来。

    这样施耐德才有跟阿巴斯安静对谈的机会。

    阿巴斯靠在壁炉边,帮着施耐德把一本本书丢进去,火光照亮了他憔悴的面容。

    “等恺撒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施耐德嘶哑地说,“如果我还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教授您找我来并不是要安慰我吧?”

    “那个因纽特女孩,雪,你对她没有任何怀疑么?”

    “拼了命要救我的人,我没有资格怀疑她。但是对我,教授您应该是有怀疑的吧?”

    施耐德沉默了片刻,“日本传回的消息,路明非逃亡时带了一个人,说那就是楚子航。他的格斗术很出色,看起来受过严格的训练。我们还没有机会跟他深入对话,但据前线的人说,如果说那个人是卡塞尔学院毕业的,他们都相信。”

    “明白了,如果他是真的,那我就一定是假的,狮心会会长一段时间里只能有一个人。”

    “你是我的学生,我看着你长大,我可以把这些当作无聊的噪音,但这条船上还有其他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畏惧你的人并不只是那些船员。”

    阿巴斯点了点头,他终于理解了某些不安的眼神。

    施耐德叹了口气,“我还记得跟你的第一次见面。诺玛跟我说有个自然觉醒的孩子,写了邮件来,需要学院的人去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自然觉醒的混血种了,我就决定亲自去看看。”老人无声地笑笑,沉浸在往事中,“我们约在一座铁道桥下,见面的那天夜里下着大雨,铁道桥下挂着一盏红绿灯。约定的时间过了,但你并没有出现,我开始想这莫非是个骗局?我竟然会相信有人能不经引导自然觉醒,我决定等到第三列火车经过,当它的车尾离开铁道桥我就会转身离开。第三列火车过去了,你还是没出现,我正要走的时候,有人在铁道桥上跟我说话,跟我说,喂,你是来接我的么?我抬头看的时候,你打着一柄伞,站在铁道桥的最高处,像一只迁徙路上离群的鸟。”

    “我提早到了,我一直在观察你。我很害怕,不知道来接我的是个什么东西。”阿巴斯也笑笑,“结果是个离了呼吸机都不能活命的老家伙。”

    “我看得出你的害怕,既孤高又恐惧。如果你真是龙王,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演戏,难道说我一直生活在谎言里?”

    “听说有些龙王会因为一直在人类社会里生活而误以为自己是人类,等到某一天他的记忆忽然恢复,他就会把人类的身份彻底丢掉,朋友、亲人、爱人,全都一起。”

    “我又听出害怕了。”施耐德抬起头,凝视着阿巴斯。

    “当作为龙王的自己苏醒的时候,作为人类的自己其实是死掉了,对吧?可作为龙王的自己却不会可怜作为人类的自己。如果我真的是龙王,那么现在的这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

    “阿巴斯,别想那么多。”施耐德轻声说,“相信自己,这才对得起那些相信你到现在的人。我们对你做过最细的体检,从你的血液到你的骨骼结构,你拥有因陀罗那种高危的言灵,但你的血统稳定。你不是耶梦加得,你是杀死耶梦加得的人,你是屠龙者阿巴斯!”

    “耶梦加得……”阿巴斯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仰头看着悬下冰棱的屋顶,无声地笑笑,像是自嘲。

    “冰风暴已经停了,但通讯还没恢复,原因不明。我们对外的解释是太阳黑子爆发、极地大气中的强电离现象,但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们似乎被某种力量和外界分开了。冰海孤船,死亡考验,他们的心理随时都会崩溃,我必须想办法安抚。”施耐德伸出枯朽的手,把两个盒子推给阿巴斯,“他们建议给你和那个女孩安装动脉锁。”

    阿巴斯的眼角微微抽动,“这样就能让他们放心么?”

    他听说过这个东西,说是动脉锁,其实是种爆破设备,借助心脏造影,准确地把导线设备插入心脏周围,每根导线都会关联一处主血管,必要的时候,它们会造成极其轻微的爆炸,但足够把心脏周围的全部主动脉炸毁。即使以龙王的再生能力都无法在所有主动脉被毁的情况下自愈。

    南太平洋荒岛上的监狱里,有很多高危的混血种带着动脉锁。他们可以自由地漫步、聊天、晒太阳,甚至偶尔去岛的另一端扎个帐篷过夜都没人管,但岛上有个人握着他们动脉锁的控制器,他一旦失去控制,心脏就会被炸掉。设计做得很巧妙,拆解的话也会直接引爆。

    “遥控器会控制在我的手里,恺撒返回之后我会交给恺撒,除了我们两个人没有人能伤害到你。”施耐德缓缓地说,“你愿意把命交到我们两个人的手上么?”

    阿巴斯沉默了很久,“我只能交出自己的命,雪的命不是我的。

    “只是微创手术,甚至不能说是手术,说体检更合适。”施耐德耐心地说,“你应该听说了那些船员的事,可能某种病毒被那些大蛇带了进来,它会感染这条船上的每个人。我们需要对每个近距离接触过大蛇的人做体检。”

    ***

    雪冷冷地看着他,眼神中透出敌意。

    这女孩已经要回了自己的北极熊皮,扎束起来像个因纽特小猎人,腰带上还扎着几枚从弹药库搜出来的长柄手榴弹。

    她大概是已经知道船上多数人都不信任她,随时准备着离开这条船去冰天雪地里闯荡。

    不过恺撒和阿巴斯发现她的时候,她也确实是个因纽特小猎人,虽然心中恐惧,但恐惧没有压垮她,连地核热井里的北极熊她都敢硬刚。

    “我们每年也做体检,但没听说过要打麻醉针。”雪冷冷地说。她的英语勉强够听说。

    施耐德之前已经跟她详细说明了手术的过程,其中就包括了全身麻醉。

    “正常的体检当然不用,但我们要找的是某种人类之前还未遭遇过的病毒,它们可能只寄居在某些北极动物的身上。甚至它们可能来自落日地,这种瘟疫在船上继续地传播,我们每个人都会死。”施耐德说,“阿巴斯和雷巴尔科船长已经做完了体检,两个小时你就会醒过来,不过是身上多几个微孔而已。”

    阿巴斯就站在窗边,眺望着外面黑茫茫的大海,一直没说话。这时候他转过身来,撩开防寒服和紧身的T恤,身上某几处还在轻微地出血,但看裸露在外的伤口确实是可以忽略的小孔。

    看到那些伤口的时候雪似乎微微动容,强烈抵触的表情也略微地褪去了。

    “雪,我们在一个很危险的处境中。你救了全船的人,我相信你,但这不代表船上的每个人都相信你。我们得找出致病的原因,我们还得说服那些迷信的船员,否则我们没有人能逃出神的诅咒。”施耐德轻声说,“事到如今我可以开诚布公,我们来这里,是要杀死被你称为‘神’的那个东西。那东西继续活着,会杀死很多很多人,就像它杀死你父亲那样。”

    “你们想要杀死神?没人能够杀死神!”雪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我们杀死过很多号称不死之物,跟那些东西相比,你所谓的神并不更特别。”施耐德凝视着雪的眼睛,“我曾在格陵兰海的海底见过它,我这残破的身体就是拜它所赐。但我活下来了,我要让它为这件事后悔。你也是从它手里活下来的人,难道你要一辈子不踏进北极圈躲着它的追杀么?跟我一起去杀了它怎么样?为了你的父亲。”

    他之前说的所有话都是那么温和,像个循循善诱的长者,说到这里却忽然变了语气,瞳孔中仿佛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无论他怎么掩藏,那份仇恨在被触碰到的时候,还是会如恶魔的黑色尖角那样刺破他的面具。

    雪怔怔地看着他,久到连施耐德自己都有点尴尬。不知道是自己的情绪无意中外露吓到了雪,或者那一长串的英文这个因纽特女孩根本没听懂。

    可雪最终点了点头,“我同意。”

    施耐德教授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看了阿巴斯一眼,敲了敲船舱的门,帕西推门进来。

    “女士已经同意了体检方案,让我们的医生在两个小时内准备好。”施耐德说。

    帕西向着雪微微鞠躬,“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我们的医生是位男士,希望雪小姐不会介意。”

    微创手术要裸露上身,执行手术的医生当然不能是YAMAL号的船医而是卡塞尔学院的人,他同时也是位持证的美国职业医生,对于病人的裸体见得太多,心止如水。但病人是妙龄的女孩,又是因纽特人,这些话最好提前说明。

    “没关系,但阿巴斯要在病房外等着。”雪说。

    施耐德和帕西对视一眼。

    “如果我父亲还活着,应该是我父亲看着。”雪补充。

    施耐德愣了一下,雪对阿巴斯的依赖还真像是对父兄。

    坑边闲话:PS: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4601521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小伙伴们都领到了10-20元的红包,你足够幸运的话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动动小手一分钟的事!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猎杀时刻厚黑江湖六洲行记万界之吞噬魔帝全世界都想弄死我修仙带上炼妖界心中有尊佛呆客大唐阴阳司剑起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