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同人文|第二章 线索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7-10-17 15:43: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又是一年圣诞节了。

    街上熙熙攘攘,路边全是小灯妆点的圣诞树和驯鹿像,每个商场门口还有圣诞老人给小孩子们馈赠的小礼物,每个餐厅都在推荐圣诞夜大餐。男孩挽着女孩的手,女孩捧着鲜艳的玫瑰在街头走过,街上回荡着那首《JingleBells》。

    Dashingthroughthesnow,

    冲破大风雪,

    Inaone-horseopensleigh,

    我们坐在雪橇上,

    Overthefieldswego,

    飞驰过田野,

    Laughingalltheway.

    一路伴随着和笑声。

    路明非躺在北京某医院的病床上,望着医院发呆。其实他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龙血强化过的身体完全经得住这种强度的冲击。只是诺诺抱着昏迷的他直接冲进重症室,一位老人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大夫们都在整理满是血迹的医用工具。她把路明非直接放到还没冷却的手术台上,拉住医生说这小子要废了,赶快尽你们最大的努力救他!然后把那辆保时捷911的钥匙往手术台台上砸去。那个带着眼镜的主治医师看到那串钥匙的瞬间,只好照办。

    其实路明非最擅长的就是发呆了,在婶婶家的时候,他经常爬上天台,望着灯火阑珊的CBD区发呆,一坐就是一个晚上。远处的灯光红红绿绿,在远处模糊成一颗颗六芒星,高低如星般起伏闪耀。其实这些年他去过很多地方,也在很多地方俯瞰过,每个地方的景色都比这个小区的天台好,可这座天台总在他的梦里反复出现,很多次他都梦见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坐在老楼铅灰的天台眺望,远处的灯光汇聚又散开,仿佛一片潮水随时会汹涌过来。

    路明非终于能静下心来发呆了,自从当上学生会会长,穿上一身Barbour的风衣,脚下踩着Corthay的手工定制皮鞋,一头很有范的发型,整个人脱胎换骨。高中的时候他满腔骚情无处发泄,很想成为大家眼里的焦点。当时中学的春节晚会上总是会有团体舞的环节,路明非羡慕极了,看着聚光灯下男男女女的侧影,心说那要是我改多好,穿着那么酷的演出服,聚光灯照在我的身上,肩膀上金色的流苏闪闪发光。可惜他毫无才艺可言,只能在台下默默地当一个孤独的吃瓜人员。

    可如今他只想回到那个时候,嚼着面包棍,当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却不能了。

    他起身站到窗前,看着满街人潮涌动,仿佛流水一般永不会停歇。这个世界很好很欢乐,只是和他有点距离,就在他选了这条路的时候。龙族血统带给他力量,同时带来了血之哀,深深地孤独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他穿着病号服,准备下楼转一圈。

    诺顿馆,狮心社,守夜人讨论区已经乱成一团线。

    学生会和狮心会少见的合作,就为了找回“叛徒”的路明非主席,展开了紧密的调查。

    “一共有6420名疑似路主席的人在公共场合出现。”

    “学院的那群老古董准备明天召开大会!”

    “最新消息,疑似龙王的生命活动痕迹在中国北京被发现!”

    原来不只是两大社团炸锅,校董会也炸了,因为这事关重大,昂热校长的忽然遇袭,龙骨十字的去向。校董会绝对不会容忍他们的尊严被侵犯,老东西们气得像是一条条喷火的老龙。

    “我找到路主席了!”网络部的某一位专员大吼道,“快来看啊!”

    一大群人冲过来把电脑围住,都死死地盯着泛着信号波纹的屏幕。

    路明非穿着病号服,那头有范的发型几天没打理,蓬松得像是鸟巢,他穿着一身病号服,抱着双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像一只没有找到目标的僵尸。

    “真是路主席?怎么这个样子了?”“不会是遭到恐怖袭击了吧,路主席有危险!”“滚,什么样子的袭击能难到路主席?你以为是龙王啊?”大家怀疑的看着屏幕指指点点众说纷纭。

    “没有我帮他搭配衣服就是不行……”伊莎贝尔捂脸。

    “主席现在在北京街头流浪,你们还在这讨论他的穿着?没人做出一点实际行动吗!”一位学生会的女生用尖细的声音叫到。

    街上一片嘈杂,男孩和女孩手拉着手从他的身旁走过,可路明非却只想找一个可以安心散步的地方,他不适合站在聚光灯下,也不适合这种嘈杂的环境。

    “路明非!路明非!”路明非低着头一直向前走,却听到身后有一个女孩在呼喊他。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女孩是谁,自然是诺诺了。他头也不回地拔腿开始跑,冲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而诺诺也毫不犹豫地跟上,两个人在人潮中穿梭,像是两条灵活的小鱼穿过一片珊瑚。“你活得不耐烦啦!再跑两步试试看!”诺诺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们穿进了一条小巷子。闹市的北京灯红酒绿,而胡同里却是一片寂静,仿佛只有几盏灯能证明自己尚在人世。

    “那个女孩是谁?有点眼熟啊。”“怎么追着路主席?讨债的吗??”上次说恐怖袭击的那个人又说了一句欠打的话,大家纷纷向他投来一个白眼。视频在不同的监控摄像头上切换,一步步紧跟着路明非和诺诺,但很快他们闪进了一条巷子,两个人影被黑影吞没。“快给我查啊!查查这个女的是谁。”一群人催促着那位网络部的专员,咬牙切齿。

    “不用查了。”身后突然传来异常熟悉的声音,伊莎贝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

    “主席!”她惊呼道,像是看到救世主一般。

    虽说不是路主席,但在路明非这个人面前,路明非顶多算个冒牌货。

    他默默的扫视身边的仪器和专员们,有如一尊沉默的皇帝。

    凯撒接到金色鸢尾花学院的通知,说诺诺小姐被人拐走了,刚刚开始他觉得有点好笑,红发女巫怎么可能被人拐走?估计是跑哪疯玩去了,叫他们别担心。可当学院拿出监控录像带,凯撒目瞪口呆,绑架诺诺的两个人他都认识,光看身影就知道是谁了,他只是有点搞不懂,路明非和芬格尔在搞什么事情,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不过他知道,路明非绝对没这么吊,龙骨十字和校长都不是他弄的,他对小弟的人品很有信心。

    “主席你来救我们了!”“我们应该怎么做啊!”“凯撒主席我爱你!”

    他挥挥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各位,我是凯撒?加图索。我来这里是协助你们调查路主席的事情,我不代表校董会,也不代表任何立场,只是代表路明非的一个好朋友。”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鼓掌或是说话,因为凯撒如领导人一般的威严早就已经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他的话对学生会的人来看,就是标准的命令。

    “你们的路主席,学生会的一员,目前正属于叛逃状态,校董会已经通知执行部派出第一批专员前往中国!”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的命令是,在执行部找到他之前,把他抓回来。”他双目如刀,审视四周的人,“能办到吗?”所有学生会的人都挺直了腰板,“能!”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伊莎贝尔不禁感叹,这种威武霸气果然不是路明非能够比拟的……凯撒很了解路明非,他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有原因,他不想让校董会的人捷足先登。

    “他是学生会的人,学生会的事情自己解决!”他目光如铁扫视一圈,发现有很多狮心会的人也在场,他不是针对狮心会,而是觉得自己家的麻烦不能叫其他人来帮忙,他不想欠狮心会人情。

    等到狮心会的人慢慢散开,他又开口说到:“刚刚那个女孩是诺诺,我的未婚妻。等你们抓到他,你们审问他叛逃和冰窖的事情,我审问他诺诺的事情!”

    大家看到了凯撒在提到诺诺的时候满脸的怨念,大家默契的露出了“男人要坚强”“您还有蕾丝少女团在呢!”等各种表情,同时凯撒也在想这个问题,心说我不是把我的蕾丝白裙少女团交给你了吗,你又要搞个鸡毛啊?

    “做错了事情就要被惩罚,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如果有人做错了事情可以免逃惩罚,那么谁还会赞美主的荣光?”他幽幽的说到,“校董会已经把路明非列入通缉名单,但是如果,路明非说做的一切只是被人诬陷,那么就请各位和我一切,为路明非洗脱罪名。”

    “老大,你为什么要到这来呢?”伊莎贝尔贴着凯撒悄悄的问,“你明明是校董会的代表啊。”“其实我来到这里校董会并不知道,关于刚刚的通知对于校董会来说必须保密,不能让校董会知道我来过,和我刚刚的命令。”凯撒顿了顿,“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想干嘛,我只是觉得事情不简单,况且他说服了诺诺,诺诺信他,我又有什么理由不信诺诺呢?”凯撒抬头望着诺顿馆弧形的穹顶,上面挂着水晶吊顶正在摇晃闪耀。

    路明非和诺诺都停了下来,弓着身子扶着膝盖大喘气。“你跑个屁啊,赶紧去找你那个鬼魂一样的师兄?”诺诺白眼看着他,“我怕师姐你抓我回医院,那里太闷了……”路明非抬头看着这个女孩,面色潮红,气喘吁吁,追他的时候红发飞扬。“行了行了我不抓你回去好了吧?”诺诺斜了他一样,两个人坐在路边。

    沉默良久,路明非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尴尬,只好望着远处的灯火发呆。“我记得在三峡水下的时候,有一个怪物救了我一命,而三天前那个怪物挡在我的面前,把奥丁杀掉了,那是你吗?”诺诺望着漆黑的夜空,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到。“恩,是我,都是我做的。”又是一段沉默,他们坐在路边,一句话不说,彼此望着天空发呆,周围黑暗寂静得像是随时会吞噬他们两个。“谢谢你。”诺诺转过头来望着他,用一只手托着一头红发。“你记得我和你说过,你是我的小弟,我会一直罩着你吗?”她接着说,路明非不敢抬头起来看她,点了点头:“当时你把我从那个电影院揪出来,给我穿上合身的西装,然后我们骑着法拉利走了,我从来没这么屌过。”气氛忽然变得很奇怪,路明非的内心在不断的吐槽,东想想西想想。心说别这么煽情好不好?你是凯撒?加图索的未婚妻,我老大的未婚妻啊,鬼知道他会不会从芝加哥飞过来用他那柄沙漠之鹰爆我的头。

    “关于你说的那个楚子航,我找到了一些新的发现,就是在三天前。”诺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到,路明非听到之后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无神的眼神里爆射出光芒。“什么什么?什么线索???”“我找到了楚妈,楚妈说她和楚天骄生过一个孩子,叫做楚子航,她找不到她的儿子了。”她又转头看向其他地方,环视着四周。“她精神失常并不是因为楚子航死在了15岁那年,而是某种能力忽然要修改她的记忆让她相信楚子航死在了15岁那年。这个母亲不愿意被修改,她一直在抗拒。”

    在有些时候,柔弱的人也可以变得坚不可摧,只要那件事是他或者她真正在意的,当什么事什么人你都不愿意失去的时候,谁都可以变成亡命之徒!

    “这样最起码证明我是对的,说明我没疯啊,你是相信我的是不是,师姐?”路明非兴奋的看着诺诺,最起码的是,他证明了他不是疯子,真的有一个楚子航的存在。“我一直都相信你啊,不然我从学院跑出来是为了什么?今晚是圣诞节啊,别摆出一副要死的样子好不好?”诺诺又变回那个红发魔女,笑着看着他。一瞬间时候仿佛静止了,她的的笑容停止在空气中。

    “嗨!哥哥,你在干嘛呢,又和别人家的未婚妻煽情?”小魔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们两个中间,带着红色的圣诞帽,穿着红白相间的圣诞老人装。“Mreeychristmas!哥哥,在对于我们具有纪念性的圣诞节上,为什么不好好庆祝一番呢?”路明非的病号服突然变成了和路鸣泽一样的圣诞装,脸上戴着白色的假胡子。“别闹了,我没时间的。”路明非并不想搭理这个小屁孩,转过头去不理他。“哥哥啊,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是因为我打扰了你们的约会吗?”路鸣泽突然做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而后又诡异的笑起来。“哥哥!看这里,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圣诞礼物!”路明非扭过头去,看见他手上抓着一部iPhone。路明非拿过来摁亮屏幕,一副巨大的青铜色轮盘映入他的眼帘,上面盘旋着一条巨大的龙,路明非甚至能看清楚它斑驳的鳞片,和巨大而又布满空洞的黑翼。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条龙。而在青铜轮盘下面,有一排醒目的数字:4/4。

    路鸣泽的声音忽然变得空洞而遥远,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哥哥,卖火柴的小男孩的四根火柴用完咯……”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鏖荒通天录天剑啸仗剑醉江湖魔星河戳枯记剑兮归来浮世惊锋修仙请低调万里苍穹万里剑万化帝仙重生之祸害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