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同人文|第三章 归途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7-10-17 15:44: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三天前,高架路。

    细雨一直下,像是个没有尽头的雨天,流血的天气,长雾弥漫,人影攒动。

    “师弟啊,师兄帮你这么大的一个忙,能不能搞定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啦。”芬格尔望向四周,像是在眺望远行的故人,可是浓雾下的能见度就只有百米。他的手里还提着那把“暝杀炎魔刀“,刀身长得出奇,刀尖上跃动着黑色的焰浪。

    他一路跑,身后跟着一大群的死侍,大片的银色面具正如海潮一般涌动,可这个男人脸上却没有惧意。他无奈的摇摇头,反而有一种影视明星下楼看见大帮狗仔,心里在想这么多记者我怎么应付得下来这种感觉。几圈下来,半程马拉松估计都有了,芬格尔再厉害,总是有一个限度的,他弓身扶住电线杆子,大口地喘着气。可死侍不会疲倦,他们的眼里只有血食。这些死侍有些长出了膜翼,有些拖着巨大的长尾,看见这个猎物停下来不反抗,这些死侍倒不急于扑到他身上去撕咬,在他的头顶上拍打着翅膀四处翻飞,像是对这个猎物进行庆祝。

    “姑奶奶!你再不出来我怕是要死在这啦!”芬格尔抬头对着电线大吼,那些站在电线杆上的死侍直直盯着他,它们像是全身裹着一件黑色大衣,像乌鸦一般,却身形巨大,有着类人的面部器官。过了两秒钟,一阵黑烟散去,空气中渐渐露出一个女孩子的轮廓,一身紧身衣,头发扎着髻,嘴里嚼着泡泡糖,翻着白眼看着他。

    “这你都发现了?”酒德麻衣看也不看周围的死侍,抱着手问他。

    “很简单啊,你有没有听说过美女雷达?只要是美女站在我身边,我就一定会发现的。”芬格尔看着缓缓逼近的死侍群,“这么多,你能应付得了吗?”酒德麻衣还在嚼着泡泡糖,吹出一个泡泡,“我没打算要帮你。”芬格尔脸上露出一副“别这样我的姐“,“你不忍心看着我死在这的是吧“诸如此类表情。死侍离他们越来越近,酒德麻衣吐出嘴里的泡泡糖,拔出了插在腰间的小太刀,“我的特长是单体刺杀,这么多确实有点麻烦了。”她幽幽地说,“要是那只小怪兽在就好了,一抬手这些死侍就杀青领盒饭去了。可惜咯......”“我挺喜欢那个小萝莉的,身轻体柔易推倒。”他一边说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正经。“想她这样的人性巨龙,也只有你师弟才能把到了。”话音刚落,麻衣冲向了死侍群,银白色面具下发出嘶嘶的低吼。

    她手如刀光,柔如匹练,轻轻滑过死侍群,妙曼的身影在死侍群中穿梭,身影淡淡如墨撒过空气。一时间他手里的两把小太刀突然变化成凌厉的古刀,天羽羽斩,布都御魂。两把历史上的名刀在她的手里重现,猛地挥舞在空中,突然齐来的变故并没有让死侍群退却,他们没有接触过炼金武器。

    “看来我们需要一些范围性伤害啊。”芬格尔靠着电线杆子,嘴里叼着不知从哪掏出的雪茄,好像这家伙一从古巴跑出来身上就从来不缺少烟草。

    “少废话,是男人就上来帮忙!”酒德麻衣的声音在空气中四散开来,不知道是从哪个地方发出的。“嗨嗨!当然了,真正的绅士,是不畏惧任何危险的,尤其是在美女面前!”芬格尔拔起了插在地上的村雨,双手紧握刀柄,刀身突然又变长,好像小孩子用的电动极地武士激光刃,按住刀柄上的按钮就能变长还会自动播放音乐。

    “你这是什么刀?”麻衣惊讶于这把刀的诡异和暴力,扭曲的刀刃上是黑色的火焰,连靠近它的所有液体全都蒸发。麻衣愣愣地看着这个满脸无所谓的男人,他的表情好像刚刚拔出一把瑞士刀要削水果。虽然知道这个所谓的G级不简单,可是这边刀的造型实在问题太大。

    “暝杀炎魔刀。”他深吸一口雪茄,然后甩向身后,一个虎跳出去斩断了高价路。而后回头望着死侍群,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esistmeineshow!”他吼出一句德文,不过可能是因为中文校园的缘故,这句德语带着一点点京片子的味道。然后他猛地冲向死侍群,抡圆了长刀,像是一个行为艺术家一样,四周溅射这黑色的颜料,雾黑的天空是他的画板。刀锋所及之处全是黑色的火焰,很快被火焰蒸干冒出白烟。

    麻衣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嘴里低声嘀咕。“炼金矩阵......”然后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把名刀,“他真的是G级?”麻衣只觉得这个男人身上仿佛存在无线恐怖的力量,他的二头肌大的仿佛要撕裂衬衣,嘴角还有铁青色刚剃过的胡渣,一头金发随着一次次挥刀而凌乱,白色的衬衣上全是黑色的血液。片刻,这个一向沉着冷静的女人脸上露出一丝惶恐的表情,但是很快又消失。“原来那天晚上是你。”

    这个男人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冲进死侍群,大刀一挥就要十多只死侍飞出高架路,迎面吹来的风里带着浓重的血腥气,遍地都是死侍的残肢。

    寂静如幻觉一样的高架路,灰尘和腥味随着狂风扶摇上空,末世一般的残云无声的飘过他们的头顶。

    “喂!”酒德麻衣叫停了这只发狂的公牛,“你不觉得追着我们的死侍开始慢慢变弱吗?”芬格尔一脚踢开靠近他的死侍,来到麻衣身边。“啊咧?有吗?我以为是自己变强了呢。”芬格尔自豪的举起他的肱二头肌,在麻衣面前晃来晃去。麻衣白了他一眼,她不想和这个男人多说两句话,因为他觉得可以把她带晕。有一句话说,永远不要和傻逼吵架,因为他们总是会习惯的把你的智商拉低到比他们还低,然后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来打到你。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回去?”麻衣望着前面的路。“走高架路回去啊,你想什么呢妹子。”芬格尔不知道从哪又掏出一支雪茄,然后伸到刀身上点燃。他把长刀插在地上,一时间这把诡异的刀又变了样子,又变回了刀身如镜一般的村雨。麻衣看都不看他一眼,“你刚刚跳出去把路砍断了。”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一撮烟灰被风捏碎,你能在他的脸上看到“卧槽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关炉子了”之类的表情。

    “所以我想问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麻衣转过头来盯着他。

    “我没有想什么啊,我就单纯的想耍个帅嘛......气氛到了那种氛围肯定要推动一下的嘛,对不对?”说完他咬了咬嘴里的雪茄,用肩膀碰了碰身边的麻衣。以他们的身高差,他实际上碰到了麻衣的耳朵。“你能理解的对不对?”说完这句话还不忘记向麻衣抛去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媚眼。酒德麻衣真的无语了,单手扶额,她觉得这个白痴二百五的程度已经超越了她对二百五的认知。

    “我能理解才怪啊!你们男人都这样?”酒德麻衣瞟了他一眼,看到他左臂的伤口上浸满了死侍的黑血,黑色的色素沿着血管和皮肤往手臂以上延伸,原来他举起他的肱二头肌不是为了炫耀。

    “都这样了你还装什么逼呢......”酒德麻衣一边拿着小太刀剔除已经被黑血完全侵蚀的肌肉组织,一边观察龙血的传播速度,黑色的学医在血管里霸道地乱窜,像是一条狂傲的黑色蛟龙。芬格尔自身的龙血正在加速伤口的愈合,可结果却是加速了黑血的流动。麻衣告诉他如果再晚几分钟处理,整条手臂都保不住了。可这个男人又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里还叼着那只雪茄,“我可不想当杨过啊,虽然我的小龙女不在了,可是我这样子很多女孩会伤心的啊......”

    芬格尔站起来,高出麻衣半个头。麻衣心想,至少没有想路明非那样哼哼唧唧地喊痛,这个败狗师兄还是有点男人味的嘛。

    “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应该办到了吧?”麻衣一边帮他包扎伤口一边说。“我知道瞒不了你。”他重新套上满是血痕的衣服,“帮那个废柴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他的造化了。”他又望向那个方向,那条被他砍断的高架路尽头,这一刻狂风吹动他的额发,他深吸了一口嘴边的雪茄。他低头小声嘟囔道:“魔鬼给的承诺。”

    狂风把浓重的的血腥味带向天空,远处的天空惊雷闪现,元素乱流撞击,如天公怒目般的光芒从那个地方散开。

    “那时是什么?”麻衣自言自语道,好似又回到了日本的那个晚上。

    “烟火,美丽得能焚尽一切的烟火。”他掉头,拍了拍麻衣的肩膀向反方向走去。、

    忽然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和膜翼拍打的声音又穿出来,毫无疑问那时一大波死侍正在靠近。

    “这个时候应该种向日葵攒金币了......”他低头望着那把村雨,喃喃道。

    “什么?”麻衣有点没反应过来。

    “就是攒金币买樱桃炸弹咯,150阳光一个,丢过去就能炸一大圈。”他拿手比划着,好像真的有一颗炸弹在他手里面。“boom!”

    麻衣有些哭笑不得,心说你可真是幽默啊,对面那个可是成百只死侍啊!“最后问你一下,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好?”麻衣望着他的眼睛,像是注视一汪潭水。

    “每个废柴都很孤独啊!我就是那样的一个废柴,我能懂的。”他摸摸自己的心口,“男人就是这样,口渴的时候别人递给你一杯酒,没准将来要拿命去还。”他重新握起那柄村雨,那柄诡异的刀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他沉默着吐出一口烟圈,猛地冲向死侍群。

    恺撒坐在二楼的阳台上,他身后站着帕西。

    今晚天气很好,星光一直延伸到天空尽头,璀璨的银河密密麻麻盘盘曲曲,这么好的天气他本该坐在书房里静静地看一本书,因为陶冶情操也是家主的必修课之一。

    可他从诺顿馆回到别墅后忽然觉得很疲惫,直到他坐在这个位置他才理解了弗罗斯特,他那么看不起他的叔叔,可他现在也同样地看不起他自己。

    他已经达到权力的极点,可他感觉不到快乐,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学生会主席了,那晚他看着学生会干部们围在诺顿馆商议如何营救路明非的时候,身上的血忽然沸腾起来。

    他多次回想起在日本流落街头的日子,他面临语言不通的窘境,被全日本通缉,灰头土脸地闯进色情网吧,遇到那个檀木发香叫真的女孩……

    那是恺撒人生中最匆忙狼狈的邂逅,他在他最落魄的时刻遇到真,而真是那么的平凡,在恺撒见过的女性里是那么的不起眼,远没有诺诺让他心动。

    可恺撒却看着她从高空落下,他举着双手想接住她,却看着那朵花在他面前凋零。

    他拿枪抵着猴脸男人的头,颤抖着对他说:

    “我会杀死你……”

    恺撒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画面。

    “最后一个源家后裔应该重振家族在黑道中的威望,而我只是想去天体海滩上卖防晒油……”源稚生说过,“我和你叔叔不是一种人。”

    那个讨厌的家伙带着他的骄傲和正义死去了,他一直想像只象龟一样生活,可他离水坑太远了,他远远地看着水坑,向相反的方向越爬越远。

    恺撒记得源稚生的眼神,在绝望的黑暗里泛着光。

    “很晚了……”帕西低下头,“您还要等他们的消息吗?”

    恺撒沉默着没表情。

    “困了批准你去休息,”他揉了揉太阳穴,倦怠地说,“最近我才知道,想当家主必须要学会的就是熬夜。”

    “如果您不介意我插手,”帕西顿了顿。“关于路明非的事情可以交由我处理。”

    恺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帕西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弗罗斯特。”

    他回过头去,少有的像在沉思着什么。

    “我总觉得,”他淡淡地皱着眉,“这件事必须由我亲自来做。”

    帕西顺从地点点头:“明白了。”

    恺撒摸了摸头:“好了,你该去注射血清了,我不想一觉醒来看到你变成了死侍。”

    帕西目光动了动:“如果我说错了什么,那我非常抱歉。”

    “我不是这个意思,”恺撒拍了拍帕西的肩膀,“你是我加图索家的底牌,是我们的核武器。”

    恺撒看着帕西,目光里传达着“我对你寄予了深切的厚望啊”等诸如此类的意思。

    帕西点点头,这和在弗罗斯特身边不同,弗罗斯特虽然骄傲但还在帕西尚能理解的程度,恺撒的骄傲就时不时有点神经病,不过的确有振奋人心的效果。

    “滴滴。”

    恺撒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嗯,果然找到了。”

    “您找到诺诺和路明非的消息了?”帕西抬着头立马说道,“要我现在准备飞北京的机票吗?”

    “不是,是阿瓦隆。”凯撒的眼神突然活跃起来,仿佛注入了兴奋剂,他在收到这条消息之后又变回了那个骄傲好胜的贵公子。他拍拍帕西的肩膀,“现在准备一下行李,明天我们就出发。”

    “知道了,不过阿瓦隆,是那个死亡之岛?”帕西欠身问。

    “怕是以后要换个称号了,”凯撒脸上又露出爽朗的笑容,“比如尼伯龙根什么的。”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界带头大哥灵舟邪王战纪自学成仙昆仑有王巫颂都市重生之妖孽仙尊漠北风云颍川真传万古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