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56章 雷霆与守望者(7)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08-27 12:29: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乌鸦端坐在兰斯洛特的对面,手法娴熟地为自己涮了一块好肉,裹满鸡蛋液一口吞下,再灌下满满的一杯清酒,满足地对天呼出一口气来。

    他和兰斯洛特的桌子位于庭院的正中央,锅正沸腾,酒香肉香,风吹过树上的叶子旋转着坠落在他们的桌上。

    而他们的周围,是全神戒备的专员们,虽然不至于手握武器,但意念也从未离开过自己的武器。借着上菜和倒酒的机会,他们悄悄地交换了位置,对乌鸦形成了绝对的包围圈。

    虽然没有挑明,但学院已经确定无疑,就是这位蛇岐八家的高层人物在帮助路明非。佐伯龙治局长个人的战斗力如何,是个未知数,他的档案中“言灵”那一项是空着的,但他掌握着日本执行局,那是个完全由暴力分子组成的部门,而且几乎只听他一个人的。

    换句话说,他一声令下就能召集几百人甚至上千人,带上军用装备,把这个安全屋连带着屋里所有人都摧毁。而这个男人却空着双手,坦然地把自己送到了敌人的军营里来。

    他的葫芦里显然卖着一些药,问题是那是些什么药。

    “雷霆小姐,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吧?”乌鸦接着涮肉,“还有那边的维多利亚小姐,平底锅的事情我非常抱歉,那样对待女士确实太粗暴了,不过能否请您暂时把手从裙子里面拿出来呢?”

    维多利亚愣了一下,脸色有点难看。但她还是把藏在裙中的手拿了出来,当然还有那柄大口径手枪,她本以为以她的坐姿,乌鸦不可能注意到她把枪藏在裙子里了。

    “女人们都喜欢把枪藏在那里,你们觉得那里很秘密,不过男人首先注意的就是那里。”乌鸦的眼睛色迷迷地扫过维多利亚的胸口,他进来之后一直喝酒,好像已经有点醉了。

    苏茜也把按在膝盖上的双手移到了桌面上,可她的手中空空如也。她的位置在兰斯洛特身边,给乌鸦看过自己的双手之后,顺便为他倒满了酒。

    “不不,”乌鸦微笑,“你的小宝贝们就在附近,我虽然看不到它们,但能感觉到它们的刀尖指着我呢。不要小看日本执行局的情报能力,对于身为最强战斗力的雷霆小姐,我们可是研究得很彻底。”

    苏茜看了兰斯洛特一眼,兰斯洛特点了点头。

    苏茜举起右手一招,三道黑色的闪光从一旁的池塘中破水而出,等在座的人看清,三柄柳叶形的黑色利刃已经夹在她的指间了。

    从乌鸦进门的时候起,这些黑刀就悬浮在水中,像是黑色的水蛇那样,等待着主人的召唤。

    苏茜把黑刀放在乌鸦面前,乌鸦拿起一柄把玩了片刻,随手丢在一旁,继续喝酒,“还有。”

    苏茜再度看向兰斯洛特。

    “敢于空着手走进这个庭院,佐伯先生已经展示了他的诚意,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剑拔弩张。”兰斯洛特举杯和乌鸦一碰。

    苏茜点了点头,再度举手一招,黑色的利刃从四面八方不同的方位射向乌鸦,它们旋转着尖啸着,像是鬼哭。但是乌鸦根本不闪避,他和兰斯洛特放下酒杯的时候,桌上插满了黑色的刀。

    乌鸦点了点头,缓缓地坐直了,“有人说,在秘党的新生代中,守望者是仅次于恺撒和阿卜杜拉·阿巴斯的战略家。你看起来是这群人里最讲道理的家伙,我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路明非么?”兰斯洛特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任何兴奋之意。

    “没错,我知道那个龙王级的蠢货在哪里,我可以帮你们,但我也有些条件。”乌鸦叹了口气。

    “这话由佐伯先生您说出来,委实说我是很吃惊的。”兰斯洛特嘴里说着吃惊,语气还是淡淡的。

    “我当年是跟过大家长的人,不该背叛大家长的朋友,是么?”

    兰斯洛特点点头,“带着日本执行局的人踢开门杀进来的话,倒像更像佐伯先生您的风格。”

    “说真的,很想这么做。”乌鸦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兰斯洛特的眼睛,“要是能活下来的话,那会是我一辈子都自豪的事。你懂的,流氓们老了就喜欢给人反复讲自己年轻时候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故事。”

    “明白,对于佐伯先生来说,路明非主席是很重要的人,还是一份重要的回忆。”

    “是啊,如果樱还活着的话,知道我做这样的事,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理我了。”乌鸦说到这里,转过头,看了藤原信之介一眼。

    藤原信之介原本就紧张得不行,乌鸦的目光扫过来,他本能地蹦了起来,站得笔直,像是等待老师训示的孩子。

    “谢谢你,藤原先生,是你说服了我。”乌鸦微微点头致意,再把目光转了回来,“我如果想救路明非,就必须跟你们合作。”

    “我倒不知道藤原先生是怎么劝说您的。”兰斯洛特说,“据藤原先生的说法,他说到一半就被您吓得逃回来了。”

    “路明非正在失去自我,似乎有一个比他更加强大的意志能够控制他的身体,某种……类似恶魔的东西。”乌鸦轻声说,“藤原信之介先生最打动我的那句话,是说如果我不及时地阻止这件事,那么有可能是在帮助那个恶魔。”

    “恶魔?”兰斯洛特挑了挑眉。

    “路明非自己也承认有个类似恶魔的东西存在,他甚至准备在必要的时候把自己跟那个恶魔一起毁掉。”

    兰斯洛特和苏茜对视一眼,眼中都流露出惊讶。事前他们并未得到这样的情报。

    他们惊讶的并不是有某个强大的意志将会取代他们熟悉的那个学生会主席,而是路明非居然能跟那个意志对抗。

    某些龙类会在反复的茧化和复生过程中失忆,如果他们是以人类形态复生的话,会误以为自己是人类,甚至在人类社会中生活很多年。但一旦他们恢复记忆,就成了龙类,并不会纠结于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譬如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当他意识到自己是诺顿的时候,“老唐”这个人就不存在了,大地与山之王耶梦加得也一样,她以夏弥的身份伪装了那么多年,但她临死骄傲地承认了自己是龙王。

    怀疑自己会不会是只蝴蝶的人是庄周,而龙类并不像庄周那样浪漫,他们醒了就是醒了,醒了就要毁灭世界。

    “但没人敢说自己就是恶魔的对手,即使抱着必死的觉悟,”乌鸦轻声说,“曾经有过那么一个人,最后还是输给了自己心里的恶魔,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根本无法挽回了。”

    兰斯洛特沉默了片刻。“源稚女先生。”

    关于东京之战的前因后果,学院整理了一份很详尽的报告,兰斯洛特一页页地读过,所以他虽然没有参与那场战争,但对每个细节都了然于胸。

    乌鸦点了点头,“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们确保路明非、陈墨瞳和楚子航的生命安全,我就帮你们抓住他们。他们可以被捕获,但要被礼遇,会被平安地送回卡塞尔学院。那之后的事,就跟我没关系了。”

    “楚子航?”苏茜一愣,旋即想起了这个名字。

    那个年轻人或者说男孩的脸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瞬间,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前,那个年轻人丢给她的钥匙被她挂在了项链上。如果不是这把钥匙她已经死在火场里了。

    不过她似乎也不必心存感激,因为那场火本来就是对方放的,只不过那种情况下还会关心对手的死活,应该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想到这里的时候她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又把楚子航想成了一个孩子,可那个拥有孩子般眼神的家伙分明有着彪悍如豹子的身形。

    乌鸦耸了耸肩,“关于那家伙我知道的也不多,什么因果线,什么时间线,他们给我讲了很多,听得我很懵。按照他们的说法,似乎在这个世界没有被某种言灵修改之前,我跟那家伙还是好朋友来着。不过现在你们把他看作陈墨瞳的干儿子好了。”

    “他的战斗力很强,如果不考虑龙化的路明非,他甚至可能是他们中战斗力最强的。”苏茜说,“他的血统很优秀,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他到底是谁?”

    兰斯洛特微微摆手,阻止了她的追问,楚子航当然很值得研究,却并不是在眼下。

    “很抱歉,佐伯先生,我没法给出这样的承诺,”兰斯洛特盯着乌鸦的眼睛,摇了摇头,“不是不愿意,而是做不到。面对龙王级的目标,我们自己尚且不敢说全身而退,又怎么确保目标的安全?”

    乌鸦沉默了,低着头,一杯杯地喝酒。兰斯洛特也沉默着,一杯杯地喝酒。

    高树上的花瓣仍旧旋转着在他们的身边落下,锅在沸腾,然而牛肉熟透了却没人伸筷子。

    乌鸦抬起头来,“那我更换交易的条件,但这也是我的底线。”

    苏茜惊讶地发觉就这么一低头一抬头,乌鸦的眼神苍老了,不再是那个嚣张跋扈的流氓,倒像是一个疲惫的老人。

    “请说。”兰斯洛特说。

    “如果你们这边没有死人,那么你们就不能对他们发动足以致死的攻击。”乌鸦缓缓地说,“只有在你们这边的死亡人数达到三人的时候,你们才能使用你们从学院带来的那些武器。”

    “什么武器?”兰斯洛特一惊,但他立刻控制住了,语气仍旧是淡淡的。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你们带来了威力足够解决龙王的武器,你们是来捕猎的,不是来送死的。”

    兰斯洛特再度沉默,良久之后点了点头,“成交。”

    只是很简单的两个字,但兰斯洛特说得并不那么轻松。

    乌鸦的条件等于说他们再也不能如之前那样直升机扫射、火力覆盖,身在战场之外埋葬目标了。他们的第一方案变成了捕获路明非,这毫无疑问会增加风险,然而只有当死亡人数达到三人的时候,他们才能动用底牌。

    这个条件的潜台词是,在座的人里可能有三个要被牺牲掉。

    “佐伯先生的计划是什么?”苏茜问。

    “抓捕他们的任务中,最难的是如何避免无辜者的伤亡,你们都已经见过路明非龙化的状态了,还是在东京的闹市区。这种事再来一次的话,恐怕就没那么好收场了。”乌鸦缓缓地说,“但我曾亲眼见过一场战斗,发生在无天无地之所。”

    “无天无地之所?”兰斯洛特一怔,这个名字透着一股决然的气息。

    “就是战术上的绝地,只有极少数的地点符合这样的要求,天生的战场,没有旁人干扰,一旦踏入,退路就被切断,只有赢的人能走出来。”乌鸦说,“我会带路明非他们去那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他站起身来,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这么走了。

    他来这里本就是谈一场交易,而不是把全部计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盘托出,现在交易谈成了,他离去的步伐却比来时沉重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灵舟颍川真传仙界带头大哥自学成仙巫颂昆仑有王都市之外仙驾到悟道至极万古仙道都市重生之妖孽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