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59章 雷霆与守望者(10)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09-03 09:20: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甲板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轮机组轰隆隆地运转着,呼应着无休无止的海潮。路明非沿着甲板转了半圈,放眼望去,四面八方都是海。

    他两次看表,中间相差20分钟,近海航行速度不快,算下来他们此刻距离岸边大约是5到10公里的距离。

    海面上不知何时起了雾,能见度极差,连船尾他都看不清,只有船用吊车上那盏黄灯高悬在他的头顶。

    他溜达着往船尾去,一路上也没看到人。想来这种运送垃圾的货船,原本就不需要几个船员,此刻那帮船员应该都聚集在驾驶舱和轮机舱,这满船的垃圾也不需要人管。

    他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阿利耶夫说的救生艇,六艘橙红色的玻璃钢小艇,挂在船舷边的挂架上,看起来还算像样,至少比这艘垃圾船强。

    路明非读了一会儿挂架旁的说明书,就知道该怎么操作了,步骤很简单,不过是一二三三步走这样,只不过开启机械升降装置的时候,老旧的电动机居然发出堪比超级跑车的轰轰声,吓了路明非一跳。好在轮机组的运声音还是更厉害一些,把这个声音盖过了,并没有人闻声赶来。

    钢索吊着救生艇,沿着船舷缓缓地降落,啪的一声坠落在海面上。在这茫茫的大海里,摩天大楼般的船舷下方,倒像是一片橙红色的枫叶。

    路明非也抓着钢索滑了下去,临了一个漂亮的“superhero landing”,准确地落在救生艇的正中央。

    救生艇这种东西一般都没有动力装置,在茫茫大海的中央沉了船,也别指望着靠一台小马达去附近的岛屿,一般都是等待救援,所以以路主席尊贵的身份也只有划船,没划两下路主席就觉得不对了。

    海雾真是太浓了,离开垃圾船一两百米,连塔吊上的那盏黄灯都模糊了,他完全陷在了粘稠的黑暗里,

    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芬格尔——准确地说是那部加载了芬格尔人格的手机——点亮屏幕,“起来干活了,给我导个航。”

    “看看,看看,还是没了我不行吧?”芬格尔感慨万千,“我跟你说过的对不对?组织靠不住!女人也靠不住!男人的依靠,只能是另一个男人的臂膀!”

    “滚!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个人工智能啊?”

    “知道啊,我要不是人工智能能帮你导航?船首偏东30度,我们距离最近的海岸有差不多7公里。我要不是人工智能有你的机会?换我出手,三天,不是我吹牛啊,不出三天,绝对拿下你师姐!”

    “拉倒!我的意思是,你的本体已经当了狗叛徒,没准正在学院跟人开会研究怎么抓我呢!到底哪边是东?你给我说左转还是右转!”

    “哦哦,我的错,忘记你们人类没有内置指南针了,船头左转30度。其实我也蛮鄙夷那家伙的,不是东西!怎么能出卖兄弟呢?不过也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比如在古巴当地有私生子,想要再见见孩子。”

    “说得跟真的似的!”路明非奋力划桨,救生艇缓缓地转向。

    这个时候他得庆幸说学生会下属有个赛艇俱乐部,路主席给人家拨过预算,人家也很殷切地邀请路主席上船操演过。有了在浩瀚的密歇根湖上划船的经验,他在这波浪起伏的大海上才心里不虚。

    “说一千道一万,最后不还是我陪着你闯荡天涯?什么叫兄弟?这才叫兄弟!对不对?”芬格尔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不过你说你师姐一觉醒来发现你跑路了,心里会怎么想?”

    “不知道,没想过。”路明非埋头划船。

    “其实带着她真挺好的,你师姐要论颜值也就中上,不过能打,靠得住,人狠话不多,除了人家已经明说了对你没意思,其他真也找不出什么缺点了。”

    “怎么连你也知道了?”路明非下意识地抓紧船桨,有种被人说出心里的秘密、想要杀人灭口的冲动。

    “楚子航都知道了,我能不知道?我一天24小时待机,你们交心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的茶几上呆着呢。”

    路明非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划船,“这是我的事,跟她没关系。”

    “那楚子航呢?这事儿跟你师姐没关系,跟楚子航总脱不了关系吧?凭什么这家伙也跟你心爱的师姐一样安全了,我就要陪你去闯龙潭虎穴?”芬格尔喋喋不休。

    “现在好像是涨潮?”路明非忽然问。

    芬格尔愣了一下,“没错,这个季节,东京湾这个时间段正是涨潮。”

    “涨潮的话我没必要划船对吧?反正过阵子潮水就把我推回岸边了。”

    “说得也对,大海里你这么划船也快不了多少,飘两个小时也就到岸边了。”

    “那我就不需要导航了对吧?”路明非掂着手机。

    “喂喂!有没有人性啊?有需要就把人家叫出来,用不着就关小黑屋……”

    芬格尔没来得及说完,因为路明非已经坚定以及果决地摁下了关机键。

    就像某部老电影里说的,世界一下子就清净了,天海苍茫,涛声往复,还有那么点惬意和美好。

    路明非呆坐了片刻,忽然想起救生艇上应该有吃的。四下摸索了一番,他果然找到了储存食物的地方,其中多数都是压缩蔬菜和压缩饼干,不过意外地找到了牛肉干。

    他在救生艇上找了个舒服的、能躺下来的地方,撕开一袋牛肉干,翘着脚,跟着船的起伏,好像跟大海融为一体了。

    很久没有这种可以随意挥霍时间的机会了,好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在那座老楼的天台上,他对着远处的CBD眺望,一望能望上几个小时,一想就想上下五千年的事,当然还有班上的女孩们……

    说起来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

    也许是对那场意外的龙化心存恐惧,如果跟诺诺和师兄一起行动,没准会伤害到他们。

    也许是本能地觉得黑天鹅港是个凶险的地方,很可能是一去不回。

    也许就是觉得诺诺陪自己到这里也该够了,她应该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那里有人在等她。而对路明非这种龙王级的怪物来说,人狠话不多的妞,终究也只是个普通的妞,能做的很有限。

    但最后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那通神秘的电话。

    差不多24个小时前,也是这样黑漆漆的夜,在那间安静的街角书店里,他站在沙沙翻书的声音里,握着那台老式电话的话筒。

    长久的沉默,好像一说话,什么东西就会碎掉,肥皂泡、环境、或者是某种暌违已久的温暖。

    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温润中带些沙哑,那是多年野外考古导致的,餐风宿露的人很难保持清亮透明的嗓音。也确实是他的语调,平稳的,从不大起大落,却让人心安和信服。

    “麦田里有什么?”最终还是路明非打破了沉默,他的嗓音也有些哑,有些小心翼翼。

    “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愣了一下。

    “麦田里有什么,小时候我问过你。”

    “哦懂了,是青蛙爸爸、青蛙妈妈和青蛙儿子。”

    “隔壁他们家有个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

    “丹旸?你是说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那个?她还有一个姐姐叫明珰。”

    “为什么小白兔没有赢过小乌龟?”

    “因为它们比的是游泳。”

    父子两人平静地问答,声音都很轻,就像夏夜纳凉时有意无意的低语。

    尘封已久的那些夏夜在这些问答中忽然苏醒,鲜亮跳脱,恰如那些老槐树上油绿的叶子,甚至还带着露水的清凉。

    很久很久以前,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他们还住在某个研究所的家属院里的时候,炎热的夏夜里,因为舍不得空调费甚至买不起空调,经常有人聚在河边纳凉,像是个仲夏夜的野餐会。

    清凉的小河哗哗地流淌着,蝉没完没了地叫着,孩子们绕着竹床跑来跑去,附近的农民赶来卖瓜,灯下老人慢悠悠地赶着苍蝇。那时候,路麟城也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

    在父子俩的对话里,有隔壁的小姐姐,也有住宅区旁边麦田的小青蛙一家,还有各种脑筋急转弯的问题。

    所有问题路麟城都答上来了,不延迟不犹豫,平静得就像小河流淌。即使EVA这种近乎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都无法做到,她可以解析路明非的一生,却无法关注那些夏夜里看似无意义的低语。

    “我很想你们。”路明非轻声说。

    “我们也很想你。”路麟城说,“你做得很好,我和你妈妈都很高兴。”

    握着话筒,路明非慢慢地蹲了下去,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而且一开始流就收不住。

    窗外的雨静静地下着,他蹲那儿大哭,高亢嘹亮穿云裂石,就差撒泼打滚了。周围的人静静地翻着书,无人知晓,更无人理睬,他仿佛在世界尽头哭泣,能听到的只有电话那头的男人。

    其实他也不想,就是那种忽然间涌起来的委屈,前一刻你还觉得老子亡命千里、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真乃铮铮铁汉,别再把我看成以前那个怂货了;下一刻你忽然觉得,你那么刚那么硬,不过是哭了也没人听罢了。

    “明非,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此时此刻我还无法回答。”路麟城说,“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你必须自己去面对……比如,命运。”

    命运这种虚无缥缈的字眼,父子之间聊起来未免太装逼,不过这两个字才路麟城的嘴里说出来,听着别具深意。

    路明非的哭忽然就止住了,他揉揉鼻子,深呼吸两下,定了定神,“老爸你说。”

    “时间不多,我们的通话随时可能被监听,记住我下面的每句话、你的处境很危险,不要相信任何人。学院里有些人只是蠢,但也有些人是要对你不利的。审判之日前,龙王们都会苏醒,他们会凭本能来找你,所以你要尤其警惕身边的人,他们很有可能是隐藏的龙王。”路麟城的语速很快,越来越快,似乎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你身边的台子上就有纸笔,记住这个坐标,北纬N77°36′40.36″,东经E104°14′6.84……”

    路明非写了几笔,忽然停下了,“这是……那个港口?”他嘶哑地问。

    路麟城给出的坐标位于西伯利亚北部,接近北冰洋,莽莽荒原,极寒之地。很多年前,据说那里有座港口。

    “那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路麟城低声说。

    “你想让我去那里?”

    “可以不去。不想去的话,就赶快逃,逃得远远的,离那里越远越好。”路麟城顿了顿,“但如果不去,你就不会知道真相,发生过的一切,也就跟你没关系了。”

    “你是让我自己选?”

    “你已经长大了,我跟你说过,有些事只能自己面对。”

    这一次,路明非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他无声地笑笑,“我已经做过选择了。”

    路麟城也沉默了很久,“很好,男孩子应该勇敢点,勇敢的男孩子,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

    “记住了。”

    “不要带着陈墨瞳,她不能去那里。”路麟城挂断了电话。

    小书店忽然间恢复了正常,风声雨声翻书声,所有的声音都清晰起来,仿佛刚才有个看不见的玻璃罩子罩住了路明非和那台老式电话。

    端着咖啡经过的服务生好奇地看了路明非一眼,这位客人拿着那台用作装饰品的老式电话的话筒,静静地站着,脸上似喜似哀。

    “先生我能做您做些什么么?”服务生细声细语地询问。

    “不不,我很好。”路明非挂上了话筒。

    这下子他看清楚了,这台电话连信号线都没有,刚才那通电话好像根本就是个梦境,然而他的手中却真实地捏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那个位于北西伯利亚的坐标。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石全十美谴天录都市之豪龙天纵天纵之人间界修罗武神传奇道言仙命道途十三英雄依旧噬魂白骨精的西游法则小小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