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第60章 雷霆与守望者(11)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 作者:江南 | 更新时间:2018-09-05 09:21: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老爹说得没错,勇敢的男孩子从来都不会被人看不起,何况他已经不是男孩子了。大概只有那些在意你又跟你认识了很久的人,才会因为一直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把你看成孩子。

    其实诺诺何尝不是这样,在那个玻璃阁楼里她说的路主席都没有怎么上心,首先那些他早就知道了,其次诺诺那语气根本就是对“男孩子”说话。

    会侧写的小巫女大概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她把对方当男孩子,跟他说话,对方却觉得她是个“女孩子”,想着她到底像什么小动物。

    路主席往天空里丢着一粒粒牛肉干,再用嘴接住。

    正浮想联翩呢,屁股后面忽然传来音乐声。一个人在茫茫大海上随波逐流,忽然听到音乐,路明非吓得一个激灵,一把就从后腰里拔出了沙漠之鹰,转身瞄准。

    屁股后面连个鬼影儿都没有,音乐声又转到救生艇的另一侧去了,还是他的屁股后面。路明非忽然明白了,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台被他强行关机的手机来。

    分明屏幕也没亮,按音量键和HOME键也都没反应,但音乐声确实是它发出的。

    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几次,分明把芬格尔给关机了,第二天早晨它欢快地闹铃叫你起床,还有一次诺诺疏忽了,把手机丢在一旁就脱衣服准备洗澡,手机里传出了热烈的掌声……

    路明非有点怀疑这家伙其实是无法被彻底关机的,只不过你关机的时候它给你点面子。

    此情此景,沧海横流,一台手机有点深沉又有点忧伤地唱着: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

    从不喜欢装深沉,

    怎么偶尔听到老歌时,

    忽然也晃了神

    像我这样懦弱的人,

    凡事都要留几分,

    怎么曾经也会为了谁,

    想过奋不顾身……”

    听着听着,路明非跟着哼唱起来,也懒得想如何关机的问题了,躺下来继续吃牛肉干,就着海浪的声音,像是要睡着了。

    此时此刻,黑色的直升机正高速地掠过海面,下面黑色的大潮翻卷,潮头上有白色的浪花。

    直升机里黑压压的都是人,几乎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戴着面罩和红外线夜视仪,胸前、肩头、腰间和腿部不同部位捆着枪械和利刃,装着重型武器的箱子就在他们脚边,直升机本身也挂载了大量的武器。

    “海岸警备队15分钟之前发布了蓝色预警,今夜东京湾内浪高大约3米,伴随五级强风。”副驾驶座上的冈萨雷斯摘下耳机,回头大声说。

    兰斯洛特微微点头,今夜他也是一身黑色的作战服,和他的队友们一样,只不过没有戴上面罩和红外线夜视镜。

    只有一个人例外,乌鸦,今晚他是一身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皮鞋,黑得真像是一只乌鸦。

    “佐伯先生,您的那位朋友,阿利耶夫船长,靠得住么?”兰斯洛特问。

    “靠不住,”乌鸦想也不想地回答,“一个做人蛇买卖的家伙,你指望他能靠得住?”

    “所以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人根本不可信?”兰斯洛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

    “他不需要靠得住,要他做的事情很简单,把那艘船开到海岸警备队的雷达扫描不到的海域,停船,放掉所有燃油。其他的事情由你们去做。”乌鸦说,“当然为了增加一些保险系数,我还扣留了阿利耶夫老兄的家人,那家伙虽然是个混蛋,但对家人还是很在乎的。”

    “如果不是信任你,我无法想像受过卡塞尔学院特训的两个人会犯这样的错误。”

    “这是在鄙夷一个背叛朋友的人么?”

    “不,我只是说这个计划太完美了,”兰斯洛特望向下方无边的大海,“连风和海潮都完美,一场小型风暴,会掩护我们悄无声息地撤退。”

    乌鸦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按照我和阿列耶夫约好的,五分钟后我们就会看到那艘飘在海面上的垃圾船,阿列耶夫和他的船员现在已经撤离了。”

    “就像飘在海上的监狱?”

    “无天无地之所。”乌鸦缓缓地说。

    兰斯洛特静了一会儿,扭头看了乌鸦一眼,“西装不错。”

    “在日本,这是葬礼特定的衣服,”乌鸦说,“我这是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

    海雾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闪烁的黄色光点,直升飞机立刻转向,围绕着那个光点飞行,所有人都默默地看向下方。那些戴着红外线夜视仪的人已经看清了雾气中的巨轮,它静静地停泊在那里,没有丝毫生机,像是一个巨型的海洋垃圾。

    “我们到了,那盏黄色的灯是阿利耶夫特意留个我们的暗号。”乌鸦说。

    “扫描完毕,对方是一艘俄罗斯注册的货船,排水量大约两万吨,甲板上未观察到有人活动。”冈萨雷斯说。

    “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甲板下方的居住区里。”乌鸦低声说。

    兰斯洛特举起手,“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开始降落。”

    直升机破开浓雾降了下去,机头大灯照亮的区域,可见堆积如山的集装箱。

    诺诺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斑驳的天花板。

    她在那间船舱里醒来,外面是往复的潮声。

    又是那个诡异的梦,她走在下雪的神社中,在亮着灯的空房间里找到了那件巫女服。离开白羽天狗神社之后她还是反反复复地做那个梦,每一次梦中她都会忘记自己来过这里,再一次找到那件巫女服,再一次被缠住。

    说不上恐怖,巫女服缠住她的感觉,不是小虫被蜘蛛丝束缚,而是一个很轻柔的拥抱。

    只是反反复复地做同一个梦,心里就有了结。凭什么她总是梦见跟路明非“很熟”的某个女孩?这跟路明非每晚梦见恺撒一样扯淡。

    诺诺可以拍着胸脯说,她对于路明非喜欢过一个跟自己有点像的女孩并不介意,更别说吃醋了,要是这种没由头的飞醋她都吃,她就该手撕屠小娇。但她怎么就手贱拿了那个小玩具呢?又怎么老做这个怪梦呢?

    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启航才一个小时,这个时候醒,她今晚没准得失眠了。她摸黑起床,准备再喝一杯那便宜的伏特加。

    她忽然站住,退一步从床边的缝隙里抽出那支UMP9,上膛开保险,整个人悄无声息进入了备战状态。

    本应睡在沙发上的楚子航不见了!

    她赤着脚,沿着墙边无声地行走,检查舱室的每个角落。刚检查到一半,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她架着枪缓缓地靠近门,猛地把门拉开,楚子航站在外面,提着他们的行李箱。

    “他们一直没把行李箱送来,我就去找他们拿了。”楚子航淡淡地说。

    他们的行李分为两部分,重要的自己随身带着,不那么重要的箱子由阿列耶夫的船员拎上船来,一直都没有送过来。

    “别再乱跑了,在这个地方我们最好始终能看到彼此。”诺诺疲倦地挥挥枪,让楚子航拎着箱子进来。

    反正睡不着,她就一一检查那些箱子。里面的东西码得整整齐齐,紫外手电筒也没照出新的指纹,这些箱子没被打开过,阿列耶夫船长手下的人似乎还靠得住。

    诺诺是个过于警觉和没有安全感的人,事实上她同意把这些箱子交给船员们来搬运,就是看看他们会不会动自己的东西,以便确认这条船的安全性。

    她从装食品的箱子里拿了根能量棒叼着,这种高蛋白质的代餐食品吃一根基本能顶住一天,诺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吃船上的食物。

    她在沙发上坐下,一抬头愣了,楚子航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床上去了,正蒙着被子睡呢。

    难道是觉得沙发睡起来太不舒服了要跟自己撒个娇睡床?但即使对方的心理年龄只有十五岁,这事儿也没门。

    诺诺上去一把把被子给掀了起来,正要说话,忽然间傻了。

    楚子航只穿一条内裤,侧卧在那里有种玉体横陈的效果,如果忽略那些狰狞的旧伤,这家伙的体形堪称完美,没有一丝赘肉,也不是健身房练出来的腱子肉。

    诺诺正惊诧呢,楚子航揉了揉眼睛,“很晚了,怎么还不睡?”

    喂喂!这语气怎么回事?你要不要再拍拍旁边的枕头示意姐姐我赶快侍寝啊?这孩子到底是失心疯了还是芬格尔上身了?

    “姐姐闪开!”就在这时,背后的黑暗里传来压迫力极强的低吼。

    那是楚子航的声音,但楚子航不是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千般慵懒万种娇羞么?虽然没完全反应过来,但诺诺还是本能地下蹲。

    就在这一刻,一直藏在她背后的黑影虎跳着越过她的头顶,狠狠地落在床上,双膝磕进了那个“楚子航”的脸。

    也是同时,黑色的刀切断了诺诺的长鬓,她再晚些闪避的话,那柄刀没准会切开她颈部的大动脉。

    诺诺飞速地退到沙发边,同时给UMP9上膛。这时她的床上,穿着黑色风衣的楚子航正用膝盖顶死了一个怪物,一手锁住了怪物的手腕,那柄黑色的猎刀,就握在怪物的手中。

    至于性感撩人版的楚子航,当然已经消失了。

    诺诺立刻就明白了,她刚刚从一场言灵驱动的幻术中解脱出来。

    “森罗”,一种只有白王血裔能够使用的罕见言灵,事实上是用眼睛控制对手的精神,把自己脑海中所想写入对手的脑海。

    释放者可以诱导甚至强迫目标看到任何景象,熊熊燃烧的地狱,或者已经辞世的亲人。

    一眼之间,森罗万象。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longzu5/,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万古仙道地球第一剑仙界带头大哥巫颂漠北风云邪王战纪灵舟都市重生之妖孽仙尊剑武同修洪荒之鸿蒙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