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冒牌公主:将军驸马很难追

235.有暗香盈袖

冒牌公主:将军驸马很难追 | 作者:红小亮 | 更新时间:2019-04-15 23:03:4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鸢儿松开了抵在高晚悦脖颈间的发簪,高晚悦见状马上跑到一旁,桓鸢在动摇被他的三言两语挑拨的已经开始怀疑了自己,就像是这么多年的努力都被人否定了,她有的只是不甘心,但事实如此,却又什么都改变不了。

    “哦?这与我何干?”高晚悦一脸冷漠的走到安幼厥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冷眼旁观他们的一切,现在就是想要自己置身事外,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们自己处理就好,拉着安幼厥往后退去。

    “当年的夜鹞先叛逃的,如今看着也就剩你我仍活的好好的。”元怙嘴角轻笑,一时间也是物是人非了,现在看起来还算是正常的,也就只是他们了,可是也会变得慢慢的越来越少了,最后也会被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凭什么你们就可以若无其事的活着,当一切都没有发生,你们真的可以忘记,那个人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吗?你们以为伤痕只要愈合了,就可以不痛了吗?”

    她微微扯开自己的衣领,老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锁骨下明显的伤疤,其实已经留下深深的印记,看起来也是那样的触目惊心,可以想到,当年是遭受到了如何非人的折磨。

    高晚悦愣了,其实自己的身上也有伤疤,只不过是在小腿的脚踝处那里,不怎么醒目罢了,所以自己从未留心过,今日桓鸢的言行,倒是让她想起了陈年往事,那是夜鹞的记忆,忽视一段很可怕的回忆,想必即使她本人在的话,也不愿意再提起了。

    安幼厥侧过头去,她本就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自己也是有妻子的人,这样实在是男女授受不亲,所以还是非礼勿视的好。

    而元怙一双白皙的手,紧紧的捂着胸口,不难从他的神情可以感受到,他应该曾经也有难以磨灭的伤痕,就是在胸口,在这乱世之中,没有人是有选择的,昔日的伤疤终究是会愈合,忘记了当初的伤痛,留下这个时代的见证。

    元怙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情绪,负手立于月光之下,仰望着天空中一轮圆月,清冷孤傲,又是那样明亮的颜色,轻叹着气对她说道:“夜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他们的师父已经死掉了,而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又何必提起当初那不堪的回忆?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难道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忘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吗?难道就可以抹杀掉夜鹞叛逃的事实吗?”桓鸢依旧是情绪激动,伸出手指着一旁的高晚悦,

    “就是因为她的叛逃,才使得我们五个人,本就稳定的关系松散起来,然后一个一个的离开,最后闹成现在的样子,一切不都还是因为她!”

    高晚悦无奈的看着桓鸢,或许

    他们曾经商量好了,许可能这一辈子就这样过着,可每个人终究是有自己的选择,如果不是自己先做出了选择,也会有别人选择先离开的,他们5个人这样生活可永远是得不到平衡,更何况是夹杂着,复杂的男女私情,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不能与别人共享。

    高晚悦轻声的说道:“鸢儿,你早就应该看清事实了,既然事实已定,那就只能如此!”人的力量或许是微小的,没有办法改变整个世界,只能跟着时代的变迁不断的改变自己,从而适应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但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他想要的事情永远没有办法办到,那就只能选择接受眼前的事实。

    “不,我不甘心…”桓鸢哭泣声音,撕心裂肺,响彻整个角落,哪怕是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动容,“我什么都没有想要过,富贵、荣华、名望…我想要一辈子呆在他的身边,可是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满足不了,你们一个一个都要从我身边夺走他,那么我就只能将你们杀掉,再把他带走了!”

    夜鸢此刻应该已经失去了理智,望着远处的桓鸩,那就是她现在存活唯一的希望,哪怕等他醒来会怨恨自己也好,也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他夹在中间如此痛苦。

    这些人都是铁石心肠的存在,他们哪里有什么真心?接近桓鸩,也不过是想利用他罢了,始终坚信只有自己才是真心对待他的人,她始终都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留给他,这就是她表达爱意的方式。

    元怙自嘲一笑,依旧是看着天边孤寂的冷月,那仿佛在如墨一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是绝美的存在,永远离自己太遥远,伸手不可触及。

    “你可曾想过他要的是什么?你给他的一切,可是她真正想要的东西吗?”元怙冷眼瞧着夜鸢,那眼神凌厉,如同能看透人的心底,一语中的,说出了这么多年她努力的真相。

    夜鸢身形微晃,好像已经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这么多年过去了,呆在他的身边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她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只是固执的把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他,我从来没有问过他是否真的需要。

    而自己主要是做的事情似乎一直与它背道而驰,她恨着先离去的人,也憎恨着每一个紧接着离去的,心中早就被憎恨填满,记得当初那段美好的岁月,心中只有风存在的话,那将会永远不快乐,就像现在的自己。

    桓鸩一直哭,念着旧情,用他自己的方式,保护着每一人,无论是谁,他都一视同仁,即使有人处在危险之中,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施以援手与自己完全不同。

    或许这就是最根本的区别吧。可他们的相同之处就是在于在内心深处,他们永远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因为他们想

    要办到的事情永远不会实现,一切都如镜花水月一般,虚幻而美丽,只存在于自己的幻想之中。

    “是吗?我什么都没有问过,那你呢元怙,我心里除了让他帮你克成帝业之外,又何曾真的为他想过什么?”鸢儿大声的质问着他,可他没有回答,似乎这么多年每个人都是在为自己考虑打算的也不曾顾及到别人。

    她转过头去又看向高晚悦,一双清澈的眼眸,充满了愤恨,“那你呢夜鹞?可曾为他考虑过半分,你只想着如何在朝廷之中弄权,天真的认为,用权力与他做交易是公平的,而你又可知他从来都不想要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在他的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桓鸩一直深深隐瞒在心底的东西,被她一语道破,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也是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些什么,过多的解释也只是借口,此时的沉默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鸢儿…”桓鸩似乎被眼前的这激烈的争吵吵到了,气若游丝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她站在那两个人中央,嘴角轻笑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若隐若现,似有似无。

    那微笑的背后好像是在说,他一切都已经知道了,也不过是在装傻,也只有装傻才是维持现状,最好的办法,因为他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式,让夜鸢留在自己的身边,带着他一起寻找其他的师兄弟姐妹。

    或者他也是自私的,固执的认为将所有人聚齐,重新回到那山峰之上,与世隔绝的生活,又可以回到从前,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他慢慢的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已经发生过的东西伤害到了彼此,没有人可以轻易释怀,必须要付出惨烈的代价,争执到不死不休,一方才肯罢手。

    苏放将他放了下来,双手扶着她,让她将大部分的重量靠在自己的身上,勉强站起来,因为鸩公子这样一个要强的人,绝对不希望别人看到他倒下颓废的模样。

    “鸩。”夜鸢想要跑过去,想要陪在她的身边,哪怕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是这一个小小的心愿,元怙也看样子是不能让她如愿了,伸出一只手横在夜鸢的面前,示意她不要再向前走了,以此为界。

    这个人他最后一定要带走,并且,以后也不会让他们再见面了,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那些无法被利用的人,就只能选择隐归山野。

    夜鸢眼睛已经哭的通红,悲伤到不能自已,可现在,他元怙仍是横亘在自己面前最大的阻碍,既然有人想要阻止自己得到幸福,那就将这个阻碍抹杀掉就好。

    她捡起地上的刀剑,朝着元怙砍去,似乎是很久没有碰过兵器的原因,看上去手法十分生疏,或许她本就不适合打斗,而元怙也只是左右摇摆,节节退去,似乎

    并没有出手的打算,不过,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将这个人放在眼里,他的一举一动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所以也只是等到她精疲力竭的时候,再出手而已。

    鸢儿看着他这玩笑般的举动,内心也更觉得羞愧与愤怒,他那样居高自傲,也不曾将天下任何人放在眼中,这样的人就应该孤独一生,可为何这样多的女子都会倾心于他,为了帮他达成梦想,而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女子还是太傻了一些,唯一能够看破这一切,走出来的人恐怕也知道高晚悦了吧。

    高晚悦与安幼厥也只是在一旁观看着,并没有打算出手帮忙,因为这样的事情始终事不关己,还是不要轻易上前的好,免得引火烧身,高晚悦轻嗅着,好像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甜蜜之中又带着芬芳,让人如痴如醉的感觉,欲罢不能,越发用力的吮吸着这本就幽微的香气。

    (本章完)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冒牌公主:将军驸马很难追最新章节!!
冒牌公主:将军驸马很难追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maopaigongzhujiangjunfumahennanzhu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现实与幻想与虚拟阴谋家修炼手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从红警开始的废土生活永恒机械之心我们的生活没有灯红酒绿神奇宝贝之超能帝王我抢了九叔的主角异世界的超神学院知之深爱之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