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梦里花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回群魔闹清玄 孤鸿笑归西 十八

梦里花 | 作者:采薇娘子 | 更新时间:2017-12-12 19:20: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叶无常一招偷龙转凤,用返璞归真反噬灵禅子的功力,本以为这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支撑不了多久,却难料到到了最后他釜底抽薪般,将一生功力集于一点瞬间爆发出来!叶无常平生从未吃过如此刚猛、磅礴的一道内力,石破天惊般挣脱了叶无常的控制后直穿经脉,破了他的所有功力!

    如此势如破竹,就算硬功最为厉害的金钟罩铁布衫也难以抵挡的住,更何况是内力为主的叶无常?

    敢出得了这一招,这个老头子已然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他究竟是何人,竟要以命相抵?

    “老东西,我说过,你早已非玄门中人,为何还要做到如此难以回头的地步?”纯阳子见状勃然大怒,体内内力因情绪激荡暴涨开来,瞬间将他团团围困住的两个人给震开数丈,对着奄奄一息的灵禅子痛心疾首道。

    灵禅子浑浊的双眼已经看不清周围的景致,脑海里虚晃过许多画面,最后追本溯源停留在记忆的最初处,一个须发苍苍的老人对着跪在自己的眼前的童子语重心长道:“鸿儿,为师今日便要将玄门的武功尽数传与你,你练好后一定要竭尽全力护卫我玄门的百年基业,并传给后来人!”

    他那布满老茧的一双手,在空中摸索着,可以触摸到孟梨头上的细密发丝,他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心中有一个声音了无牵挂道:“无悔了……”

    “师父,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你,你也还没有看到我学满成材的那天,你怎么就说死就死呢?”孟梨跪在地上拼命摇晃着灵禅子的身子,嚎哭不已。

    孟梨的这个师父孑然一身,除了武学的执念便再无其他所求,一身傲骨清风,风霜嶙峋于这朗朗乾坤之中。

    孟梨实在不知道,在遇着她之前他是如何在那荒野之中存活下来的。她有一个小小心愿的是,将来有一天能将这个师父带离那个地方,去那花花世界里享享清福,再将自己会的美味珍馐一道道地,换着花样做给他吃。

    如今,这已然是一个永不可实现的梦了。

    孟梨痛心不已,静逸在旁却是揪心不已,她怎么也料不到灵禅子要以命来殉自己的道,自然也料不到孟梨会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冲出去并喊出那一声“师父”来。

    生离死别,她一个小丫头念及师恩本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此一来,孟梨与灵禅子的师徒关系便是昭告给了在场的所有人,而她日日夜夜极力掩盖的秘密就不再是秘密了。

    一时间静逸震撼于灵禅子杀身成仁的气节,却也担忧孟梨这个残局如何收场。

    孟梨从小念老子的道德经,里头开篇就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道,而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走的道留下个名声。圣人之所以为圣人,因为不走常人所走的那条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道,不求千呼万唤、众星捧月的浮名。灵禅子不是圣人,却也走了一条世人不爱走的一条荆棘道路,他的名字早就被抹杀于玄门的史册上,日后也只是荒冢一堆,草没了。

    可他真实地来过,认真地活过,走的时候亦是无怨无悔,含笑天地,如此那些也就不重要了。

    生死每天都在轮回,更何况是这修罗场一般的江湖?

    人命如草芥,唯有武功、谋略胜人一筹的人才能活得长久,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千算万算、卿卿性命所织就的繁华只有一瞬,一瞬却要烧尽半世业力,万骨荣枯,到头来真的是自己想要的么?

    玄门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孟梨身上,有吃惊,有疑惑,有意外。

    “小孟的师父不应该跟我们一样是静逸么,怎么会叫那个老头子师父呢?”楚茗烟将所有人疑问倾吐了出来。

    在旁的秦苏亦是意外和担忧,厮诺则皱了皱眉道:“看来她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私下拜师,且是拜一个被各位师父认为是已死之人的人为师,这可不是一件好事。”秦苏眼神深沉如墨,担忧不已道。

    “往小了说,是小孟年少不懂事,可往大了说,可就是欺瞒师门的大罪!”楚茗烟当场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道。

    玄门中立即有一人站出来指着孟梨大声质问道:“此贼乃是玄门叛门弟子,二十年前就应该死了,你这女娃娃是玄门哪一个师父门下的,怎会与这大奸大恶之人有师徒的名分?”出声质问的乃是经历过二十年前那一血战的任飞扬,他的大徒弟司徒逍遥因此事牵扯而葬送了一生前程,他自是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对灵禅子也是恨之入骨。

    “说,你是不是受了此贼的指使,在暗中窥测玄门的风吹草动,以待其卷土重来,完成他不可告人的阴谋?”紧接着与任飞扬平辈的了尘子也持着拂尘,厉声质问道。

    孟梨跪在地上,还沉浸在丧师之痛之中,她认定灵禅子为了玄门而死,理应是玄门的救星才是,缘何这些个师叔祖一个个都说他是“大奸大恶”,还说自己和师父有“阴谋”?孟梨睁着一双满是泪泽的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一个个义气凛然的前辈们。

    人心何等的难测,静逸见他们对着孟梨步步紧逼,盛怒之下,不顾众人惊异的目光大步走了出来,站在孟梨身前对着他们扬声道:“回禀各位师叔,此女孟梨,是我静逸的徒弟。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她有什么错处,自然有我这个师父担着,你们有什么话问我好了。”

    接着静逸顿了顿,话锋一转,犹有余怒道:“只是如今玄门大敌当前,我们实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查问,孰轻孰重还望何为两位师叔斟酌。更何况,灵禅子师叔为了玄门已内力尽丧,力竭而死,如此忠勇可昭日月,难道这就是他老人家的阴谋么?”

    “兴许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借着假死的名把自己悄无声息地隐藏起来,再施以苦肉计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他已是死过一次的人,难说他不会再活一次!”人影悄悄处,南宫仁终于拖着余毒未清的身子出来说话道,“等眼前的事情了结了,不管查问的结果如何,你的这个徒弟都不能再留在玄门了!”

    南宫仁的一席话,听得静逸心寒不已,同时也愤怒不已。

    远处气若游丝的叶无常重重了咳嗽了一声,笑道:“这个人虽然重伤了我,但是武功超群,世所罕见,而一身仙风道骨,不屈不饶,更是叫在下敬佩的很。想不到你们却将他视如敝履,如此察人用人不明,难怪玄门的功夫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真是可惜可叹呀。”

    本是门内的事情,却叫门外的敌人给嘲笑了去,玄门各弟子多多少少都觉面目无光。

    “够了,人都死了,你们居然还不肯放过?”纯阳子转过头来对着眼前的三个人怒道,最后目光南宫仁身上停住道:“看来师弟的毒解得差不多了,要不要我现在就把掌教的位子让出来,好让你称心如意地清理门户?”

    “掌教师兄言重了,不敢,不敢。”南宫仁躬身示弱道。

    “叶教主,可还有兴致继续讨教讨教?”纯阳子转头对着叶无常客气道。

    “我拜圣教两次兴兵,两次铩羽,并非我们技不如人,而是每一次都叫你们侥幸逃过。”叶无常虽然输了,输得一败涂地,连同内力一并散尽,但是惨白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落败的颓然,反而很是不甘与期望道:“先父未尽的遗愿我也未能完成,但不代表我的后来者也完成不了,等到本教重振旗鼓,卷土重来时我看还有谁能保得住你们?待到那时,武林之中再无玄门,当以我们拜圣教的武功为尊!”

    叶无常重赏之下已是无力再兴争斗,血洗玄门的伟愿只能再次搁浅,快刀堂与苗疆毒宗见连主事人都这么说了,他们更是没有二话。

    “那就有劳教主带着这群妖魔小丑速速离开,还我玄门一个清静!”纯阳子仍旧十分客气,没有说一个滚字,也没有乘胜追击的打算,也实在是因为经此一役,已无人可再出头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梦里花最新章节!!
梦里花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menglihu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源定三世聆风千吟无敌宠物养成系统重生之都市少主玄道衍天独孤一剑之昆仑境三界微博亦凌霄玲珑丹鼎杖势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