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命为蝼蚁

第三卷:“修之路” 第八十章:花缘下……

命为蝼蚁 | 作者:离魂殇人逐墨 | 更新时间:2019-03-16 12:27: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渺间……而那仙山之上,又有之何物呢?”

    那俊美少年,于两只美眸带着迷离,瘫躺在船舶甲板上,于献唱继续行要,以方便讨些酒钱。

    他于将琵琶琴抗至肩头,微微起身。透过围栏,看过那于远方那海上的一座座正在于不停喷发着滚滚熔岩的山峦。于烈焰喷发,染满半边云苍。仿若纵是隔着十数里的海洋,也能闻到那一股子的硫火味。

    “花可不觉得,仙山是这样子的呢~”

    那少年于哈哈一笑,便就一脚踏着围栏,于继续弹奏着琴曲了……而于不知何时,在其嘴角间,更是现了一朵芬芳艳丽的如火玫瑰。

    “五行之中火归金,金源于生至火……原来如此。既是如此,那么于这熔岩之中,于含有五行天地灵气之中的金之灵气,却也是算不得些什么怪事了吧。”

    蚁墨于看过天间的滚滚熔岩冲过云霄,感叹着说道。于他本体为妖,本身的眼力便已然远超人族,若是在略微施展猿武……那么于纵是远在十数里,乃至于更远的地域,于在他眼里,恐怕也就不过丈尺之间的差距罢了。

    于远方的炎山咆哮,不停的喷发出滚滚熔岩直冲云霄,于仿若将之整片云苍也是燃遍赤霞。而在哪其中……于原本五行之中应当命属火的熔岩,蚁墨却是于其中感受到了大量的五行金之灵气。

    “五行之中……五行环环相生,环环又相克。”蚁墨于盘膝坐下,呢喃说道。于五行之中,若是细意体会,便会发现,于五行之中火生土,而土亦得生金。而金……也是于生水。水又生木,木又生火……

    而五行修士,则也正是如此。五行修士,并非是于五行之中所拥有五道命理。而也仅仅……也仅仅只是将之于自己五行之中的命理,变换为了其他的五行罢了。五行修士,修的是那五行,也是那……“变通之命”。也正是于如此……五行之修,方才不会被自己命理之中的任何单独一道五行克制,于能克制五行修士的。或许……也仅仅,只有他们自己罢了。

    蚁墨于心间运转猿武,试图突破,于到达拓海之中的第二扇命门,也是于修士一行的第四扇命门……回忆之门,景门之境。景门代表着过去,代表着往事云烟。若是一步迈出,踏过此门,则是说明修士已然有了纵是一死,舍弃以往的一切也是无妨的觉悟。

    若是回首望去,于以往的一切,便都是那风光景色。而若是不舍以往云烟,则可停滞不前,于不踏景门。而若是一踏……则之下一步,便是于号称十死无生的洪之玄劫。若是度之不过……便为化作尘土,不得不忘记此生一切。

    而或许……于命理景门,便就是那“天”。那“道”。于刻意设置在修士路上,对其的最后一道怜惜警懈吧……修士若是听懈“劝告”则可于报得此生平安,而倘若是不听懈那“劝告”……则于“寻死”无遗。于修士之路,每从其景门之后,于每一步,便都可谓是寻死之步,踏过则生,踏不过,则便就死!

    蚁墨于盘膝闭目,在其心扉间回望以前一切。而伴随着一道道模糊的记忆碎片闪过,他也是于嘴角间咳出一口鲜血来。又随之外界一巨浪袭来,蚁墨心神一阵,于猛的咳出一口口的脓血,脓血溅地,当场将那木地板腐蚀一空,于紫色青烟,飘荡既起。

    “···果然,于这里还是不太适合吗。”

    蚁墨于一抹嘴角鲜血,平淡说道。虽说其脚下船舶看似庞大无比,足有那千丈之大,但是……于蓝涣内海里的滔天巨浪,却也是于不见到,要小上几分。若是再随意的去企图靠近那座,于命理景门。只怕是纵是蚁墨,也只得闹个走火入魔,疯癫而死罢了。

    勿且看那命理景门之中并无玄劫。但……于修行之中,于命中,又有之何事,亦然又何尝不是那命中劫难呢?

    “···给我力量吧,长右一族的族人们啊……”

    蚁墨于细细呢喃一声,便就在其手中现了几个一节拇指大小的晶状圆球,他于小手一抛,便就将之几个晶状圆球于扔进嘴中,吞食了下去。那是于前先,蚁墨在之天山城,天岚典卖场,于拍卖买至的长右一族妖晶。于百颗妖晶,于每一颗妖晶……都代表着他所熟悉着的长右一族族人。

    蚁墨他于吞噬过几颗妖晶,便就神色疲惫的躺倒在床上,于陷入了沉绵,于陷入了歇息之中……

    ···转瞬即逝,又至月半后,舶船使舵,便就来到了一片赤霞。于传闻之中……蓝涣内海,乃是于万年前,曾经于一位盖世奇才一击之下,所形成的一片汪洋海域。而于传闻……血泪海,乃是于万年前,于哪位天才一击之下的无尽伸冤亡魂,所化作的无尽血肉之海……

    传闻,其汪洋的每一滴海水,都皆是其每一个无辜生灵的鲜血。于汪洋之下,那每一寸的泥沙之中,都埋葬着一处又一处,已然化作齑粉的骨骇。于传说之中……在之这片海域里,仅仅只是于每晚夜里,哪怕是已然过去了将近万载岁月。都能于听见那汪洋之下无尽亡魂的哀嚎伸冤……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传闻”罢了。于实际上,哪怕是些许风声略过喧嚣一些。若是在稍微的修饰吹嘘一下,那么……便就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呢。

    蚁墨于下了舶船,看向那一望无尽的赤色汪洋。默默做叹一声,仿若……于他所在的世界,无论到了那里,都始终是那如血一般的炽红色一般。无论,无论走到了那里……都是一样。

    “先四处去逛逛吧。”话语落下,蚁墨他便就慢慢的沿着沙滩,向着这座岛屿的四周走去。在其血泪海之上,于有着三座群岛,因若是置身于高处虚空一看,其形状颇似三滴眼泪。故而,便被人命名为三泪群岛。而位于其蚁墨脚下的……便也就是于其中之一的“瓪泪岛”……

    ···伴随着舶船到达了瓪泪岛,那千丈船舶也是于停滞岸边不远处,给抛了锚。于一时间,过百枚看似重达千斤,万斤的钢铁巨锚于抛洒,落入海中,其场面看上去,颇为的震撼。于他们一行人,其最终的目的地并非是瓪泪岛,而是要将之船上“一物”运送至内海南岸一处的“蛮荒大漠”而去。

    蓝涣内海,于这片海域很是庞大,此片汪洋仿若无尽,纵然将之整片天苍山脉,给全部扔进内海里,也填不平这无尽汪洋。为此……其蓝涣内海则是被之划分为了三片海域,其以此从北至南,便就分别是那号称于万里赤霞的血泪海,号称海面清澈如若琉璃镜面的琉璃海。以及……最为接近那蛮荒大漠的沙骨海。

    于传闻,其万里血泪海,是那无尽冤死众生所死去的血肉化作。而那沙骨海,则是于无尽生灵的骨骇化作沙尘聚集之地……而那位于两海之间的琉璃海,则是于无尽冤死生灵的灵魂所化作……传闻,于哪里的每一捧水,若是在夜晚捧起,便就会于化作人面,于哀叹生冤……

    ···但,那也只不过,是那“传闻”罢了。其位于整片内海中心位置的琉璃海,也是于最为繁华的琉璃海,于之南北两岸海峡,其分别是一片赤霞,和一片黄泊的两海可谓是大有不同。于位于中心位置的琉璃海,其不仅于海水清澈,更是可窥得十丈深的海底。因其环境优美,故而于绝大部分的势力,都会选择在其内海中心扎根,而不是在其南北两海间……

    毕竟,可是没有谁愿意,仅仅只是一出门便就看见一枉无穷的血色汪洋,和其一片无尽的滔滔黄沙吧。

    “···花兄弟,那个黑袍修士,你为何对之看的如此怪异重视,又是想和他结交的,又是不想和他结交的……你小子,莫不是……当是那含羞了不成?”

    在舶船上,葵海龙于坏笑给声,倜傥着看向那瘫倒在甲板之上,于宿醉一夜的俊美少年。从其昨日里开始,他便于独身一人,一边疯疯癫癫的在甲板弄诗,一边独自酣畅淋漓的畅饮酒水。……若不是在其前先,因其瞬杀了一行水贼匪寇,被之大部分的行船客给看见了。想必……于恐怕,他在半夜如此拨弄,指不定还会给人打上几顿呢……

    那俊美少年他于手指玩弄几下发间,从其三千青丝之间透出两根纤纤玉指,于摇晃着说道:

    “非也,非也。花之前乃是说过的,缘之一说,不可强求。花和他若是命中有缘,那么于以后则是便然会再相见。而倘若,若是于无缘,则是于此生必定都不会再相见。”

    “···缘吗,我是不懂的,你们妖族,还当真是奇怪。”

    葵海龙他于说完,便就打了个哈欠,走向岛上而去。于此行,他不仅仅只是要买上些物资的。更是……要去于许久都没有到达过的陆上,给去好生的修养,给去好生的玩上几天。

    那少年见葵海龙远去,淡散于自己视野间,轻笑一声,如此说道:

    “···不止陆上有花的,在海里,在之海上,也是都有花的呢……”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命为蝼蚁最新章节!!
命为蝼蚁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mingweilou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真搜索系统帝火丹王我的刺客守则仙武之万界帝皇日月天罗从四海八荒开始一个人的刀丹妖劫江湖奇功录古镜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