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第108章:安柏爽到了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 | 作者:冷凡星 | 更新时间:2020-07-01 13:25: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听闻,京城和州府的贵人们,常常来请您去摸脉,武儿这孩子孝顺,爱母心切,贸贸然便上门请您前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耽误您别的安排?”

    肖老夫人举着茶碗,歪头看着卫望楚,一双细长的眸子闪着恭谨又敬佩的目光,嘴角挂着和蔼的笑,就像一个慈祥的老太太。

    问的这话却有点意思,暗戳戳的想打听卫望楚都给什么人看病。

    男人放下茶碗,轻描淡写的回了两个字,“无碍。”

    肖二爷恭敬的笑着,“肖家在京城和府州都有生意来往,在下每每与京城、府州的贵人们见面,他们常常会跟在下提起您,无一不是夸您医术高超,有华佗再世之美名。”

    男人微微颔首,并不接话。

    肖二夫人王氏也跟着夸:“京城那边贵人多,知道您忙,为了我家大嫂的病,真是叨扰您了。”

    男人面色淡淡,依旧无动于衷。

    老太太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老身与京城封大学士家的老夫人曾是手帕交,关系一直不错,听闻她一直身子不大好,一直在您在帮她调理,不知她最近如何?”

    男人轻轻抿一口茶叶,“还好。”

    老太太被噎的不轻,不是无碍,就是还好,就不能多说几个字?

    “卫大夫,您有所不知,这封老夫人与我母亲自幼便姐妹情深,如今天各一方,不能常见面,母亲对她很是惦念,您能多说一点她的情况吗?以解我母亲的相思之苦了。”

    肖二夫人王氏一向嘴甜,可遇到卫望楚这样的木葫芦,也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嘴。

    男人点点头,“理解。”

    完了?

    老太太见他没有下文,只好又道:“封老夫人常与我通信,总是报喜不报忧,我记挂她的身体,可也无法去探望一二,真是让人担心。”

    男人微微颔首,并不接话。

    “封老夫人今年可有请您前往京城医治?”

    老太太直接逼问了起来,这下你可无法模棱两可的回答了吧?

    “不曾。”

    干脆爽快。

    老太太期待的目光渐渐变淡,男人恍若未觉。

    安柏都忍不住想笑了。

    以往跟着爹娘来,都是爹爹小心谨慎,亲娘态度恭顺,偏偏这老太婆端着架子拿乔,极少给爹娘好脸色看。

    如今,看她在卫大哥这里吃瘪,怎一个爽字了得!

    卫望楚扫了一眼芽芽姐弟,冲安柏微微眨眼,转头看着肖老夫人。

    “老夫人——”

    老太太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能透漏点什么信息。

    男人看了一眼芽芽,淡淡的道:“芽芽如今患有眼疾,一直由我治疗,您安排好了她的住处,烦请告诉我一声,一路奔波赶路,她今日的治疗还未做。”

    “哦,那是自然。”

    老太太心里失落的很,面上却不显分毫,转头看着芽芽,面带关切。

    “年前,你母亲写信来,说你眼睛不大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芽芽垂头轻声道:“回外祖母的话,去年年底,外孙女生了一场大病,怕过了病气给您,爹爹和娘虽然惦记着您,也没敢来看望您。这一场病直到今年三月才算是康复了,只是留下了一个病根,眼睛睁不开。”

    哪里是爹娘不敢来,分明是这个老太太不让他们来。

    “嗯,你娘也是这么说的,”老太太点头,关切的看着卫望楚,“卫大夫,她的眼睛——”

    “没什么大碍。”

    倒是多说了几个字。

    老太太脸上的关切更浓,“那可治得好?”

    “自然治得好。”

    “芽芽小时候生的肤白貌美——”

    老太太又回头看了一眼芽芽,觉得她与肤白实在相去甚远,改口道:“小时候,她的一双眼睛灵动的很,这一下睁不开了,也怪可惜的。万幸有卫大夫,能治好便好。”

    肖武见老太太和卫望楚的尬聊也快进行不下去了,上前一步道:“祖母,不如,先请卫大夫去看看我娘吧?她今日怎样?可还心绞痛?”

    “哎,不急,你娘是**病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

    老太太白了一眼自家孙子,“卫大夫千里迢迢的来,这一路奔波辛苦,怎么也得歇一歇再去看病。明日再去看你娘也不迟。”

    “是,是孙儿想的不够周全。”

    肖武拱手又道:“福伯在前院早就给卫大夫安排好了住处,那孙儿便陪卫大夫过去认认门儿,歇一歇吧。”

    卫望楚拱拱手,站起身便欲出去。

    老太太赶紧站起来送到门口,身后一众小辈也跟着送了过去。

    芽芽和安柏磨磨蹭蹭的跟在最后。

    安柏悄悄问:“姐,卫大哥原来这么厉害啊,连外祖母都要上赶着巴结。”

    芽芽摇摇头,示意他闭嘴。

    送走了卫望楚,肖二夫人王氏扶着肖老夫人回了厅,重新落了坐。

    “没有外人,你们姐妹兄弟的也都坐下吧。”

    老太太既然发话,一众小辈儿便齐声谢过祖母。

    肖淼儿和肖香儿挨着亲娘肖二夫人,芽芽和安柏自发的坐到他们对面。

    “这坐了一路马车,累坏了吧?”

    肖二夫人脸上笑盈盈,带着恰到好处的三分关怀,既不显得虚假,又不让人觉得疏离。

    “饿了吧?估计中午也没吃好,先吃点果子垫垫饥。”

    以往来肖家,芽芽和安柏都是紧挨着爹娘,拘谨的坐着,叫吃叫喝从来不敢轻易便动筷子,生怕让人笑话他们农家人,还给爹娘丢人。

    这一次芽芽倒有些不一样,笑吟吟的应了一声,又谢了一声,便伸手拿起盘子里的芝麻咸果子自顾自吃了起来。

    安柏还拘谨着,微笑摇头道不用了,转头看见姐姐已经吃了起来,面上不显,心头却微感讶异,想着姐姐吃了一路怎么还有肚子吃东西?

    只是这一屋子老老少少加上丫鬟,那么多双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姐姐一个人吃东西,有点怪异。

    小少年象征性的拿了一小块芝麻团子,算是陪姐姐吃。

    肖淼儿抿嘴偷笑,肖香儿眼里已经遮掩不住鄙夷的神色。

    果然是农家出来的,一点破果子就叫他们暴露了本性。

    肖老夫人观察着姐弟二人,心里略有遗憾,好好的闺女,被养残了!

    无才无德不说,举止粗俗不谈,就连最基本的肤白貌美都做不到了。

    白瞎了肖家的血脉。

    若想要伯爵府看上她,怕还是要费一番功夫了。

    “芽芽,安柏,你母亲还好吧?前年她来,我正好在外面谈生意,也没见上,很是惦记她啊。”

    肖二爷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和煦有礼,问话也让人很是舒服。

    “谢谢二舅舅惦记,我娘很好,她也一直惦记着您呢。”

    芽芽咽下嘴里的果子,微笑着说完,又往嘴里放了一块。

    肖香儿捂嘴偷笑,“芽芽姐,你中午没吃饭吗?”

    芽芽憨憨一笑,“吃了的,二表哥带着吃了的,嗯,这果子好吃。”

    肖香儿笑的更欢,还待想说什么,被肖淼儿制止了。

    “这是祖母的小厨房里做的,的确是好吃的。芽芽妹妹觉得好吃,一会让婆子包了,带回你院里,慢慢吃,吃完了,再让祖母给你做。”

    芽芽笑的更欢,“那太好了,谢谢淼儿姐姐,谢谢祖母。”

    又是一轮客气。

    好不容易结束这尴尬的会面,芽芽和安柏终于可以回院子休整了。

    姐弟俩前脚刚走,肖淼儿和肖香儿就被支出去了。

    肖二夫人脸上的一团喜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忧虑。

    她一双丹凤眼细细观察着老太太的表情,恨铁不成钢的继续道:“娘,我发现小姑子家的芽芽长大了,反而变得不大懂礼数了,信上说是来看望生病的大舅母的,怎么进来坐了这么久,竟然一句也没提去看看她大舅母。”

    肖老夫人微微眯了眯眼,“这才见面,你就看出来这么多?她年纪小,又是第一次离开爹娘独自出门,紧张的忘了什么,也是正常的。”

    肖二夫人点点头,“娘说的对,只是我看她的长相比小时候也变了许多,皮肤黑了不少,眼睛也小了,打扮的也土里土气的——”

    丹凤眼微微一转,“您说,伯爵府虽然落没,可那到底也是世袭的爵位,三少爷虽然——那样,可到底还是嫡出的,他能看上芽芽吗?”

    肖老夫人微微眯了眯眼,“芽芽的确是被养废了,只是现在还不晚,还能纠正过来。”

    芽芽才14岁出头,按照老太太的训练计划,半年就足够给她彻头彻尾的改头换面。

    “到时候就说是从小就养在咱们家的,伯爵府能看上淼儿,我便能让他们看上芽芽。”

    肖二夫人不无遗憾的说,“这要是他们家二少爷娶亲就好了,淼儿就直接应下了,也不用再要教养她了。”

    伯爵府啊,那可是曾经的勋贵人家。

    虽然这些年是没落了,可门第也实在是比六品布政司经历贺家高太多了。

    “哼哼。”

    肖老夫人冷哼一声,“伯爵府大少爷是庶子,这二少爷是嫡长子,是世子,将来是要承继爵位的。他,你就不要肖想了,伯爵府绝对不会让他娶一个商户女的。”

    低嫁女,高娶媳。

    肖家如今不过是一介商贾,家里满打满算只有两个没有功名的秀才,伯爵家怎么可能给未来的掌家人娶一个商户女?

    “若不是伯爵府的三少爷身有残疾,他们也不会把目光投到咱们肖家。”

    还肖想伯爵府的嫡二少爷,就是这三少爷,若但凡是个男人,他们都不会考虑商户女。

    “若是大姑姐还在——”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最新章节!!
农门药香:捡个相公种包子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nongmenyaoxiangjiangexianggongzhongbaoz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噬妖者魔门圣女想让我入魔剑宠从斗罗给神打工重生后国师他每天都真香开局一只鸡,无敌靠签到我的青梅竹马是天帝域上绯红昼乱圣道皇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