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贫道小天师

第一卷 初显峥嵘 第二十九章 钟馗醒了

贫道小天师 | 作者:穷酸小二 | 更新时间:2019-08-07 13:28: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典当行顺利开张,没有礼炮齐鸣,没有高朋满座,就只是在某个寻常不过的下午,众人合力将匾额挂了上去,便算是开张仪式了,铺面是重新装饰过的,古色古香不显奢华,中规中矩。

    典当行开张第二天,一个意料之中的客人登门了,是孙氏钱庄的孙广进,见到钟正南的时候,开门见山的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是为符门符箓来的。

    钟正南问过宫廛,如果将符箓交给别人代为售卖,会不会坏了规矩,宫廛的回答是,以往符门符箓都放在典当行,供人购买或者以物易符,没有过请人代售的先例,不过既然你这符门掌门有此想,也不无不可。

    最终老人在钟正南若干符箓中,选了十数张堪称极品的凡品符箓留下,其余的就让钟正南放心交由他人代售。

    同孙广进谈妥后,钟正南正式与孙氏钱庄建立合作关系,孙氏钱庄以符门名义出售符箓,每一张抽取一成利润,每张保底五万,接下来钟正南就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坐等收钱即可。

    接下来的日子,老人宫廛每日都在铺子里打瞌睡,除了钟正南偶尔去请教修炼疑难,老人才会睁眼说上几句话,其余时间老人都如老僧入定一般,动静全无,郭媛陶沐依旧无所事事,雪舌还是盯着手机屏幕,泪眼朦胧。

    不是他们不干活,委实是无活可干,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典当行没生意,别说是人,除了孙氏钱庄的孙广进,这段时间,苍蝇都没一只飞进过当铺,钟正南对此自有考量,急不来的,之所以答应孙氏钱庄代售符箓,就是要通过孙氏钱庄昭告天下,符门典当行开张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典当行门可罗雀的窘迫光景就会有所改观。

    又是十来日月落月升,原本打算够一够聚灵巅峰的钟正南,只得无奈放弃,如果没有小丫头这个拖油瓶,他的修行应该还能再快些,整整一个月,怎么也能冲到聚灵巅峰,而不仅仅是当下的聚灵圆满。

    钟正南下床,坐到书桌后,他最近突然喜欢上了饮茶,不为什么“苦尽甘来”,只是觉得白水寡淡无味而已,将一杯泡出褐黄色的茶水一饮而尽,苦涩瞬间充斥口腔,他有些出神,据宫廛所言,修炼越往后越难,动辄就是十年百年,愁死人了。

    “嗬,小子不赖呀,聚灵圆满了都!”

    这突兀的嗓音让钟正南倍感熟悉,是钟馗无疑。

    “我的钟大天师,你老人家可算是张嘴说话了!”

    灵海小周天内,钟馗起身环顾四周,一片郁郁葱葱,忍不住啧啧称奇,“在尸王手底下大难不死,看来后福不小啊,跟我说说,都经历了什么?”

    钟正南满脸笑意,简单将钟馗沉睡后的遭遇讲了一遍,诚恳道:“我欠你一条命!谢谢!”

    “符圣关门弟子兼掌门?!”钟馗瞪大眼睛,“你小子可以呀,难怪这土属性本命物品质如此之好,不错不错!”

    钟正南诚心诚意的道谢,钟馗置若罔闻,之后,两人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多是钟馗问,钟正南答。

    聊到陶书的事情,钟馗只说,当时惊鸿一瞥,不曾看真切了,要想查清真相,还是得见到本人再说。

    钟正南没想到,钟馗会很支持他前往京都的决定,事不宜迟,得赶紧告诉陶沐,准备启程。

    才拉开房门,钟正南就遭到突然袭击,一个巴掌不断放大,最后拍在钟正南脸上,瞧清凶手后,钟正南一脸气恼,“死雀儿,干嘛呢!”

    “掌…掌门,我不是有意的,我刚想敲门来着,你就凑上来了!”

    回过味来,小丫头暗爽不已,早知道应该再使点劲。

    在掌门能杀死人的目光中,小丫头退后两步,递出一个黄颜色的信封,干笑道:“呐,大师姐的信,我是来给你送信的,刚才真的是意外!”

    钟正南咬牙切齿,接过信封,有些奇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信封上有两行字,“小师弟亲启”、“大师姐田妍”,钟正南迟迟没有打开,一旁的雪舌却急不可耐道:“快,快打开呀!看看大师姐说什么了!”

    “凭什么给你看,来,瞧瞧,这几个字咋念?”钟正南一脸贱笑,指着“小师弟亲启”几个字,将信封凑到雪舌眼前又缩回来,反反复复,炫耀道:“这是大师姐写给我的,你不能看!”

    小丫头背着双手,踮脚威胁道:“我告诉宫爷爷去!”

    “嘿,我这暴脾气,你就是告诉宫奶奶也不好使,就不给你看!”

    “当真不好使?”

    钟正南刚说完,铺子那边立马传来一个中气十足又略显沧桑的嗓音,雪舌修为高出钟正南不少,自然也听见了,顿时来了底气,扬起下巴盯着钟正南,眼神中满是挑衅。

    “好使好使,绝对好使!”钟正南迅速朝铺子那边喊了一句,然后退回房间,对小丫头勾了勾手,“不看了?”

    重新回到书桌,小丫头就站在钟正南身后,撕开信封,是两页写得满满当当的信纸,通篇以簪花小楷写就,字迹柔美清丽,十分养眼,可惜内容就显得有些…啰嗦。

    两句话能讲清楚的事情,这素未谋面的大师姐愣是写了两页纸,洋洋洒洒千余字。

    信里从头到尾其实只交代了一件事,就是让钟正南一个月后赶赴湘西,大师姐会带着驱魔令在湘西等他。

    看完信,钟正南正准备将信纸塞进抽屉,雪舌却突然伸手讨要道:“给我!”

    “你不是都看过了吗?你要这个干嘛!”

    雪舌一把夺过信纸,天经地义道:“大师姐说了,她写的每一封信都要收好,以后装订成册,以她惊天地泣鬼神的文采,肯定能流芳千古!”

    钟正南嘴角抽搐,的确好文采。

    下了楼,钟正南来到铺子里,郭媛陶沐出门买菜去了,铺子只有宫廛,见到老人,宫廛突兀现身,躬身道:“钟馗见过宫先生!”

    老人摆摆手,和颜悦色道:“无须多礼!你元气尚未完全恢复,不必特意现身,这娃儿还劳烦天师照拂一二!”

    尽管有心理准备,钟正南还是有些震惊,老人究竟什么身份,能让心高气傲的钟馗都毕恭毕敬。

    等钟馗回到灵海,钟正南才开口道:“宫老,我打算后天出发前往京都,那边的事情处理完毕后,顺道赶去湘西见大师姐,一来二去,可能得数月之久,所以……”

    “你放心去吧,老夫虽年迈,还不至于连个小店都看不住!”

    说完,老人拿出一枚漆黑小球和一枚玉牌,递给钟正南,“闯荡江湖不容易,别丢了小命!”

    “这是什么?”

    “剑珠和水玉,剑珠是保命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

    “用了会咋样?”钟正南不知死活的插了一句。

    “你境界太低,剑珠里蕴含着老夫元婴修为的倾力一击,要启动它,会把你灵气抽干的!”

    钟正南举起黑色珠子,凝神细看,也瞧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小时后玩的弹珠嘛,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

    老人接着说道:“至于水玉嘛,是一件难得的水属性至宝,可以作为水属性本命物炼化,最重要的是,里头封存着老夫九式剑招,你将其炼化就能看到,姑且算是给你的入门礼!”

    老人说的难得,那就肯定是极其难得了,所以钟正南对于水玉的重视远胜剑珠,何况,里边还藏有老人的剑招,必然比水玉和剑珠加在一块来得珍贵,只是钟正南有些纳闷,老人不是符门前辈吗?怎么还会剑术!

    看到钟正南疑惑的眼神,老人没好气道:“谁说符门中人不能是剑修,谁规定了符门只修符道?”

    钟正南嘿嘿一笑,躬身一拜,“谢谢宫老!”

    晚饭间隙,钟正南与陶沐说了后天出发的想法,陶沐难得有了笑脸,连饭菜都觉得更可口了几分。

    雪舌是个闲不住的,听说去京都,便吵着要一起去,钟正南本就打算带着这小丫头,毕竟如今两人同命一体,带在身边总是好的,可习惯了逗弄小丫头,便假意拒绝道:“不行,你不能去,好好待在家里,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小心被人抓到烤着吃了!”

    “你才被人烤着吃了,我比你厉害那么多,可以保护你,有我在,才不怕危险呢!再说了,只是去京都嘛,会有什么危险!”

    钟正南一挑眉,“京都事办完后,我还得去湘西找大师姐呢,那边才危险,所以你不能去!”

    小丫头一听还要去见大师姐,更加坚定了非去不可的决心,于是可怜巴巴的望着宫廛,嘟嘴道:“宫爷爷!”

    老人宫廛笑得开心,多少年不曾这般热闹过了,听到小鹦鹉的求助后,老人也不帮着说话,而是望着郭媛,笑道:“嗯,郭丫头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求助无果的雪舌,很快更换目标,看向郭媛,可怜道:“郭姐姐!”

    郭媛放下筷子,双手手臂搭在餐桌上,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板着脸道:“你掌门哥哥说得有道理,外面很危险,留在家里好!”

    实在没办法的小丫头把眼光瞄向了陶沐,乞求道:“沐姐姐,你与他说说!”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到陶沐身上,陶沐缓缓放下筷子,为难道:“我说话也不管用啊!”

    有希望,小丫头赶忙补充道:“管用的,他那么喜欢你,你说话他一定听的!”

    此言一出,餐桌上一片寂静,唯有老人还在埋头扒饭。

    郭媛笑着,开心之余带着一丝遗憾。

    陶沐脸色出现一抹醉人的红晕,瞪了一眼雪舌,“我可以帮你求求情,但你不能再乱说话了!”

    小丫头到底是倔强性子,立马就要反驳,“我没有乱……”

    早就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钟正南,赶忙跳出来,打断小丫头不知轻重的话语,“我同意你去了,只要你肯听我的话,我就带你去!”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贫道小天师最新章节!!
贫道小天师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pindaoxiaotiansh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快穿之愚姐不好惹武侠江湖大冒险绝对狩互围城逃生从一滴血开始末世之荒野猎人我能偷走敌人资源快穿之一切随缘末日之深渊猎人夫人,教主喊你回家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