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3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0:13: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夷波相信她的能力,然而不敢违抗长老的命令,于是把烛银都给她,让她带去完成心愿。

    阿螺没有伴,显得意兴阑珊,“你可以不听他们的话,先斩后奏。你想想,哑海附近都找遍了,云梦泽也去过了,万一龙君在英水之间,跑一趟即翼泽,说不定能打探到他的下落。”

    夷波一听这个顿时两眼放光,其实她甚至不知道找见龙君之后想干什么,可能就问一句“我能不能给你做夫人”吧!不管怎么样,找龙君已经成为长久以来的习惯,什么诱惑都可以不屑一顾,唯独这个难以抗拒。

    但是又犹豫,长老们要是觉得她不服管,把她逐出潮城怎么办?阿螺看出她的担忧,拍了拍胸脯道:“有我,如果潮城不收留你,我们另择一个地方,和潮城一刀两断。”

    要脱离这里也许不难,可是漫长的生命里充满变数,谁知道阿螺渡劫的时候能不能挺过去。万一死了,剩下她一个,岂不是要孤单一辈子?

    阿螺继续怂恿,“还想不想找龙君?”见她说想,昂首道:“那就别积糊,不踏出这里,只有等龙君自己回来,那要等到猴年马月了。你不去别后悔,时候耽搁长了,龙君在外迎娶了夫人,你只能做小妾。”

    夷波空有当女鲛的志向,却没有大多数女人的进取心。连山野村妇都知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她倒是无所谓,“男人喜欢小老婆。”

    阿螺险些栽倒,“你爱做女英,别人未必答应做娥皇。大老婆最讨厌小老婆了,尤其你这种胆小鬼,知道你不敢告状,天天凌虐你,拉在风口让你哭。等你眼泪流光,把你杀掉,鲛油点灯千年不灭,就让你看着龙君和她恩爱,气死你。”

    夷波设想了一下,觉得这个真不行,太伤心了。那么如果偷偷去,再偷偷回来,不让人发觉,应该不要紧吧?

    一般胆子越小的人越有侥幸心理,于是说走就走,连行囊都不用准备,避开了守城鲛人的耳目,憋了一口气游出去千里。再抬头时,发现已经到南海与哑海的交界处了。

    ☆、第 5 章

    两个人一阵欢喜,嗷嗷欢呼着,总算离开哑海了。夷波的速度是鲛人里面顶块的,因为胆小,逃生技能满满,别人日行千里,她要是鼓足劲儿,可以游出别人的三倍。阿螺趴在她背上高兴不已,“这样看来我们三天就能到即翼泽了,你游得真快,比天上的鸟还要快。”

    夷波腼腆笑了笑,比鸟必定是比不过的,但水里是鲛人的天下,只要垂肩收腹减小阻力,以她们的体形,大部分鱼类会自动避让开,前方没有障碍,游起来自然很快。

    南海这条水路她走过好几回,但云梦泽和即翼泽在两个方向,过了临川水廊要分道。她摇摇尾巴游进内河,起先还算顺利,越往深处越是曲折难行。内河和南海不一样,水底有盘根错节的老树,水草奇多。游了一程浮上水面看,一看之下讶然,不知此刻身在何处,附近没有住家,也没有渡口,只有铺天盖地的芦苇荡。东陆已经入秋了,焦黄的芦海绵延百里,河流在前方迂回伸展。忽然一阵风吹过,芦花漫天飞舞,让她想起去年元宵节在云梦泽遇上的大雪,心里不免感到一阵凄凉。

    阿螺问:“你冷吗?”

    人间有四季,春暖、夏热、秋凉、冬寒。她们不属于这里,况且又是常年在水下,感觉不到冷暖。夷波摇了摇头,“你呢?”

    阿螺说:“我也不冷。我是螺,身上没有血,要是哪天感觉到冷,大概就是要死了。”

    夷波翻了个白眼,她的眼睛很大,眼尾微扬,日光下的眸子里有万点金芒。因为长得太美,有时候气恼也像撒娇,并不起任何震慑作用。阿螺咧嘴一笑,“走吧,这下游不快了,不用你背我,咱们慢慢赶路,正好和这里的水族打探打探,有没有听说过有龙出没。”

    一样非人的物种不能长期变化,总有不经意间现原形的时候,只要龙君来过,别说出入有风雷,单单那气势和样貌,也足以给那些虾兵蟹将留下深刻印象了。

    慢慢游,且游且探,终于遇上一尾鲤鱼,鲤鱼哈地一笑:“龙啊,你们真问着了。我跟你们说,我是孟津来的,和龙是近亲。听说过鲤鱼跳龙门没有?你们海鲜见识浅,肯定不懂,话说伊河尽头有座龙门山,只要跃过那山,鲤鱼就能化龙。告诉你们吧,我奶奶的二表哥的舅舅的干儿子五年前飞升了。那厮我见过,身条瘦小,肚子里没有二两油……”

    阿螺扶住额头说走吧,“原来是个话痨。”

    再往前,远远看到一只忧郁的河蚌停在一截枯树根上遥望远方,阿螺入乡随俗,客客气气问了声好,询问最近有没有龙来过,谁知那河蚌见了夷波啊啊尖叫,“这是何方妖怪,恁地吓人!”

    夷波惊恐不已,躲在阿螺身后不敢出头,阿螺忙好言同河蚌解释,“她是鲛人,生性胆小,你别吓着她。”

    河蚌终于冷静下来,对人有些爱理不理,哼哼唧唧唱着:“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这衷怀那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

    阿螺和夷波面面相觑,河族真是人才济济,连蚌都这么诗情画意。可惜问不出头绪,正打算离开,那蚌慢吞吞道:“河里怎么会有龙,再不济也得往江湖去寻。要是实在着急,找河伯吧,说不定他知道。”

    找河伯可不敢,一处有一处的规矩,她们没有公文,从海里窜到内河已经算偷渡了,再去见河伯,简直自投罗网。

    这个河蚌不靠谱,忽略。阿螺安慰夷波,“没关系,机缘到了自然就找见了。”

    夷波不置可否,反正最要紧的是找到胭脂盒上写的那个糖坊,其他的可以容后再说。

    她们继续往即翼泽进发,到后发现和云梦泽有些相似,不过略小些,一部分水面分离了,形成大大小小的湖泊群。

    那艘遇难的船是国君派遣出去的,要打听领头的不难。据说登褒家在明镜泊边上,她们星夜潜过去,第二天阿螺化成人形上岸打听,夷波便停在离岸较远的地方等消息。这明镜泊也算湖如其名,水清和哑海不相上下。因为傍着青丘山,有山有水的地方总比别处多灵气。之前经过萧瑟的百里芦苇荡,到了这里季节仿佛延后了,满池荷花初谢,花虽不再,荷叶仍旧繁密,一片片堆叠交错,如果正值盛夏,不知是怎样一番美丽的景象。

    天色阴沉,沙沙下起了雨。阿螺迟迟不回来,夷波等得无聊,扒着石头四处观望,心里期盼着,要是能出水透透气多好!

    抬眼看,愈发觉得依偎着的石头生得不错,平整光滑,离水面也近,便于遁逃。再说正下雨,雨天走动的人少,上去歇一会儿,应该不要紧的……

    她摘了片荷叶,举着长长的梗蹦上石头,小心翼翼半卧下来,不时左顾右盼,害怕被人撞见。安顿好,觉得气候真适宜,山水空蒙,雾气蒸腾,她喜欢潮湿的环境。鲛人的肺在陆地上虽然也能用,不过湿度大一些,对她来说更惬意,毕竟是水族嘛,离不得水。

    一切那么可喜,她躲在伞底,层叠如莲华的尾鳍在湖面轻拍。听雨滴打在荷叶上,浑圆的水珠从边角泻下去,潺潺落进湖里,有种别样的快乐。

    想起河蚌唱的歌,曲调缠绵,虽然听不懂唱了些什么,反正有种哀怨的况味在里面。音律是共通的,夷波想那河蚌一定是在思念谁,相思总会让人变得柔软。龙君现在在何方呢?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可她已经念了很多年了,再等下去都要老了,龙君却一直没有出现。也许放弃南海,另谋高就去了吧!

    神佛的世界离她们太远,也打探不着,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她垂手抚抚尾上的那片龙鳞,日久年深,已经和周围的鲛鳞相溶了,边缘浅淡地晕染上一层翠色,中心却越发璀璨。这是她和龙君之间仅有的一点瓜葛,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就算他忘记了当初的小鲛人,看到这龙鳞应该会有印象。

    不过这里景色真不错,淡水里游过一圈,身上不会涩涩的,比在海里舒服。要不是怕人多的地方有危险,和阿螺留下常住也很好。

    她一手撑荷叶,一手掬水泼在脸上,在湖光山色里佯佯摆动尾巴。忽然看见山脚处有竹筏翩翩而来,筏上一人孑然立着,湖风吹起他雪白的袍子,腰间佩玉相撞脆声作响。

    夷波愣了下,忙抛了荷叶跳进水里,本来应该逃跑的,却不由自主停住了,挤在湖石的缝隙间探头探脑向外窥望。

    雨势渐弱,转瞬放晴,万线金光从云翳的边缘渗透出来,映红了整片苍穹。明镜泊上水汽一时难散,阳光聚拢后架起了一道虹,五光十色,绚烂得令人目眩。她吸了口气,这地方真神奇,玲珑处自有妙趣盎然。美景一定是这人带来的,青丘山上有灵狐,说不定这是个狐仙。

    竹筏在水上悠游,没有人撑篙,任它漂流。渐次近了,夷波心里紧张得通通跳,张大眼睛想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不知为什么,云山雾罩总看不真切。然而一种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这清朗的神色,悠闲的姿态,让她想起一个人,捻着金鳞怡然一笑,佛性超然……

    龙君……她念了又念,有些走神,忽然一张渔网从天而降,等她察觉时已经晚了,渔网收口,她逃不出去了。

    夷波慌乱中听见那些人欢快的叫喊声,“盯了半天,总算抓住了!这下要发财了,先让她泣珠,然后送给国君,还能换个大官做做。”

    他们拖她上岸,湿淋淋扔下,任她在泥浆里翻滚。她惊惶挣扎,那些人盯着她团团转,“真漂亮……鲛人怎么也穿衣裳?唉,咱们混得还不如一条鱼,看看人家的料子,比咱们好多了……这鲛人是公是母?头发这么长,一定是个母的……”

    夷波用尽办法挣不出去,抱住双臂,吓得抖作一团。离开水的痛苦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炽热的阳光几乎晒裂她的尾鳍,她头晕目眩,呼吸困难。这些可怕的人就像鲨鱼围捕猎物,脸上带着狰狞的笑,眼里有贪婪的光。她哀哀悲鸣,阿螺说会保护她的,可见这螺有多靠不住。她被人兜进了网里,她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可能这次真的完了,她要被人当货物易手倒卖了,现在后悔没有听长老的话,然而后悔也来不及了。这里距离水面不过两丈远,平常一纵身的距离,现在却如同隔着天堑。她又惊又怕,断断续续告饶:“求你们……放了我……”

    她这一开口,欢如鸟兽的几个人顿时安静下来,“这鲛人会说话?”

    “会说话的更值钱!”

    夷波眼前一黑,心如死灰。这时竹筏飘过来,远远停在湖畔,筏上的人有个清冽的声线,如泉水淙淙,金玉相撞。他是笑着的,连声音里都带着笑意,“遇见什么好事了,这样高兴?”

    几个渔人手舞足蹈,“我们逮住一只鲛人,活的!以前听老辈说明镜泊里有夜唱,九成是鲛人显圣,大家都不相信。这回亲眼所见,还有什么可说的!快、快……抬回去养在水缸里,要是死了就没用了。”

    竹筏上的人曼声道:“既然是显圣,倒敢捉她?哎呀,哪里有什么鲛人,分明是尾泥鳅!”

    夷波听后愕然,扭过头看,那白色的身影轻飘飘跃上了堤岸,一路分花拂柳而来。

    她这才看清,恐怕再生花的妙笔也描绘不出他的相貌。他是雪堆的人,精致得悚然。面孔不染尘埃,眼尾带着笑,眼睛却深邃如寒潭。最奇异的是眉心皮下有隐约红痕,像一片花瓣,一簇火焰,妖异而宛然。夷波觉得他应该不是人……肯定不是人,然而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破绽,太奇怪了。

    她疑惑地收回视线,微顿了下,猛然发现一切都变得过分的大,连网眼都大如门洞。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变小了?垂眼一看,缤纷璀璨的鱼尾居然不见了,下半截变得黑黝黝,又细又黏腻,果然成了泥鳅。

    夷波顿觉五雷轰顶,惊恐尖叫,然后一头栽倒,不省人事了。

    ☆、第 6 章

    “这下可好,不光是泥鳅,还是个死泥鳅。”白衣人显得十分遗憾,“本以为能一睹鲛人风采的,没想到是这样。”

    渔人回身看,急得热锅上蚂蚁似的团团转,“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是个鲛人,怎么一眨眼就变了?”慌慌张张四下观望,“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纰漏……”三双眼睛恶狠狠地盯住他,“是不是你使了什么障眼法,把我们的鲛人偷走了?你这妖孽,看你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随我们去见官!”

    他们说着就要上前拉扯,白衣人依旧微笑,“肉体凡胎果然污浊,我是来救你们命的,没想到不得你们感激,还叫你们一通埋怨。”他两手一指,“看看这泥鳅,眼露精光,黑得发亮,它已经成精了,化作鲛人来迷惑你们,好借机吸你们的精元。世上精怪向来都爱往美了变幻,只有原形才丑得见不得人,你们被贪欲蒙蔽了双眼,见泥鳅如见绝色,岂不好笑?幸亏本座来得巧,再迟一步你们都得葬身在此,现在还要拉本座去见官?果然世风日下,好人做不得了。”

    他张嘴胡说,把那几个人说得一愣一愣的。夷波幽幽醒转,蜷在那里欲哭无泪,自己忽然成了这样,又腥臭又肮脏,只怕连阿螺也认不出她来了。接下去怎么办?虽说她做鲛人时没什么出息,但总比做泥鳅光彩。想想她吹弹可破的皮肤,再对比现在一身厚皮,顿时觉得生无可恋,活着也多余了。

    她趴在地上呜呜哭泣,流出来的眼泪化不成鲛珠。她对自己变化的过程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该恨谁,是这几个贪婪的人,还是这来路不明的妖怪?

    渔人都是附近村子里的,哪里经得住惊吓!趋身看,现在是尾烂泥鳅,没准放进水缸里就变成九头的相柳了……这么一思量立刻惊掉了三魂七魄,罢了罢了,把它从网子里抖落,几个人扛着家伙转头就走。遇见了这种邪事还是守口如瓶的好,走漏了风声,回头泥鳅夜里来敲门就不得了了。

    岸边只剩一人一鳅,泥鳅芝麻大的黑眼珠看着他,他蹲踞下来,拿草棍拨了拨,“这么恶心,怎么回水里呢,我踢你下水吧!”

    夷波想反对也来不及了,试图抱头,奈何没有手,骨碌碌滚了好几圈,沾得一身泥。其实回不回水是次要,要紧一桩得变回来。她宁愿美美的去死,也不愿这么丑兮兮地活着。

    云头履的鞋尖挑了好几下,终于把她挑进水里。她要沉下去了,奋力扭动,又浮到水面上,不住对那个人点头哈腰,求他让她恢复原形。

    他跳上竹筏,眉目淡然,“你这鲛人真蠢,明明笨嘴拙舌,还要和他们求情。”复闲闲一瞥,“不光嘴笨,连眼神也不好。”

    不管他怎么挖苦她,夷波觉得都是小事,只要能把以前的皮囊还给她,他爱说什么都随他高兴。

    他垂眼打量她,“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耷拉着脑袋,做错事了?挺起胸膛往前看。”

    夷波吐出一串泡泡,人家没有胸,怎么挺啊!不过还是努力将上半截拗起来,露出圆鼓鼓的肚子。羞耻是羞耻了一点,不过现在也顾不上了。

    筏上的人轻轻一笑,笑声里夹带着调侃和无奈,“这么多年没见,还是毫无长进。”

    她纳罕地抬头,听他的语气倒像以前认识似的。仔细回忆,记忆里没有这张脸。她想笑,脸上皮肤紧绷,舒展不开,想说话,除了吐出更多的泡泡,别无他法。

    筏上的人叹了口气,抬指一弹,夷波看见自己的胸鳍化成了手,尾鳍在水里飘拂,越来越丰满,终于还原得和以前一样。她高兴极了,往上一蹦,蹦了两丈高,然后轰地一声落下去,溅起一人高的水花,把那人浇了个正着。

    刚才的翩翩公子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他啊啊大叫,“你这个没心肠的,敢这么报复我!”

    夷波把身体潜在水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畏缩地望着他。他气急败坏抖落身上的水珠,撩了撩头发,长发凝聚成缕,从月冠两边垂坠下来,虽凌乱,却如水墨氤氲,有种漫不经心的美。

    夷波看得发呆,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呢!真身不明,但法术一定高超,所以才能把自己变得那么美。

    他眼眸微转,察觉她正傻傻看着他,似乎很满意,抿唇一笑道:“是不是觉得本座很耐看?很漂亮?”

    是啊,这么漂亮,不调戏浪费了。可惜有贼心没贼胆,只有继续仰望。

    他眉心的那个印记倒也奇怪,遇水之后渐渐浮现,从浅淡的一层加深至赤红,像神佛开了天眼,映着白净的皮肤,愈发鲜焕。这东西叫眉心轮,夷波知道,是超出三界后才会有的一种标榜。阿螺修行那么多年都没有,想必这位的来头不小,且和青丘狐无关。

    她讨好地摇动尾巴,“天怒人怨,海水倒灌。”最后加了一句,“把持不住!”

    他的嘴角抽了下,“你该好好学学人话了,有志向的鲛人不甘于一辈子生活在水里,岸上的世界很精彩,你不想去看看吗?”

    她扒着竹筏,懵懂的一双大眼睛眨啊眨,还是没怎么开窍的模样。陵鱼和雕题有腿,潮城鲛人没有,所以她从来不存这种奢望。她的心愿很简单,安安分分呆在水里,阿螺想去哪里,她背着她在海里畅游,这样就很满足了。

    他垂眼看着她,像看一只小猫小狗,充满怜悯,“哪天本座心情好了,赏你两条腿吧,让你上陆地看看。”

    有自然比没有好,她点头不迭,纤细的臂膀扣住竹筏,阳光洒下来,照得那肌骨皎皎,别样诱惑。只是她不自知,快乐地扑腾了一下,“你是谁?”

    她只会一些简短的语句,三四个字往外蹦,通常充当聆听者。他俯下身子,伸手牵她挽到肩头的袖子,把她的胳膊严严盖住了,让她仔细看他的脸,“好好想想,当真不认识本座了?”

    她的视线在他脸上溜了一圈,然后往下……往下……穿过微敞的交领,落在那拥雪的胸膛上。真高兴,平平的,果然是个男人。她咕地咽了口唾沫,尾鳍摇得更欢畅了,溅起一串涟漪。筏上的人脸色一变,忙掩胸唾弃了句色鱼,“你往哪里看!怪道说鲛人性淫,果不其然。”

    夷波觉得很冤枉,艰难地竖起一根手指,“就一眼。”而且性淫的是雕题鲛人,潮城鲛人一辈子只等一个人,是最忠贞不二的。如果不幸和伴侣分开,哪怕永远孤单,也绝不同别人将就,说她性淫,真冤枉她了。

    他却强势,“一眼也不许看!”

    她委屈地瘪嘴,因为消沉,身体也变重,要沉下去了。想起还没问清他的名字,重新浮了起来,先指指自己,“我……夷波。”

    他微侧了头,“化险为夷的夷,夷为平地的夷?”

    虽然他的解释那么偏激,夷波也不计较,含笑问:“你呢?”

    他哦了声,“我叫……”

    他叫什么她居然没有听清,阿螺的喊声从岸边传来,因为高兴变得又尖又利。她回了回头,眼梢白影一晃,再看竹筏上,人已经不知去向了。

    她有些懊恼,嗳了一声,扎个猛子潜到岸边,阿螺眉飞色舞地说:“找到了,胭脂盒物归原主,烛银也送出去了。”

    夷波暂时忘了刚才的可怕经历,能完成阿螺的心愿是件可喜的事情。她要阿螺说说经过,阿螺坐在湖石上口沫横飞,“其实很容易,我上岸后沿着青石路往街口去,一眼就看见糖坊两个字了。原来糖坊开了家胭脂铺,里面卖的全是胭脂和铅粉。我把盒子给她看,问是不是她的,她说是。我又把烛银放在她面前,问她认不认识一个叫登褒的人,登褒死了,托我把这袋烛银交给糖坊。她起先愣了一下,后来就高兴哭了,还送了我一盒胭脂作为酬谢呢!你看好人有好报吧,我们做妖精的也要修德行,将来渡劫的时候功过相抵,对前途有助益。”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高冷总裁不好惹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祺深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都市最强元神龙游天下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我的心动女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