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7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0:13: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以前把鲛绡卖到海市上,听说那些人会拿来做衣裳,她只负责织布,后面的女红就不会了。这鳗女却是个全才,她会占卜,会砌墙,还会裁剪。画好了线让她帮着把鲛绡割开,自己拔根头发变成针,抱着鲛绡坐在角落里就开始缝合。

    夷波崴身看着,倒也佩服她。忙了半天有些累,正打算休息,隐约听见潮城方向传来吵吵嚷嚷的声响。她抓着栅栏探看,回头叫阿嫚,“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鳗女天塌下来也不管,钢针在头皮上篦了篦,“料着有人来犯,别操心了,咱们这里是牢狱,波及不到的。”

    可这位算命大仙这回算错了,本以为不在潮城可以置身事外的,没想到不久就见成簇亮光从远处过来,到了面前一看,全是牛高马大的雕题鲛人,穿着黑甲,满脸横肉丝,背脊上角刺嶙峋,大嘴一张就要吞人似的。

    “都别动。”领头的摇着尾鳍插着腰,双目炯炯向内查看,“鲛女出来,未成年的也出来,我们将军要过目,胆敢隐匿瞒报者,即刻拉出去处斩。”

    原来潮城鲛女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雕题的需要,他们每三十年一次劫人,很多鲛人到最后都选择做男鲛,这次的战利品只有区区十八,已经跌破往年数量了。因此要找即将成年的,带回南溟豢养,时候到了逼迫他们选择雌性,比放在潮城散养胜算更高。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凶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哑狱里虽然都是作过恶的,但比起雕题,简直小巫见大巫。雕题的背鳍哗啦一声张开,愤怒地抖上一抖就足以叫人闻风丧胆,鲛女和未成年的没有勇气迈出去,那些男鲛们却齐刷刷退后了一步,结果出列的有十人,连同鳗女一起。

    雕题打开门,尖利的矛往上挑了挑,驱赶他们出笼,夷波吓得直打颤,还好阿嫚也在,算有个照应。结果刚踏出牢门,阿嫚就被扔了回去,那些雕题唾弃:“什么东西这么丑!我们要的是鲛人,你一条鳗鱼凑什么热闹,不要脸!”

    阿嫚在后面大喊大叫:“看不起鳗鱼,肤浅!”

    夷波边走边回头,阿嫚远远看着她,向她挥了挥手。她忽然惊觉,所谓的作配南方是不是指南溟?难道她命里注定要嫁给雕题?她嚎啕大哭起来,阿螺现在在哪里?这个不靠谱的,紧要关头总是不见踪影,这下完了,果然大祸临头了。

    ☆、第 12 章

    她的哭声嘤嘤,不长不短连续不断。起先雕题也不理她,后来不堪其扰,嘲她大喊了一声,“吵死了,再不闭嘴就宰了你!”

    夷波看见那口尖牙锐利得像刀锋一样,冲她一龇,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雕题的长相和潮城鲛人还是有区别的,他们的皮肤是苍色的,又厚又硬,仿佛盔甲。他们凶恶,战斗力强,自身的武器也更多。雕题从洪荒时起就是鲛族中最危险的一支,连东海鲛人看见他们都退避三舍。潮城鲛人以前有龙君护卫,岁月无惊,现在不行了,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夷波在潮城里也属于拖后腿的,因此除了哭,想不出别的办法。雕题的恫吓没能让她噤声,一听说他们要宰了她,立刻哭得更凶了。一个雕题抽出刀在她面前唰唰比划了几下,正好有只扇贝慢吞吞经过,咔地一刀把壳劈开,往她面前一踢,“看见没有?再聒噪,下场就如此贝!”

    她被吓住了,心里一激一蹦,两眼翻插上去,晕倒了。雕题大呼倒霉,“这个不中用的,就这么死了?”过去拿刀尖挑开她脸上披散的长发,露出一张婉媚绝伦的脸来,嗷地一嗓子,“这个小鲛我要了。”

    啧啧,成年之后不知是怎样倾国倾城的妖孽,虽然现在没有性别,但是单瞧这细腻的皮肤,挺直的鼻梁,还有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就已经让人心猿意马了。

    那个雕题搓手挠胸,“让我来救他。”说着撅起嘴,就要上前给她度气。

    这个便宜不容他占,领队的将军一脚把他踢翻,“上等货色先供大王挑选,挑剩的还有本将军呢,什么时候伦到你了?再胡来,砍了你的孽根送进鲛宫拉浮车,还不滚!”

    雕题兵挨了一顿骂,俯首帖耳。雕题国有很严格的等级制度,要是不服管,死路一条,反正雕题人满为患。

    大将军给麾下使了个眼色,副将紧紧腰带打算背起她,夷波自己慢慢醒了,见一只黑乎乎的手伸过来,她尖叫了一声,“我自己游!”

    大将军赞许地打量她,“多大啦?还有多久成年啊?”

    她抿着唇不说话,大将军悻悻摸了摸鼻子,“不说话是要吃苦头的。”转头对卒子说:“拿针来,插进他的鳞里给他挠挠痒。”

    夷波惊恐不已,颤声道:“我不会屈服的,头可断、血可流……我还小,今年刚满百岁。”

    鲛人二百方成年,如果刚满一百,那且要等了。

    大将军的视线在她身上巡视了一圈,如果年纪到了,鲛人两腋的透明胶质膜会泛起淡淡的胭脂色,仔细查看了一番,这鲛人的胶膜发青,和一般鲛人不同,姑且认为他没有说谎吧!大将军嗯了声,“没关系,我们可以等,大王最喜欢玩养成了。”

    夷波感觉一股腥甜在喉头翻涌,勉强咽下去,缩肩收腹挤进了被俘的鲛人堆里。放眼一看,都是平时熟悉的面孔,大家彼此对视两眼,满脸灰败。经过这场扫荡,潮城彻底沦为男鲛城了,雕题不光把鲛女劫走,连没有成年的也一并抓走,看来潮城为了躲避雕题洗劫,也许会弃城。将来就算他们能逃出来,也是无家可归,想到这里不由泪下。

    远处的守城潮鲛还在作战,可惜实力悬殊,那一小撮力量简直螳臂当车。几个长老捶胸长嚎:“龙君、君上……您怎么还不回来!您辖下鲛人有灭族之灾了,求您显圣,救城众于水火吧!”

    他们的祝祷引来雕题哈哈大笑,“别叫了,叫破喉咙也没有用。你家龙王爷不知在哪里快活呢,保不住你们啦。”

    夷波吸吸鼻子,又是伤心又是失望。如果那天龙君和她们一道回来,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雕题现在看准了南溟以北群龙无首,才敢放肆踏上哑海的海域,要是换了以前龙君在时,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更别说强抢鲛女了。

    雕题这次不虚此行,个个心情大好,唱着不成调的歌,排着长长的队伍押解他们返程。因为觉得他们太磨蹭,还有逃跑的嫌疑,把他们装进了海草编成的大笼子里,几十个雕题前拖后推着,吵吵嚷嚷往南溟而去。

    南溟地广,波涛万顷无边无际,从哑海过来得花两天时间。夷波和同伴们被关在草笼里,自己不得控制,被颠得七荤八素。一帮弱质女流和半大不大的少年,对目前的处境无能为力,大家哭完了,靠着草笼只管发呆。

    “怎么办呢,真的要嫁给雕题了。”想起脏兮兮的异族那满身油皮就一阵恶寒,“长老们,还有祭司,居然一个都对付不了他们。”

    “多少次了,有今天也在预料之中。只是我不甘心……我有意中人了……”一个鲛女抽抽搭搭哭起来,“他想救我,可是打不过那些野蛮的雕题。我看见他被他们押起来,现在不知道怎么样。”

    大家长吁短叹,然后有人喊夷波,“没想到你被关在哑狱都没能幸免。”

    “是不是因为你总跟那只螺在一起,你们到处跑,早就被他们盯上了,所以……”

    夷波不愿意想这个,一下一下拨弄海草。抬头看天,隔着水幕混混沌沌的,遥远得荒寒。

    又有人小声饮泣:“我想回潮城,我们逃跑吧!”

    “怎么逃呢。”另一个叹息,前前后后那么多雕题,往哪里逃才不会被抓?

    夷波却会错意了,她觉得想逃出这里很简单,五指一伸,轻轻松松就把笼子割开了。笼底破了个大洞,她自己收势不住先掉了出去,大家瞠目结舌,既然已经开了弓,那就没有回头箭了,于是干脆将笼子割得粉碎,像猛然窜到空中的烟花,一眨眼工夫就四下逃散了。

    雕题没想到会出这个意外,大将军愤然大喊,“造反了,抓住他们!”

    于是乱作一团,潮城鲛人身姿翩翩向远处疾游,雕题浑身肌肉虬结,他们的尾鳍更有力,要论速度,潮城鲛人远不是对手。夷波来不及顾别人,自己闷头往空旷处逃窜,拿出那天和雷神比速度的决心来。眼看前面越来越开阔,几乎只剩她一个了,她心里愈发急切起来。还差一点儿,再加把劲就能突出重围。可是原本没遮没拦的地方突然架起了一片网,她刹身不及,一头扎了进去。

    雕题快活得手舞足蹈,“人做的东西还真管用。”

    夷波气得很,扒着网眼结结巴巴说:“都是鲛人……自相……自相残杀!”

    胜利者不以为然,“我们雕题国的勇士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天生就是被奴役的,我们专管征服,明白吗?”

    即便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势单力孤,到底落进人家手里了。本以为至少能有个把逃脱的,谁知刚才的面孔重新又聚集到了一起,这次谁也没力气说话了,努力过一次,全军覆没,看来命运就是如此。

    雕题一路高歌猛进加速收兵,夷波和同伴们就这么给扛回了南溟。南溟有别于南海,对人或海族来说都是陌生的。进入需要经过某个通道,陆上古籍称呼南溟为“海外”或“方外”,一直是个常人无法触及的神秘去处。夷波隐约听人说起过,南溟原本也是个讲规矩的地方,可是自从上一任溟主过世之后,这片海域就成了一盘散沙。雕题本来排不上号,如今也咸鱼翻身开始称霸王了。龙君如果再不归位,照这个趋势下去,恐怕连南海都要划进他们的版图了。

    然而那么了不起的人物,不折腾出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来,似乎白瞎了他的名号。夷波泪眼婆娑地想,话虽如此,可他要是继续不知所踪下去,她恐怕真要当雕题王的宠妾去了,还怎么和他共谱龙鱼佳话!

    耳边是雕题无意义的欢乐叫喊声,鲛人一般都很内敛,话不多,譬如每年一次的海族朝圣,你会看到各式美丽的身影穿梭,热闹而安静。绝不会像雕题,乱糟糟闹哄哄,和兽类无异。眼下他们落进雕题手里,可算是白璧蒙尘了,雕题粗鲁至极,挥动着手里的长矛,把他们一干人等驱赶进了雕题王的鲛宫。

    雕题在海族里面算是很糙的那类,对生活环境要求不高,满足最基本的需求就可以。所谓的鲛宫,也建得张牙舞爪,毫无章法可言。不过进去之后发现进深真惊人,比起龙绡宫大了三倍不止。夷波不满地腹诽起来,龙君是南海之主,都没有他们这么嚣张。这雕题王是个穷奢极欲的家伙,审美又不行,除了往抱柱上镶宝石和珠玉,大概就不知道别的了。

    大将军却很自豪,“看看,到我们雕题国来是不会过苦日子的,只要你们听话,以后顿顿有肉吃,天天有绫罗穿,比在潮城强多了。现在你们要进鲛宫备选,如果大王看得上,会留下培养感情;如果看不上,你们还有一次自由选择伴侣的机会……看我!”他略有些腼腆地拍了拍自己的胸甲,拍得梆梆作响,“年轻、气猛、有责任心,位高权重又富甲一方……”

    话未说完,因为宫中有鱼官出来传话被迫中止,不过接下去的内容也能猜到,无非标榜自己是托付终身的不二人选。雕题和潮城鲛人不一样,他们没有忠贞的习惯,一个男鲛配几个女鲛是很寻常的事,但这样公然撬墙脚,大将军的胆子果然不小。男人嘛,总有两面性,对姑娘再温柔体贴,对于男鲛,手上命案可不只一两宗,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双面鲛。

    鱼官光打手势不说话,身后出来一排虾兵蟹将,指引他们往殿中去。夷波混在人堆里前行,一面紧张,一面左右偷偷观望。海里不能燃火,可是大殿两侧供着几十个大盆,里面不知装了什么,绿幽幽磷火一样,照得殿里一砖一柱都是绿的。这里不像议事的地方,倒像阎王殿,夷波紧张地缩着脖子,远远看见宝座之下站着个人,背对他们而立,穿黑袍,领袖有金线回文缘边,贵重不失威仪。琅谙鲁しⅡ耆唬谘谎灰恢贝沟脚圩酉路剑坪跤职阉嗄碌母芯醭宓恕U獾裉馔醯牡佬幸欢ê芨撸尤徊皇怯阄玻且凰送龋【褪遣恢勒呈鞘裁囱鹨蛔矗芳ρ奂拥匕欤蔷吞朔颜庑闵刹偷谋秤傲恕

    ☆、第 13 章

    大将军是跟着一起进去的,他仔细看了前方一眼,“三日未见,大王越发气度潇洒、英俊不凡了。看看这华丽的冠服,流线型的身材和大长腿,你们还有什么理由委屈和不情愿!大王可是我们雕题国上下的标杆,深受全国鲛女爱戴,帅出南溟新高度的一代霸主。能够追随大王左右,是你们的福气,别哭丧着脸,都给本将笑起来!”一边呼呼喝喝,一边转头问鱼官,“今天是十五吗?天还没黑就打算登陆?那我这就去安排大王的浮车和扈从……”

    鱼官向他挤了挤眼,脸上有怯懦的表情,示意他噤声。大将军没有领会,继续不遗余力地邀功请赏:“大王……大王……照您的指示,臣这次把没有成年的潮鲛也抓来了。为了防止潮城那几个老家伙偷偷迁城,臣特地留下一队勇士驻守潮城。臣有道妙计献给大王,等下一批小鲛孵化,即送去潮城让那些潮鲛抚养。我们可以把潮城变成雕题的育婴房,潮城鲛人性情温和又有爱心,最适合当奶妈了。反正哑海如今没人掌管,我们向北迁徙,进驻潮城算了。以我们的实力,先横扫南海再杀进陵鱼国,一统四海指日可待呀,哈哈哈……”

    鱼官以鳍扶额几乎晕倒,向上看看,那黑色的身影没有转过来,很平静地说:“一统四海……真是个宏大的理想。”

    大将军嘿嘿笑了笑,“那是因为在大王的英明领导下,臣才敢发此鸿鹄之愿。大王今日声线清朗,身段风流,必须配一绝色。”他游进潮鲛群中寻找,直接把夷波提溜了出来,“大王请看,臣发现一个小鲛,长得花容月貌,一看就适合当宠妾。现在虽未成年,但大王可以把他养在身边,看着爱妾一天天长大,多么的心痒难搔和有成就感,大王一定会喜欢这种感觉的。”

    夷波吓得抖作一团,“我、我……已经发愿当男鲛了。”

    “你敢!”上面没出声,大将军先对她大喝了一声,“大王面前不得无礼!快说你要当女鲛,一生一世追随大王,不然把你鼻子割下来喂螃蟹,知不知道!”

    夷波呜咽着哭起来,她不想当这个雕题王的小老婆,她还盼着能和龙君团聚呢!可是怎么办,大将军的刀锋在她面前晃了晃,银光照得她两眼发晕,她哭得打嗝,左思右想,不敢违抗,捂着鼻子说:“我愿意……追随大王,可是我已经有意中人了,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心。”

    大将军上窜下跳,“敢对大王不忠,死路一条!”

    上首的人终于慢慢转过身来,姿容如电,眉心火纹悍然,居然和龙君长得一模一样。

    有这样的一张脸,立刻不存在强不强迫的问题了。谁能想到丑陋的雕题鲛人里会长出如次匪夷所思的极品!夷波见底下一片哗然,她不甚聪明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难道之前所谓的龙君根本就是雕题国主?她和阿螺都被骗了吗?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错爱错爱,一下哭晕在地上。

    大将军咦了声,“大王今日真是美得……惨绝人寰啊!”

    鱼官再也看不下去了,抖抖索索上前行礼,“君上,本次押解的潮鲛尽数在此,毫发无损,请君上明鉴。”

    他的视线掉转过来瞥了夷波一眼,“身为潮鲛,一点气节都没有,令人失望。”

    夷波知道他是指她刚才的表现,心说失望你个鬼,最该失望的是她好吗!她居然那么容易轻信人,错把雕题当成龙君了。可是真正的龙君在哪里呢,兜了个大圈子,她前阵子死心塌地的对象出现偏差,简直是她百年爱恋的污点!

    她恶向胆边生,又气又羞地指责他,“做鲛人要有做鲛人的自觉,明明是个雕题,你装什么龙!亏我之前那么敬重你,你难道不觉得受之有愧吗?你这个赖皮鲛,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也不能掩盖你斯文败类的事实,你是鲛族的耻辱!”

    她这一通骂,众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上首的人白了她一眼,“笨成这样也是旷古烁今第一人了。”一面与她擦身而过,抬袖指了指道:“自今日起雕题国并入潮城,潮鲛要是看得上雕题鲛女,也可与之通婚。雕题善战,以后海疆的太平就归雕题负责,不得欺凌弱小,不得恃武行凶,若是让本座发现有异,族规惩处,绝不宽待。”

    众鲛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大将军心里也存疑,追问道:“大王这是赞同臣下的意见了吗?不过也太彻底了些,譬如令我们的鲛女作配潮鲛,那些无能之辈会辱没她们的。还有雕题巡逻南海及哑海……我们只要征服,四海和平关我们球事啊!”

    他刚说完,鱼官咚地一声跪下了,颤声道:“请君上恕罪,兀犴将军心直口快,不知其中厉害……”

    这下大将军不说话了,再简单的脑子也能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傻张着嘴向上看,“大王……”

    “养着一帮连国君都不认识的将领,雕题国迟早要完蛋。”他皱了皱眉,厌恶地调开视线。

    夷波旁观了半天,搞不清方向。这时听见阿螺的叫声,欢欢喜喜举着个框从宝座后面出来,扬扬手说:“回禀龙君,海图已经绘成了。这雕题王的皮真厚,我剥了半天才剥下来绷好,您看看,没有什么偏差吧?”

    满殿的人都心惊胆战,水里似乎漾起一股腥味,到现在才发现有血丝漂浮,原来雕题王已经被杀了。

    兀犴大将军面如土色,结结巴巴说:“这……这……不是大王!大王……”

    鱼官捂住了他的嘴,小声道:“他是南海龙君,来替潮鲛报仇了!”

    雕题国和潮城的过结由来已久,这百余年间雕题仗着凶狠欺凌潮城,现在南海海主回来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把他们的雕题王剥皮做了海疆图。这个下马威给得太狠,连久经沙场的大将军都唬住了,和鱼官抱头痛哭,哀悼雕题称霸海上的世代宣告结束,接下来他们得服兵役,连自由都受限制,就别再考虑个人的婚姻问题了。

    夷波坐在那里发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龙君不是雕题王,他是来救他们的。

    阿螺奔过来扶她,把她往前推了推,“快去呀。”

    她觉得很愧疚,刚才不分青红皂白把人家骂了一通。其实也不能怪她,怪就怪这个兀犴将军,连自己的王都不认得。还有龙君,好好的龙为什么说鲛语,彻底把她给搞混了。她踯躅了下,低声抱怨阿螺:“你不救我,到这里来了。”

    阿螺说:“我本来是打算和雕题大战三百回合把你劫出来的,正好半路上遇见了龙君,龙君单枪匹马来南溟收拾雕题王,我想你早晚也会到的,就先跟着龙君过来了。你看这不是天衣无缝嘛,不费一兵一卒把雕题国收服了。以后雕题可以护卫潮城,就再也不怕外族欺压了。你巴结住了龙君,求他不管到哪儿都带着你,好事不就成了吗。”

    夷波一听顿时又高兴起来,只是她没忘自己说过的话,她说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不知会不会引起龙君的误会?再说他刚才还嫌她笨,她这样无可救药的鲛人,一定让他感觉既可笑又可悲吧!

    她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不敢……”

    阿螺骂她,“胆小鬼,别等龙君喜欢上了别人你再后悔。要是实在没胆量,那就作罢,以后可别哭,当个男鲛和我在一起算了。”

    夷波被她训了一顿,觉得此话有理。虽然她办事从来都是畏首畏尾,但是关乎终身大事,马虎不得。以前爱听石斑鱼讲他和海狸的爱情故事,虽然他后来渡劫失败化成了飞灰,但他求爱时勇往直前的精神永存。他说爱情就像一场战役,披荆斩棘,不能后退。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不能因为担心会有遭受拒绝的可能就放弃。纵然失败,只要努力过,大不了被你爱的人笑话一下,有什么关系。如果退缩了,一旦对方爱上别人就来不及了,那个人也许未必比你优秀,但他一定比你勇敢……

    一条菜鱼都能有那么高的觉悟,作为鲛人,她有什么道理怯懦?夷波挺挺腰,打算争取一下,然而觑眼看龙君,又有点怕。鼓了好半天的劲儿才挨过去,腼腆一笑,唤了他一声:“龙君……”

    他没有理她,优雅地拂了拂衣袖。

    她憋了口气,用鲛语期期艾艾阿谀着:“先前押解来的路上小鲛就在祝祷,求龙君显灵……这次能救城众的只有龙君一人,没想到龙君真的来了,这就是心意相通吧?潮城现在越来越没落,终究要龙君出面,才能振兴鲛族。龙君回来了……长老们一定很高兴……”

    他还是不理她,负手踏出了鲛宫。

    夷波看着他的背影,嘴瓢得葫芦一样,对阿螺说:“他不理我了,怎么办?”

    阿螺扛着海图怅然,“大神一般都很有性格。”

    她垂着嘴角又叫了一声,“龙君丰神俊朗,举世无双。”

    他的脚步慢了一点儿,似乎有了触动。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都市最强元神我的心动女老板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祺深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高冷总裁不好惹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龙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