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9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0:13:5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夷波有点脸红,这个“伺候”有时候听起来还真是暧昧呢!她含羞一瞥龙君,他阖上了眼睛,浓长的睫毛覆下来,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皎若芳树。长老们慢慢退后,他又启唇吩咐:“鲛族也该学学人语了,光你们几位长老精通不管用。譬如海市交易,隔一道手,难免被人坑骗。学会人语,这种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对大家都有好处。”

    长老们忙道是,“君上英明,之前臣等也商议过此事,只是因为雕题长期扰攘,实在没有心思办学。现在既然天下太平了,臣等立刻准备起来,设立书院开课讲学,寻人语说得好的,请到书院做先生,君上等着臣等的好消息吧!”

    龙君笑了笑,“如此甚好,加紧办,头一个要教的就是这条鱼。”他闲在地指了指身旁的夷波,“本座不想听她结结巴巴的腔调,长此以往会带坏本座的。”

    长老们立刻心领神会,一叠声应了,弓腰退了出去。

    夷波虽然又成了反面教材,但心里是高兴的。像他这样的大神一而再再而三出手相救,就算有时候心眼略小,也绝不影响他的整体形象。

    她对龙君的感觉,有一句话可以很好地概括:越品味,越欣赏,越欣赏,越懂欣赏。龙君的魅力上天入地盖世无双,能陪在他身边她立刻觉得自己水涨船高了,别说让她垂肩,就算让她洗脚,她也在所不辞。

    阿螺很懂眼色,“天不早了,我先回去收拾收拾。潮城要办书院,我的人语说得标准,可以试试应聘夫子。”临走嘲龙君努努嘴,示意她别错失良机。

    可是怎么下手呢,夷波盯着他看了半天,发现除了偷偷爱慕,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算了,暂时还是先当个合格的爪牙吧,她全心全意为他捶背通经络,鲛人的力气小,打在身上挠痒痒似的。龙君睁开一只眼乜她,“花拳绣腿。”

    她委屈地咕哝了声,努力加大力道,紧握起双拳,握得指节发白。

    龙君叹了口气,一手托腮歪在榻围上,美丽的脸在水色中越发丰艳诱惑,“你是犯了什么事,才被关进哑狱的?”

    夷波想了想,很觉得惆怅。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去即翼泽,长老不高兴。”

    “不高兴就把你关起来了?”

    她点点头,指了指房顶,表示人在屋檐下,要是敢反抗,恐怕会被赶出潮城的。她活了两百年,怕的东西有很多,最怕的就是无家可归。她已经很努力的想要融入潮鲛了,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时候受到的待遇还是和一般鲛人不同。其实她一直觉得自己属于这里,因为鲛人只有三大族,既然不是雕题也不是陵鱼,那么肯定就是潮鲛啊。可惜他们都说她来历不明,对她有防备,就比如大家犯了同样的错,她受到的责备总是比别人多,没办法,排外也是每个族群的共性。

    龙君咂出了点味道:“你胆小如鼠,一定是因为长期遭受打压,对不对?”

    夷波绝不承认她胆小,即便是事实,也不能丢了面子。她说:“我谨慎,不是胆小。”

    龙君简直要笑起来,“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鱼,人在岸上跺一跺脚,你都吓得打滚,还说自己不是胆小?”顿了顿,眼波一转道:“放心吧,以后有本座在,你就算找到靠山了。本座还要提拔你,让你风光无限呢……”

    夷波诧异地抬头,他别过脸,优雅地掩口打了个呵欠,“本座困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吧,等明日本座睡醒了,你再来龙绡宫听命。”

    夷波反应慢,动作也比较慢,还没来得及答应,他抬手一扇,直接把她扇出了宫门。

    ☆、第 16 章

    龙君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夷波摸着后脖子,晕头转向往回走,发现沉寂了百年的城池忽然变得热闹和繁华起来。

    以前害怕雕题作恶,入夜后大家都不敢出没,城垣上虽有灯笼鱼和明珠映照,也是死气沉沉一座孤城。现在龙君现身了,吃瘪了一百年的潮鲛们顿时扬眉吐气,加上被掳的鲛女们也回来了,城中人口一下子增多,死城就又活过来了。

    夷波喜欢这样的氛围,轻松安全,不必再担惊受怕。她在珊瑚丛中穿行,听见鲛人们的歌声,悠扬婉转没有顾忌,潮城已经安静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恢复正常了,一切都是龙君的功劳。

    她摆身往回游,远远看到阿螺在门前,举着铲子铲门框上附着的细小贝类。见她回来了,招呼她进门吃东西,鲛人和螺的食谱很简单,海里的鱼虾都可以用来果腹。她们不像人那么麻烦,需要烹煮,她们生吞,啊呜一口就解决了。阿螺说:“过段时间咱们上岸,在海边建个屋子吧!等有了锅灶,我给你做饭吃。你吃过人的粮食吗?苞谷,还有粟米,吃了齿颊留香,比生鱼强多了。”

    夷波想起在登褒府上喝的茶,琥珀色的茶水,抿一口又苦又涩,实在搞不懂陆上人的口味。不过阿螺说要建个屋子,这个主意真不错。龙君送她的那双腿不是一次性的,只要跳上陆地就会显现。等住到了陆上,她的路也会走得越来越好,到时候就可以像人一样到处逛了。

    她伏在草垛里高兴不已,“什么时候?”

    阿螺说随便,“只要你有空,明天就可以去。”

    她点点头,鱼尾摇摆得更欢畅了。阿螺不知劝了她多少遍,高兴不要摇尾巴,又不是陆上的狗,只有狗才这样,她也不听。认识了她一百多年,她一直是这个脾气,胆子小,但乐观开朗,在她眼里受排挤也好,甚至被关进哑狱也好,只要熬过去,就没有什么能够令她绝望。

    两个人挤在一个草垛子里,阿螺在她胸前摸了一把,“时间到了吧,怎么还是老样子?”

    夷波自己也很失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和别的鲛人不同吗?她希望自己快点起变化,好让龙君多关注她两眼,结果一点动静都没有,想想真失望。

    “我可能要三百岁。”光是设想一下她就哭了,简直是个噩梦。

    阿螺说不会,“除非你是特殊品种。不过有得有失,成年得晚,相对的寿命也长,比别人晚一百年,说不定你能活两千岁。”

    如果是这么换算,似乎也还合算。她吸了吸鼻子,“龙君呢?”

    “龙的寿命可说不准,相传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化为角龙,千年化为应龙,你算算,龙君这么深的道行,说不定就是条应龙呢!还有更厉害的,你知道上古的烛龙吗?活了有上万岁,据说归隐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

    阿螺这么说,夷波又想起了寒川的那条苍龙,它有很大的角,起码是条角龙了。至于龙君的真身什么样,她没有见过,不好下定论。照她的意思是最好两个人寿命差不多,龙能活那么久,鲛人可活不到那么久,如果不能同死,终究不圆满。

    “反正你好好巴结他就是了,我看龙君已经成年很久了,他一直没有夫人,说明是个洁身自好的龙。只要你赢得他的欢心,让他再等上三五十年的,不是难事。”阿螺卷起袖子胡乱给她擦了擦脸,“有点出息吧,别整天哭鼻子,会被人笑话的。”

    夷波想起他说的要提拔她,让她风光无限,心里一时又高兴起来。什么时候成年谁也说不准,总之她心里有数,打定主意做女鲛,时候一到就向龙君自荐。

    她扭了扭身子躺平,“明天去看阿嫚。”

    阿螺问:“阿嫚是谁?”

    夷波往哑狱方向比了比,当初要不是雕题兵嫌她丑,现在她们应该在一起。她说:“一个鳗女。”

    阿螺啊了声:“鳗女和我们不同,她会吃人的,你小心点。”

    夷波讶然看她,“为什么?”

    阿螺说没有为什么,“每种精怪修行的方法不一样,鳗鱼修成人形的很少,他们半人半鳗,要化成人,就得吃人。”

    夷波想了想,忽然觉得很可怕,“吃什么像什么?”

    阿螺两臂枕在脑后嗯了声,“鳗鱼就像赖皮蛇一样,是海里最没有灵识的族类。他们有个皮囊,往里面填什么,显出来的形就是什么样。如果她吃的是老头,那她只能变成老头;如果是个姑娘,那她就是个姑娘。”

    夷波抖抖索索想,阿嫚有女人的外貌,男人的声线,那么被她吃掉的恐怕得有两个人了吧!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看来她入狱的原因就是吃人,亏她还和她走得很近,听她忽悠算命。好在她没有动心思吃她,否则一眨眼,说不定鳗鱼就变成鲛人了。

    阿螺看她被吓白了脸,顿时觉得可笑,“还要去见她吗?”

    她忙摆手,“不了,好怕。”

    怕就好,要是好赖不分才糟心。毕竟有个嘴馋又嗜血的朋友不是好事,她心满意足的时候可能是无害的,一旦起了渴望和贪念,谁知道会不会把交情都抛到脑后。

    所以还是老朋友靠得住,两个人并肩躺着,窗外的星光在哑海上空洒下温柔的光,夜深了,这片海域也逐渐安静下来。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已近晌午了。阳光穿过草垛照在脸上,夷波掀起一线眼皮,海水里有细小的气泡和微光,这样祥和的氛围阔别了很久,脑子里总有一段记忆,感到似曾相识,仿佛前生经历过一样。她重新合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身旁的阿螺恢复了原形,静静蜷在她的螺壳里,没有动静。夷波起身游出草垛,不知龙君起没起床,到屋顶上眺望龙绡宫,外面有鲛卒戍守,宫门依旧紧闭。转身看,长老们已经带领鲛人们开始忙碌,书院下决心要办,很快就能筹备妥当。潮鲛盖屋子的手段很高明,城外堆着很久以前从柜山上运回来的玉石,在珊瑚礁上建起个书院并不麻烦。

    长老指派人往里面运送简牍,夷波游过去表示愿意帮忙,长老看了她一眼,“不敢劳驾你,免得惹君上生气。”

    夷波讪讪的,“君上是可怜我。”

    石耳长老说当然,“不然你以为什么?我和另外两位长老商议过,既然龙君愿意庇佑你,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报答他。另外……你既然在潮城,也算城中一员,虽然不成气候,但依旧能为潮城办事,只看你愿不愿意。”

    夷波仔细想了想,“除了死、挨打、禁足、饿肚子,我可以为潮城做任何事。”

    长老的嘴角抽了下,这么多的前提条件,剩下能办的事也不多了。不过不要紧,让她效力的恰巧不在这个范畴内。石耳长老说:“很简单,利用你的弱势让龙君割舍不下,别再让他离开潮城。我们这些潮鲛,能够依赖的只有他。现在雕题已经迁到哑海来了,这些蛮夷是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维持海疆和平,用得不好会伤了自己的。他们谁也不怕,唯独怕龙君,龙君在则南海以南风平浪静。所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留住龙君,不管用什么方法。”

    啊,这话说得太直白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难道要动用她的美色吗?

    夷波扭捏不已,绞着手指头说:“恐怕我会有负长老所托,您看我不够聪明……”

    长老安抚她,“龙君就喜欢看上去笨兮兮的,可以衬托他的聪明睿智。”

    “我不够美貌……”

    “也还可以啦,至少该有的都有了,眼睛鼻子一样都不缺。”

    “我还没成年,曲线也不够妖娆。”

    这下长老忍不住要鄙夷了,“你别想太多,就算成年了你也是鲛人,只适合当龙君的仆婢。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伺候龙君,让他老人家身心舒爽就行了。”

    夷波眨了眨眼,显得很怅惘。果然连长老们也不看好龙鲛恋,在他们眼里鲛人只配当奴仆,不可能有别的出息。她迟疑了下,试探道:“长老们欲留住龙君,就没有想过其他方法?譬如让龙君有归属感什么的?”

    长老捏着手里的尺子向龙绡宫方向指了指,“我们打算扩建宫殿,力求让君上住得舒适。配备两班鲛仆,每班四十六人,十二个时辰日夜照顾君上的饮食起居。君上的行头要做到最华丽最好看,挑选鲛绡织造好手和首饰镶嵌的能工巧匠,为君上特制御用冠服,让君上每天都华丽丽,金灿灿。”

    所以光解决住房和服装这些硬件,对个人的感情需求没有任何想法吗?夷波点着手指说:“我觉得留住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留住心。长老何不为龙君寻觅一位夫人,只要龙君的心在潮城,以后就算走得再远也还是会回来的。”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当然这个人务必精挑细选,首先要一心向着潮城,对潮城忠心耿耿,而且要单纯懂事听长老们的话……”说到最后好害羞,越说越像自己,简直已经把人选暗示明白了。

    石耳长老不负所望,恍然大悟地哦了声,“言之有理,龙君孑然一身这么多年,确实到了婚配的年纪。你说得对,留住人莫如留住心,只要君上娶妻生子,家在潮城,就再也离不开潮城了。”

    夷波使劲点头,每一下都充满了快乐。仿佛已经看到龙绡宫张灯结彩迎接自己的样子,她平时虽然大智若愚了点,紧要关头可是很聪明的。不管怎么样,先挣个名分是正经,通常大老婆的权力比小老婆大,万一自己不小心无能了,最后也不至于被剥皮点灯……看看多么朴实的愿望,她的要求还真是低得令人发指呢!

    ☆、第 17 章

    长老言必行,行必果,觉得她的提议不错,决定和另外几位长老复议。

    “你也别在外面游荡了,龙君不是点名要你伺候吗,看时候差不多该起身了,你去吧,别辜负了长老们的重托。”

    夷波应了个是,觍脸道:“这事宜早不宜迟,长老们可要抓紧时间啊。”

    石耳长老说知道,“为龙君选妃是大事,必须好好斟酌筹备。过会儿我们会去求见龙君,听听他老人家的意思,只要他首肯,这件事就可以张罗起来了。”

    夷波说好,笑得眉眼弯弯,无论如何,有机会就有希望。龙君是心无旁骛的人,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放在心上,没办法,只有她主动一些了,为长老们献计献策,长老再上龙君面前谏言,这么一来不光能完成她的心愿,也称得上曲线救国,简直堪称完美。

    她高高兴兴游向龙绡宫,到宫门前问戍守的鲛卒,“里面有没有动静?”

    鲛卒摇了摇头,“从昨晚到现在,龙君没有发过半句话。”

    这就难办了,她在门前犹豫徘徊,不知该不该进去。再一想,这么久没有消息,不会人又不知所踪了吧!这还得了,到嘴的肥肉,不能让他跑了。她捏住门上铜环,当当敲了几下,憋着嗓子柔声道:“给龙君请安。”

    里面没有声音,只有海上洋流卷过,发出汩汩的声响。

    她心里有点急,力气用得稍大些,“小鲛伺候君上。”

    还是毫无反应,这下大事不妙了,夷波心急如焚,趴在门缝上往里看,因为视野狭窄,只看见水晶帘后飘拂的一面雪白的纱幔,实在看不清内殿光景。她呜咽了下,抽抽搭搭自言自语:“好歹是一海之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不是答应做我的靠山,让我风光无限的吗,结果就这么走了……走了……”说到伤心处有了被遗弃的失落感,仰起脖子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命好苦,谁都不要我。讨厌出尔反尔,讨厌不告而别!”

    她唧唧歪歪的哭声引起了鲛卒的恐慌,“龙君走了?真的吗?”

    应该是吧,世上哪有睡到未时还不起床的当权者?人间勤政的皇帝一般卯时就开始办公了,龙君作为海中霸王,难道没有半点觉悟吗?

    她含泪点点头,“我想是的。”

    鲛卒们炸了锅,雕题刚刚被收服,人心还在思变,一旦知道龙君又离开了,那潮城岂不是要陷入空前的灾难?宿卫长在台阶下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火速回禀长老,请长老定夺。还有不许走漏消息,暂时秘不发丧。”

    他刚说完,龙绡宫的大门砰地一声打开了,里面传出含着隐怒的声音:“是秘而不宣,不是秘不发丧。你们这些鲛族真是叫本座心累,连话都说不利索,本座如何放心把潮城交由你们自己打理?”

    夷波听见他说话,顿时喜出望外,结结巴巴说:“潮鲛离……离不开君上,君上别走。”

    里面的人一声叹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谁能保谁一辈子……阿鲛进来。”

    夷波嗳了声,欢天喜地进门,直冲内殿,“君上……君上我来了。”

    生活在水里很方便,洗漱都免了,如果龙君还没起床,伺候他穿衣就可以。夷波绕过屏风,脑子里构建出一个非常旖旎和魅惑的画面——龙君躺在榻上一手支头,锦被之下香肩半露,长长的头发在身旁蜿蜒,一直垂坠到地上。轻飘飘瞥她,弱眼横波,令人心颤……

    她傻笑着擦擦嘴角的口水,搓着两手弓着腰,“君上……”

    可是眼前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一条龙平瘫在床上,被子太短只盖住中间一截,盖不住首尾。比鱼鳍更华丽的龙尾扇面一样随波开合着,四个爪子向四个方向伸展成大字型,额上顶珠璀璨,口唇却大张着,尖利的牙齿暴露在外,一群鮣鱼在它齿间忙碌,为他清理口腔。

    夷波吓得咕地一声,跌坐在地上。她以为龙君爱美,不会轻易暴露原形,谁知道这才几次,就被她撞上了。

    他见她呆若木鸡,不以为然,“怎么?本座的真身不够清秀高雅,没有充满内在力量?”

    虽然她见过神珍上的苍龙,但龙这种神物毕竟高高在上不可攀附,乍一看还是忍不住胆战。她颤巍巍说不,“可是君上怎么……”

    鮣鱼的工作做完了,齐齐鞠躬告退。他咂了咂嘴,“你不懂,时刻变幻很累人。本座神通广大是不假,偶尔也需要休息一下。让你看见真身是没把你当外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祺深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高冷总裁不好惹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龙游天下都市最强元神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我的心动女老板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