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15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6:03: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可龙君是个毫无方向感的大神,他就算清醒着,也不比喝醉的夷波强多少。他四下看看,水纹和景色都一样,这可在怎么办,别糊里糊涂又跑到东陆上去。然而不好意思直说,只能掩饰着:“要不然先不急着回去,醉酒上路容易出事,我们可以小睡片刻,等酒劲过了再走,你说呢?”

    夷波觉得有理,扑腾一下没跳上岸,再扑腾一下又沉进了水里。龙君无奈,伸手拽了她一把,没有体温的鱼,手心是凉凉的。

    “你的酒量太差了。”他抬手一挥,变出一床柔软的毯子,指了指示意她睡。她呵欠连连,没来得及道谢便倒头躺下,睡相实在很奇怪,抓着毯子的一角咕噜噜就地打滚,把上半身紧紧裹住,只留下一条肥厥厥的鱼尾,横陈着耷拉在水下。

    龙君叹了口气,心有点累,自己变出一张大床,舒舒服服躺在星空下。星辉璀璨,不知这么美的夜色里,会不会暗藏了一双窥探的眼睛……

    一觉睡下去,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睁开眼,发现一轮朝阳正从海面上缓缓升起,鸥鸟的叫声在耳边回荡,空气里有咸咸的味道,真是个不同寻常的早晨。

    他撑身坐起来,一个窈窕的背影背对着他,那么纤细的肩背,轻轻一折就会断了似的。他感到讶异,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原来鲛人在日光下和在水里有差别。譬如她的鱼尾,在水里是翠色,到了水面上却是湛蓝的。

    她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发现他醒了,欢快地叫声干爹,“我们睡了一夜。”

    龙君心头一颤,这话弄得不好会产生歧义的,便耐心指正她,“我们在外过了一夜,要说‘过’,不是‘睡’。”

    夷波不明白,明明是睡,为什么非要说过?她不屈道:“干爹睡了,我也睡了。”人类的语言真是太复杂了!

    这个实在难以解释,龙君搜肠刮肚,“睡是个很复杂的字眼,其中包涵的内容极其丰富。首先……它是个动词……”

    夷波仍旧腹诽,怎么是动词,明明躺下去就不动了……不过既然龙君不让她这么说,那听他的就是了。她怏怏答应:“小鲛记住了。”

    他松了口气,伸伸懒腰说:“好了,天亮了,该回去啦。”

    夷波知道要带路,纵身跃入水中。龙君跟在她身后,看那两臂推开波浪,拉伸出一个优雅的线条,纤细的腰肢款摆,尾鳍在水里绽放成花。不得不承认,鲛人有一种魅惑的魔力,当她含情脉脉看着你时,你甚至会觉得自己是被她爱着的。当然夷波是异类,一开口就让人想晕倒,不提也罢。

    他们离城一夜,回来时长老们已经侯在宫门上了。见了龙君忙上前揖手,“君上,有下落了。”

    龙君驻足,“那条鳗鱼吗?在哪里?”

    “丹江口,沧浪水。”

    料得没错,果然逃到内陆去了。可惜水族终究离不开水,就算跑到天边,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龙君哗地甩了下衣袖,“阿鲛听令,收拾行囊,咱们北渡云梦大泽,缉拿逃犯。”

    夷波振奋起来,两手一拱,气壮山河地应了声:“得令!”

    ☆、第 26 章

    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龙君有变幻的能力,没有必要像人出远门一样,鼓鼓塞上一个大口袋。夷波在宫里转了一圈,象征性地打包了两套衣裳,就到前面大殿和他汇合了。

    龙君看了她一眼,“本座的扇子带了没有?”

    夷波看看天色,“陆上冷,扇子没用。”

    龙君觉得和她解释是件很累人的事,自古文人墨客身上总少不得带上一柄折扇,这扇子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扇风,也不是为了拍苍蝇,而是体现个人魅力的无双法宝。没事摇一摇,既缓解了双手无处安放的尴尬,吹起的微风还能令发丝飞扬,显得空灵飘逸,公子无双。

    他懒得多说,转身进寝宫,自己翻箱倒柜找出一柄白玉为骨、泥金为面的折扇揣在腰里,然后问她:“本座的家当呢?全带上了吗?”

    夷波茫然眨眨眼,“小鲛只干活,不管账。”

    龙君愣在那里,“那本座的私房呢?”

    夷波摊手摇头,“小鲛不知道。”

    那天她从书卷里翻出银票后,龙君小人之心地全部收走了。什么叫私房钱?就是自己收藏,别人谁都不知道去向的款子。现在来问她,夷波表示自己不知情,当时是想偷看一下的,但龙君反侦察能力很强,根本没有给她机会。

    这下子龙君懵了,他一点都想不起来那笔钱的下落了,怎么办?连个水花都没见着,就这么没了?

    夷波看出他的迷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没关系,我有钱。”做鲛人没点积蓄,简直不好意思提自己有那两门手艺。

    龙君闷闷不乐,“我要我的钱。”

    把钱藏得连自己都找不到,果然是件非常伤感的事。不过夷波会开解他,“一定在宫里,跑不了的。”请干爹稍待片刻,自己摇身游回家,撬开大贝壳,把历年积攒的金叶子都装进了口袋里。

    这么多钱,够他们在云梦泽挥金如土三五年的了,夷波把金叶子摊在他面前,“您看,都是我的。”

    龙君表情怨怼,“你这么有钱还好意思跟我要月俸?简直不孝!”

    自己有钱和要求工作收入有冲突吗?做人不能道德绑架,做龙也一样吧!夷波舔舔唇说:“我怕坐吃山空。”

    作为一条鱼,有这样的觉悟实在令人惊讶。龙君叹了口气,“可是男人花女人的钱很没面子,本座可是有格调的大神啊!”

    夷波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她的思想很淳朴,既在一伙,不分你我,我的钱就是你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但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她把自己的衣襟敞开给他看,“我还没成年,不是女的。”

    龙君被海水呛了一口,目瞪口呆。她又笑了笑,“干爹和小鲛是一家。”

    谁也没规定只许干女儿用干爹的钱,不许干爹让干女儿赡养。龙君不过提前享受一下作为父辈的待遇,一旦看开后很快心安理得起来。戴上了他珍藏的香囊,披上他最华美的披风,捏了个诀,把自己和夷波包裹进一个巨大的泡泡里,挥袖一比,洋洋得意向北呼啸而去。

    鱼有流线型的身材,大尾巴一扇灵活迅捷,很适合水里移动。像他这种不便现原形的,两手两脚在水下很不方便,也不美观。所以龙君自备交通工具,在这个刀都砍不破的结界里,他可以最大程度保持他的优雅和淡定,沉在水底饱览海底风光,浮上水面则蓝天白云,这个大泡泡简直是观光旅行必备之良器。

    隔绝了水,夷波的尾巴自然发生变化,她趔趄着站起来,使劲趴在那层透明的膜上,五官挤压扭曲,还要惊喜地哼唱:“去云梦大泽啦……啦啦啦……”

    龙君悬浮着,懒洋洋瞥了她一眼——上衣的衣摆只能遮挡住臀,底下两条雪白的长腿又细又直,连那玲珑的,透着肉粉色的脚趾头都精细可爱。所以底子好很重要,只有可塑性强,才能让他的法术发挥到最大值。

    但是奇怪,他感觉脸上一阵燥热,虽然这小鲛暂时性别不明,但是身形看来和女人一点差别都没有,他盯着人家的新腿欣赏了半天,似乎难以摆脱猥琐的嫌疑。好在她根本什么都懂,忙着发现不一样的海底世界,根本无暇顾及他。

    他闭上眼,决定打坐静心,刚摆好金刚坐就听见她在耳边聒噪,“干爹……干爹……”

    他心不在焉地嗯了声,“干什么?”

    “阿螺在哪里?”

    他手结定印,缓缓匀气,“不知道。”

    “找不到我们呢?”

    “找不到就回去了。”

    “找到阿嫚呢?”她简单思考下,感到惶恐,“打不过她呢?”

    “本座交代过的,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她要是不听本座的话,死了活该。”

    夷波啊了声,设想一只战死的海螺滚在海边,螺壳碎裂、螺肉发白、螺眼圆凸……她顿时感到灭顶般的痛苦,瘫坐下来嚎啕大哭,“阿螺不能死,我的朋友啊!”

    龙君隐隐觉得自己要疯了,怎么有这样说风就是雨的鲛人,他只是随口胡诌,她居然就信了!他无可奈何地皱眉,“别哭了,我是吓唬你的,阿螺比你聪明,不会傻乎乎送死的。就算打起来,她不知道逃跑吗?况且她未必有那条鳗鱼的消息,所以你就放心吧!”

    夷波抽抽搭搭擦了眼泪,“如果遇险,干爹会救她吗?”

    龙君说会,“因为本座吃不消你。”

    她这才高兴起来,点着手指头讪笑:“干爹疼我,阿螺死了,我也会死的。”

    闺蜜而已,不见得一个死了,另一个也得陪葬吧!不过海鲜之间的友谊,谁知道呢!

    他微微睁开眼,不经意乜了下,那两条大腿就在他眼前,吓得他心口一蹦,连打坐都忘了。

    “还不找条裤子穿上,这么光着腿,好看吗?”他心力交瘁,“虽然我们是亲属关系,但一些礼仪规范还是要遵守的。比如在长者面前必须衣冠整洁,像你这样裸着下半身,是对长辈不尊重的表现,要受万人唾骂的。”

    夷波缩着脖子嗫嚅了下,“我没有裤子。”

    龙君扶额,“明知道要上陆地,为什么不事先准备一条?”

    平时用不上的东西,她根本不愿意花心思。再说从岛礁回来就得到消息,要准备也来不及了。但是山人自有妙计,她说没关系,“可以去买。”

    龙君指指自己,“让本座给你买裤子吗?”

    夷波撅起了嘴,心下嘀咕,好歹当了人家的干爹,买条裤子又怎么样呢!不过嘴上绝不敢顶撞,顺从地呵腰,“小鲛自己去,不敢劳动干爹。”

    龙君更不满了,视线借机又在她的小腿肚上转了一圈,“看来本座得好好教教你道理了,身为一只鲛人,尤其是立志要当鲛女的鲛人,首先要学的一点和人界女子一样,保护好自己的肉。以前教条很严,连脸都不许露,你这种光腿乱跑的行为有伤风化,会被抓起来浸猪笼的。而且陆上的男人大部分都很好色,你这个样子是诱人犯罪,万一受到伤害,哭诉都无门,懂不懂?如何避免悲剧的发生呢?首先从自身做起,离男人远一点,穿得严一点,然后用不怀善意的眼神警告试图接近你的人。不要怕,瞪死他,让他知道你不好惹,他多少会有顾忌。”

    “要是……瞪眼没用呢?”

    “那就呼救……”

    她高兴地扭动,“干爹救命。”

    反正她有个厉害的靠山,就算遇到险境也不担心,他总会在她身边的。

    龙君心里涌起淡淡的忧伤,“干爹不能保护你一生一世,就像当初的甘棠,她有她的路要走,后来她不愿意我插手她的事了,我只能看着她死。”

    夷波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匿,蹲在他身旁问:“两个人,怎么永远在一起?”

    他别过脸看外面,喃喃道:“结成夫妻,生同衾死同穴,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那我们结成夫妻。”她万分激动地说,这也是她的最终目标啊,简直不要太完美。

    龙君看了她半晌,把她看得心惊肉跳,忽然哈哈笑起来,“本座喜欢成熟稳重智商高的,不说贤内助了,起码一点,不给本座惹麻烦。你呢,整天闯祸连累本座给你善后,想当本座的夫人,想得倒美!”复叹息摇头,“再说了,一日为父,终身为父,本座虽然有个性,但是乱章程的事不干。好了,不许胡说。”随手一弹变出一条花裤子,大红大绿的配色,十分具有乡土气息。指了指道:“别光屁股了,穿上吧!”

    夷波捡起来,还有些嫌弃,“我不喜欢这个花。”

    他啧地一声,“不把你打扮得俗气一点,怎么凸显本座的典雅?”

    果然是毫无反驳余地的理由,她嘟嘟囔囔穿好,因为他刚才不留情面的拒绝,有那么一小会儿的伤心。不过很快注意力被裤腰带吸引了,盘弄了半天也没有成功,只得挨过去请他帮忙。

    龙君坐着她站着,抬手替她把带子系上,顺便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奇怪这裤子穿在她身上不显得难看,反而有种奇异的俏皮感,实在无语。

    气囊运行得极快,比夷波的速度快上两倍不止。以前她和阿螺到云梦泽起码得游六七天,这次两天就到了,果然高手出马,效率飙升。

    他们从女观湖里浮起来的时候,湖边上正有牛羊喝水,猛看见一个巨大的水泡啵地一声炸裂,里面跳出两个人来,吓得那群牛羊嗷嗷大叫,发足狂奔。

    夷波掐腰四顾,葭苇弥望,初春的山水还没有醒过来,依旧显得枯败萧条。回头看,龙君立在水面上,柔软的春光映在他眼底,宝相庄严,不容侵犯。这模样忽然让她想起初见他时,那么惊艳和令人敬仰。虽然现在相处下来,龙君接地气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只要保持沉默,还是非常能糊弄人的。

    “干爹。”她高高兴兴过去搀他,“上岸,吃好吃的。”

    云梦泽距离丹江口有段距离,沧浪水其实有好几个名称,有的称之为汉水,有的称之为襄水。女观湖已经到云梦大泽的边缘,没有通往丹江的水路,只能走陆路。先前在水囊里的时候龙君跟她说了很多人间美食,他描述的能力比阿螺强,夷波心动不已,打算试一试。没想到他把她的手掸开了,整了整衣冠道:“在人间男女有别,拉拉扯扯是不允许的。从现在开始不许叫我干爹,本座还要风靡万千少女呢,别被你叫老了。”

    夷波感到失落,“那我叫你什么?”

    “叫郎主吧,显得我有身份有地位。”他哗啦打开扇子,摇头晃脑踏上了驿道。

    夷波不满地鼓起腮帮子,见他越走越远,没有办法,只得一瘸一拐跟上去。

    ☆、第 27 章

    不知名的地方,有很浓的生活气息,近处的屋舍,远处的炊烟,交织出一副古朴壮丽的画面。没有垂柳孤鹜,却有松柏牧笛。及近黄昏的时候,美得迟迟,和海里有很大差异。

    夷波到过即翼泽,也上过岸,但那时总被阿螺牵制着,她想近距离接触人是不可能的。阿螺这样告诉她,“你是鱼,身上有鱼腥味,被人闻见了不好,误会你是卖鱼的。”女孩子都喜欢香香美美的,她为了藏拙远远躲开,现在龙君没有这么嘱咐她,她就觉得是不是味道淡了啊,可以没有顾忌地在人群中穿梭了?

    龙君在前面走得潇洒,她在后面跟得很吃力,好不容易追上去,拉住他的袖子说:“我脚痛,要断掉了。”

    他原本还想嫌她麻烦,低头一看才发现忘了给她变鞋,她就这么光脚追了两里地,连脚趾都磨破了。

    龙君顿时又自责又心疼,新生的脚,哪里经得起这样锤炼!忙扶她坐下,忍不住喋喋抱怨:“你是不是有点傻?看看别人的装束,你缺了东西也不知道提醒我?”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祺深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都市最强元神高冷总裁不好惹我的心动女老板龙游天下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