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22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35: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龙君点了点头,转身看惊虹驸马,示意他带路,惊虹显得很犹豫,“可是,人家想留下看夷波出壳哎……”

    结果当然是不允许,这个结界内不能有除他以外的男性在场,以前傻鲛不男不女的时候可以放养,以后就不行了。为什么生了女儿的要多操好多心?就是因为女孩子容易受到伤害,必须花更多的精力去保证她的安全。尤其像惊虹这样的危险分子,更是重点屏蔽的对象。龙君不悦地一瞪眼,“本座都没有机会亲眼看着她长大,你算老几!”

    强行把他带出去,然后一挥手,结界霎时变黑了,这下好了,外面的人是没法看到里面的光景了,龙君心满意足地离开,赶往了传说中的竞技场。

    追捕阿嫚的过程,其实也称得上坎坷。这只狡猾的鳗鱼反侦察能力很强,确实躲过了不少水族的眼线。不过龙君并没有对她恨之入骨的感觉,反正闲得发慌,正好出来走走看看,顺便和干女儿增进感情。从哑海到这里,算算也有好几天了,夷波又成年了,再在外面晃荡似乎不太好,是时候收拾收拾回家去了。

    河族口中的外来物种根本称不上外来,只是离内陆远了点,就被归为侵略者了。这些菜鱼菜虾究竟是有多无聊,才会对打架那么感兴趣。真是活久见,龙君赶到时,鱼山虾海几乎把整个河道堵塞,原来不光人有八卦心理,连水底生物也有。问其原因,据说是外来物种抢先一步,吃了鲶鱼准备攻击的猎物。自古以来攸关生计的矛盾,都是大到不可调停的,所以鲶鱼准备和鳗鱼一决高下。龙君觉得自己这回又积了德,要不是他打算干预,那条不知死活的鲶鱼肯定要丢了小命。阿嫚现在有玄姬的功力在手,把沧浪水的水族一网打尽都不是问题。

    他挑了个地方坐下,等久了,有点焦急。怎么还不开场,他还要赶着回去参加傻鲛的成人礼呢!龙君身在结界外,心在结界内,胡思乱想着,傻鲛睁开眼应该很想见到他吧?到底她会是男的还是女的?已经习惯了她女孩子的打扮,要是忽然变成男鲛,那可怎么办?

    他突然惶惶,心里七上八下,定不住神。变成男鲛,须眉浊物,以她的骨架体格还是当女鲛比较好。阿螺有句话说得对,她这么傻,很有可能连老婆都娶不到,所以还是当女鲛成算大一点……再想想,不对啊,阿螺不是女的吗?实在没人肯嫁给她,阿螺必定江湖救急。这么一想不得了,结界内就她们两个,万一出了事,那就完啦!

    龙君坐不住了,霍地站了起来。鳗鱼可以慢慢抓,错过了夷波成年,必须抱憾终身。不行,他得去叮嘱她,让她想明白,一定做女鲛。如果哑海没有她喜欢的伴侣类型,他可以去南溟甚至北溟替她找,不愁嫁不掉。

    坐在一旁的惊虹驸马见他要离开,迟迟嗳了一声:“偶像,双方队员马上就要入场了。”

    他没理他,正要转身,一阵紧密的锣鼓声传来。回头看,光着膀子身穿铠甲的鲶鱼上场了,可能根基不好,长相确实不敢恭维。嘴那么大,一下子豁到耳朵根,为了壮声威,举着两个大铁锤舞动双手,边舞边自带音效嚯嚯地打节奏,真担心那张嘴把整个沧浪水吞下去。

    既然要开始了,只好耐着性子等鳗鱼上场。到底是个女的,姗姗来迟,和对方的打扮也截然不同,低调得很刻意,穿一件直身灰布袍,披散的头发盖住了脸,样子有点像算命先生。

    龙君掌管海族多年,辖下人一出现,那股气场就足以让他辨认出来。这只鳗鱼也是个没出息的,得了玄姬的千年道行,居然不知道好好捯饬捯饬自己,弄得面黄肌瘦的模样,冒那个险究竟有什么价值?

    “今天,要打架了。”司仪在台上大喊,“看准了下注,买定离手。别怪我没告诉你们,鲶斗士打过十二宫,纵然长得丑,身强体健壮如牛。”手上小竹枝在他身上敲了敲,“肌肉不是白长的,擂台不是白搭的。外地人欺负我们本地人,能忍?”

    台下虾兵蟹将还有乌龟伸脖附和:“不能。”

    “不能就好,打他丫的!”

    龙君往下注的桌上看了眼,相较于天时地利的鲶鱼来说,瘦弱的鳗鱼那边几乎乏人问津。他悄悄抓了两片金叶子买小,如果赢了,那一大堆银钱可就是他的了。

    他优雅微笑,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等胜负分出来再说。遂坐回去观战,鼓声越发急了,战事一触即发。

    鲶鱼把双锤舞得呼呼生风,擂台那头的鳗鱼笔直站着,像一根半枯的芦苇。花架子在实战中是不起多大作用的,鳗鱼静静看着他装逼,忽然出手,快如闪电,势如风雷,只一招,那条鲶鱼咚地一声仰天躺倒,昏死过去了。

    鱼虾们大惊,对这个结果感到难以接受。明明那么强壮的鲶斗士,为什么没有出招就被搞定了?大家群情激奋,恨不得有人出头接着打。所有目光都聚集到惊虹驸马身上,“驸马爷,您说怎么办?”

    惊虹摸了摸鼻子,“什么怎么办啊,愿赌服输,败了就是败了。”

    “我们的意思是,您可以借此机会一展身手,为了捍卫三千水族的面子,打他丫的。”

    惊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什么面子?面子工程要不得。”开玩笑,一个这么擅长打架的鱼痞都不是外来客的对手,他是养尊处优的驸马,万一战斗中伤了胳膊伤了腿,或者一不小心划破脸毁容了,谁来负责?

    龙君悄没声的,把桌上那些金银都撸进了他的乾坤袋里。众鱼虾大眼瞪小眼,“这是谁?”

    他抬头一瞥,立刻把那些试图刨根问底的河鲜吓得噤若寒蝉。干什么?他们驸马都说愿赌服输了,有什么问题吗?不过赚完了钱,该办的事还是得办一办。叫了声鳗鱼,“还不束手就擒?”

    众鱼虾哗然,“难道这才是传说中的高手?”只是长得太好看了点,通常颜值高的除了搔首弄姿,没有别的能耐。

    台上的鳗鱼转过身,一双乌黑的、没有瞳仁的眼定定看望向他。终于认出他来,低呼了声道九川,顿足化作一道虹,嗖地一声便窜出水面逃走了。

    ☆、第 37 章

    他妈的,看见大神不参拜,居然就这么跑了?龙君把乾坤袋挂在腰上,一脚塌翻了旁边拍手起哄的鱼虾。震震衣袖,袖笼中激射出两道光,一霎隐没于天宇。很快晴空万里逐渐阴沉,闷雷阵阵、乌云翻滚,竟是大雨拍子要来了。

    河鲜没见过这种情况,大雨不稀奇,可是时节不对,眼下惊蛰还没到,弄出这么大的排场,绝对大丈夫。

    大家都浮上水面看热闹,乌沉沉的天几乎压到头顶上来。云海奔涌,如滔天巨浪,中心凝聚旋转,形成一个漩涡,越转越大,整个穹顶像一面沙盘,狂风如何肆虐,云层就显出什么走势来,景象确实有点瘆人。惊虹驸马问龙君:“偶像,布景都搭好了,您还不出马?”

    龙君不屑地一哼:“区区鳗鱼,何用本座出手,本座的坐骑就能收拾她。”

    惊虹纳罕地看向空中,那两道光在乌云间穿梭追逐,忽然雷声大作,闪电稠密如针芒,惊天动地地照亮四方。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看明白,原来那两道光是两只眼睛,龙君的坐骑是只大雕。果然彪悍的人生不用解释,把坐骑藏在袖袋里的,可能除了这位高人,再无其他了吧!

    一声清鸣,震醒九州。惊虹驸马叼着手指头问:“那个鸟,是凤凰吗?坐骑不会还有别的隐晦作用吧?”

    龙君转过头来,看表情想劈死他,“那不是鸟,它叫风蹄,本座爱宠,平时可以变化,基本来说,原形是马。”

    哎哟,学名难道叫白龙马吗?不过看样子是真厉害,反派被追得无处可逃,那灰灰的人影左躲右闪,挨了好几下,惊虹驸马摇头,“天雷击中怎么还不化成焦炭?你的雷质量不过关啊?”

    龙君淡定得很,抱胸站着,曼声道:“这本来就不是天雷,不过是风蹄的法术罢了。你以为天雷可以随便用吗?要上面批条子的。这个雷可以打散她的灵力,不消四五下,她就要现原形了。”

    惊虹暗自吐舌,果然好大的杀伤力啊,现了原形虽然不要命,但是道行毁于一旦,再要修成人形,得花上好几百年。而且有前科的妖怪审批特别严格,到时候能不能拿到赦免,还得看人品。

    众鱼众虾开始倒竖,劈中一下就欢呼:“五……”

    砰地一声,“嗷嗷,四……”

    “三!”

    “二!”

    “一!”

    “一!”

    “一……”

    怎么不管用?不是说好了四五下的吗?大家眼巴巴看向龙君,他没办法,向空中喊话:“风蹄,你再偷工减料,本座要发火啦。”

    才喊完,那闪电立刻变强了,直接从线状变成了球状。鳗鱼见势不妙从空中直奔过来,河鲜们顿时乱作一团,惊虹忙躲到龙君身后。头顶上的风蹄是愣头青,还在紧追不舍,一个闪电劈歪了,朝龙君面门袭来,他抬手一挥格开,掐起指诀就打算把鳗鱼打个魂飞魄散。

    “君上饶命!”那鳗鱼降下来,跪在他面前的水面上磕头,“别打了,小的甘愿领罪。不管怎么样,殴打当事人是不对的,会遭到社会各界谴责的。”

    算她识相,否则就要她好看。龙君对她刚才的逃跑行为很光火,“见到本座来了,你跑什么?难道你以为自己能逃出本座的手掌心?”

    阿嫚泪流满面,“要是束手待擒,那我就是傻瓜。不管能不能成功,跑还是要跑一下的,否则太没有面子了。”

    龙君因为耽搁了看傻鲛成年,满肚子牢骚没处发泄,气哼哼叫风蹄,“先把她押回哑海,听候发落。”

    阿嫚说不要,连连搓手,“小的情愿跟着龙君,要是落到北海海主手里,我就完了。龙君,我有个大嘴巴的毛病,有时候喜欢胡言乱语,要是把夷波的出身……”

    龙君变了脸色,霍地伸出手,扣住了她的脖颈,“本座没有杀生的嗜好,不过你要是管不住嘴,本座可能会不小心失手,那就不好意思了。”

    阿嫚被他捏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艰难地看他一眼,只见他长发凌空飞舞,眉心轮鲜红欲滴,满脸的肃杀之气,一副要走火入魔的样子。她吓得噤声,忙表示自己能守住秘密,他这才松开手。终于能喘上气了,她捂着脖子大声咳嗽起来,他转身抬起手,半空中的风蹄化成一道光,重回他的袖袋里,天色也渐渐放晴了。

    惊虹驸马有一肚子的问题:“偶像,你为什么不让坐骑露面呢?坐骑坐骑,不就是又坐又骑吗,哪有装在身上当挂件的道理,做你的神兽也太惬意了。”

    龙君懒得搭理他,垂眼看阿嫚,“真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玄姬的千年道行你是白得了,好歹把自己弄弄干净好吗,凑近了闻一股味儿,你怎么就人穷志短成这样?”

    阿嫚扒拉扒拉满头乱发,露出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来,哽咽道:“你以为亡命天涯的日子好过吗?天天担心有人追来,连如个厕都要四处张望,哪有心思打扮自己。现在可好了,知道不必再逃了,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龙君,小的愿意接受制裁,但是希望能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我还年轻,以前也没干过什么坏事……”

    他抿着唇,探究地打量她,她提到夷波的身世,可见这条鳗鱼不简单。想询问她,又碍于边上全是眼睛耳朵,不得不按捺。

    惊虹驸马旁观了半天,原先是对正派打怪没什么感觉的,但是当这个妖怪把脸从一堆乱发里抠出来后,他怜香惜玉的爱好立刻发作了,美丽的小囚犯有种苦情的味道,值得出手相帮,“那个……得饶人处且饶人嘛,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龙君瞥他一眼,幽幽道:“公主确实应该好好管教你了。”

    惊虹驸马依旧不以为然,对阿嫚道:“吸取教训,重新做人,龙君是位有肚量的海主,必然不会和你斤斤计较的……”

    他这里说着,见阿嫚作呕吐状,干呕了好几下。当时惊虹驸马的内心就崩溃了,他替她说好话,居然惹得她反胃吗?他恍惚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难道男性魅力直线下降了?最近遇见的漂亮姑娘不知怎么个个对他不感冒,夷波听干爹的、阿螺对他恶形恶状,现在这个更好,阶下囚而已,看见他就要吐……驸马起了归隐的念头,看来他应该收收心了,免得再丢人现眼。

    他在心灰意冷中看到鳗鱼继续呕吐,吐了半天,噗地一声吐出一颗内丹来。然后托在掌心,向上敬献。

    啊,难道不是因为对他反感才出现这么大生理反应的?驸马感觉人生又有了希望。殷情地去搀扶,软语温存:“鳗姑娘小心身体,最近气候不好……”

    阿嫚说谢谢,转头对他嫣然一笑,惊虹驸马顿时石化,三魂七魄从头顶上飞了出去,惊声大叫着,一溜烟跑得连影子都不见了。

    就是这么现实,男人都是靠不住的。阿嫚摸摸脸上两排腮,又自卑又伤心。内丹在的时候,可以用灵力隐藏缺点,现在内丹不在被打回原形,漂亮也就离她远去了。

    千年道行的凝结,那珠子发出澄黄的光彩,表面有银波流转。当初她留下内丹,把玄姬当瓜子皮似的吐了,害得人家堂堂南海夫人原形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罚她肯定难以平息怒火。

    龙君把内丹装进袖中,漠然道:“你的罪责不由本座发落,回南海后把你送到玄姬宫,她想清蒸还是红烧,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忙了这半天,忽然想起来把最要紧的事情给忘了,看来夷波出壳他是赶不上了。

    念了道诀,把阿嫚两手捆上,匆匆赶回去,撤了结界,发现那个悬在半空的茧子没了,果真还是来晚了。

    他大喊阿螺,“是男鲛还是女鲛?”

    阿螺朝水草丛中指了指,“虚弱得很,君上自己去看。”

    龙君忙过去,见草中大石上卧有绝色鲛人,侧身躺着,颈如玉雕,耳如明月。因为长大了,身形要比之前修长得多,尾鳍边缘渐呈绯色,和那艳翠的鱼尾相得益彰,有种格外绮丽和玄妙的美感。不得不说,基因强大就是好啊,普通的鲛人即便再美,也不可能进化成这样。现在看来是男是女似乎都不重要了,龙君垂肩长叹,就这样吧,已经超出他想象的美,够了。

    他上前,坐在她身旁,抚抚那靛蓝的头发,轻轻唤她:“阿鲛,干爹回来了。”

    浓密的睫毛脆弱地颤抖,她转过脸,原先可爱的略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也变了,朱唇一点藏樱桃,凤眼半弯藏琥珀,现在的傻鲛既熟悉又陌生。龙君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是老了,开始恋旧了,他居然很怀念之前的傻鲛,有点白痴,有点幼稚。现在这张脸,分明是一张荼毒四海、妖颜惑众、人人喊打的脸,美则美矣,不够傻,怎么办?

    龙君捂住了脸,泫然欲泣,“本座的傻鲛没了……”

    她撑身坐起来,“干爹怎么了?小鲛不好看吗?”

    他摇摇头,“干爹只是……伤春悲秋。没什么,你勉强还能入眼。”

    要他承认别人美是不可能的,她抿唇一笑,眼角眉梢俱是风韵,“那干爹难过什么?你刚才说撒娇吗?干爹喜欢小鲛撒娇?”

    咳咳,这个得再协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她再撒娇要出事,纵然像他这样的大神,恐怕也难以招架。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她嗯了声,重新躺回去,一双妙目只是看着他,小声说:“不过还不能走,浑身疼,要再休息一下。干爹也别走,留下陪我。”

    龙君很惊讶,听她说了一长串,口齿清晰,断句准确,原来一旦成年,连舌头都脱胎换骨了?以前总觉得她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现在好了,一夕之间所有困扰都解决了,可是龙君又开始留恋她结结巴巴的时候,连口吃都那么可爱。

    他从肺底里呼出一口气,仰脖道:“人总会长大,我不能希望你停留在那个阶段,停留得太久。”他低头对她微笑,“阿鲛,你以后可以穿最漂亮的衣裳,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想起她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性别,因为身上还穿着先前的衣裙,什么都看不出来。他舔了舔唇,“那个……是穿袴褶呢,还是穿裙子?如果穿袴褶,也好,可以四处走动,没什么忌讳。如果穿裙子……你就只能留在干爹身边,哪儿都不许去了。”

    她听了,眨巴着大眼睛问:“干爹是怕我吃亏,要保护我吗?小鲛知道干爹的心思,养着养着,就变成自己的了。”

    龙君轰然之间面红耳赤,斥道:“不像话,本座是这样的龙吗?把你留下当然是为你好,外面的世界多危险,只有在干爹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我也说了,你要是男鲛,可以到处走动,我不拦你。但要是女鲛,就安安分分待字闺中,等干爹给你找个好婆家,你就嫁了吧!”

    夷波赌气坐起来,“小鲛要留在干爹身边,哪儿都不去。”

    他斜斜眼,“那你首先得是个女鲛……”

    “我是。”她把交领撕开,一挺胸,“你看!”

    龙君的鼻血缓缓流下来,被水一冲就散了。虽然身体长大了,舌头发育利索了,可惜智商还是硬伤,这辈子恐怕也就这样了,想想真是……心酸哎!

    ☆、第 38 章

    龙君吸了吸鼻子,调开视线,翘着兰花指捏住她的衣襟,很含蓄地合了起来。

    远处旁观的阿螺和阿嫚早已经跪了,本以为成年之后的夷波能聪明一点的,结果还是这样。阿嫚说:“我觉得,也许是条奸计。”

    阿螺问:“何以见得?”

    “看过了就得负责,夷波简直狡猾到没朋友,她这么做难道不是为了讹诈龙君?”阿嫚双手摸摸下巴,“这也算是条捷径,先给点甜头,以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高冷总裁不好惹龙游天下都市最强元神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祺深我的心动女老板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