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25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35: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芳棣长老摇头:“羊肠和鱼鳔都用不上,看来君上自有妙计。”

    大家相视一笑,筹备明天的大补汤去了。

    回到泉台,正是月亮初升的时候,今天是满月,照得海面上清辉如鳞。夷波游上殿顶看了一圈,然后停在檐下,隔着一片水泽欣赏月色,觉得从来没有这样惬意过。

    龙君借着月光数他的银票,一张两张仔仔细细。数完了仍旧交给夷波,“本座善于理财,但是不善于保管,所以一并托付你,泉台行宫没有财务也没有总管,从今天起你得全权负责,有没有异议?”

    夷波说没有,一个守财奴对你最大的信任,就是把所有的财产都交由你打理。对于这类人来说,让你把持他的经济命脉,基本就等于向你臣服了。她高兴得直扑腾,“小鲛觉得,应该把我的钱和干爹的钱放在一起,这样才是共同承担风险的态度。”

    龙君说好,转了转脖子,感觉有些累了,打算回房休息。他前脚进门,后脚夷波就追了进来。他不解,“你进来干什么?回去吧,干爹累了。”

    她扭捏地绞着裙上飘带道:“小鲛有话,想和干爹说。”

    既然有话,当然得听她说完,龙君指了指椅子,“坐下吧。”

    可她有自己的想法,反手关上门,直接躺在了床上。拍拍身边空位,“躺着说话比较省力。”

    龙君对她这种没羞没臊、自荐枕席的做法感到困扰,“在沧浪水时,是环境所迫…”

    她没有打算听他老调重弹,决心快刀斩乱麻,“小鲛为什么成年,干爹知道吗?”

    他窒了一下,说来确实怪,基本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说变就变的。联系前因后果想一想,忽然心虚起来,然后看到她坚定的眼神,一字一句道:“小鲛是在干爹的亲吻下成年的,干爹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龙君心里一慌,“你那时候鬼上身了,难免记错。明明是你舔了本座,本座可是岿然不动的。”

    “小鲛不信。”她决定采用“我不听、我不听”战略,“不管怎么样,小鲛在干爹的嘴下变成女人,干爹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

    这下事情好像闹大了,成年和变成女人的定义跟本不一样好吗。龙君坐在床沿上,尝试和她沟通:“你现在只是性别定下来了,其他的仍旧原封不动。我们在井下……就算发生了一点超出伦常的小意外,那也是不可抗力使然,应该彼此理解。你这种赖在干爹床上的行为,传出去要成为笑柄的。乖乖听话,干爹送你回自己卧房,好不好?”

    “不好。”她斩钉截铁道:“你答应小鲛回来之后一起睡的,小鲛怕鬼,哪里都不去。”

    龙君简直哭笑不得,“你一条鱼,怕什么鬼啊!”

    “不管,这样的话,小鲛只有找长老哭诉了。”

    龙君纳罕地看着她,开始怀疑之前的庆幸还有没有道理。他以为她的智商没有上升,可事实证明并不是这样。居然懂得拿长老们来要挟他,这条鱼真的还是原来的傻鲛吗?

    心智似乎很成熟,然而脸上还是一派天真,把脑袋探到他眼前,左右晃动让他看,“小鲛不漂亮吗?”

    龙君调开了视线,“在本座面前刷脸没有用。”

    “干爹是小鲛最亲的人。”她扁了嘴,“小鲛无父无母。”

    啊,会心一击,直中龙君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是啊,她缺少父爱母爱,多可怜的孩子!龙君彻底放弃了,在她边上躺了下来,“阿鲛啊,一起睡不要紧,但是咱们得约法三章。”

    她拍拍尾巴,笑得十分灿烂,“干爹说,小鲛听着。”

    “首先,干爹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保持人形,深睡眠状态下可能会现原形,你不能对干爹动手动脚,做得到吗?”

    夷波明白,那次她的鲁莽确实给龙君的心理造成了不小的阴影,忙点头答应:“小鲛再也不按干爹的小肉芽了。”

    龙君一阵头晕,盖住眼睛说:“别提那个小肉芽了,记住干爹的话就好。再者,我觉得彼此应该有足够的空间,等到干爹娶了干娘,你就得自己睡了,行吗?”

    夷波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明明是变相的福利啊,龙君打了两千年光棍,一时半刻哪有那么容易娶亲,也就是说她起码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霸占他。她欢快地扑了过去,“干爹对小鲛太好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好奇怪的感觉,看到她高兴,龙君就觉得一切让步都是有价值的。他笑了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行宫里的事,不能对外宣扬。如果你觉得寂寞,可以去找阿螺,但是切记,比如我们晚上是怎么就寝的,这类细节不能和她分享,阿螺是个口没遮拦的大嘴巴,让她知道会坏事的。”

    夷波不忘替好朋友叫屈,“阿螺都是为我好。”

    龙君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既然这样,你去和她睡。”

    她紧紧抱住了他的腰,“不要。小鲛记住了,要紧的事不告诉阿螺。”

    他点点头,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伸手一捋,把她的眼皮捋上了,“睡吧!”然而脑子却无法清空,不知怎么,一遍又一遍想起羊肠和鱼鳔来,大概是中邪了。

    ☆、第 42 章

    夜越深,精神越亢奋,大大的有问题。

    龙君的生活习惯准确来说是不太上进的那类,睡眠时间要求很长,尤其是盛夏未到,每天都懒洋洋的,要睡到日上三竿。晚上就寝也早,天擦黑就找床,夜一深就浑身发软,以前甘棠给他取过一个外号,就叫懒龙。他也承认,大神也有缺点嘛,不过更多的原因在于物种的属性。龙和蛇在很多方面有相似,至少他已经摒弃了冬眠的习惯,实在是很大的进步了。

    可是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快要子时了,他依旧睡意全无。夜半的月光洒在他的床头,他迷蒙地低头看,傻鲛在他怀里,美丽的脸庞因为月华映照,愈发显得丰泽可爱。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吗?不会吧!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想得太多了禽兽不如,他不是这样的龙。

    不过反省还是要反省一下的,他怎么会答应这种荒唐的要求?她说要睡就睡了,自己宠她宠过了头,慈父多败儿啊,龙君想想还是有些后悔。

    她睡得很熟,连气泡都不冒了,孩子真是天真又残忍的一种生物。他小心把胳膊从她颈下抽出来,压得太久有点麻,活动一下搁在身畔。手背触到她的鳞,冰凉的,很滑很细腻。他张开眼,在那翠色上轻轻一捋,她缠绵地唔了声,吓得他忙缩回手,心里砰砰跳了半天。

    要坏事啊,龙君的理智处于崩溃的边缘。有点冲动是什么意思?难道对她有性趣吗?不不不,谁都可以,只有她不能,要天打雷劈的。

    他慌忙背过身去,不看见就没事了,慢慢会平静下来的。可是一想到以后夜夜要受这种煎熬,顿时感觉人生失去了希望。

    强迫自己入睡,开始数羊,一只两只……数到八千三百六十五的时候终于困意袭来,人事不知了。

    从来无梦的龙君,做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梦——

    薄雾弥漫,他在沾着露水的青草上蜿蜒前行,不知要去哪里。清晨的露水很凉,打在小腹上有种异样的感觉,他紧紧收缩起肌肉,听见腹鳞与草地接触发出沙沙的声响。他一往无前,可又想不明白,堂堂的龙,为什么不腾云驾雾,居然像蛇一样爬行,简直丢脸。难道到了天界,这里禁用法术,一切活物都要以本尊示人吗?他停下四下张望,风景真不错,有坟头,可是坟头上开了花,如果没有那凸起的塚,他甚至以为自己误入了紫竹林。

    他停下,翻转身体仰天躺倒,四足悬空着,享受好时光。隐约听见有潺潺的流水声传来,他精神一振,龙性喜水,还是得回到水泽中去比较好。他扭过身继续爬行,青草和露水依旧刺激小腹,身下冰凉,心头却火热。

    噫,终于看到一条瀑布,水流并不激荡,但蒸腾起一片水雾,是非常理想的居住环境。

    他加快往前,越来越近,身后葳蕤的草地上留下他前行的轨迹,粗壮,到底是龙啊!他得意洋洋,渐至水边,忽然看见湖畔一块巨石十分惹人喜爱,翠色的石体,间或飞来绯色的斑斓。他不由自主游了过去,巨石瘦长直立,乍一看像条鱼,他欢呼一声缠上去,觉得超合他的体形,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的。越缠越紧,通体舒畅。尝试放松再收紧,慢慢找到了方法,在光滑的石面上摩擦摩擦……脑子晕了,骨头也酥了,这块石头到底是啥?

    猛地打了个寒颤,身体某处被彻底放空,他惊讶地瞪大了龙眼,知道出大问题了。然后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桀桀笑着:“哈哈,小肉芽!”

    龙君像从天上砸到了地上,喝地吸了口凉气。张开眼,才发现只是梦一场,眼前殿宇森然,只是上方的海水里飘着可疑的絮状物,一直盘旋,经久不散。

    他心跳漏了两拍,下意识看身下,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忙拍动尾巴把那团东西打散,这才趴在枕上嘤嘤抽泣起来。

    这颗骚动的心,到底怎么处理才好!究竟有多欲求不满,居然对一块石头动了邪念,说出来还能做龙吗?龙君一瞬产生了生无可恋的感觉,还有那句“哈哈,小肉芽”,直接对他的心灵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其实也不算小,不过平时隐藏在皮下,不那么容易发觉罢了。可是又没办法向她解释,这种误会一旦形成就是一辈子,龙君心塞得难以言喻,他一向是无懈可击的,现在龙格被践踏至此,叫他还怎么愉快地生活!

    他泪眼婆娑,转头看傻鲛,那张脸再一次把他的心拍得稀碎。深夜的龙君这么脆弱,已经不像平时的他了。

    鲛人终于被他难以抑制的抽噎声惊醒了,坐起来一看龙君泪流满面,把她吓了一跳。

    “干爹,你怎么了?”

    龙君看到她羞愧难当,更加说不出话来。

    夷波急坏了,把那个龙头抱进了怀里,“干爹做噩梦了吗?让小鲛的怀抱来温暖你。”

    可是这种温暖一言难尽,她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体形上改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兴致来了就扯开衣襟给他看。现在呢,他的脸被严严实实捂住了,几乎堵得他喘不上气来。他艰难挣扎,把自己解救出来,本想好好教育她一番的,可是看到那纯真的表情,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夷波见他落寞,不知他究竟是怎么回事,挪过去一点,伸手掖了掖他的眼睛,“干爹的心理阴影面积一定很大,睡着都能哭醒……小鲛可以为干爹做些什么?”

    他把她推开了,“你别碰我,让我一个人静静。”

    于是一条孤独的龙坐在窗前,对着天上的明月开始顾影自怜,一定是因为太过纤细敏感,以至于春梦一场都像失身一样悲痛。他交叉起前爪抱住自己,这个凄清的夜,真是充满了感伤。

    夷波在一旁干着急,这样忧郁的龙君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拒绝她的触碰,应该是对她有不满吧!刚刚脱离蒙昧的鱼脑努力冥思苦想,终于想到自己确有失言之处。对于男性来说,什么才是对自尊造成致命打击的?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以大为骄傲,反正她当时一句“小”肉芽肯定伤他不浅。

    她试图补救,小心翼翼挨了过去,“其实干爹一点都不小,干爹很大。”

    龙君愣住了,怔怔望着她,“你在说什么?”

    “小鲛的意思是……”她艰难地比划了一下,指尖对准他脐下三寸,“这里,很大。”

    龙君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两爪惊慌失措地捂住,狰狞的龙脸上露出羞愤的神情来,“你……看见了?”

    夷波很真诚地点头,那天不单看见,还动手按了下……现在想来实在太无知无耻了,简直不是鱼啊!

    龙君则是一副即将虚脱的状态,接二连三的打击几乎让他晕厥,刚才看她明明睡着的,难道是在装睡偷看吗?难怪那句小肉芽那么清晰,直到现在都在他的耳边回荡。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账,龙君萌生了和她同归于尽的念头。如今是悔不当初,为什么他千辛万苦得来的是这样的结局?世上哪有什么善有善报,全都是拿来蒙人的!

    他绝望地看着她,“阿鲛,干爹现在心如刀绞。”

    她忙过去,殷情地给他顺气,“是我不懂事,天天惹干爹生气。以后我会机灵点的,干爹放心吧!”

    龙君捂住了脸,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本座打算明天就回天外去,你要自己照顾自己,短期之内你我不要再相见了。”

    她瞠目结舌,“为什么?”

    “因为本座再看见你,可能会忍不住想掐死你。”他独自在殿里转圈,喃喃道:“本座的一世英名几乎丧失殆尽,本座是大神,怎么能沦落到这种地步……以前虽然想得多,但好歹寡欲啊,现在呢……”他哽咽了下,“心也不清了,欲也不寡,难道要彻底坠入红尘了吗?”

    夷波见他一个人嘀嘀咕咕,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可是前一句她听明白了,为什么想掐死她?就因为那一句小肉芽就让他耿耿于怀到现在?什么都能忍,但不能相见,这个绝对忍不了!她壮胆过去,他已经化成人形了,风姿楚楚冷漠而遥远。她停下,哀声问:“干爹怎么罚小鲛才能解气?小鲛看到干爹的第一性征,那我也把自己的给你看,是不是就能抵过了?”

    这只头脑简单的鲛人说着真的开始撩自己的尾鳍了,吓得龙君一个飞扑将她扑到,又气又急呵斥:“你到底想怎么样?再胡来,老子就不客气了!”

    她伤心大哭起来,“不就是个器官吗,我也有了。干爹意难平,看回去就好了,你也可以说我小,我一点也不介意。过去好久的事了,当时不追究,现在却发作,恕小鲛愚昧,干爹的心思小鲛猜不透。”

    龙君瘟头瘟脑站在那里,听她的话,似乎和他说的并不是同一件事。咦,这么说来面子还没有丧尽吗?毕竟人人都有秘密,他是长辈,在她的面前还是需要尊严的。

    他试探着问她:“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干爹的哭声把我吵醒的。”她撅着嘴,很不满的样子。

    龙君讪讪的,“本座是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才一时没忍住。”

    夷波的心地最好了,也很理解他。谁没有一两件不堪回首的往事呢,他也是血肉之躯,凭什么不许他哭?

    她点了点头,“小鲛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一定替干爹保守秘密。那么干爹也不许抛下我,一个人躲到天外去。如果要去,就得带上我,我要和干爹在一起。”

    说实话他现在有点怕她,总觉得自己随时有斯文扫地的危险。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必过于担忧,可能多适应一段时间,等脸皮练得够厚,就什么都不怕了吧!反正刚才那件事没有被她发现,多少是个安慰。他轻轻吁口气,回到床上躺下,“本座有偶像包袱,有时候难免情绪化……好了,事情都过去了,来接着睡吧!”顿了顿又道,“你的那个第一性征啊,不能随便露给别人看,千万要记住干爹的话。等以后出嫁了,在自己的郎君面前可以不忌讳,干爹到底是半个爹,你还是要对本座恭敬一点。”说罢沉吟,“这么下去不行啊,成年就该找婆家。过两天本座把你介绍给一位友人,千把年的好兄弟了,本座一直很看好他。他的长相虽然略逊于本座,好在人品不差,我觉得你可以试着跟他相处一下。”

    ☆、第 43 章捉虫

    昨晚的一切,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彻底烟消云散了。重新恢复平静的龙君起床后神清气爽,他精心挑选衣裳,给自己梳了个潇洒的头型,戴好了发冠,整理好组缨,站在金碧辉煌的殿宇下,细致匀停,恍若天人。

    夷波晕头晕脑套了件上衣,一边穿一边斜眼瞥他。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梦吗?她看见一个不成人形的龙君哭哭啼啼追忆往事,想到伤心处简直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现在再细看,眼圈没黑,脸也没浮肿,反而皮肤更光洁,精神更奕奕了……她偏过脑袋思量,已经分不清昨晚的事是真是假了。也许龙君就是这么特立独行,比如她,要是有难过的事,起码纠结上两三天,大神嘛,站得高看得远,小小郁结一下,风过无痕了。

    她低头,扣好了扣子,看见妆台上那副耳坠,又开始长吁短叹。好想戴上,戴上一定很漂亮。这是龙君送她的唯一一件饰品,虽然才买了一钱银子,玛瑙是假的,钩子也是铜的,但她就是喜欢。

    比在耳朵上,太称她了!有时候不得不感慨,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反倒比真金白银做出来的更漂亮。

    龙君见她还在磨蹭,不耐烦地催促她,“快一点儿,今天日程很紧,要把内丹送到玄姬宫,还要去拜访荧惑星君。”

    关于天上的星宿,夷波知道的并不多,但对这位荧惑星君倒有耳闻。据说他是火之精,乃赤帝的儿子,平时无所事事,十月方受命,然后就发大招,光照八十万里。不过荧惑星在人间的名声不太好,基于他神神叨叨、行踪不定的特性,一般有他出现,就会让人联想到战争和死亡。但是据龙君说,这位星君的坏名声,完全是出于其他四星对他的羡慕嫉妒恨。他明明是巡行天下的火神,硬被扭曲成战星、凶星。荧惑之主,长养万物,他是一位需要被珍重待之的星君,只要不发火一切都好,可是一旦惹他发火,灾厄疾病接踵而至,也是不争的事实。龙君觉得这个可以理解,谁惹毛了他都会不得好死呢,何况这样一位出身显贵的星君。

    夷波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去拜访星君?”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高冷总裁不好惹我的心动女老板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都市最强元神祺深龙游天下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