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28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35: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阿螺被海水呛了一口,浑身的积极性顿时都调动起来,“真的?长得什么样?”

    她嗫嚅:“他不许我和别人说起……”

    “笨蛋,我是别人吗?我们是同甘共苦,同吃同住的好朋友啊!”她淫邪地笑着,“快说说,什么样的。”

    夷波两个指头一比,“就这么点。”

    “嘁。”阿螺非常不屑,“看龙君人模人样,没想到发育不全。我上次偷看虎鲸尿尿……”两手大大地抻开画了个半圆,“有这么大。”

    夷波咕地一声,“好雄伟啊!”

    “就是。”阿螺开解她,“为了你的终身幸福,我建议你还是再考虑一下。”

    夷波蹙眉,哀声说:“这样我更不能放弃他了,关爱残障人士也是美德。”

    果然情到深处无怨尤,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阿螺开始尽心为她分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龙君的做法实在不厚道。怎么能摸了还不让你负责呢,这不是对自己的残忍吗?我知道了,一定是他自觉有缺陷,配不上你,不想耽误你,才忍痛割爱的。男人这方面拿不出手,对自尊是毁灭性的打击。”她边摸着下巴边思量,“我觉得他一定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缺点,不管怎么样,长老已经把你们的爱情故事编成画册,通过黑市流传开了,潮城人人都知道你们有一段不伦恋。”

    夷波张口结舌,“长老们怎么能这么做呢!”

    “这也不怪长老们啊,据说昨天早上去给龙君请安,听见你们在寝宫里啪啪啪……”阿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所以回来就传开了,长老们非常高兴,说你不负所托,龙君这下无处可逃了。”

    夷波感觉不好消化,“啪啪啪是什么?”

    “就是交尾。”

    她惊恐地咬住了手指,“可是我们……没有交尾啊。”

    阿螺呆了呆,那就麻烦了,可能是一场误会吧。不过绯闻已经宣扬开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是掩饰。其实事情都有两面性,换个角度看也许不算坏,反而会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呢!她吮唇计较:“将错就错吧,利用长老对龙君施压,你只要哭就可以了,让龙君百口莫辩,哈哈哈。不过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万一龙君已经有心上人了,他不爱你怎么办?”

    这点不用担心,龙君的初恋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夷波觉得他至少是喜欢她的,不然不会处处维护她。还和她同床共枕,把原形现给她看。他们之间似乎就缺一把火,只要烧起来,走投无路了,也就不会再折腾了。

    “我的名节都坏了,他可以甩手不管吗?”夷波鼓着腮帮子道:“荧惑君是不会要一个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夫人的。”

    “那可不一定。”阿螺坐在台阶上说:“天界神众比咱们想象的开放多了,他们才是节操丧尽的一族。如果星君不在乎,觉得这是考验他和龙君友情的好机会,那你怎么办?”

    夷波一脸呆滞,束手无策。

    “我的计划是一面鼓动长老,一面把画册的内容透露给龙君。就算荧惑君那里没什么问题,龙君自己心虚了,也不好把你硬塞给星君,这是一条道。还有另一条,虽然冒一点险,但是绝对酣畅淋漓,一劳永逸。”

    夷波点头不迭,现在阿螺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反正自己是无计可施了,阿螺一下能拿出两套解决方案来,说明她是个人才,绝对值得信赖。

    “快说,别打哑谜。”

    阿螺得意地咧咧嘴,“你敢不敢确定龙君爱你?”

    夷波有点为难,“这个真不敢。”

    阿螺大皱其眉,“人家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最准了,你别告诉我你没有。”

    她自有一套她的说法,“我刚成年不久,还不熟练,等我年纪大一点,第六感一定超灵。”

    阿螺叹了口气,“死马当成活马医吧!我的办法就是在龙君面前表现得非常渴嫁……”

    “渴嫁是什么?”

    “字面不好理解吗?渴望嫁人啊!像龙君这么傲娇的神兽,不使绝招一定降服不了他。如果他现在很纠结,那就说明他对你有感情,你嫁心越炽,他越痛苦。一段爱情故事如果只剩你爱我、我爱你,然后直接奔向幸福美满的生活,看的过程虽然甜到齁,看完就忘了。成为经典的一般都得虐,制造一波三折的剧情,虐不了身起码虐心,虐得越狠越过瘾……你懂我意思吧?”

    夷波的表情不像是听明白了,反而看上去更迟钝了。

    阿螺捂着额头顺了顺气,“简而言之,虐龙君,让他吃醋,让他撕心裂肺,悔不当初。”

    夷波嘟囔了下,底气不太足,“万一虐不到他,虐到我自己了呢……”越想越伤心,嚎啕大哭,“我恨他、恨他、恨他!”

    夷波虽然没有恋爱过,但是知道恋爱中的女人最口是心非了,恨他恨他恨他,其实就是爱他爱他爱他。她也不拿她的叫嚣当回事,“想要挽回,就听我的。如果成功,恭喜你一片鳍已经放在了后位上,可以准备你的生子大业了。”

    “如果不成功呢?”

    阿螺剔了剔牙,“那就嫁给星君吧,人家不瘸不麻又英俊多金,跟了他也不吃亏。”

    事到如今只有这样了,有招总比没招强,夷波决定试一试,由阿螺全权代理,自己负责配合演戏。

    阿螺找到长老,这样那样,说得口沫横飞。长老听了半天,脸上显出悲愤的神情,“虽然我鲛族女子能和太微艮结亲,是光耀门楣的好事,但我们分得清亲疏,夷波是替我们留住君上的唯一手段。”

    阿螺使劲煽风点火,“对,君上既然已经和夷波到了那种程度,现在把夷波嫁出去,分明是在为离开潮城做准备。长老们,我虽然不是鲛人,但长期在潮城蹭吃蹭喝,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家有危难,不能袖手旁观,所以夷波回来和我说起,我立即就来回禀长老们,万万不能让夷波嫁给荧惑星君。一旦夷波去了太微艮,龙君再无留恋,他一定会很快离开潮城,就像一百年前一样。”

    “始乱终弃,渣男之举。”芳棣长老忿忿道:“亏我还看好他,原来是瞎了眼!”

    点苍长老回身问:“眼下龙君在哪里?”

    “在泉台行宫,筑起结界,不让任何人靠近。”阿螺搓着手道:“长老们稍安勿躁,照小螺的看法,他对夷波还是有感情的,咱们不用说别的,只要极力反对夷波的婚事就行了。”

    非鱼长老不愧为潜鳞书院的宣传部长,他很充分地动用了职能,大手一挥,“去找鲛绡来,写上大字,我们拉起横幅,去泉台抗议示威,逼龙君收回成命。”

    鲛人们大无畏地筹备去了,阿螺在身后笑得志得意满。很好,就这么干。龙君身为领导人,深知众怒不可犯,只要长老们不顾一切阻止,他为了哑海和平也得再掂量掂量。

    夷波从一树珊瑚后面探出头来,呲了两声吸引阿螺注意,“怎么样了?”

    阿螺点点头,“一切照计划进行,放心,这计不成咱们就再生一计,一定要让龙君知道,觉不是白睡的,既然敢抓你暖床,他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招手说来,“跟去瞧瞧热闹,等长老们哄得龙君撤了结界,就轮到你上场了。记住,不许摇尾巴,不许把自己弄得非他不可。要在他面前对荧惑君表示好感,如果荧惑君在定亲之前来看你,你还要不遗余力秀恩爱,不虐死龙君誓不罢休,明白了吗?”

    夷波坚定地点头,事已至此,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再说能虐龙君,想想还真有点小兴奋呢!

    ☆、第 47 章

    “手足远嫁,其心何忍!”

    “殿下是我们的好姐妹。”

    “反对包办婚姻,崇尚恋爱自由。”

    天上阴云密布,泉台行宫外的时局也十分动荡。龙君的结界未撤,说明他人还在里面。长老们手卷喇叭,向大殿方向高声呼喊:“君上,三思啊君上!殿下无罪,何故将她发配到太微艮去?荧惑君声名一向不佳,难道君上忍心殿下的婚姻生活受挫吗?殿下年纪尚小,如果没有君上呵护,她将如何立足?况且殿下水生水长,星君道场固然聚集天地灵气,却无论如何不适合水族长期居住。君上要眼看着殿下枯萎吗?臣等死谏,求君上收回成命,继续抚养殿下。君上与殿下父女情深,君上舐犊之情不死,殿下就不应当与君上分开。君上、君上……”

    殿门紧闭,一点要打开的意思也没有。他们在这里嚎了半天,龙君似乎完全屏蔽掉了,任他们如何闹,都全然不加理会。看来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了,长老们互相交换了眼色,到最后不得不使杀手锏了。

    “君上,始乱终弃是不道德的。您与殿下名为父女,实则情同夫妻,别当我们不知道好吗。臣等不说,是为照顾君上面子,难道君上打算一直自欺欺人下去吗?”

    外面的长老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里面静坐的龙君几回入定都被拉了出来。好暴躁,想把这群鱼都炸掉,什么叫名为父女,情同夫妻?他和傻鲛几时到了这种程度?他明明一直很留意,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暴露感情的,为什么会给他们发布这样错误的信号?

    大喊大叫,影响极差,他拍案而起,怒道:“都散了,在这里聚众示威是什么性质?等同逼宫!你们要把本座拱下台吗?好啊,何须这么麻烦,说一句就是了。”

    长老们紧张起来,看吧,果然戳到点子上了,所以这的确是他的阴谋,他真的想要舍弃哑海了。

    “君上,做龙不能言而无信啊。您答应要驻守潮城的,这才过去几天,您就要反悔了吗?长久以来潮城鲛人将君上奉若神明,您是潮城唯一的神话。谁知这神话难以为继,您没有正当理由就要舍下城众,您的良心如何得安呐。”

    长老们哭得如丧考妣,龙君的头顿时大起来,他不过想给干女儿找个婆家,怎么就要引起政变了呢!或许还是傻鲛不甘心,妄图借由长老施压,逼他就范。果然成年之后心思变得缜密了,连这种损招也想得出来。

    再任由他们胡说,马上会闹得四海皆知。他叹了口气过去开门,风雷搅起了海上的波涛,外面暗涌激荡。他眯眼看过去,长老们头上系着白绦,高高扯起的条幅上歪歪扭扭写着标语。长老们目光坚定,一个个杀身成仁的样子。龙君在鱼群里搜寻,不见夷波,他气得牙根痒痒,活捉了她,定要狠狠教训一顿。

    “君上……”长老们涌上来,“您看见民心了吗?”

    “没有。”他冷冷道,“让夷波来见我。”

    “君上……君上……”阿螺远远拉着夷波过来,往他面前推了推,“夷波在这里,君上想扒光她还是吃了她,请便,不用照顾我们的感受。”

    夷波脸上犹有泪痕,她先向诸位长老揖了揖手,“为了小鲛的事,让长老们兴师动众,是小鲛的罪过。长老们请回吧,我不敢惹干爹生气,听干爹的话就是了。长老们不必为了我,同君上起嫌隙,如果让长老们为难,小鲛就更无地自容了。”

    瞧瞧,梨花一枝春带雨,哭得人心肝都化了。嘴里说要,脸上的眼泪却很诚实,不过因为龙君的固执,勉为其难罢了。长老们见她这个模样更要为她做主了,哪怕是龙君,占了鲛女的便宜就想跑路,世上没有那么容易的事!必须罚他,罚他生生世世不能离开哑海,办公地点必须设在潮城。

    一旁的阿螺对夷波的演技大加称赞,好大一朵白莲花,原来平时看着傻乎乎的家伙,紧要关头这么靠得住。她对剧情的拿捏很得当,这个时候哭比冷艳高贵来得有用。充分利用自己的弱势博得长老们的同情,委委屈屈一句我听干爹的话,里面有道不尽的辛酸和不甘,愈发把长老们蒙的团团转了。龙君这时几乎已经成了负心汉的代名词,想起来还真微微令人心疼呢,哈哈哈。

    芳棣长老是妇女之友,自从雕题被龙君收编后,当初被掳到南溟的女鲛们重返家园,战后营救工作里包涵心理辅导,芳棣长老就是负责这项工作的。他对夷波的遭遇感同身受,也十分积极地主张她维权,斩钉截铁告诉她,“殿下的一生,不需要为任何人而活。如果觉得这件事该做,那就义无反顾地去完成;如果有一点点的犹豫,那就不该强迫自己接受。我们是强烈反对包办婚姻的,亲生父母不能,干爹更不能。殿下不哭,站起来撸,我们支持你。”

    他们一搭一唱,简直堪称年度大剧。龙君没有多说什么,对夷波狠狠白了一眼,“给本座滚进来!”

    夷波一凛,回身看阿螺。阿螺想向她比个加油的手势,因为龙君冷冽的注视,讪讪收回了手。

    “解铃还需系铃人啊,长老们到此为止吧,给他们两位时间商谈,有些事是外人帮不上忙的,最终还得靠他们自己。”阿螺一边规劝,一边拔起横幅扛在肩上,笑了笑道:“走吧走吧,君上这么大一尊神,不会吃霸王餐的。他只是需要时间考虑一下,等想清楚了,自然会给城众一个交代的。”

    那只田螺头以退为进,打得一手好牌。静下来想想,傻鲛的智商应该不会长得那么快,想必都是那只螺蛳教的。

    她磨磨蹭蹭进门,被他狠狠一拽,拉了进来。然后殿门砰地关上,结界又起,把一干鲛人隔绝在外。

    “长老们闹事,是不是你挑起的?不许撒谎!”

    夷波眨了眨大眼睛,“小鲛要嫁人了,这是好事,不能说给别人听吗?我也不知道长老们是怎么回事,一听说我要嫁到太微艮去,他们就着急起来了。干爹别生气,也许长老们是舍不得我,太微艮离此九万里,一旦去了,今生今世都回不来了。”

    他不太相信她的话,不过她的态度和之前不同,倒让他好奇,“你心里也不愿意,不是吗?”

    没想到她慢慢摇头,轻声说:“干爹让小鲛去,小鲛就去。我后来想过了,荧惑君的长相是我的菜,身家清白又很有钱,我觉得可以试着相处一下。既然是干爹保媒,小鲛没有什么可挑拣的,刚开始是很害羞,没有做好准备。现在小鲛决定嫁了,初六和干爹一别,不复得见……干爹会想小鲛吧?”

    龙君面无表情,“本座……会去看你的。”

    她说不好,“夫君会不高兴的,我们应该避嫌。”说完了推窗坐下,收集电光,开始织鲛绡。

    她慵懒倚在珊瑚椅上,鱼尾在水中舒展,脸上神情柔软,似乎对目前的一切没有任何怨言。龙君心里反而惆怅起来,轻轻叹了口气,孩子太听话,有时候也头疼……既然答应了,那再好不过。他强迫自己不再看她,回到蒲团上静坐,刚要结印,听到她曼声问:“干爹猜猜我的鲛绡织来做什么?”

    龙君极慢地摇头,“不知道。”左不过上海市上卖钱吧!

    她却甜甜一笑,“我给夫君做衣裳,鲛绡避水,夫君的皮肤就不会被海水泡皱了。”

    龙君听她这么说,心里隐隐失望,认识她这么久,怎么从来没想过给他做件衣裳?荧惑星君的皮肤难道比他还娇嫩吗?暗里腹诽,嘴上却不服输:“你想得周全,荧惑君会很感动的。”

    “干爹以后找到干娘,就知道有位夫人时刻为自己操心,是件多幸福的事了。”她莞尔,把经纬压好,细心地在锻首上嵌进金丝,“我懒得起身,干爹递把剪子给我。”

    龙君还在思量她的前半句话,越咀嚼越不是滋味,“让别人给你拿东西,是不是应该加个‘请’字?”

    她哦了声,“干爹把我的剪子请来吧!”

    龙君险些喷出血来,脸红脖子粗,“你说什么?”

    她撅了撅嘴,“不愿意啊?那好吧,我自己去拿。”撑起身,柔若无骨的娇吟,“嗳呀,昨晚没睡好,头有些晕呢。”说着就摇摇欲坠下来。

    龙君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立刻上去接她,刚碰到就被她推开了手,“干爹自重,夫君肯定不喜欢这样。”然后十分端稳地回到珊瑚椅上,继续织鲛绡。

    手上没停,只管偷眼看他,他果真落寞地站了会儿,但是神色还算如常。夷波不由灰心,万一弄巧成拙怎么办?其实她现在特别想打滚,想耍赖悔婚,又怕没听军师的话,导致全盘皆输。

    咬牙坚持,这时候就看谁绷得住了。她心不在焉地忙碌着,忽然天上一道闷雷,她啊了声,“惊蛰过了,天也暖和起来了。明天夜里有海市,小鲛和阿螺说好了去赶集,夜里就不回泉台了。”

    龙君愈发不悦,“女孩子家,不许在外面过夜。万一出了纰漏,我没法向荧惑君交代。”

    她似乎失望,但仍旧说好,“那干爹有空的时候写封信,让风蹄送到太微艮去吧!既然小鲛要和星君成婚,婚前总该联络联络感情的。让星君来哑海探望我,小鲛要让夫君看到我在水里的美态……干爹说,星君会喜欢我吗?”

    “那是自然。”能入他的眼,荧惑君有什么道理不喜欢?

    “那夫君会不会再娶别人?小鲛不愿意有第三者介入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干爹找个机会和星君沟通一下,小鲛喜欢一夫一妻,让他先知晓。”

    龙君心头薄怒渐起,夫君长夫妻短,八字只有一撇就这么着急,果然姑娘有了嫁心就不害臊了。他嘴角微沉,漠然应了一句,“离成亲还有一个月,你可以不必那么着急。”

    她却扭捏起来,“我在潮城生活了两百年,一直想换个地方住住。那天去了太微艮,和哑海截然不同,我觉得很满意。像阿螺说的那样,星君年纪虽然大,不过老夫疼少妻。我对星君没有任何要求,只爱我一个就好了。干爹再想想有哪位上神没有成婚的,替阿螺也做个媒吧!最好离我近一点,方便我经常去看她。”

    龙君已经说不出的焦躁了,她还在那里啰嗦个没完,再好的脾气都要忍不住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祺深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高冷总裁不好惹龙游天下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都市最强元神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我的心动女老板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