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30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35: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夷波虎着脸说:“我没有高堂,我是孤儿,只有一位干爹。知道我干爹是谁吗?南海海主道九川大神!龙君会呼风唤雨,神通广大,所以你们别想调戏我们,让龙君知道了,会把你们片成生鱼片的!”

    那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似乎松了口气,紧紧扣住同伴的手泪如雨下,“这下没错了,果真在这里。不枉我们历时八百年,踏遍了四海八荒。如今总算功德圆满,能给溟主溟后一个交代了。”

    夷波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也不想和他们再纠缠,拉拉阿螺的衣袖想离开,但是他们没有要放她们走的意思,擦擦眼泪说:“沧海遗珠,终会再见天日的。您肩负着重振妖族的重任,您要带领族众重新杀回上界,为溟主和溟后报仇。”

    一鲛一螺大惊失色,原来蹉跎了半天,遇上两个神经病。如果他们还要继续纠缠,阿螺就打算和他们拼命了。附近有南海警戒,声势一旦闹大,不愁不能同仇敌忾。

    阿螺把夷波掸到身后,“你先走,我断后。”摆开架势打算大打一通,可她那点道行,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他们说:“我等是来求和的,不是来打架的。其中有好多内情,还需一一向娘子回禀。只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娘子跟我们走,我们另找个地方喝一杯,再详谈。”说着就上来拉人,可是刚触到她的手,忽然一阵金光大盛,把他们弹开了两丈远。定睛一看是她身上的金鳞,嗡嗡的,有股蓄势待发的杀气。

    这一番动静弄得人人注目,显然已经不好下手了。怔忡间见一星微茫从远处飞速而来,眨眼到了面前,金光一抖化成了几十把利剑,要不是反应够快,差点就被刺成筛子了。

    夷波眼看着那两个人黑蓬一抖逃脱,可是临走前深深看了她一眼,不知怎么让她心底一颤。

    龙君踏云而来,月光下一身素衣,皎若星汉。水红的灯笼光照亮他的眉眼,他似乎隐有怒意,“给你派了雕题,为什么把他们打发开?要不是本座来得快,不知会出什么事。”

    夷波吐吐舌头,“小鲛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还好干爹来得快。”

    他一出现,海市上的众人纷纷顶礼膜拜,龙君再想教训她,忌惮人多也不好发作。他展露了个官方的,充满正能量的微笑,“刚才的小插曲,大家不要放在心上,本座已经命雕题军加强戍守了,确保今晚的交易畅通。”

    八方客商感激不已,大力夸赞海主神功盖世,魅力无双。他保持微笑,轻轻摆了摆手。转身的瞬间眼风简直要杀死她,恶狠狠道:“还不回家!”

    夷波缩着脖子,苦哈哈看了眼阿螺,“你上行宫陪我吧!”

    阿螺摇摇头,“只有独处才能发生奸情,万一龙君想爬窗进来私会你,一想有我在,他就不来了。”一股脑儿把东西塞进她手里,压低嗓子说:“回去熟读,见机行事。还有那个银托子,别忘了送给龙君,他一定会感动哭的。”

    夷波笑逐颜开,嗯嗯点头,忙追赶上龙君,向泉台游去。

    龙君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忽然有种清闲日子要到头的感觉。一路无话,到了行宫停顿下来,想询问刚才的情况,最终还是放弃了,只肃容告诫她:“以后不许瞎跑,别指望每次都能这么幸运。”

    她诺诺哦了声,“干爹,那些是什么人?看上去和我们不一样。”

    龙君没好气:“贼眉鼠眼的,心术不正。”

    夷波没敢顶嘴,不知道他说的是那些人还是她。这个时候还是尽力献媚吧,于是双手奉上了包装得很漂亮的银托子,“这是小鲛给干爹的礼物。”

    通常都是这样的,当你很想修理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突然贿赂你,那么计划有可能临时改变。龙君接过礼物翻来覆去看,心里涌起一阵感慨——孩子大了,知道孝敬干爹了,真不容易。一旦她去了太微艮,自己想再见她一面都难,想到这里竟隐约有了悔意。

    他叹了口气,“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听说最近四海有鱼贩子出没,看见略有姿色的就抓起来,卖到陆上供人豢养。你要是不想下半辈子生活在鱼缸里,就乖乖听话,哪里也别去。”

    她说记住了,很好心地提点他,“这个礼物……干爹要是不会用,里面有使用说明。小鲛的一片孝心……不用谢。”

    她很快跑了,也许有些害羞吧!龙君掂着盒子,脸上浮起了温柔的笑。这孩子总是自说自话,不过他喜欢。不知里面是个什么东西,真是按捺不住的激动和兴奋。回到寝殿里,把盒子放在桌上,迫不及待地打开……粉红色的桃花笺下放着一个雕花的纯银器皿,长长的,上面有钩子莲的錾花。拿起来往头上比了比,难道是发簪?这也太粗了……是勺子?进深不对,会捅进嗓子眼里的。难道是洛阳铲?装个柄就能去考古了?

    想不通这是什么,拿起说明书研读,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力不从心者的福音,风靡三界的男性挚爱。以托子托起小兄弟,白绫带缠之,可使金枪不倒……

    他脑子里嗡地一声,气得脸色发青。这个该死的傻鲛,其实她一直在笑话他,要不然怎么会送这种东西给他?世上为什么有这么蠢的鱼类,她知不知道自己嘲笑的是谁?他是龙啊,巨龙懂不懂?难道她以为原始状态就是最终状态吗?真是见识浅薄!他发起威来,足可以把她吓死好吗!

    混蛋,他气得肝疼,仰天躺倒在躺椅里,一口气堵得心口发慌。难道就任她这样误会下去?那张大嘴巴,会不会嚷得天下皆知?

    他拍了下扶手,愤然而起。不行,得和她解释清楚,以他的能力,完全用不上那个银托子。

    他大步到了她卧房前,刚要拍门,听见她的声音:“嘤嘤嘤,夫君真是勇猛,妾身当不得了……”

    他吓得顿住了,她这是在干什么?

    “嗷嗷,烫死妾身了……”

    龙君三魂七魄都从头顶上飞了出去,难道这只傻鲛……在安慰自己吗?简直龌龊,非得狠狠教训不可!他一脚踢开了她的房门,本以为会看到一幅香艳的画面,然而并没有,她坐在灯下,一手托腮,一手翻动书页,看见房门倒地,呆呆道:“干爹敲一敲,小鲛就会来开门的……”

    他原本想来告诉她什么叫自尊自爱,没想到弄错了,这种尴尬的场面如何缓解呢,他长长呃了一声,“本座就是来看看,你在忙些什么。”到桌前翻了翻那几册书,大皱其眉,“全都是少儿不宜啊,你想干什么?”

    夷波很无辜的样子,“小鲛下个月就要嫁人了嘛,不学好本事,怎么和夫君鱼水交欢?”边说边指着一幅画问他,“仙女坐蜡,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说话,默默把那几本书收起来,扬手一挥,纸片纷飞,化作了粉末。

    “啊,我的书!”夷波抢救不及,痛哭流涕,“我花了五片金叶子买来的啊,还没看完啊!干爹怎么能这样,明明应该拿人的手短,却毫无愧疚之意,心理是何等强大,简直佩服佩服!”

    她说得咬牙切齿,他全当没听到。优雅地抚了抚自己的手,“最近我们父女之间的相处,似乎出了一点问题。虽然为父总是被你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但你毕竟还小,对你太严苛,让人说我虐童。这样吧,今晚住干爹那里,我们把最近发生的事好好整理一下。当然了,你有什么不理解的,尽可以问。干爹满肚子学问,上到天文地理,下到人体百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夷波听了信以为真,如果能够理论加上实体操作,那就再好也没有了。她欢欣雀跃,摇着尾巴追上去抱住他的胳膊,跟他去了他的寝宫。

    ☆、第 50 章

    龙君抱着胸站在殿内,看着傻鲛欢快地关上门,满脸堆笑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通,尾巴摇得异常欢快,“好了,小鲛已经准备好了,干爹快来给小鲛补课吧!”

    五片金叶子,就这么没了,不过还好,只要能用这点代价直接抱得龙君归,也是物超所值了。

    夷波一面说,一面心花怒放,实在忍不住,视线猛往他领口瞟。以前是干爹早点睡,现在变成了干爹我要睡你,才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怎么会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变化,连夷波自己都说不清。

    得到一条龙的心,首先要得到那条龙的身体,她看得很清楚,也坚定地打算执行。不等他吩咐,自己先跑到床上躺好,解开了衣襟,莞尔一笑道:“干爹快来,我们来好好研究人体构造。”

    龙君拿黑布蒙上了桌上的夜明珠,月光下的人影是蓝色的,到了床前,在她身旁躺下。她开始毛手毛脚,他不堪其扰把她的两手定住了,侧过来,支着身子问:“你最近的行动很反常,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

    夷波挣了挣,发现手不能动,感到十分沮丧,“干爹说就说,扣住我的手脚干什么?难道是想对小鲛为所欲为吗?”

    龙君直翻白眼,“你的脑子里一定要有那么多龌龊的想法吗?”

    她不高兴了,“说好了来研究人体的,不动手摸,怎么详细了解?”

    龙君不理她,只是问她:“你对荧惑君的印象,真的有那么好吗?你们那天就说了两句话而已,一来一往就让你改主意了?”

    夷波记得阿螺的教导,龙君这么傲娇的人,要想让他后悔,只有不停刺激他。她用力点了点头,“干爹不知道一见钟情吗?现在越想,越觉得夫君和小鲛很相配。小鲛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当星君的夫人,而且是爱妻,不是宠妾!所以我要先做好功课,免得新婚之夜什么都不懂,让夫君为难,让自己尴尬。”转过头灼灼看着他,“什么都别说了,干爹要和小鲛模拟实战。要不然就赔我书,那可是限量版的,市面上买不到。”

    龙君迟疑道:“其实荧惑君活了上万年,他什么都知道。女人越是懵懂,对男人来说越觉得安心,凭干爹对男人的了解,信我的话绝对没错。”

    难道是想临阵变卦?夷波不满起来,“我的夫君也许和干爹不同呢?干爹说自己什么都懂,小鲛看来是吹牛吧!其实干爹纯良,和小鲛一样。怎么能要求一个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人,教会我什么是三十六式、四十八手。”

    龙君恼羞成怒,这个傻鲛居然敢嘲笑他没有谈过恋爱?他结结巴巴说:“你开……开什么玩笑,本座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鱼虾还多!说我没有谈过?本座明明谈过……”

    “干爹说的是甘棠夫人吗?小鲛也是不明白,别人的妖后,干爹居然惦记了整整一千年。甘棠夫人和干爹说过喜欢干爹吗?有没有像我给夫君织衣料这样,给干爹做过一件衣裳?那个分明是暗恋,亏干爹好意思拿出来说,小鲛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她耸肩吐舌憋着笑,让龙君更为恼火,“那又怎么样?本座爱过,不枉此生!”

    “干爹真是大爱无疆。”她讪讪一笑,“要是换了小鲛,没人爱过我,绝对此生白活。干爹,你是不是很想哭?自己爱恋的人眼睛里根本没有你,当你为她肝肠寸断的时候,她在对着别人笑,想起来就觉得好虐。”

    这只傻鲛居然这么毒舌,把龙君说得哑口无言。

    是啊,他也期待爱情啊,可是找了那么久,连一个合适的都没有。她刚才的那段话,简直戳中他的泪点,没人关心过他的冷暖,他在追着甘棠劝她别嫁的时候,甘棠说我只拿你当弟弟……

    龙君捂住了脸,双肩轻轻颤抖,夷波见时机成熟了,忙叫嚣起来,“放开我、放开我……干爹到我怀里来哭。”

    龙君果真撤了对她的钳制,她也没看他哭没哭,一下抱住了他,“干爹看,无论何时小鲛的怀抱都为干爹敞开,在小鲛出嫁前,干爹想怎么撒娇都可以。可是小鲛一旦嫁人,就像甘棠夫人跟了离相君那样,那时候就只能和干爹划清界限了。干爹孤独了两千年,好不容易找到小鲛这样善解人意的干女儿,干爹舍得小鲛离开吗?只要干爹一句话,小鲛就留下,一生一世给干爹做虾饺。”

    多体贴的孩子啊,口才还那么好,龙君第一次发现傻鲛有做谈判专家的天分。可是他不能那么自私,耽误了她的幸福。毕竟在他的心里认定了甘棠是初恋,而且下一次历劫又不知是什么样的收场。荧惑星君至少有一点比他强,正规的上神,完全不用为将来担心,傻鲛跟着他,日子会很安逸的。

    他深深吸了口气,“本座不爱吃虾饺。”

    夷波看了看桌上还没来得及收走的笼屉,含糊微笑。

    龙君窒了一下,开始敷衍,“明天起本座就吃素了。”

    这么顽固的龙,真是不好对付。夷波皱着眉,眯着眼,“好吧,这些都抛开不谈,咱们来谈谈仙女坐蜡吧!小鲛刚看到那一式,书就被干爹销毁了,既然干爹号称无所不知,就请干爹说说观音坐莲和仙女坐蜡的区别。”

    简直了,这不是存心刁难吗?可是不解释,她会更加小看他,龙君绞尽了脑汁,“观音坐莲……观音菩萨普渡慈航,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她不坐莲,难道要坐藕吗?”

    夷波鄙视他,“仙女坐蜡呢?”

    “这个就很好理解了。”他信口就来,“那个跟董永私奔的仙女你听说过吧?织女的工作就是织布嘛,仙女织布和鲛人织绡不一样,她们要织机。”两手一比,“那么大一张,脚下踩榻板,手上织经纬。为了让梭子来回畅通无阻,得往线上打蜡。蜡块才那么点小,一不留神就不见了,所以把它放在仙臀下,要用的时候伸手就找到了,这就是仙女坐蜡。”

    夷波叹为观止,“干爹骗小孩的功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连草稿都不用打。”

    “怎么说话呢?”龙君拧眉道:“本座说错了吗?”

    夷波叹了口气,“干爹,小鲛已经不是孩子了,你老是用这种纯洁到无力吐槽的解释来搪塞我,以为我会相信吗?其实干爹和小鲛可以一同进步,不懂不可怕,装懂才可怕。”

    她眨巴了两下眼睛,弄得龙君难堪不已,“那你说,观音坐莲和仙女坐蜡是什么东西?”

    “干爹不是号称博古通今吗,现在又来问小鲛?”她唉声叹气,“要是刚才的书还在多好,起码有个标准答案。”她看了他一眼,“干爹?”

    “嗯?”

    “你在想什么?”

    “想那几本书该不该毁。”他凝眉计较,“应该收缴充公的,你不能看,本座能看嘛……”

    夷波对他嗤之以鼻,“小鲛还记得一点点,可以演示给干爹看。”

    龙君唔了声,看她翻身起来,发现自己是鱼尾,这个就不太好办了,“干爹给我变腿,要又细又长的。”

    龙君嘟囔了句,捏个诀,给她变出了一双大长腿。然后看她跨坐上来,坐在他的腿根上,两手搂住他的脖子说:“这就叫观音坐莲。”一面说一面扭动,“徐瑶渐摆,则欢畅淋漓。干爹,你感觉怎么样?”

    龙君吓得心肝都要碎了,“这是干什么?”

    她扭扭屁股,“我就说嘛,干爹肯定没见识过。”

    摇啊摇,如柳条款摆,春风拂面。她轻轻叹了口气,把脸靠在他脖颈上,“光摇还不行,还得说话助兴……夫君真是勇猛,妾身当不得了,嘤嘤嘤……”

    龙君脑子里火花四溅,她在他耳边娇喘连连,一个大写的乱伦赫然在目。还能不能愉快地做父女了?他紧紧握住两手,应该一脚把她踹下去的,可是为什么提不起劲来呢?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作者诚不欺我啊!”她呜咽一声,“小鲛要把持不住了。”

    她说完这话龙君才发现,真正把持不住的是他。有的时候身体不由自己的意愿控制,他以为一个傻乎乎的孩子不会引发他的欲望,可是好像错了。他大概是缺爱太久,继上次春梦之后又一次体会到飘飘欲仙的感觉,想把她按在下面这样那样……思想肮脏得难以直视。

    在铸成大错前得阻止她,他咬牙把她从身上摘了下来,“阿鲛啊,这种示范是不能拿干爹当道具的,干爹和你差了一辈,长辈是用来尊敬的,不是用来猥亵的。”

    夷波觉得很冤枉,“小鲛是在和干爹共同进步啊!还有一个问题,刚开始一马平川,后来怎么多出东西来了?”她说着想去揭他的袍角,“让小鲛看一看。”

    他当然抵死不从,“什么都没有……你再乱来本座要生气了!”

    她听了果然顿下来,满脸的无辜,“小鲛还摁过呢,又不是第一次。”

    龙君险些一口气上不来,被西方接引去。说起这个,他就想起银托子,“你送的那个礼物,干爹很不喜欢,这是对本座男性尊严的侮辱,你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她撅起嘴不说话,那个说明书她看了一眼,反正阿螺说对他有帮助,她就没有多作考虑。

    “本座和你提起过吧,能长能短,能细能巨……你怎么就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呢!就刚才,你还觉得那是小肉芽吗?”他红着脸,满怀希冀地望着她,“是不是扩张了十倍不止?本座还是十分可观的嘛!所以你以后不用担心本座的幸福,干爹自会有干爹的乐趣。”

    这么说来真的不用她关爱吗?她嗫嚅了下,“能长能短,能细能巨,说的不是应龙的特征吗?干爹居然以此隐喻,您对小鲛究竟怀着怎样的用心?小鲛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

    龙君觉得天要塌了,这条腹黑鱼,还是原来的傻鲛吗?为什么他有种智商被碾压的错觉?随着生理越来越成熟,心智也越来越健全,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好兆头,他希望她一生平安幸福,可不愿意她走其父的老路。

    他舔了舔嘴唇,“阿鲛,你懂得太多了,不好。”

    她嗯了声,“小鲛也苦恼呢。”

    “那么回到原先那样,你觉得好不好?”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都市最强元神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我的心动女老板高冷总裁不好惹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祺深龙游天下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