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31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24: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干爹要把我弄傻吗?逆天而行,会出事的。”

    他开始诱哄,“干爹手法熟练,保证你的脑子运转正常。其实你现在只比过去聪明了一点点,回到原来,就可以无忧无虑了。”

    “可是小鲛变傻了不能自保,万一夫君家暴我怎么办?我想了想,这样吧,只要干爹不把我嫁给荧惑君,万事都好商量。”

    龙君感到两难,细一琢磨,她担心的也有道理,加上夜市上出现的妖族,既然他们认出了她,少不得纠缠。和这种生死攸关的事一比,嫁人算得上什么。荧惑君是老朋友了,放一次鸽子也不会生气的。于是道好,“那就这么决定了,干爹只取你一小块智商,暂时替你保管。明天我就修书给荧惑星君,婚事不算数了,这样行不行?”

    她想了想道好,把脑袋探过来,“反正拿走了还会长的……要把天灵盖凿开吗?轻一点,小鲛怕痛。”

    ☆、第 51 章

    龙君伸手摸了摸那个机智的小脑袋,如果再不挽回,她早晚会成为第二个离相君——没错,傻鲛就是妖族口中的沧海遗珠,离相君和甘棠的女儿。

    当初甘棠产子,正逢神妖大战。他曾经奉命出征,赶到的时候离相已经自尽了,见到甘棠最后一面,她哭着求他带走他们的孩子,那时候傻鲛还在蛋里,蛋壳粗砺,敲上去硬邦邦,一点都不起眼。

    藏匿妖主的血脉,那是多大的罪过,他不敢想象。那时四海海主倾巢而出,如果被其他人发现,傻鲛死路一条。还好刚落地的鲲鹏蛋并不大,怀里能够藏得下,看在甘棠的份上,他居然把情敌的孩子救下了,有时候想想,这份胸襟真是感天动地。

    然后历尽坎坷孵蛋,整整八百年不离不弃,等她出壳的时候封住她的妖力,把她移植到鲛人身上,于是她就这么无惊无险地长大,虽然经常受人欺负,但至少是安全的。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龙君觉得自己当初的封印快要过期了。如果她智商爆棚,她会回到北溟,成为新的溟主。为了给父母报仇,也许还会率领妖族重返天界……真到了那一天,他就是出卖色相恐怕也阻止不了她了。鲲鹏图南,志在万里,她身上流淌着上古妖兽的血,战斗值飙升到一定阶段,不打架她就难受。

    唉,他这个干爹,真是为她操碎了心。从一颗卵孵成一尾鲛人,花了他多少的心思。原本想安安稳稳让她嫁人,可是临嫁前发现她智力恢复到平均水平了,要是不善加控制,恐怕还会害了荧惑星君。

    所以留下吧,所有倒霉的事都让他来承担,谁让他人好心善呢!再回头想想,初恋真是误人终身啊,致使他单身一千年,被迫当上了奶爹,以后还会有多少麻烦事,只怕也是一言难尽了。

    可是智商取出来,拿捏得不好,会不会变成白痴?其实他这么多年来好逸恶劳,手已经很生了。这样吧,玲珑心封住两窍,紧要关头能够突破,也不怕智商放在他身上,一不小心被他弄丢了。

    他搓了搓手,把她的灵识吸出来,一看不得了,当初的比干也不过七窍,她居然有八窍。这要是放羊式发展,以后比她爹还麻烦。

    龙君忙捏了个诀,该处理的都处理掉,再小心翼翼放回去,她打了个寒颤醒过来,懵懂的一双大眼睛看向他,“该睡了。”

    她把衣襟合好,转身就躺下了。他在背后叫她,“阿鲛,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智商低,不代表失忆。”她咕哝了句,“干爹,你半夜跑到小鲛床上,不成体统。”

    龙君怔了怔,无话可说,蔫头耷脑从殿里出来,随便找了间卧房,将就了一夜。

    第二天才发现,在他大手一挥封住她心窍的同时,把她那股冲破世俗,桀骜不驯的劲头也给屏蔽了。她对他恭恭敬敬,干爹叫得又爽又脆,有时候叫得急了,连干字都不加,直接管他叫爹。

    这可不太妙,龙君纠正了几次,她还不耐烦了,“干爹也是爹,多个字少个字不是一样的吗。”

    龙君心里说不出的别扭,“那不同,本座至今还未成家,被你这么一叫,别人会以为我丧偶或者离异。”

    夷波撅着嘴,不快地找阿螺倾诉,阿螺发觉她有些不对劲,“计划有变?你想通了?”

    她一脸茫然,“啊?”

    又是不思上进,随波逐流的样子。阿螺叹了口气,“其实想通了也很好,天涯何处无芳草,荧惑星君未必比龙君差。”

    而夷波呢,觉得自己曾经肖想龙君,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回想起之前种种,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她哭丧着脸说:“阿螺,我人面兽心,把你的脸都丢尽了。”

    阿螺顿时鼻子一酸,她居然会想到丢了她的脸,发散性思维让她动容不已。

    “没关系,我都已经习惯了。”她抱着夷波直安慰,“从今天起改邪归正还来得及,要是早点醒悟,做男鲛娶我多好。看看吧,现在要远嫁,真浪费。”

    龙君答应会修书去太微艮的,可是还没来得及让风蹄送出,星君就大驾光临了。

    荧惑君带着一身星光而来,头回登门嘛,阵仗必须得大。他最会发光了,火德昭彰就是他的代名词。他是二十八星宿中最谦和有礼的,史书上记载:荧惑之精,其性礼。足以证明他谦谦君子的品格。

    自从答应老友的求亲后,他翻来覆去想了很久,毕竟娶位夫人是要过一辈子的,婚姻大事草率不得。那天见了鲛女一面,只觉得美貌逼人,性情也还可以。遗憾的是没有深入了解,九川那股咄咄逼人的势头,让他不敢细打听。今天来,不管怎么样得和小娇妻联络一下感情,如果相处甚欢,未必一定等到初六,哪天都是好日子,娶回家就完了。

    荧惑君毕竟是上神,气质不同寻常,所到之处光芒万丈。潮鲛们组织了个热烈的欢迎仪式,几十个鲛女舞着彩绸在城门上统一口号:“你这么美,你这么美,你这么美美美美美……”

    荧惑君挥手致敬,笑得温文尔雅。

    长老们迎上前行礼不迭,“区区陋城,能得星君赏光,真是蓬荜生辉。星君风尘仆仆而来,一路辛苦了。我等设了宴,请星君龙绡宫中少待,臣等这就去请我家君上。”

    荧惑君微微颔首,“潮城仪仗真是名不虚传。本君此番来,探望旧友是一桩,还有一件事,是为见一见小鲛殿下。”

    长老们长长哦了声,互相交换眼色,有意无意揭老底:“殿下和君上居住在离此二十海里的泉台行宫……阖宫上下空无一鲛,只有他们两位哦。每日用膳需谴鲛卒运送,君上还特意吩咐,没事不许去打扰他们,君上和殿下的感情还真是好得出奇呢!”哈哈干笑了几声引他入大殿,“星君安坐,既然相请,两位必定同来。星君先用一品海胆刺身吧,这是我们南海的特产,最美最原生态的吃法,没有一点腥味,请星君尝尝鲜。”

    荧惑星君倒大方,半点不悦的情绪也没有,看得几位长老一阵着急。

    星君是得道的上神,吃东西也不忌口,拿着银匙优雅地尝了一口,点头称赞,“酱料不错,在海水里能够保有这股浓香,真是难得。”

    长老们七上八下虚应着,绞尽脑汁再次撬墙脚,“我家龙君是怎么和星君介绍殿下的?肯定只说是干爹和干女儿的关系吧!咳咳,其实古往今来这种关系有很多解读的方法,全看星君以什么视角了。殿下是孤儿出身,无父无母,龙君看她可怜收为义女。哎呀,书上为报大恩以身相许的故事都老掉牙了,殿下晚上给龙君捂脚,也是众所周知的事。”

    荧惑君和九川大神做了一千年的朋友,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当初龙君大人为初恋远嫁哭得云梦泽水患,要不是他帮忙,上面必定降罪。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心里对初恋极其看重,悄悄私藏了北溟鲲鹏的蛋,他也是知情的。世上哪有如此禽兽不如的物种,会对初恋的女儿下手?他想起宵明,反正自己是不会的。九川虽然吊儿郎当,但是品性他信得过,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几个长老还在那里敲边鼓,他皱了皱眉,“你们君上平时对下属太宽厚了,治下不严可不是好现象。”

    吓得长老们立刻打住,不敢再啰嗦半句了。

    打发到泉台的鲛卒来回禀,说龙君换了衣服就来,请星君稍等。至于小鲛殿下,一早出去找朋友,现在应该在潮城,但是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踪迹。

    那位小鲛殿下谨遵龙君的教诲,并没有走远,就在潮城外的珊瑚礁上,等着阿螺回去拿吃的来,打算在外野餐。平时这片海域是很安全的,附近有雕题巡守,外人进不来。她躺在珊瑚上,肚皮朝天晒太阳,昏昏欲睡之际看到兀犴将军带着一个手下从远处游来。因为雕题投诚后,潮鲛和雕题相处得不错,夷波也并不讨厌兀犴大将军。

    她坐起来招呼:“大将军,上哪里去?”

    兀犴将军向她叉手行礼,“殿下晒太阳呢?不瞒殿下,末将这两天四处奔走,苦不堪言……”见她呆呆的,没有要追问的意思,忙补充:“末将的八姨太给末将生了个孩子,这两天孩子变成了夜啼郎,一到天黑就哭闹,据说是中了邪,需要一样东西来定住魂魄,殿下猜是什么?”

    夷波摇头,“不知道。”

    兀犴将军往她尾巴上瞥了眼,“是龙鳞。可殿下知道的,君上没有那么好说话,要他一片鳞,末将自问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听闻龙君当初赠过殿下一片龙鳞,已经在潮城传为佳话了。殿下,您的心地最善良了,看看能不能把龙鳞借末将两天,一旦孩子恢复正常,即刻归还。”

    夷波愣住了,“要我的龙鳞?”

    “是借,不日就归还的。”

    可是依旧很为难,“这鳞已经长在我肉里了,拔出来我会很痛的。”

    兀犴将军立刻变出一瓶白药来,“擦上,疼痛立消。”看她犹豫,抽出手帕哭起来,“哎哟,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啊,他才出生十来天,天天这么哭,眼睛哭坏了,嗓子哭哑了,魂也哭飞了,那就死定了唷……”

    雕题的哭声是全南海最难听的,夷波受不了,又觉得不把鳞借给他,实在不好意思。再说她这里不给,他会去找龙君,龙君把自己的鳞拔下来,不也会痛得死去活来嘛!

    她退了一步,“好吧,只借两天,要很快还给我。”

    兀犴将军青面獠牙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这个殿下放心,一个时辰也不会超过的。”

    她听了伸手去拨那片鳞,一百年了,和自己的鳞无异,用力一拽,痛得抽筋。兀犴将军忙给她上药,“溟主受苦了……”张开事先准备好的黑口袋,请她把鳞放进去。这下好了,护身符没了,总算能够接近了。兀犴将军笑了笑,摇身要变,发现有人来了,忙道:“多谢殿下,末将先走一步。这鳞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走漏消息就不灵了。”

    夷波揉着伤口含泪点头,“快去吧,别让孩儿哭死。”兀犴将军走了,她拿衣料遮住了尾巴,起身叫阿螺,“怎么去了那么久?”

    阿螺说:“别野餐啦,荧惑星君来看你了,现在就在龙绡宫里。啧啧,那么帅的上神,保养得又好,一点也看不出年纪。”拿肩头一顶夷波,“没有龙君有星君,你的口福真叫人羡慕。”嘻嘻笑着来推她,“快去看看吧,人家大老远来的,别让人久等了。”

    夷波被动往前,还好那金创药止痛效果很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妨碍了。便整了整发冠和衣裳,跟着阿螺上大殿里会见未婚夫去了。

    ☆、第 52 章

    说起荧惑星君,资历老一些的神众都知道他的名号,当初和女神宵明的一场恋爱谈成了反面教材。他和龙君不同,他是扎扎实实的恋爱,牵过手,亲过嘴,除了最后一招,其他的几乎都试遍了,所以荧惑君是比较有经验的。至于最后为什么分手,据说是价值观不合,几乎要论及婚嫁的时候为住在谁的道场产生争执。神女宵明一怒之下把他踹了,火速嫁给紫宸君,并且随男方居住,剩下一个傻了眼的荧惑星君,夜夜流泪到天明。可见恋爱是不能谈得太久的,如果想套住对方,最好是在感情最炙热的时候。当爱情沉淀下来,一旦产生分歧,一般都是以失败告终。

    所以荧惑君吸取了这个教训,觉得先婚后爱也没什么不好。这次来只要确定小娇妻三观端正,无不良嗜好,就可以大大方方娶回家怜爱了。

    夷波出现在大门上的时候,简直自带光环。她是潮城一枝花,眼如星辰,顾盼神飞,那娇俏的小模样,一击命中了荧惑君的心脏。

    那天在太微艮初见,他没有做好准备,加上九川总是遮挡视线,他不过看了个大概。不像今天,她到了他面前,那美丽的脸庞,纤细的柳腰,流丽的线条……虽然是半人,而且级别对于上神来说低了点,但自古美好的爱情,基本都产生在阶级差别较大的两类人之间。越是不可能,越能凸显爱情的珍贵。荧惑君这一刻已经有些心动了,干涸了几千年的心也开始丰沛起来。一个好的女人就是一碗大补的鸡汤,荧惑君觉得他的人生渐渐有了希望,至少老友保媒,总是无需怀疑的。

    他抿唇轻笑,君子昭昭。抬手对她一揖,颇有举案齐眉的意思。

    夷波迟迟的,阿螺却很激动,猛拽了她两下,“还礼,叫他夫君!”

    这样纯天然无污染的丈夫人选,搁在三界之中挑选,也是出类拔萃的。不知当初舍他而去的宵明会不会后悔,反正现在落进夷波手里,就算想旧情复燃也来不及了——她家夷波的美貌可是天上地下无人能敌的。

    阿螺作为好闺蜜,这个时候就要发挥她的作用。妖精的世界本来就不该玩什么欲拒还迎,对待感情就要采取快准狠。比如夷波对龙君,暗恋了这么久,软磨硬泡毫无成效。经过这场失败的实验,更令她坚定了一点,要想成功就应该单刀直入,换个战略说不定事半功倍。

    先于她们到场的龙君表情很平静,他已经想好了,那些事不必隐瞒荧惑君,把目前的困境如实告诉他,他应该能够理解的。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夷波一句“夫君”震得头晕目眩。眼睁睁看着她在荧惑君面前摇尾巴,脸上带着羞涩的笑,轻声细语说:“夫君今天来看小鲛,小鲛真高兴。”他原本正起身为荧惑君斟酒,一下子跌坐回了垫子上。人后夫君长夫君短就算了,现在面对面她也敢叫,那么之前要退婚的话还算不算数?她来这一手,顿时叫他无措了。

    荧惑君呢,完全是受宠若惊后的蒙圈,愣了半天才道:“本君在太微艮坐立难安,既然亲事定下了,总要来看看夫人的……”慌慌张张叫星官,“快把给夫人准备的礼物拿来!”

    星官托着盒子双手奉上,一面笑道:“这是璆琳,是从月神那里得来的宝玉。月神和我家星君交好,特赠玉,让星君自己打磨,以后好送给夫人定情……夫人请看。”

    夷波只知道璆琳是传说中的一种玉,玉的形态不过那几样。可是荧惑君带来的却不同,清透得像一泓水,是深海一样的颜色,如果不对着日光比照,几乎要消失在洋流下。

    在场的人都折服在星君的慷慨之下,这么珍贵的宝贝,人家可不是送一块牌子,一枚戒指,人家送一个玉佩组。就像菩萨挂在胸前的璎珞一样,繁复勾绕,再饰以琉璃玛瑙,出手阔绰得长老都想嫁给他。

    龙君坐在那里,心头发空。当一个人职位比你高,人缘比你好,甚至比你有钱的时候,你还有什么可不平衡的?他绞着手指回忆,自己曾经送过傻鲛的,好像只有那对耳坠子。便宜的劣质品,还是她哭天喊地求来的,这么一比,自己的形象顿时坍塌,虐得他直不起腰来。

    那边的星君呢,不管送了多贵重的东西,也绝不会像暴发户那样夸夸其谈。他对准夫人温言絮语,“好看伐?喜欢伐?匆匆决定来南海,没来得及准备什么,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请夫人收下。我知道夫人生于水泽,不能离水太久,这璆琳能定住夫人的元神,就算离水千年,也不会现出原形来的。”他笑了笑,“夫人上次到我家也看到了,太微艮有个很大的湖泊,虽不及南海水域开阔,但用来戏水,小菜一碟呀。夫人看,我人都到了,干脆把婚事办掉,这次就随为夫回去吧!要是等到初六,少做少还有半个月,我怕自己禁不得相思苦呢。”

    荧惑星君这一番话,酸倒了众人大牙。果然男性都爱看外表,娇妻只要生得好,念念不忘的初恋算什么,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龙君苦恼到一定程度,撑住下巴呆呆看着他们。这已经轮不着他插嘴了,一出私定终身的戏码在他面前华丽丽上演。他悔不当初,一时失算开了这个头,现在要反悔,似乎已经不那么容易了。

    夷波是个连恋爱都没有经历过的,虽然对龙君抱有孺慕之心,可是爱和被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相比龙君的高冷,星君这么接地气的表白方式她好喜欢。她管住了蠢蠢欲动想去璆琳上摸两把的手,却管不住唇边的笑。要不说渴望爱情的菜鸟最好骗呢,谁对她好一点她就找不着北了。

    她扑腾了两下,“夫君会对小鲛好吗?小鲛的智力还没开化,可能有时候不那么聪明。”

    “难道夫人还信不过我?一个男人对女人最大的宠爱不就是买买买吗,为夫的积蓄都由夫人保管,只要夫人喜欢,想买什么随你高兴。”荧惑君显得非常有耐心,“至于智力的问题,我不急,看着夫人一天天长大,才是最有成就感的。夫人还小,两百岁对于诸神来说,就像刚埋进土里的凤仙花种子,还没发芽呢!而且为夫知道,夫人会变得非常聪明……非常非常聪明。”

    能找到一个欣赏她的配偶,这是烧了十辈子高香才求来的吧!夷波转头看阿螺,眼睛闪闪发亮。阿螺颔首,“夷波并不是旁人看到的那么简单,其实她是一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鲛人,时间长一点,星君就会发现的。”

    美貌已经有了,智慧也一定会有的,她们都坚信。

    “那么夫人看,啥辰光跟我回去比较好呢?陪嫁就算了,免得麻烦。至于聘礼……”他又喊星官,“往潮城户头转八十八万两白银。”含蓄地扫了在场众鱼一眼,“我们太微艮不差钱。”

    人见人爱的土豪,是这世上最稀缺的资源。长老们开始飞快算计,留住龙君的人选可以再定,一个鲛女收八十八万两白银的聘礼,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两下里一计较,嫁,为什么不嫁?那可是一场真金白银的爱情啊,谈得实在太有诚意了。

    长老们满脸堆笑,“既然如此,请殿下定个时间,臣等即刻就去准备。虽然星君豪言不要陪嫁,但殿下的嫁衣和车马还是要定做的嘛。”

    夷波看了看荧惑君,他的笑容有种暖心的力量。唉,这样的夫君又有权又有财,人还这么和善,嫁过去应该不错。不过她不能表现得这么着急,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她扭了扭身,“小鲛舍不得潮城……”

    “不要紧,为夫十二个月里有十个月赋闲,只要夫人愿意,可以常回哑海来。驾云头又不要成本,一天来回两次也可以。”

    她又扭扭身,这下想起了龙君,“小鲛舍不得干爹。”

    一旁干坐了半天的龙君老泪纵横,终于记得还有一个孵她出壳的人了,总算找到一点安慰。

    可是荧惑星君还没开口,她又接着道:“这样吧,让干爹常来太微艮看我好不好?干爹的速度快,基本上不用留宿,连晚饭都省了,当天可以打个来回。”

    龙君一口气上不来,歪在了靠垫上。

    这个没良心的,当初就不该从北溟把她带回来,应该让二郎真君把她穿在三叉戟上做烤串!要嫁人了,胳膊肘往外拐,连一顿饭都舍不得给他吃,他活了这么久,头一回有了生无可恋的感觉。一腔热血付诸东流,谁能知道他心里的痛苦?他本以为她最后要求毁约,那么之前渴嫁之心一定都是装出来的。可实际上呢?她那么急不可待,一点都没有女孩子应有的矜持,让他认识到长久以来的教育究竟有多失败。

    他挣扎着伸手一摆,“一切容后再议,你们先出去,我和星君有话要说。”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龙游天下我的心动女老板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祺深高冷总裁不好惹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都市最强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