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潜鳞

第34章

潜鳞 | 作者:尤四姐 | 更新时间:2017-10-10 08:24: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阿螺哭得倒地不起,“没法想象没有夷波的日子,谁陪我拜月,谁陪我觅食……啊呀我不活了!君上你要去哪里,可得带上我,我要和您一起去。”

    几乎已经确定她不在南海之内了,连南溟和哑海的交界处都搜寻了个遍,一无所获。阿螺怀疑她会不会被什么给吃了……心头猛地咯噔一下,“我听说两百年前哑海水域出现过水涯狡蛛,什么鱼都捕食,也算是鲛人的天敌,夷波会不会丧身蛛口了?”

    她这么一说,鱼群登时大乱,龙君知道不会,大家胡思乱想,是因为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如果水涯狡蛛能吃得下鲲鹏,那这只狡蛛可能得有天地这么大。

    他不声不响打算上路,阿螺紧盯着他不放。他皱了皱眉,“本座带你一起去,那本座就成了你的坐骑了,这么伤自尊的事,本座不干。”

    果然龙有龙的骄傲,把上次驮着傻鲛去太微艮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阿螺红了眼眶,“小的就想找到夷波,我实在不放心她。”

    龙君说等着吧,“本座会把她带回来的。”

    一撩袍角就要抬腿,见一片空旷水域有鲛人翩翩而来,游近了一看居然是夷波,众鱼讶然大呼,“殿下回来了!”龙君一口气顿时松到了脚后跟,看着她,实在有种浑身无力的感觉。

    阿螺忙上去查看,抹着眼泪道:“我以为你被怪物吃了呢,差点把我吓死。你去哪儿了?这么多人出动都没找到你。”

    她笑嘻嘻说:“没走多远,就在寒川那里闲逛,觉得无聊就回来了。”

    长老捂着胸口叹息,“没遇上危险就好,请殿下记住,下次再出去游玩,要同身边的鱼交代一声。看看弄得满城出动,狼来了很好玩吗?”

    夷波诺诺答应,众鱼逐渐散了。从南溟游回来花了她一天一夜时间,这个点正值日落,回家睡觉正好。

    她冲阿螺眨眨眼,“害你担心了,明天我再和你细说,先回去休息吧。”

    阿螺和她狼狈为奸那么多年,看到她痴汉的眼神,就明白了七八分。小别重逢当然得干点什么,要不然就太可惜了。

    阿螺心领神会走远了,夷波回身一扑,扑进了龙君怀里。拖着长腔叫他:“干爹……小鲛失踪,你有没有觉得失魂落魄?有没有万念俱灰?”

    龙君抿着唇不说话,她两臂一扣,挂在他脖子上。一双看似纯洁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牢牢盯着他,“干爹怎么不说话?小鲛做错了事,干爹生气了?”

    龙君当然很生气,浑身蓄着风雷,猛地一跃化成龙,向泉台疾游而去。

    水流猛力冲击着她,她闭上眼睛紧紧攀住他。知道这次不太好应付,不过以她的智慧,搞定他还是不成问题的。回来的路上制订了一套好战略,先装傻,不能显得太聪明。太聪明了不小心碾压到他,会令他生出防备之心的。

    天上开始下雨,下得很大,轰隆隆落在海面上,要把泉台行宫的殿顶砸出窟窿来似的。龙君把她送回卧房,要离开的时候被她拖住了袍角,她可怜兮兮哀告:“干爹别走,小鲛从来没有独自在外这么久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害怕。要不是想着干爹,为了回来见干爹,小鲛可能就死在外面了。”

    她抽泣起来,放生大哭,他蹙着眉,果真迈不开步子了,被她拉回了卧房里。

    “本座知道,你并没有去寒川,究竟出了什么事,老实告诉我。”

    要想完全隐瞒当然是不能的,她推他上床,一面说:“找个好体位,有助于小鲛理顺思路。”

    龙君无奈躺下,她就那样趴在他身上,鱼尾在他腿上轻拍,脑袋枕在他胸口,慢声慢气道:“那天海市上遇见的两个黑衣人,原来是北溟的妖族。他们找到我,把我带到南溟,和我说了好多话。干爹,他们说我是离相君的女儿,这是真的吗?”

    龙君的心脏立刻抽搐了一下,“他们胡说,你是鲛人,怎么可能是离相君的女儿!”

    “我就说嘛,如果我是甘棠夫人的女儿,干爹不肯接受我,那还情有可原;既然我不是,那么……”她笑了笑,“没有伦理上的约束,可以自由交往,小鲛说得对吗?”

    龙君张了张嘴想反驳,一想又不行,这件事进了一个怪圈,非此即彼,如果断然否决,她那个简单的脑袋是不是就会转不过弯来,觉得自己一定是鲲鹏的后人?

    他叹了口气,“世道太乱了,外面坏人那么多,你还是留在潮城吧,没那么容易被那些妖族劫胡。我问你,既然到了他们手里,你是怎么回来的?”

    “游回来的啊。”她装傻充愣,“我说不让我见干爹,我就活不下去,他们就放我回来了。”

    龙君脸上的线条柔和了些,捋捋她的头发说:“你要听话一点,干爹年纪大了,经常被你这么刺激,寿命会变短的。”

    她往上扭动身体,两臂撑在他的身体两侧,鼻尖几乎贴上他的鼻尖,就这么床咚着他,“小鲛想要分腿。”

    他略觉得发慌,“你是鱼,在水里就该是鱼的形态。”

    “可是干爹有腿,我也要腿。你答应宠爱我,顺着我,让我做女王大人的。要不然我还是嫁给荧惑君吧,应该还来得及。”

    龙君没有办法,下半截现出了原形,“这下我也没腿了,别闹了。”她轻轻一笑,也好。绮丽的尾鳍缠绕上去,把他捆绑住,“干爹,小鲛想和你交尾。”

    他吓了一跳,“你混账!”

    她鼓起了腮帮子,“我是女的,吃亏的是我,你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们是两辈人,而且本座没有恋童癖。”

    “可是妖族告诉我一个验证方法,说干爹如果不答应和我交尾,那就证明我是离相君的女儿,所以应该回北溟去,为妖族主持大局。”

    龙君唾弃不已,“这是什么鬼验证,妖怪果然不靠谱,居然想出这种损招来。”

    她的鼻尖蹭了他一下,很委屈的样子,“小鲛为了以证清白,只能答应他们用这种方法试一试了。反正小鲛已经成年了,早晚要嫁人的。星君有句话说得很对,嫁生不如嫁熟,小鲛面貌姣好,身材修长,善于取悦,而且配合度高,干爹不会后悔的。”

    龙君惊得挣扎起来,“这不行,你不能听那些妖族的蛊惑……”

    “可是小鲛觉得他们说得很在理,如果我和甘棠夫人没有关系,就算和干爹‘这样那样’,干爹也不会有心理阴影。但如果干爹执意不从,那我难免要怀疑,小鲛就是离相君和甘棠夫人的女儿。”

    这对于龙君来说,实在是个巨大的考验。面前只有两条路供他挑选,到底是维持现状,还是让谎言破碎?一旦傻鲛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会怎么样?哑海肯定是呆不下去了,唯有回北溟。万一上面知道离相还有骨肉在世,会不会先发制人,让一千年前的悲剧重演?

    他左右两难,瞥了她一眼,“你为什么宁愿相信妖族,也不相信干爹的话”

    “因为小鲛觉得去北溟当大王很有发展前途,小鲛情愿自己是甘棠夫人的女儿,所以干爹不愿意和我交尾也没什么啦。”

    龙君简直觉得自己要疯了,“你不能去北溟,那不是你的世界,去了那里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

    她说不会,“邕崖护法和扣扣对我可尊敬了,还说北溟处处是美男,只要小鲛高兴,可以有三千面首,每天让他们陪我玩耍。”

    龙君气得咬牙,这些不要脸的妖族,就喜欢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诱惑未成年少女。美男?哼哼,皮囊下不知是怎样丑陋的本尊呢,亏她还兴致勃勃,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夷波见他纠结,假意放开了他,“多谢干爹不交之恩,我可以放心去北溟当溟主了。”

    他嗳了声,“本座没说不交,只是一切来得太快,本座没有心理准备。”

    夷波心头一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真的要交吗?真的吗?可他越是妥协,她又越觉得伤心。看来他是真的不愿意让她去北溟,什么都豁出去了。护法和扣扣带来的消息很可信,她的身世的确像他们说的一样,她是父母双亡的孤儿,她不属于这里。

    不过还好,有龙君在,也算是个安慰。北溟是一定要回去的,当初她爹爹娶了白泽的妹妹,她娶一条应龙,不算有辱家门吧!爹爹也是性情中人,应该不会反对的。情敌变成女婿,辈分都矮了一大截,爹爹明明赚到了。

    她舔唇回身,重新床咚,“小鲛要来了哦。”

    龙君很紧张,“不要操……操之过急。毕竟名分还在,现在搅合在一起,会被人耻笑的。”

    她匀了口气,“那干爹说怎么办才好?”

    “向外宣布解除关系,有些事做了就得负责任,不是交一下尾就万事大吉的……”

    洁白的面孔上嫣红的唇瓣轻轻颤抖,这么近距离看,龙君竟然连一点王者风范都没有,分明是个小受模样。她狠狠在那唇上嘬了下,“干爹放心吧,小鲛会负责的。”伸手下去薅了把,似乎有点为难,“这个……到底怎么用呢?”那天人人的内涵书看了一点,人兽和兽兽的还没来得及翻就被他摧毁了,现在想起来还痛心疾首。一龙一鱼怎么才能连在一起?实在太复杂了,她想了想建议:“还是人形比较方便,可以变化很多姿势。小鲛一直想和干爹试一下观音坐莲,反正潮城里早就流言蜚语满天飞了,我们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吧。”

    ☆、第 57 章

    龙君羞愤不已,又不好严词拒绝,只得偏过头去,紧紧咬住了嘴唇。

    想他堂堂南海之主,道九川大神,往日何等的飘逸潇洒,高高在上?现在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落到这步田地?被一只傻鲛压在身下,从头顶到脚底摸了个遍。如果让外人知道,岂不是丢尽了脸面吗?

    她还在忙碌,忙着所谓的生米煮成熟饭。可是他心里迈不过那道坎,默默看着殿顶,渐渐模糊了视线。

    “甘棠,本座没有对不起你,是你的女儿对我欲行不轨,我只不过任她为所欲为,别的什么都没干啊!想当初我带大她多不容易,你应该也看见了,我没有辜负你对我的嘱托。可是如今……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已经左右不了她了。我不想让她回北溟去,怕那些妖族会教坏了她。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没错,她才被他们劫持了一小会儿而已,回来就要强暴我,可见妖族的洗脑能力有多厉害。但我依旧坚定地认为夷波是个好孩子,她对我的占有欲,只是因为她太寂寞,我们都不该怪她。”他用力闭上眼,因为她的手已经到了不该去的去处,他紧张得绷紧了身子,依旧在心里喃喃:“不是她的错,瞧啊,多单纯的孩子……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乱摸。”

    她终于抬起了眼,“干爹,化龙的时候就是小肉芽吗?才这么一点,能用吗?”

    龙君这时候除了念《清静经》,别无他法。他毕竟不是死的,就算一个陌生的女人这样湿身床咚他,他都会受不了,何况是她!犹记得当初只是被她调戏一下,他就春梦缭绕了半夜,他知道自己对她还是有感觉的。眼下她的目的很鲜明,就是要直奔大和谐,他连想一下都会起身理反应好吗,她还乱动,他实在要招架不住了。

    然而不能,他不能这么干,他是有伦理道德的高档龙,早就已经脱离了蒙昧滥交的阶段。面对这个由他孵化,看着长大的晚辈,他不能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

    他把牙咬得咯咯作响,平息……平息……只要那个地方睡着了,她再大的本事也交不了尾。天啦撸,他发现自己简直已经出神入化了,他控制住下半身了,蠢蠢欲动的时候他就猛念咒,然后悄悄掐个诀,把那里定住,这下就安全了。

    她柔软的手在他腰上轻抚,懊恼地把鱼尾贴上去,蹭了蹭,失望至极,“小鲛怎么都不痛?”

    龙君憋出了内伤,很平静地给她上了一堂生理课:“痛呢,是在交尾成功后,才会感到痛。如果不痛,就证明交尾失败,暂时可以放弃了。干爹知道你肯定很好奇,为什么交尾会失败。”她果然一脸期待,他咳嗽了一声道:“交尾还是需要满足几个条件的,首先是要有爱情,只有爱了,雄性对雌性才会产生欲望,小肉芽才会变大。你应该知道的,小肉芽在这项活动中是很重要的道具,缺了不行。它要是没有反应,就证明干爹对你没兴趣,你就不该再强求了。”

    她斜眼睃着他,“为什么小鲛在书上看到,说这种事是本能,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尤其雄性,哪怕没有雌性在,一天也会自嗨好几次,难道不是吗?”

    他哈哈两声,“书上都是骗人的,你居然相信,果然智商还是硬伤啊……”

    她轻轻吊起一边唇角,“干爹法力这么高强,一定到了能够自由控制的境界。难道是小鲛的美色不够诱惑?那么小鲛就得再加把劲了。”她一面说,一面脱了身上的小衣,“干爹快看,小鲛美不美?”

    龙君拿眼一瞥,几乎晕厥,嘤嘤嘤,简直震撼死人,这画面太美不敢看,看了就会破功的。可是不看又不行,这孩子耍起小聪明来还是不好糊弄的。龙君勉强定神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来,“也就一般吧,又不是没看过……”

    “主要是因为最近又长大了,小鲛照镜子觉得很美,干爹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她又使劲挺了挺,凑到他眼前,“干爹再仔细看看,或者尝一尝也行。”

    真是节操掉尽,竟还建议他尝一尝……这个品咂起来肯定不错,然后呢?他还能挺直腰杆子做龙吗?

    他别过脸,“阿鲛,你能不能不要要求干爹干这么羞耻的事?干爹也是有自尊的啊!”

    她听了咕哝:“书上也尝了嘛。”想了想,还有一招没使出来,这招也许奏效也不一定。

    她扣住他,技巧性地一翻身,让他覆在她身上。两眼看着他,魅惑地伸出可爱的丁香小舌,饶唇舔了一圈,“干爹,你来亲小鲛。”

    龙君心头咚咚直跳,阿弥陀佛,要了亲命了!

    “阿鲛,我是你干爹呀!”

    “又不是亲爹,怕什么?求泡。”

    下半截的龙爪无意识地蹬了两下,“我怕你……承受不了干爹的……”猛然发现差点说溜了嘴,赶紧转圜,“干爹对你只有舐犊之情,没有其他。男人对女人有没有兴趣,最直观的就是……干爹心如止水,你不能强迫我。”

    她敛起了笑容,“干爹言重了,这就算强迫了吗?既然这么勉强,那我还是去北溟当溟主吧!”

    她要起身,他慌忙把她压住了,“再商量一下嘛,不用这么着急吧!亲一下而已,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咦,忽然发现在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很多的第一次竟不知不觉都已经没有了。

    他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在她唇角吻了一下。还好,一切正常。

    夷波小鹿乱撞,头晕目眩。虽然她现在颇有御姐风范,但面对暗恋了一百年的男人,在打定主意把他拆吃入腹的时候,还是会感到羞涩的。她把手臂搭在他颈后,加油鼓劲:“还差一点,干爹继续。”边说边追上去,唇瓣和他紧紧贴在一起。

    更进一步的动作没有,两个人却同样感觉续不上来气。龙君废了好大的劲才安抚住的下半身,好像又要开始不听使唤了。他垂死挣扎,担心温文尔雅的小肉芽一不小心暴涨,会吓着她。他悄悄把腰拱起来,不想让她发现,但是现在的夷波何等精明,狠狠一勒,就把两个人的肚子固定在一起了。

    他惊愕不已,失神的当口她伸舌在他门牙上扣了扣,他牙关一松,她就窜进来了。

    魂飞魄散,心猿意马,这招杀伤力太强,原来传说中的舌吻就是这样的。龙君在这方面是外行,在傻鲛的带领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门那边五光十色,令人着迷,于是先前的坚持好像都不怎么算数了。他想放任自己,就算和她有了什么,像她说的,外面关于他们的传闻反正已经沸沸扬扬了,就算坐实,也没有人会在意吧……不不不,不能,他不能对不起甘棠。这是她拿命保全的孩子,历经了这么多坎坷,眼看就能安定下来了,却毁在他的欲望下,那他就真的丧尽天良了。

    桌上的《龙鲛传》被暗流卷起,翻过了好几页,龙君在理智和情感的拉锯下痛不欲生。他想逃,傻鲛紧追不舍,这么下去要崩盘了。谁知老天爷有他的安排,就在他打算兽性大发的前一刻,她和他分开了,仰天躺在那里,呼哧哧地,一边喘息一边感慨:“了得,小鲛的吻功真是太好了,把我自己都醉倒了。可是……小鲛那么投入,干爹却无动于衷,是谁说干爹器大活好的?都是骗人的,干爹没有七情六欲,已经练成石头龙了。”

    龙君很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也需要冷静一下,想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已经动摇了,娶不到娘,娶女儿似乎也不错。而且这个女儿还是加强版的,比当初的甘棠更惹人喜欢……他这么思量着,自己快被自己说服时,恍惚看见一双眼睛向他怒目而视,是甘棠。他顿时清醒过来,为刚才的想法面红耳赤。他曾经向甘棠发过誓的,要像亲爹一样爱惜这个孩子。没想到刚过了一千年,他就打算违背誓言,而且是以这么无耻的手法。

    躁动的地方立刻偃旗息鼓了,为免令她起疑,还要努力粉饰太平,“本座早说过的嘛,本座对你只有父女之情。你看,你对本座做了这么多事,本座还是岿然不动,厉害伐?”紧张过度,连荧惑君的语气都飙出来了,忙顿了顿重新调整,正色道:“还有器大活好,情况虽然属实,但也不好这样到处宣扬的,免得将来遭人觊觎。”

    他为自己打圆场的时候,夷波灰心丧气。难道自己真的打动不了他吗?衣服都脱了,嘴也亲了,如果他不肯配合,事情永远都做不成。她一心要带他回北溟的,如果这次不成功,那就不得不分开一段时间了。

    “小鲛明白了,小鲛真的是离相君的女儿,我能认祖归宗,也算不幸中之万幸。”她叹了口气,“这一千年,谢谢干爹的照顾,尤其我还是您孵出壳的……难怪小鲛对干爹那么依恋。干爹也不必舍不得小鲛,小鲛的命运是这样,将来就算被天界镇压,也不会怨怪任何人。小鲛只希望干爹好好的,日后隐居天外,当条自在闲龙,小鲛就算战死,也会为干爹祈福的。”

    这么一说,龙君的心立马揪了起来,急急道:“你哪里学会的说风就是雨?什么北溟南溟,都和你无关!你去北溟是鲛入妖口,会变成他们的点心的。咱们今天不行……大概是我这两天找你找得太累了,明天再试试。等我休息足了,准备好,说不定一鼓作气就办成了。”

    夷波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他一副真诚的样子,也许真的应该给他时间,让他心甘情愿。

    她点头说好,“那就明天晚上,说定了,不能再拖了。”

    两个人约法三章,只差没有签文书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天她去找阿螺,手牵着手到潮城最高处,坐在一簇红如烈焰的珊瑚树顶聊天,把自己这两天经历的事和她说了,阿螺瞠目结舌,“你?北溟溟主?不会是在做梦吧?”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潜鳞最新章节!!
潜鳞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qianli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最强元神龙游天下祺深穿越:刚来的我把节目搅黄娱乐:我在前女友婚礼现场,宣布复出我用偏方吊打了医届大佬!高冷总裁不好惹我的心动女老板魔灵世界:这个猎魔人好可怕!被时间遗忘之无限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