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三十里桃花红

正文 58、腊八节

三十里桃花红 | 作者:墨斗大先生 | 更新时间:2019-02-12 13:37: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许操更是清楚,自已的小命算是保住了,哪还敢得理不饶人呢?哧哧吃痛着,却强装一笑说道:“年少气盛,跟我当年一个脾气,可以理解---”。

    白小英走了出来,用蛇在地面一震,先是小礼稍敬,才是冲着场上数百寨民喊道:“沈凌只是虚惊一场,毫发未损,更无受到轻辱,此事当是揭过,自现起,任何人不可再提,谁敢私下非议者,按堂规论处”。

    算是给沈凌撑腰,更是说明沈凌依是清白,封住悠悠众口。伸手向几位官老爷一请:“几位长官,里面请---”。

    这些丑恶的嘴脸霍刀不想见,让温德望他们应对去,霍刀拥着沈凌,随温良到温家小院吃酒而去。

    “五哥---刚才真是过瘾,你说十天后剐了那群畜生,动手时一定要带上我”温良意犹未尽,主动请缨。

    刚到院外,那霍梅婷、温兴端便迎来出来,身后当然还有早就被叫来帮忙的霍南枝,霍梅婷十会心疼样子,上来拥扶着沈凌,上下打量着,细细问道:“刚一听说,可吓死姑姑我---还好没事”。

    扶着沈凌进到院中,霍梅婷开嗓说道:“真是祸福难料,前夜你还好好给温良压床,何想第二天沈姑娘就被劫走了”。

    一说压床,霍刀心里一阵不安,但更不安羞涩的还属院中待候的梁凤仪,羞耻深埋下头去,轻轻的招呼道:“五哥,小五嫂,酒温好了,里面请---”。

    “好,辛苦了”霍刀一笑,梁凤仪自当挽起沈凌的手臂随在最后。二人还要后面小声嘀咕着。

    梁凤仪梢梢的问着:“小五嫂,你被兵匪劫去了”。

    沈凌羞愧,更是愤恨,点了点头,梁凤仪上下抚着,贴在耳边咬道:“没把你给---”。

    “说什么呢?那样我早死了---我是决不会对不起五哥的”沈凌当场给个响亮的回答。

    梁凤仪被震住了几分,叹道:“那就好---不说了”。

    “五哥,凤仪好像挺怕你的---”刚入堂屋温良奇奇看着堂外还在跟沈凌扯闲翩的自家婆姨。

    霍刀哧了他一眼,笑道:“你小子,平日不是号称小魔王吗,怎就被一女人给制住了”。

    “哈---”温良一个冷笑,却是低头轻言道:“本爷们大肚,不跟她一般见识---”。

    “专捡好话说---怕婆姨又不丢人,羞个什么劲”霍刀笑道。

    “就是,白天多谦让,晚上好威风---”温良正说着,梁凤仪入堂见他得意的样子,挤了过来,在他的手臂上一掐,生生将半截话咽回肚里,梁凤仪斥道:“说我什么坏话呢?”

    霍刀不禁一笑,脱口道:“他说你晚上很威风---”。

    不想这话听来是那么的怪味,梁凤仪羞愧想找个地洞装进去。狠狠的踹了温良一脚,可梁凤仪那是小辣椒,无理都要取三分,当场驳道:“温良哪能跟五哥比,看小五嫂被五哥整得那是一个服贴,不像温良那就是一软脚虾,中看不中用---”。

    可刚把话喷出,就后悔了,羞愧万分,二人顿是羞红着脸,立马转头过去。还好温兴端和霍梅婷走出来,暧和一下尴尬的场面,霍梅婷笑问道:“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无人回答,唯是把酒言欢,推怀送盏,一餐饮下来,已是入夜,温良早早便是软磨硬泡早早就将婆姨扯到房中折腾,一展他的雄风。

    霍刀他们悠闲慢步的寨的石道间,正回家走着,此时陶红却在东院外徘徊,来回踱着步,心里的事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见三人走了过来,更觉此事多余了。

    “红妺子,你来了,进屋吧”霍刀迎了上去。

    见她一脸犹疑问道:“有事--”。

    陶红才是抬脸,一挥手笑道:“没事,就是来看看沈姑娘---”。

    沈凌听来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迎上拥起摇头一笑:“谢谢陶红姐姐记挂,我没事---”。

    可陶红有事,只是一见霍刀生是将陶碧所交代之事,给咽回了肚里。她心里清楚,那是甘泉寨数十上百年来的规矩,不是谁的一句话,可以改变的,即便霍刀也不能。

    日里她阿姐一再苦求硬逼下,让她来让霍刀帮忙,或说要霍刀在祭祀大典过程护着她,帮着她。可这明不正言不顺,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不得已跑一遭,临了还是没能开得了口。

    霍刀见还在院外踌躇不前,一把揉住她的腰,笑道:“回到家门口了,怎不进去”。

    陶红一把将霍刀推开,白了一眼,说道:“沈姑娘安心我就放心了,我先回我阿姐那”。

    不等别人开口,便飞奔而去。空留霍刀在那一笑,眺眼相送。

    “人都走远了,还看啊”霍南枝推了霍刀一把,回到院中,大门重新关上。

    可陶红就不太好受了,在柳家院外又是徘徊了许久,才是坚定叹道:“直说---”。

    刚踏步入院,陶碧便是迎了上来,急不可耐的追问道:“说了吗?他愿意帮忙吗?”

    陶红摇头,拥住陶碧的手臂谦卑道:“对不起阿姐,我没说---”。

    陶碧怒从心起,挥手将陶红一甩,火气冲天的吼道:“看来阿姐是叫不动你了,就这点小事,你都不肯帮,就想眼看着阿姐受人欺负,被人折磨”。

    陶碧撒波、抹泪哭闹,仅是如此就把陶红拿住了,无奈一笑,安慰道:“阿姐,据我了解这是甘泉寨的规矩,谁都一样”。

    “哈---哈---”陶碧冷冷发笑,指着陶红斥道:“规矩---哄鬼呢?你只顾与那霍五卿卿我我,哪会将我的事放在心上”。

    又直指着紧紧依来安慰,一脸无辜敢怒不敢言的柳言志,怒骂道:“怂货,我瞎了眼了会嫁给你---”。

    “我受委屈,你们也别想好过---”冷言一放,直厢将门摔自顾而去。

    一脸苦色的陶红愣了许久,面对自已的阿姐确是有心无力,向柳言志一敬道:“姐夫,对不起你多忍让些,我阿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呵呵---”柳言志苦苦一笑,谦道:“二妺子,早就休息---”。

    腊八节吃腊八粥,祭祀祖先是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更是甘泉寨最为热闹的节日之一。

    初晨红日映射下,白茫茫的大地散发七彩之色,布置一新的甘泉寨锣鼓喧天,载歌载舞,汉子一色深蓝棉袄红绸带勒紧,妇女们一水的蓝袄松裤,花绸布头顶系结。

    唯有新入寨的新妇们不同,青纱罗帐裙,随风飘扬。在寨中父老夹道拥迎下,锣鼓队,秧歌队迎送下,进入贞德堂,按辈分按等级跪立于大堂之中,先是聆听梁凤娇解说这甘泉寨的来历,甘泉寨的规矩,传颂着甘泉寨历来每一位英雄人物,每一位贞洁烈女---

    紧接便是温德望宣读甘泉寨的清规戒侓,再来便是白小英训诫。直至卯时贞德堂三声礼炮响起,便由执事告天祭礼,按序列位由梁凤娇分派每三柱高达一丈的高香,点然双手紧握,再由梁凤娇的引导下祭告宣戒。

    直至半个时辰后,又是三声礼炮响起,新妇高举着高香列队紧随在各宗族宗老长辈身后,攀上那狭小陡峭的天梯上到天崖口。

    一路艰难坎坷,不单是天梯之难,双手奉举高香,迷眼更主要是烫手,冷风一过,香灰纷纷下坠,灰里还带着火星,坠落于手背之上,紧紧粘在嫩皮上,传起一阵阵锥心刺骨之痛。

    “言志,不行,我受不了--这香灰太烧人了”按序姚梦首位,下首梁凤仪,随后便是陶碧,见她娇嫩如藕节的小手,从贞德堂一路过,已是烧起好几个水泡,锥心之痛促使她全身不禁的颤悠着,像是寒冬天刚从水中捞起,四周刮起阵阵寒风,全身打着寒颤,我见忧怜,紧后便是沈凌,她倒无障有老祖宗所赏的冰蚕丝手套,又有特制的高香,只虛风彻骨,又冷又累。往还有几位甘泉寨非大族新妇。

    梁凤娇却是紧追上来两步,轻声令道:“别坏了规矩,祭祀中不准交头接耳,不能有任何怨言”。

    陶碧狠狠得白了她一眼,但还是气不过,哼道:“不公平---”用愤愤的眼神向身后的沈凌一瞟轻问道:“为何她可以戴手套---”。

    梁凤娇一阵得意,却是板着脸道:“少费话,她那是老祖宗赏的,要不你也去讨赏一副”。

    陶碧依是不服,但无言以对,自认倒霉,嫁给柳言志这怂货倒霉,如是霍刀,那手套便是她的了,越想心里更是愤恨,又看了看身前的梁凤仪和姚梦问道:“为何她们的香跟我的不一样---”。

    不说还没人注意,说了细观之下,同是高香却有不同,陶碧手中的高香常见,而前首二位,表面没有不同,但焚烧之时香灰随风散去,唯一少许坠到手背之上,且早就失去了温度。不像陶碧及后方几位相较没有什么权势力和地位的新妇,高香焚烧化时,成块成堆向下坠落,贴在手背上还未燃尽,随风冒着火星。那不是灰,那是火瞄,烧心刺骨的火瞄。

    梁凤娇不做解释,只是白了她一眼令道:“就你话多---再多言,就别怪我处犯寨规对你进行处罚”。

    说完又上前两步,陪在梁凤仪身边梢声问道:“幺妺,可好”。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三十里桃花红最新章节!!
三十里桃花红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sanshilitaohuaho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英雄依旧噬魂石全十美道途十三修罗武神传奇白骨精的西游法则天纵之人间界道言仙命谴天录都市之豪龙天纵小小聊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