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太上仙歌

第110章 百善画卷

太上仙歌 | 作者:牛语者 | 更新时间:2019-03-17 12:01:3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禅房里寂静无声,一柱轻烟缭绕,屋外春雨蒙蒙打落在窗户和枝叶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听来更觉清幽静谧。

    游龙坐在蒲团上打瞌睡,手里还握着他从不离身的小酒壶。

    龙俪煜站在禅房一尘不染的雪白墙壁前,欣赏悬挂在墙上的每一幅字画。

    画中人都是同一位容颜艳丽妩媚多情的少女,只是每一幅的场景与神态各不相同。画中少女栩栩如生,一颦一笑神韵尽显,透露出作画之人炉火纯青的书画造诣。

    每幅画上都有题字,有的不过寥寥数字,有的却会是一首诗一阙词,但无不充满感伤思念,让人看了为之戚然。

    书法作品相对少了些,总共七八幅可能是依照时间的顺序排列。

    龙俪煜在其中一幅字前伫立良久,上面写的是一首禅诗:“荷衣松食住深云,盖是当年错见人。埋没一生心即佛,万年千载不成尘。”

    在这首禅诗的两边,又各是一幅同一少女的画像,如此完全不和谐的画面突兀地出现在一座寺庙住持的禅房里。

    她怀里抱着的白猫似乎也在看着这幅字,老半晌没有叫唤。

    游龙打了个哈欠道:“你瞧出点儿什么名堂没有?”

    龙俪煜回答道:“字如其人,文如其表,这是个怀才不遇命运多舛的书生啊。”

    游龙不以为然道:“怀才不遇终是能力有限,命运多舛必曾错失良机。其实做人生不逢时比做鬼更惨,可终究还是自作自受。”

    “话虽这样说,但我却对这个和尚越来越感兴趣了。”

    游龙“哎”了声,似笑非笑道:“终于你另外找到感兴趣的男人了,我得痛痛快快地喝一大壶。”

    “三哥,你逃不了的。”

    “逃不了什么?”

    “我的手心。你和我,是命中注定。”

    游龙怒道:“本大少宁愿青灯古佛去当和尚,不信你也跟着我出家当尼姑?”

    龙俪煜的眸光黯了一黯,凝视字画轻轻吟道:“荷衣松食住深云,盖是当年错见人。”

    游龙刚起的火头一下子灭了,垂头丧气道:“既然有缘无份,又何必一错再错?”

    禅房外响起令人如沐春风的男子声音道:“善哉,善哉,两位也是有缘人。”

    “喵呜……”白猫听到男子的说话,撒娇似的一声叫唤猛然从龙俪煜怀中跳落到地上,奔向禅房门外。

    禅房外,走来一位身穿月白色僧袍的中年出家人,正是龙俪煜和游龙方才见过的那位跌坐在大雄宝殿中的讲经人。

    龙俪煜回转过娇躯朝门外伫立的中年僧人欠身施礼道:“可是沐恩圣僧,我们冒昧登门多有打扰。”

    中年僧人爱怜地抱起白猫,一手轻抚它柔软的皮毛,感谢道:“贫僧沐恩,不过是乡间一个野狐禅,‘圣僧’二字愧不敢当。这只白猫名叫奴心,与贫僧朝夕相处多年感情甚深。前几日不慎走失,贫僧多方寻找不见踪影,不想教两位施主寻着。”

    游龙嘿笑道:“和尚你既已出家,何故满墙挂着美女画像,可是夜深人静,六根不净?”

    沐恩和尚闻言并不生气,抱着白猫走入禅房,温言道:“施主有所不知,画上女子本是贱内,因遭遇不幸亡故。贫僧思之日深,唯有借这画像聊以寄托。”

    游龙不依不饶道:“既入佛门,岂非应该斩断红尘前缘?”

    沐恩轻轻一叹,在游龙对面的几案前盘腿坐下,说道:“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长,总会有一个人,想要让你温柔对待。”

    游龙支着头懒洋洋道:“你是不是圣僧不好说,情圣却当之无愧。”

    沐恩笑了笑道:“即来寒寺,何不饮茶?”

    龙俪煜饶有兴致地瞧着两人一见面就唇枪舌剑交锋起来,在游龙身旁落座道:“若有好茶,何不拿来?”

    二人相视而笑,门外一个小沙弥捧入一套茶具,开始忙活。

    沐恩和尚一边指导小沙弥烹茶,一边说道:“想必两位施主业已听人说起过贫僧与贱内的故事,人生无常如梦如幻,不过一场泡影。自她故去,贫僧万念俱灰落发出家,行善积德度己度人,但求能修成个正果。”

    他从几案底下取出一支卷轴,在地上缓缓展开。

    游龙瞟了眼,上面是一幅幅工笔人物画,笔触细腻惟妙惟肖。

    第一幅画上是月娥在粥铺前施舍救济骨瘦如柴的饥民,接下来,月娥在采药医病,第三幅画的是月娥在背一位瞽目老妪淌水过河……

    沐恩和尚道:“这是贫僧历时七年所作的《百善图》,画上的每一桩善事都是贫僧亲历而为,林林总总九十九桩涂鸦成卷。”

    龙俪煜问道:“不知缺的一桩是什么?”

    沐恩和尚不语,右手按住胸口。

    我心向佛,即是一善。

    游龙不以为然道:“和尚的心里当真有佛?”

    龙俪煜微笑道:“我若成佛,心中何须有佛?”

    两人的话语听起来意思截然相反,其实是在一唱一搭步步迫近。

    果然,游龙摇头道:“如果成不了佛呢?”

    “成佛如何,成魔又如何?”沐恩和尚将卷轴上最后一幅画展开,轻声道:“莫非两位施主还看不透么,这世间本就无佛无魔,无我无物。”

    龙俪煜轻蹙眉头,凝视着卷轴末端上的最后一幅画道:“此图何解?”

    图画上不见月娥的身影,一只白猫蹲坐在熊熊燃烧的月娥庙大雄宝殿里,一个个白骨骷髅在它脚下堆积如山。身穿月白色长袍的孙渊杰衣襟敞开露出胸膛,身边群魔乱舞鬼气弥漫,手握一柄滴血匕首也不知是要刺向满殿的恶鬼还是自己的心口。

    沐恩和尚拿起茶壶烫杯,淡然道:“无解。”

    游龙点点头道:“懂了。”

    龙俪煜瞥他道:“你懂了什么?”

    游龙回瞪她道:“无解就是无解,懂了就是懂了。”

    沐恩和尚为二人斟茶,油然道:“我的故事说完了。接下来,就看两位施主有何见教。”

    龙俪煜端起杯盏,轻吹飘浮在杯面上的茶叶,浅啜了口道:“好茶。”

    顿了顿,她接着赞道:“好画,好字,好故事。”

    游龙接茬道:“就是人不好,执念太深。”

    白猫奴心“喵喵”低呼,像是在说什么,碧绿的眸子里竟饱含泪光。

    沐恩和尚轻拍奴心,风轻云淡道:“既是执念,放不下又如何?人生在世无非两件事,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有时候挣扎的活着比决绝的死去,需要更大的勇气,不是么?”

    游龙嗤之以鼻道:“为一个死去的人祸害活着的人,的确需要勇气。”

    沐恩和尚陡然色变,喉咙里发出愤怒的低吼道:“她没有死,她只是换了一种活法!”

    游龙深以为然道:“嗯,换了一种活法,活到阿狗阿猫的身上去了。”

    他不品茶,只喝酒。

    沐恩和尚显然被游龙的冷嘲热讽触到了逆鳞,抬手斥退在旁服侍的小沙弥,嗓音沙哑道:“我对公子以诚相待,因何公子对我咄咄逼人?”

    “你养的猫叫奴心?”龙俪煜反问。

    “名字而已。”沐恩和尚瞪视两人,强按怒气道:“为何公子不回答我?”

    龙俪煜不慌不忙道:“何不唤作‘月娥’?”

    沐恩和尚眼中精光暴涨,先前的儒雅慈和不翼而飞,面颊肌肉轻微颤抖,深吸一口气道:“你还知道什么?”

    龙俪煜清澈的目光望向沐恩和尚,徐徐道:“弘盛大师神智失常,是何人所为?”

    沐恩和尚余怒未消,冷冷道:“不是我。”

    游龙道:“当然不是你,你没这本事。”

    龙俪煜继续问道:“他发现了什么?”

    沐恩和尚面沉似水一言不发,龙俪煜视线投向《百善图》上的最后那幅画面,低声道:“可是这个?”

    沐恩和尚沉默须臾,从齿缝间挤出四字道:“不能怪我。”

    龙俪煜叹道:“你还不明白么,即使佛祖也无法化解你心中的痛苦,因为它来自于你的良知。”

    沐恩和尚的手颤了颤,杯盏里的茶水溅落到僧袍上。他恍若未觉,自嘲道:“我还有良知么?”

    龙俪煜道:“如果没有,你就不会让我们进这禅房;如果没有,你就不该打开这幅《百善图》;如果没有,我不会喝你的茶,听你说话。”

    沐恩和尚摇头,面色悲苦道:“倘若早三十年遇到你们,或许会是另一番结果。现如今,宿命已定恶果早结。你们不该来月娥庙,不能怪我……”

    “唿——”摊开在地上的画卷蓦然燃起碧绿色的火焰,随即冒出滚滚浓烟。

    龙俪煜端坐不动,看着沐恩和尚和依靠在他膝上的奴心道:“你何苦一再自误?归根结底,还是执念太深。”

    沐恩和尚的身形渐渐融化在虚空中,声音变得模糊像从天外传来:“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器,纵有欢肠已似冰……”

    (本章完)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太上仙歌最新章节!!
太上仙歌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taishangxiang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罗武神传奇都市之豪龙天纵谴天录英雄依旧噬魂白骨精的西游法则天纵之人间界道途十三道言仙命小小聊斋石全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