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第二部《桃花轻赋》第二百二十二章:拓跋秀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 作者:夜行焉 | 更新时间:2019-03-16 12:05: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北源之境,

    铁砂山脉,

    流沙道上,

    在白雪覆盖,崎岖泥泞的山道上,缓缓行走着二匹白马。

    坐在前一匹白马之上的乃是一个俊雅的白衣男子,男子怀里抱坐着一个模样丑陋的小女孩。

    坐在后面的马背上的乃是一个模样秀丽的粉衣少女,少女的前面搂坐着一个同样样貌古怪的小男孩。

    白马的后面跟着一只成年的梅花鹿。

    “师父,这都走了几个月了,咱们究竟要去哪里呀?”

    云舒儿打着哈欠,又问道。

    秋怀慈笑道:“据《天括志》记载,在北源境内的某个深处,有一个地方溪水潺潺,树木成荫,和风习习,四季如春,是一个世外桃源,等我们找到那个地方,咱们就在那里安家吧!”

    云舒儿歪着脑袋,问道:“师父,您不是仙人吗?只要您带着我们飞来飞去,使出一个法术,要找到一个地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干嘛要让我们像凡人一样,在地上东游西荡,风餐露宿的,如此辛苦呀?”

    秋怀慈笑道:“为了让你们多些历练呀!”

    云舒儿问道:“什么历练?”

    秋怀慈笑道:“ 裹儿,有了经历,才叫成长,所谓的成长,不过就是到处走走,到处看看,干点事情,交些朋友,犯点错误,吃点苦头,获取快乐,有些成就,让日子变得有趣而已!”

    云舒儿嘻嘻笑道:“师父,我不喜欢吃苦?”

    秋怀慈笑着反问:“你喜欢吃甜食吗?”

    云舒儿点点头,叫道:“当然喜欢。”

    秋怀慈问:“那什么才算是甜呢?”

    云舒儿笑道:“就是很甜很甜呀?”

    秋怀慈笑道:“裹儿,其实,所谓的很甜,是因为有些东西很苦,没有苦的比较,你怎么知道什么东西是很甜很甜呢?”

    云舒儿点点头,笑道:“师父,我好像明白了一些。”

    秋怀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蜜蜜翻了一个白眼,在一旁抱怨起来:“裹儿,你不是被你师父抱着,就是骑在马背上,轻松自在,我老鹿却天天跟着你们徒步跋涉,跑来跑去,我都不喊累,你叫什么苦呀?”

    “我说累,关你屁事!”

    云舒儿眼睛一瞪,呵斥起来,即儿,又嘿嘿一笑,声音甜腻地说道:“老蜜,你要是嫌累,你也可以骑马呀!又或者让我抱着你呀?那样不就舒服了吗?”

    鹿子能骑马吗?不能!

    让云舒儿抱着,还不得随时可能遭到她的暗算,呆在这个小妖精的怀里实在是太危险了,那是更加不能了!

    蜜蜜嘿嘿一声,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叫道:“裹儿,谢谢你的好意了。”便跑到上官怜儿的身边,笑道:“怜儿小仙女,能不能把你的小青青召唤出来,陪我说说话儿,我实在是无聊死了!”

    “不行!”

    云舒儿却抢先叫道:“老蜜,你倚老卖老,老是欺负青青,不能让他再跟你玩了,否则他非得被你折磨死不可!”

    蜜蜜见云舒儿多管闲事,坏它好事,把它气得够呛,气急败坏地叫道:“裹儿,怎么哪里都有你,我什么时候欺负小青青了?”

    云舒儿叫道:“青青灵智除开,正在牙牙学语,可是你却偷偷教它骂人,你安的什么心呀?”

    蜜蜜眼珠子一转,嘻嘻一笑,立马否定:“谁说的?我怎么会那么没有品德呀!”

    云舒儿指着蜜蜜叫道:“是青青告诉我的,而且全是骂我的,不信咱们找来青青,大家当面对质?”

    蜜蜜神色一滞,眼珠子一转,将头别过去,哂的一声,不屑地叫道:“哼!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

    云舒儿疑惑地问道:“你真的没有教青青骂我?”

    蜜蜜断然否定:“没有!”

    云舒儿点点头,便自怀里掏出了一个青果来,扔给蜜蜜:“给你!”

    蜜蜜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见是珍稀的奇味果,眼睛里登时冒出了小星星,即而,瞅着云舒儿,忐忑地问:“裹儿,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你不会在果子上下毒吧?”

    云舒儿笑着点点头:“是下毒了,你可以不吃呀?”

    蜜蜜犹豫一下,还是将奇味果叼进嘴里,慢慢地嚼碎吞下,登时一股甘甜清爽的气息在五脏六腑里流窜,周身舒服之极,它微眯着眼睛,噘着嘴巴,哦哦哦地轻叫着,一脸的陶醉。

    云舒儿见到蜜蜜那享受的样子,嘿嘿一笑。

    蜜蜜回过味来,跑到云舒儿的身边,贱贱地笑问道:“裹儿,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你对老蜜最好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颗奇味果,就一颗,好不好?”

    “滚!”

    云舒儿翻着眼睛,不满地大声叫嚷起来:“老蜜,你别得寸进尺,我总共只剩下了四颗奇味果了,怜儿姐姐一颗,南郊哥哥一颗,我吃了一颗,剩下的一颗给了你,连师父都没有吃,你还想怎样?”

    蜜蜜神色尴尬,吐吐舌头,嘿嘿一笑,连忙叫道:“我到前面去给你们探路,探路!”说罢,逃跑似的,一溜烟地跑到前面去了。

    秋怀慈笑问道:“裹儿,我给了你那么多的奇味果,你都吃了?”

    云舒儿摇摇头,嘻嘻笑道:“没有啦!还有很多,我每次都是一人一颗,我可没有吃独食!”

    秋怀慈欣慰地一笑,怜爱地抚摸着云舒儿的头发,笑道:“裹儿,人不可以自私自利,有好东西要懂得与他人分享,知道吗?”

    云舒儿笑着点点头:“嗯!知道啦!”说罢,就分别给了上官怜儿与南郊一颗奇味果,自己也吃了一颗。

    师徒四人说着话儿,慢慢走着。

    一会,

    一阵铃铛声响起。

    二匹黑马来自山后面跑了上来,马背上坐着一男一女。

    女子二十来岁,眉毛浓厚,眼睛明亮,长相甚美,一声戎装,腰胯长剑,披着白色的披风。

    男子与女子样貌相似,一般装束,年龄稍少,是一个少年。

    二人纵马狂奔,速度极快,转眼就追上了秋怀慈师徒,当他们经过秋怀慈等人的身边之时,侧脸瞥了秋怀慈等人一眼。

    二匹黑马越过秋怀慈等人,依旧在前面狂奔。

    少年又回头瞥了秋怀慈等人一眼,便与女子笑着低语了一句,即而,他突地脸色一变,一拉缰绳,收束了狂奔的黑马,再调转马头,抽出腰间的佩剑,一挥,斩落了一个袭向他面门的东西。

    少年一瞅,见被他斩落的暗器,居然是一颗大青枣,一愣,接着又有一个大青枣飞向他的面门,他脑袋一偏,躲过青枣,眉头一皱,瞪着云舒儿,沉声叫道:“小丫头,你干什么?”

    云舒儿叫道:“打你呀!”

    少女也调转了马头,站在少年的身边,见秋怀慈样貌俊美,气质儒雅,犹如天人,心中巨跳,倾慕之极,不愿与秋怀慈这等美男子发生冲突,便嫣然一笑,柔声问道:“小妹妹,我们那里得罪你了,你要打我们呀?”

    云舒儿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少年,秀眉紧蹙,不满地叫道:“他说我们坏话?”

    少年一愣,连忙否认:“胡说!我们又不认识你们,这无怨无仇的,我干嘛要说你们的闲话呀?”

    云舒儿呵斥道:“狡辩!你就说了,你刚才跟你的同伴说,说我师父与师姐,说这对夫妻样貌出众,宛如天人,怎么生出来的二个孩子却是如此丑陋,真是好奇怪,你就是怎样说的,我听见了!”

    少年刚才的确跟少女说过此话,只是声音甚轻,犹如蚊鸣,没想到居然被云舒儿听了去,云舒儿这种听力,近乎神人,匪夷所思,一时又是尴尬,又是稀奇,瞪着云舒儿,面红耳赤,神色*迫,作声不得。

    上官怜儿也是一愣,即而,瞥了师父秋怀慈一眼,脸上飞上了红霞,神色好不尴尬。

    秋怀慈却是面淡如水,看不出任何情绪。

    少女瞅着云舒儿也是吃惊不少,知道秋怀慈师徒绝非等闲之辈,连忙在马上拱手行礼,一脸歉然道:“诸位,我弟弟性子轻浮,不知礼数,若有冒犯之处,拓跋秀在次向你们赔罪,对不起了!”

    少年也连忙跟着向秋怀慈等人躬身行礼,出言致歉。

    云舒儿依旧冷着脸,沉声叫道:“你说了我们的坏话,光道歉不行,我得惩罚你们!”

    少年眉头一皱,心有不悦,但见少女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便忍耐了。

    少女笑着问道:“小妹妹,你要怎么惩罚我们啊?”

    云舒儿咬着嘴唇,思忖一下,说道:“这样吧!你身上有好吃的吗?给我尝尝呗!”

    蜜蜜与上官怜儿等人听了云舒儿的惩罚,直翻白眼,摇头苦笑。

    裹儿呀!怎么什么时候,都在想着美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贪嘴啊!

    少女与少年原以为裹儿会为难他们,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啼笑皆非的要求,一愣,瞠目结舌,即而,待得回过神来,不禁笑了起来。

    少女笑着点点头:“有有!我身上有牦牛干,味道不错,你尝尝!”就自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大块牦牛干,双手递给了云舒儿:“风干的,可以生吃!”

    云舒儿欢天喜地地将牦牛干收进乾坤袋里,即而,冲着对方嘻嘻一笑,亲切热情地说道:“姐姐,你人真好,一点也不小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不如咱们交个朋友吧!”

    (裹儿传第二部《桃花轻赋》又要更文了,精彩继续,

    大家记得阅读,收藏,投票,点赞哟!

    爱你们!)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taohuafuzhiyiguoerchu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江湖奇功录仙武之万界帝皇丹妖劫一个人的刀日月天罗修真搜索系统从四海八荒开始帝火丹王我的刺客守则古镜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