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我在古代有工厂

第391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我在古代有工厂 | 作者:七世狂人 | 更新时间:2019-04-16 16:28: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会议室里。

    王琛跟李则凯了解情况的时候,双方谈判还在继续。

    香港玫瑰投资公司投资经理部经理陈智霖正在和对方协商,“贵公司如今负债十六点七亿,财政状况并不怎么好,我们玫瑰投资立足于香港,董事长王琛先生、第二大股东李则凯先生,分别都具有非常之大的影响力,一旦我们再获得一定量的股权,成为西方银玉第一大股东,那么势必会对公司带来巨大的利好消息,从而让股价回暖乃至大涨。”

    话音刚落,曹丁便瞥了瞥道:“股价涨跌似乎和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吧。”

    “明面上和公司运营是没任何关系。”陈智霖点头赞同,随即反驳道:“但是,股价高,公司再增发股票的价格就高,融到的资金更多,西方银玉负债十几亿,不论我们入不入股,到期总要偿还吧?这笔钱,如今西方银玉业务受挫,最快捷的来源无非是增发股票获得融资,如果西方银玉股价一直下跌,你们觉得增发股票会有人要吗?”

    王琛没说话,上回陈智霖帮自己和甄老板谈银城制造入股的事情展现出过实力,他知道陈智霖十分有能耐,这种专业方面的事情,就应该专业人士去谈。

    “我们公司暂时没有增发股票的计划。”曹丁很斩钉截铁道。

    “行,就算公司没有增发股票的计划。”陈智霖沉吟片刻,道:“那么,部分股东如果急需用钱需要套现,股价低点好,还是高点好?”说着,他看向左侧第二排那位四十来岁的女士,“比如说瑞金投资之前冻结两年的百分之二十一点七二的股权,现在已经解冻,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出售,朱女士如果手头缺钱,肯定是股价高位抛售比较好,曹董,你身为西方银玉董事长,总该为股东谋点福利,股价高低可关系到股东的切身利益,朱女士您觉得呢?”

    作为西方银玉之前的第二大股东,瑞金投资实际负责人朱女士其实在近一年来,已经减持了不少股票,如今只剩下百分之十一稍微多点,她已经预感到西方银玉即将走下坡路,所以恨不得将手头股权全都卖掉,只是没想到的是,最近发生了影响那么恶劣的事情,导致她持有的西方银玉股权根本卖不出去,如今听到陈智霖这么说,朱女士毫不犹豫赞同道:“确实,我觉得陈经理说的没错。”

    其他几位大股东也窃窃私语起来。

    汇金资产的负责人道:“我赞同。”

    西部信托公司的男子道:“如果玫瑰投资入股,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件好事,李则凯先生在投资界声名远播,有他在,我们公司股价回暖基本不成问题。”

    也有持反对意见的。

    比如说个人股东、公司董事之一的许巷,“玫瑰投资已经拥有我们公司百分之二十三点五的股权,我觉得没必要再增加股权了。”

    另一个个人股东章前道:“我也觉得是这样,如果玫瑰投资再收购八千八百万股,就掌握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到时有权发出要约全盘收购公司,哪怕最终经过股东大会商议否决,同样会对公司安稳造成不小的影响,为了避免这样的麻烦,我觉得吧,玫瑰投资持有百分之二十三点五股份已经够了。”

    这两位个人股东分别占有公司百分之一点五八和百分之一点一八的股权,都是曹丁的人,自然,他们在听到曹丁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第一时间应声支援。

    王琛还是没开口,没办法,这些东西他不懂啊。

    不知道李则凯是不是之前和瑞金投资的朱女士有过什么协议,又或者朱女士确实挺想把手头的股权出售套现,她清了清嗓子,道:“一直以来曹董的升宁实业都是公司最大股东,也确实,公司是曹董和其父亲共同创办,如今老曹先生虽然不在公司任职了,但是我理解曹董的心理,不想让辛苦创业的公司掌控权落入其他人手里,所以反对股权转让,想要保住升宁实业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对吧?”

    曹丁还以为朱女士在帮他说话,不由笑着点头道:“差不多那意思……”

    话没说完,朱女士打断道:“既然曹董不愿意出售股权,那么这是曹董您个人的事情,许董和章先生也是如此,而我们瑞金投资一直在寻求出售公司股权的出路,如今玫瑰投资主动找上门来,要不这样,这八千八百万股,由我们瑞金投资卖给玫瑰投资?”

    瑞金投资当初是在西方银玉市值一百多亿的时候入的股,几年连续亏损下来,手头掌握的股权已经大量贬值。

    要是西方银玉营业状况好,那么,哪怕股价持续下跌也没什么事,毕竟每年分红都能回不少本。

    但是瑞金投资入股不久之后,西方银玉便深陷泥泽,甚至连年亏损,几年只分红过一次,并且那次分红也是每十股税前派息0.22元,当时瑞金投资持股两亿九千多万股,到手的税前分红派息只有仅仅六百五十万样子,这和投资进去的钱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正因为西方银玉公司亏损不止,瑞金投资已经失去了信心,宁愿割肉离场,也不愿意继续耗下去。

    这点从之前百分之二十一点七股权减持到百分之十一点七能看得出来,一年之内减持了百分之十股权啊,可想而知瑞金投资已经对西方银玉失望到什么地步。

    只是西方银玉的不利状况不止是内部知道,外界也同样知道,瑞金投资想要把剩下百分之十一点七的股权脱手很困难,没人愿意接手。

    如今,作为公司老板的朱女士,见到玫瑰投资想要收购西方银玉股权,自然怦然心动,恨不得将手中股权全都转让给玫瑰投资。

    此话一出,曹丁脸色大变,声调立刻提高了不少,“个人股权转让他人是没有强制允许或者不允许,但根据公司章程,大股东转让股权需要召开股东大会,只有半数以上股东同意,才能完成转让。”

    朱女士不甘示弱道:“曹董您说的是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而如今玫瑰投资是我们公司的股东,我如果转让股权给他们,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也就是说股东之间的股份转让是完全自由的,我想把手中的股权卖给玫瑰投资,似乎不需要经过股东大会同意吧?”

    什么股东转让股权。

    什么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

    王琛听得险些都要晕了,说真话,里面涉及到很多专业的东西他都不懂,但是呢,他看得出来,朱女士是站在自己这一边,或者说,迫切地想要将部分股权转让给玫瑰投资。

    而曹丁不一样,他是持反对意见,不想让朱女士把股权转让给玫瑰投资。

    嘿,你这个老曹。

    还在负隅顽抗?人家朱女士愿意卖股权给我公司,关你什么事?

    王琛暗地里撇撇嘴,知道曹丁不同意的原因有两个,一,生怕被威胁到公司统治地位,二,对自己不爽。

    只是朱女士都说的这么明白了,曹丁应该没什么话说了吧?

    然而,让王琛颇为失望的是,曹丁居然还真的有话说!

    只见曹丁强硬道:“根据《公司法》规定确实如此,但是公司章程和当初我们跟瑞金投资签订的入股协议部分条款规定,如果瑞金投资要抛售股权,在同等条件之下,升宁实业有权优先收购,即,你想出售八千八百万股的话,玫瑰投资出五亿,升宁实业也出五亿,你只能把这些股权卖给升宁实业。”

    朱女士一蹙眉道:“现在玫瑰投资报价五亿收购八千八百万股,你的升宁实业也愿意出价五亿?”

    曹丁毫不犹豫道:“是的!”

    朱女士大喜,“一言为定?”

    曹丁深吸了一口气,瞅瞅王琛和李则凯,然后咬咬牙道:“一言为定。”

    “好,既然如此,这八千八百万股我可以转让给升宁实业。”朱女士露出欣喜的神色。

    卧槽。

    情况怎么会变这样?

    王琛心中诞生了一股不妙的预感,要是这八千八百万股真的被升宁实业拿去,那么曹丁就掌握了西方银玉百分之三十八左右的股份,自己可就没办法像计划的那样,在短时间里获得百分之五十一股权的投票权了,更别提掌控公司。

    一旦如此,自己和李则凯砸进去的十几亿可就打水漂了,只会帮别人做嫁衣。

    王琛第一时间脑中飞快的思索起来,朱女士刚才明明看起来是向着自己,怎么峰回路转,最终又同意把股权转让给曹丁呢?

    稍加思索。

    他马上反应过来,恐怕朱女士是有备而来,特地趁着这个时候发难,其目的根本不关心把股权卖给谁,而是套现。

    准确说,朱女士摆了曹丁一刀。

    因为正常情况下,曹丁的升宁实业绝对不会斥巨资回购瑞金投资手头上的股份,只有现在这种状况,曹丁生怕大权旁落,才不得已拿出五亿元回购朱女士手头上的股票。

    朱女士摆曹丁一刀,这没什么。

    有什么的是,他娘的王琛有可能要做无用功了啊。

    这八千八百万股太重要了。

    至少对于王琛来说重要无比,原本他和李则凯商量的计划是,如果西方银玉大股东们同意自己的收购股权方案,要么按照比例,集体出让一些股权,要么某个大股东出让八千八百万股,而有能力一下子出让这么多股权的,只有曹丁和瑞金投资。

    曹丁不想大权旁落,基本不可能。

    要是瑞金投资的这八千八百万股都拿不到手,王琛掌控西方银玉的计划基本就落空了。

    不行。

    决不能允许瑞金投资的股权被曹丁以同等条件购买过去。

    得想个办法。

    王琛脑中念头飞转。

    那边李则凯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人也蹙起了眉头,很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最终情况会变成这样,曹丁宁愿被朱女士摆一刀,也不愿意让玫瑰投资获得更多股权。

    但就像朱女士刚开始说的那样,根据《公司法》,股东之间股权转让是自由的,玫瑰投资的人根本没办法阻止啊。

    曹丁不知道是不是生怕夜长梦多,在朱女士答应下来的一瞬间,立刻道:“钱我可以下午就让升宁实业汇入瑞金投资的账户之中,股份转让协议你看是不是尽快签了?”

    朱女士计划已经得逞,笑容满面道:“我没什么问题,董事长你主持就行。”

    “呵呵,好。”曹丁点了点头,随即耀武扬威似地看看王琛和李则凯,“玫瑰投资如今是公司第二大股东,既然瑞金投资愿意转让大量股份给升宁实业,两位要不留下来一起监督下我们有没有违规的地方?”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分明是在告诉王琛,想要获得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别痴心妄想了!

    但偏偏,玫瑰投资这边面对这样的状况真的一筹莫展,哪怕是李则凯有备而来,同样没想到半途会杀出个朱女士,把他的计划全盘打乱了。

    连李则凯都没有办法了,更别说对股权什么一窍不通的王琛了。

    “小王……唉。”李则凯无奈地摇摇头。

    王琛勉强一笑,回应道:“李哥,您放心,我之前说过不会让你做亏本买卖,会做到的。”他之前答应过李则凯,如果收购西方银玉股权后营业状况达不到预期,那么会溢价百分之二十把李则凯那部分股权都买下来。

    也就是说,这次砸进去大概十八亿元左右,基本上都要王琛一个人来承担。

    十八亿价值的股权,对于王琛来说,基本上全都亏进去了,因为按照部分法律法规规定,他收购到的这些西方银玉股权,在一定时间之内不可能出售,那么,一旦在这个时间之内西方银玉缓过气来,增发股票稀释玫瑰投资股权的话,王琛会亏出血来。

    不能坐以待毙!

    王琛拼命地想办法。

    那边,朱女士已经在和曹丁祝贺了,“祝愿公司在曹董的带领下业绩节节攀升,为股东们谋取更大的福利。”

    “我会的。”曹丁信誓旦旦保证道:“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等到平洲公盘召开,我相信公司能够摆脱困境,再次走向正轨。”

    平洲公盘?

    慢着,有办法了!

    王琛眼前一亮,如今西方银玉最大的困境是没有翡翠毛料供应,要是自己以这个诱惑曹丁和其他大股东们,是不是有希望更改局面?

    当然,不能真的把翡翠卖给西方银玉,不然的话萝拉那一环计划就要失败了。

    也就是说,哥们儿需要当个骗子。

    先把八千八百万股骗到手?

    王琛脑中渐渐有了计划,他微微一笑,轻轻敲了敲会议桌,发出邦邦响,然后道:“曹董,我觉得你让我收购瑞金投资的这八千八百万股比较好。”

    啊?

    你跟曹丁说让你收购这些股权比较好?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公司的谈判团队人员都愣住了,他们都不知道王琛哪里来的勇气跟曹丁说这句话,要知道,如今阻扰他们收购股权的不是其他人,正是曹丁啊。

    王董,你该不会犯浑了吧?

    曹丁怎么可能会听得进你的话啊?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人都非常的无语。

    。m.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我在古代有工厂最新章节!!
我在古代有工厂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ozaigudaiyougongcha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之超凡主宰我的野蛮美人上司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农狂兽时代花都超级医圣贴身兵王大命师重生之最强大亨天奥星玄妖孽仙王都市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