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我真的是渣男啊

第五十一章 呵,善变的女人

我真的是渣男啊 | 作者:吾谁与归 | 更新时间:2021-02-24 09:00: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陈婉若拉着柳诚的手,眼里和心里都是幸福的字样。

    柳诚回忆了下,这种死亡设问,必须要谨慎回答。

    幸好,现在的他记忆力很好,回忆起了那个高中报道的上午。

    “那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啊,那个下午,你当时扎着一个高马尾,阳光正好,将你的头发打的有些发黄,你穿着一件纯白色的短袖上衣,还有一件卡其色的阔脱裤,一双白色的球鞋,还带着一个手链,有些紧张的跟我说,你叫陈婉若,很高兴认识我。”

    柳诚还记得发圈的颜色是粉红色,他当时还笑话陈婉若幼稚,不过太细节,反而适得其反。

    陈婉若满脸的羞意,轻轻的戳着柳诚的胳膊,笑颜如花,糯糯的说道:“你记得好清楚哦,那条手链,后来被你弄没了,你都不知道我生气了多久。”

    “都怪我不好了。”柳诚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时候两个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他趁着体育课的时候,悄悄的把陈婉若的手链藏了起来,都把小姑娘给气哭了。

    可惜了,那条手链最后还是丢了。

    “你还记得当时的我吗?”柳诚充满回忆的问道。

    陈婉若露出了一副惊讶的神情,然后眼睛珠子一直打转,随即咬着嘴唇说道:“当然记得了,那时候,你就是个坏小子嘛,这里有一家博古斋,我们进去看看吧。”

    柳诚一愣,随即差点笑出来。

    她打出了一张死亡设问的牌,她本人却忘记了。

    其实那时候的柳诚,是个乖孩子。

    他爹妈都是老师,从小打到大,动不动就是一顿鸡毛掸子狂抽,初中的时候,他不太爱捣乱,甚至连发型都一直是板寸,在那个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的时代,他哪里是什么坏小子。

    当时的他入校还是全校第六名,属于好学生中的好学生。

    这种转移话题的手段有些幼稚,但是柳诚并不打算揭破它,和陈婉若走进了博古斋。

    一进门的房梁上,钉满了各种门牌,这是田子坊马路集市入室政策时候,被遗弃的东西,顶上挂着一些欧式吊灯,和吊扇相得益彰。

    狭小的过道,被各种老物件站满了,显得极为拥挤。

    墙上挂着几幅壁画,柜台上放着老式的电话轮盘电话机,还有些铝制的茶壶。

    老板穿着宽大的灰色西服,正哈着气,擦拭着一个不知名的茶壶。

    “我喜欢这个。”陈婉若有些惊喜的指着墙上的一把羽毛扇,看得出是真的喜欢。

    柳诚问道:“多少钱?”

    “一把三百。”老板头也不抬,全当是逛街的小情侣误入了他的店铺,这不是上海人,他们对老上海没什么记忆,不是老板的目标群体。

    “好贵呀,还是不要了。”陈婉若虽然嘴上说,但是眼神依旧在羽毛扇上打转。

    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到底是不要还是要呢?

    根据柳诚观摩*****,学习日语的经历,一般女人说不要,不仅不是不想要,而且还要加速。

    柳诚仔细看了看那把扇子,笑着说道:“给我那一把。”

    “要么?”老板从墙上摘下了羽扇,问道。

    做工十分精良,是手工货,完全不是在大明湖公园那个石膏娃娃,说是自己动作做的,却是工艺品。

    柳诚掏钱付款说道:“要了。”

    “谢谢。”陈婉若拿起了羽扇,还做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动作,抛了个眉眼,电了一下柳诚。

    陈婉若打量着柜台,看着一块手表:“这个多少钱啊?”

    “两万八,不议价。”老板抬了抬眼,毫不犹豫的说道。

    陈婉若吐了吐舌头,逃离了博古斋,她想买个送给柳诚,但是这价格她一听立刻打了退堂鼓。

    柳诚看着陈婉若的手,抓紧的更紧了一些:“小财迷。”

    “这不是给你省钱吗?我们这次出来玩,都是花的你的钱呢。”陈婉若理所当然的说道。

    她忽然快走了两步,开始退着走,问道:“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我们第一次,不再那么讨厌对方吗?”

    柳诚拒绝回答这种预设答案的问题,男人对于感情的认知是不同的,有可能在柳诚心中是他们关系的转折点,但是在陈婉若心里,那就是个炸药桶,一点就炸。

    “什么时候?”柳诚发动了渣男绝学,倒打一耙,把问题推给了陈婉若,显然是她比较有倾诉欲。

    陈婉若拉着柳诚的双手,一步步的后退,笑眯眯的说道:“高一上半年期中考试啊。”

    “当时我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结果调座位还调到了一起,每天你都要把我气哭,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有多讨厌,结果期中考试,你数学全班第一,我才三十多名,你就拿着数学卷子说,这么简单,都能做错,我来教你吧。”

    柳诚眨了眨眼,说道:“原来这么早的时候,你就喜欢我了呀,还以为要到高二的时候呢,你妈那次没来接你,我送你回家的那次,我们的关系才开始改变呢。”

    陈婉若根本没有逃避这个问题,反而大大方方的说道:“是呀!我就是从高一上半年开始喜欢你的!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那个时候,就觉得数学好的男孩子都好帅的。嘿嘿。”

    陈婉若一字一顿的说道:“是-我-先-喜-欢-你-的。”

    “可能是我先喜欢你的。”

    柳诚老神在在的说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你长得那么好看,不知道美貌可以杀人的吗?”

    “我那个时候,比较笨拙,和你作对,只不过是,嗯,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想吸引你的主意力啊。”

    陈婉若笑得格外开朗,摸了摸鼻子:“是我先。”

    “我先。”

    陈婉若洋洋得意的说道:“这个也要抢谁先谁后吗?本姑娘,大方的把你先喜欢我的权力,让给你了!”

    “小心。”柳诚用力的一拉陈婉若,她倒着走,差点撞到了一个迎面而来的自行车,这个时候的步行街还不规范,自行车还是比较多的。

    柳诚将陈婉若揽到了怀里,陈婉若所在柳诚怀里,伸出手环抱住了柳诚的腰部,小声的说道:“想抱人家就说嘛,那自行车好老远哦。”

    她说着还用力的挺了挺胸膛,她知道柳诚最喜欢什么。

    虽然在一起,因为一些尴尬的原因,不能真枪实弹,但是柳诚也不是什么老实人,自然是能占的便宜都占了。

    这小妖精。

    “我要喝冰阔落。”陈婉若指着小卖部的可乐,有些馋的说道。

    柳诚拍了拍脑门:“你来亲戚了,不能喝冰的啊,否则会肚子疼啊。”

    “买一瓶嘛。”陈婉若撒娇的说道。

    “不买!”

    “买一瓶嘛,买一瓶嘛,买一瓶嘛,不买我生气了。”

    “不买。”

    “啊!柳诚!你不爱我了!”陈婉若跺着脚:“不就是一瓶冰阔落吗,卖给我呀,又没多少钱!”

    “这是钱的事吗?”柳诚顿时感觉头都炸了,得亏你是陈婉若,换个女人,爱喝不喝。

    柳诚买了瓶冰可乐,攥在手里,陈婉若让他暖热了再喝。

    “你真好。”

    呵,善变的女人。

    “再玩三天,我们就得回去了,高考成绩该出来了,总得回家吧。”柳诚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想起了出门前,柳宏辉那张冷的吓人的脸。

    生理反应。

    陈婉若小声的说道:“再多住两天,不,一天!多住一天,我身上走干净了,你就不用闯红灯了啊。”

    柳诚沉默…闯红灯这种显而易见的话,肯定是柳诚说的,他把人家小丫头带坏了呢。

    陈婉若捂着嘴,似乎打量着看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吐了吐舌头,十分开心的说道:“我自招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我已经被提前录取了!”

    “嘿嘿,可是我妈没让我在清泽招生办邮来的确认书上签字,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吗?”柳诚假装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陈婉若那天哭着要出来旅游,柳诚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大概是因为这事和妈妈吵架了。

    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了,韩景芝即将有大动作。

    “下雨了?”柳诚伸出了手,这个季节的上海,果然是更爱下雨一些。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我真的是渣男啊最新章节!!
我真的是渣男啊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ozhendeshizhanana/,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一念入凡温秘书追夫图谋不轨一品相玉师丑女别追我呀小人物大情怀快递小哥:我获得瞬移技能夫人她致命又危险掌中爱人长姐她人狠话不多我将败掉万亿家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