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4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刘兆拍着他的肩膀道:“这几天你自己小心点,一有风吹草动就报警。实在不行,我找个人保护你。”

    周建的面色这才好看些,千恩万谢地谢过他,低头跟小张走了。

    大头道:“这事儿和他没关系,庄峥就算没炸死,跌了二十几楼也摔死了。赵拓棠那帮人难不成还找他麻烦?”

    刘兆道:“庄峥死了,总会有人替上去。替上去的那个人为了服众,一定会给庄峥报仇。”

    大头道:“报仇好啊。我巴不得有人替我们找凶手!”

    刘兆道:“你以为混黑社会的都是人民公仆?还讲究不枉不纵,一切向证据看齐啊?有个替罪羔羊交代得过去就行了。还抓真凶呢,谁知道真凶是不是在他们中间。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一步找到凶手,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这是常镇远死而复生以来,听过最顺耳的一句话。

    他立刻转身朝大厦走去。

    大头和刘兆正要跟上去,突然看到一个人从一辆奔驰上走下来。大头叫道:“哎,赵拓棠来了。”

    常镇远猛然刹住脚步,转头看去!

    果然是赵拓棠。

    顶着用发蜡雕塑出来的大背头,揣着一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怀表,口袋里永远放着一根雪茄。即使身上穿着名牌西装,喷着古龙香水,也难掩那一身鱼腥味。

    常镇远喉结上下动了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赵拓棠抬头朝这里看了一眼,又很快移了开去,转头对那群聚拢的手下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上车。

    手下们面面相觑,很快上了各自的车,跟在赵拓棠的车后面,朝马路驶去。

    大头道:“他就这么走了?”

    刘兆道:“不然呢?像香港电影一样,拔刀出来抢庄峥的尸体?”

    大头道:“好歹过来打声招呼啊。我很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

    刘兆冷笑道:“老大死了,还能打扮得这么一丝不苟,看样子是开心得很。”

    常镇远转身朝里走。

    海天名苑大堂造得很别致,中间放着屏风,后面有左中右三条通道,左边去娱乐中心,右边去客服和保安中心,只有中间那条才是通向电梯的。

    大头见他走得飞快,熟门熟路的样子,不由好奇道:“你来过?”

    常镇远头也不回地指着后方一块连着墙的小牌子,道:“有指示牌。”

    刘兆笑道:“你不说我都没注意。”

    海天名苑一共二十五楼,庄峥住顶层复式,独门独户。

    他们进去的时候,有一男一女两个便衣在现场搜证,其他派出所民警协助。

    “小鱼儿?竹竿?”大头惊讶道:“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小鱼儿笑道:“我和竹竿在路上碰的头,刚好他接了电话,我们就一起赶来了。”

    刘兆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小鱼儿道:“这炸弹挺猛,这么大一个厅都废了,具体成分还得请炸弹专家帮忙分析。不过我在现场发现了一些小零件,应该是闹钟的。不知道是庄峥家本来就有的,还是炸弹上的。”

    刘兆道:“要是炸弹上的,就是定时炸弹了?”

    小鱼儿道:“估计是。这房子太大,如果庄峥当时不是在客厅的话,最多受伤,绝对不会死得这么彻底。”

    刘兆道:“这么说,凶手是知道庄峥这个时候一定在客厅的。”

    大头道:“这像是熟人干的。”

    当然是熟人,还是他一手提拔的熟人!

    常镇远的眼眸被憎恨的阴霾所覆盖。

    “惊喜”连连(四)

    刘兆道:“现场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大楼的保安呢?有没有其他目击证人?”

    小鱼儿道:“这种情况肯定是消防队先上来,不过火势不大,没烧起来。保安报警之后一直呆在下面,我替他录过口供了,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我让人去拿最近几个月大楼进出的监控录像,希望有点线索。”

    “阿镖,你去哪儿?”大头突然冲正顺着楼梯往卧室走的常镇远喊了一声,“过来帮我一把啊。”

    常镇远皱了皱眉,显然对他的大呼小叫感到分外不耐烦。他顿了顿脚步,扭头看了他一眼道:“我去卧室看看。”

    大头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卧室在楼上?”

    竹竿道:“卧室的确在楼上没错。”

    大头更惊讶了。

    常镇远道:“一般这种房子的格局,卧室都建在楼上。”

    大头道:“住顶楼不闷吗?”

    竹竿笑道:“有钱人二十四小时打着空调,怕什么闷热?”

    大头摇摇头,想再叫常镇远,发现他已经消失在楼梯上了。他冲身边的刘兆道:“刘头儿,我看阿镖今天有点不大对头啊。”

    刘兆瞥了他一眼,“人把橘子都让给你吃了,还不对头?”

    大头道:“不是啊。你有没有觉得他今天好像特别的……冷漠?”

    小鱼儿插|进来,嘿嘿笑道:“你几时见过阿镖热情如火的一面?”

    “去去,大人说话,小丫头插什么嘴。”大头道,“我觉得阿镖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心事重重的。以前不爱说话吧,但我们说话他还是听的,现在爱答不理的,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

    刘兆道:“早跟你讲,不要欺负他。你老让人帮你跑腿买早餐,占人便宜,现在人不愿意了吧。”

    “我还不是每天送他上下班,各取所需嘛。”大头嘀咕道。

    “行了行了,我有空找他谈谈。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找到杀庄峥的凶手。”刘兆道,“不管他生前做过啥事儿,也只能让法院来判决,容不得其他人动用私刑。”

    大头道:“这不是为民除害吗?”

    刘兆道:“大头啊,你现在的思想很危险。你给我尽快打住了!和谐社会,不推崇个人英雄主义。要谁都能为民除害,那还要我们这些人民保镖干什么?还要法律条款干什么?中国是法制社会,得依法办事,怎么说都是一条人命呢?庄峥是不是死有余辜不是你和我说了算的,更不是凶手说了算的,得法律说的才算。就算他被判处死刑,那也是因为他的罪行被落实。”

    小鱼儿见气氛有些僵,忙道:“头儿,大头这家伙一直口无遮拦惯了,他没这意思。我们还是快点干活吧,这么件大案,起码熬好几通宵。”

    大头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爆炸后的残片,朝楼梯靠去,“我上楼找阿镖去。”

    常镇远戴上之前大头塞在他的裤兜里的手套,打开衣橱,拨开一件件烫得笔挺的西装,移开衣橱内壁的暗门,对着那只保险箱飞快地按下了一组数字。

    保险箱滴滴滴响了两声,门啪的一声弹开来。

    箱角亮起盏橘黄色的小灯。十五万现金原封不动地放在里面,和记忆中一模一样,唯一少的,是一张放在里面没几天的U盘。

    或许,他脑海中的历史因为某些原因偏离了之前的轨道,但有些人无论在记忆中还是在变轨的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伸出手,抓过一叠现金,打算放进口袋。保险箱里的钱是他平时放着零花的,除他本人之外,没人知道正确数字,不怕被人追究。不过拿到手上之后,他发现自己少了个包,一万块钱揣怀里怎么都会鼓出一块,要是拿得少了还不如不拿。

    就在犹豫之际,楼梯传来脚步声,随即是大头的大嗓门,“发现什么没有?”

    “有个保险箱。”常镇远若无其事地缩回手,“有不少现金。”

    大头来了精神,“有没有什么秘密文件?”

    常镇远道:“保险箱是开着的,就算有,估计也被取走了。”其实他刚才有足够的时间把保险箱重新关上的,他故意不这么做就是为了将警方的注意力引到熟人这条线上去。

    大头走过来,看了看保险箱道:“我去拿工具,看看上面有没有指纹。”

    常镇远等他走后,立刻打开床头柜。上了四十岁以后,他突然有种生命流逝得太快,快得太空虚,所以他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有时候连早餐吃什么,今天什么天气都会一一记录下来。这样,等一个月两个月不知不觉地流逝时,他就会打开日记看看,以证明这两个月并不是白过的。

    这本日记本来放在柜子里的一个小铁盒子里,现在盒子依旧关着,但是锁不见了,他翻开盒盖,发现放在里面三本日记果然都不见了。

    大头很快又回来了。常镇远道:“这里的东西也不见了。”

    大头过来瞄了一眼,“行了,我来看看有没有指纹。”

    常镇远站起来往外走。

    大头头正要往衣橱里伸,见状又退出来道:“你就这么走了?”

    常镇远道:“我去看看书房。”

    大头道:“其他角落你都看过了?”

    “不是有你吗?”常镇远理所当然地往楼下走。

    “哎,我说你……真是的!”

    常镇远走到楼下,就见小鱼儿拿着一大箱子的录像带道:“我先回去看监控录像。头儿,你有事打电话给我。”

    刘兆道:“让竹竿和你一起走。顺便看看法医那里什么时候有消息。我再想想,凶手究竟用什么办法把庄峥引到客厅里来的。”

    小鱼儿道:“也许庄峥生活习惯好,八点多在这儿晒太阳呢。”

    刘兆摇头道:“晒太阳这个因素太不稳定了。吃早餐做运动都更靠谱一点。”

    “他有专门的健身房,餐桌里客厅又有一段距离,吃早餐和做运动都挺不保险的。”小鱼儿道:“头儿你慢慢想,我和竹竿先走了。”

    “去吧。”刘兆站在客厅中央沉思。

    “电话。”站在楼梯的常镇远突然冒出一句。

    刘兆一愣,击掌道:“没错,家里的固定电话!快去看看其他房间有没有装电话。”

    常镇远都不用看就知道没有。他是个很讨厌铃声的人,晚上睡觉一定会关手机,固定电话只装了客厅一部,知道号码的人寥寥无几,但很不巧,那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其他房间里转了圈,然后对刘兆道:“没有。”

    刘兆道:“打电话给电话公司,查查他有没有登记电话,如果有的话,再查查来电记录或者去电记录。”

    常镇远点点头,走到角落,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电话公司。

    过了会儿,他走回来道:“电话公司不肯说。”

    刘兆怪异地看着他,“去电话公司查。戴上警员证。速去速回。”

    常镇远借快步往外走来掩饰脸上刹那闪过的尴尬和不安。虽然站在这里调查死因,但他仍下意识地将自己当做了庄峥,用庄峥的角度看待这起案件,完全没有适应警察的身份——甚至可能这辈子都适应不了。

    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很具体地想未来会怎么样。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让那个害他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就如上辈子做的那样。

    他不指望警察能够抓到凶手。因为上辈子他的公寓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样被炸,警察并没有找到疑犯。唯一不同的是,上辈子他一大早凌晨接到一位黑道老前辈电话,让他去机场接人。就因为这通电话,他躲过了公寓爆炸。从此,他视那位前辈那日介绍的徐谡承为福星,大力扶植,并借机收回那人手中权力,最后让那人一无所有地葬身大海。对此,警察同样一无所知。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真兵王在都市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猎尽诸魔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捡垃圾能成宝回到都市当枭雄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