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5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两件事让他对警察破案不抱任何希望。想要报仇,只能亲力亲为。不,应该说,无论做什么事,都只能亲力亲为。当他拼命扶植徐谡承的时候,又怎么想得到,那个无心救了自己的人不但是个卧底警察,而且还在三年之后要了自己的命?

    常镇远坐在出租车上,手紧紧地拽着裤子。

    他不知道这次哪里出了问题。应该出现的徐谡承居然没有出现,但这打乱了他所有的步骤和希望。庄峥短命了三年,这是否意味着,那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报仇之路似乎变得格外艰辛起来。

    “惊喜”连连(五)

    电话公司的答案与预料中一样。

    凌晨八点十四分,的确有一个来电,是个手机号。手机号用户没有登记,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但是至少证明了一点,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

    常镇远心情低落,在外面逛到晚饭后才回警局。刘兆等人都在办公室里头窝着研究案情,空气里混合着饭菜和烟的味道。法医尸检结果出来了,根据庄峥脾肺耳膜等破裂程度,确定他死于爆炸的第一时间。

    大头对这个结果倒不是很满意,“死得这么快,少了多少痛苦,真是便宜他了。”

    常镇远蹭的一下站起来,由于动作太大,膝盖磕在茶几上,茶几发出一声刺耳的擦地声。

    刘兆等人纷纷转头看他。

    常镇远道:“炸弹专家有什么消息吗?”

    刘兆道:“已排除煤气泄漏的可能。”

    大头道:“厨房还好端端地在呢,煤气泄漏当然是没可能的。瞿哥就不能说点儿有用的东西。”

    “好你个大头!人前一口瞿哥长瞿哥短,人后就这么编排我的不是?”瞿伟成拿着报告走进来,“亏我熬了几个小时赶着把结果给你们送过来。”

    大头涎着脸凑上去,“我的好哥哥,小的给您赔个不是还不成么?有什么好消息快说出来给大家乐呵乐呵。”

    瞿伟成被他逗笑了,“你想有什么好消息?庄峥临死前飞快地在空气中写出凶手的名字,让我给检验出来了?”

    大头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瞿神仙。”

    “得了吧。”瞿伟成将报告交给刘兆,“你们送过来的粉末已经确定是三亚甲基三硝胺,也就是黑索今,是一种工业炸药。这种炸药威力大,猛度高,从你们从现场拍回来的照片看,对方用得量不少。”

    刘兆道:“这种炸药哪里能弄到?”

    “工业运用较多。”瞿伟成道,“国际恐怖分子也用过。从炸药找源头,恐怕不容易。”

    小鱼儿道:“这倒是。我们不是怀疑庄峥是被他自己手下干掉的吗?他们这些人,走私个炸药什么的应该很容易吧。”

    刘兆道:“哎?不是还有零件?”

    瞿伟成道:“零件有一部分是闹钟的部件,但是太零碎太普通了,看不出特别的地方。另一部分,我觉得应该是电话机的零件。不过这应该是一台很特别的电话机,我拼凑过,可能它原本是个工艺品。”

    是躺着的维纳斯。

    常镇远的手伸进口袋,想要摸烟,但是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出来。

    一颗糖突然弹了过来。

    常镇远抬头。小鱼儿冲他微微一笑。

    不管是什么,让嘴巴里有点味就好了。常镇远撕开糖纸,塞糖进嘴巴。浓烈的薄荷味让他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小鱼儿轻笑出声,“提神吧?”

    的确很提神。常镇远的负面情绪被压下去了一点,重新振作起精神来。

    刘兆道:“电话机的存在至少让我们的目标变得更加清晰。从庄峥整个屋子只安装了一部电话机,没有安装分机来看,他用电话机的时间并不多。也就是说,他的朋友大多数都是用手机联系他的。那知道他电话机号码的人的范围就狭窄了很多。”

    大头道:“要不要找他手下的人过来问问。”

    “最好不要。”常镇远一口否决。

    大头道:“为什么?”

    刘兆等人也是好奇地看着他。

    常镇远道:“目前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掌握了多少底牌,如果贸然找他们回来,很容易把底牌亮出来,容易受制于人。”

    大头笑了,“你今天考虑问题的方式倒是挺新鲜。不过我们是警察办案,又不是和他们抢地盘赌博,怕什么亮底牌?”

    常镇远被问得一窒。显然,他的思维还没跟上常镇远这个身份所应该用的方式。

    刘兆道:“我倒觉得阿镖说得也有道理。定时炸弹这种杀人方式,根本就不存在凶手不在场证据的问题。目前我们手上的东西还太少,方式太直接的话,很容易打草惊蛇。”

    小鱼儿道:“可是凶手做贼心虚,就算不问,也会高度紧张的。”

    大头道:“是啊。而且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不找他们回来问一问,反倒让凶手警惕。”

    刘兆道:“所以,我们问归问,但是不要太早让他们察觉到我们在怀疑什么,最好能让凶手放低警惕。”

    大头拍胸脯道:“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刘头儿,你还不了解我们,都精着呢。”

    小鱼儿道:“要不,我们制造一个怀疑其他人的假象?我之前听禁毒大队那边传过一个消息,说庄峥与菲律宾人做了笔生意,不是太愉快。不如朝这个目标下手?”

    刘兆道:“行。不过都有点儿分寸,别太过火,免得引起国际纠纷。”

    小鱼儿笑道:“收到。”

    小鱼儿的提议让常镇远心中一动,他脑海中隐约浮出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阿镖。”刘兆喊了一声,常镇远没反应,提高嗓门又喊了一声,“阿镖!”

    大头拿起桌上的纸巾盒朝常镇远丢去。

    常镇远下意识地挡开。

    纸巾盒啪得甩在瞿伟成身上。

    瞿伟成接住纸巾盒,苦笑道:“这逐客令下得可真是婉转。得得得,早看出你们是喝了奶忘了娘的人,下次别想我加班加点地帮你们破案啊。”

    大头赔笑道:“别啊。好哥哥,你这话说的,伤我心了。”

    瞿伟成将纸巾盒往他怀里一丢,“我还伤身了呢。行了,你们自己慢慢想怎么破案。我先回去了。”

    大头抛着纸巾盒玩,“现在怎么着?要不要趁热打铁,把庄峥的这帮手下都现在拿下咯?”

    刘兆道:“估计他们内部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

    小鱼儿道:“赵拓棠是庄峥的左右手,他下面的第二号人物,庄峥死后,应该是他说了算吧。这样看来他,他倒是最有嫌疑。”

    刘兆道:“庄峥死得这么突然,赵拓棠就算收拾烂摊子也要收拾好一阵子。再说,还有一个侯元琨呢。当初庄峥是跟着他混的,自立门户之后两人一直是死敌。庄峥死了,侯元琨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头道:“要不,我们干脆别破案了,让他们狗咬狗。”

    刘兆道:“要不,你回家吃自己,别浪费纳税人的钱。”

    “嘿嘿。”大头干笑道,“我不就说说嘛。”

    刘兆一拍他的后脑勺道:“别胡说八道了,今晚早点去睡,养精蓄锐。明天带那群人回来好好审问审问。”

    大头等人鱼贯而出。

    常镇远跟着小鱼儿往外走,小鱼儿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刘兆道:“对了,头儿,你刚才叫阿镖什么事?”

    刘兆闻言一拍脑袋叫道:“哎哟。不说差点忘了这茬。阿镖,你明天早上九点半去长途汽车站接两个人,暗号是这个。”他在口袋里磨了半天,才摸出一朵被蹂躏得不成形的玫瑰花蕊,“哟,都烂了。唉,你等等。”他又掏出一张二十块钱,塞给常镇远道,“你明天买一朵红玫瑰去汽车站,他们看到就会自动过来找你的。”

    常镇远望着红艳艳的花瓣,将二十块钱塞进裤袋里揉成一团,“什么人?”

    刘兆道:“两个刚分配来我们队的学生,一个叫王瑞,一个叫凌博今。”

    “惊喜”连连(六)

    被刘兆留了这么一小会儿,出来时,小鱼儿他们都已经走了,常镇远双手插着裤袋往外走。即使当了一个白天的常镇远,但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黑漆漆的警局里,依旧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连呼吸都觉得压抑。

    门口突然传来摩托车发动的隆隆声。

    常镇远一抬头,看着大头整个人埋在摩托车的大灯里,只能隐约看到他嘴巴咧得很大,“傻站啥?走,跟哥们去喝一杯。”

    常镇远还没反应,一个小头盔就被丢了过来。

    大头戴上大头盔道:“别磨磨蹭蹭的。哥做东,这次不坑你。”

    常镇远想到早上起来看到的那个家,身上就像有十几条虫在爬,也不想那么早回去,无异议地上了车。

    大头载着他拐了两个弯,进了条小巷子。巷子两旁亮着一个个光裸的灯泡,锅铲的嘁嘁喳喳声和老板的吆喝声不时从灯泡旁的小店里传出来。

    大头选了家老油条饭店停下。

    两人先后下了车。

    大头把头盔往车把上一丢,对着后视镜捋了捋头发,才笑呵呵地走进店里,“嘿,油条哥,今天生意怎么样?”

    “凑合吧。今天吃啥?”老板三十来岁,穿着皮质围裙,左手拿烟右手拿铲,随口招呼道。

    大头道:“两盘炒年糕,一盘鸭脖子,两瓶大梁山。”

    “行。去坐着等吧。”老板豪迈地挥手。

    大头不肯走,脚粘着地,两只手不停地来回搓着,眼睛不断朝里张望,“小欣还没下课?”

    老板敷衍地应道:“嗯。”

    大头这才没耷拉着脑袋走到外头找了张凳子坐下了,回头见常镇远还风姿绰绰地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下,一副来郊游的姿态,立刻拿起桌上的卷纸丢了过去。

    常镇远被砸了下,心头火噌得就点着了,拾起卷纸就冲着大头的脸用力地甩了过去。

    大头被丢了个正着,双手接着卷纸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么一笑,倒显得常镇远小肚鸡肠。常镇远深吸了口气,拉过凳子坐下来。

    大头拍着他的肩膀道:“可算让我看到你的脾气了。大男人嘛,有事儿说事,别憋在心里头。像你平时那么小声小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娘们呢。说实在的,你身上的肉也该减减了,要不下次体能测试你又该不合格了。”

    常镇远埋头没说话。

    正好老板送上啤酒和鸭脖子。

    大头将一瓶递给常镇远,自己对着另一瓶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抹抹嘴巴道:“爽快。”

    常镇远道:“一会儿开车,少喝点。”

    大头道:“我的酒量你还没数?”

    常镇远想,要换做以前,谁敢在给他开车之前喝酒,他一定叫人打断他两条腿。但现在,他看着大头没心没肺的样子和那辆破旧的摩托车,无奈地喝了口啤酒。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真兵王在都市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如果不是遇见你回到都市当枭雄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金牌女助理A到爆我捡垃圾能成宝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猎尽诸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