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6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09 22:24: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大头开始东拉西扯闲话家常起来。

    常镇远不知道以前的常镇远和大头是否经常两个人深更半夜地喝着啤酒不回家,反正就他的经历而言,实在是浪费时间。他托腮开始打瞌睡,大头见他不感兴趣,就自顾自地喝起闷酒来。

    就在常镇远半睡半醒之间,大头刷得站了起来,凳子一下子被推翻在地,发出砰得一声。

    常镇远一惊而起,就看到大头对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青年跟前跟后地献殷勤。

    女青年含蓄地答了几句,就进店里去了。

    大头尾随其后,好半天才出来,红光满面,一改之前絮絮叨叨的形象。

    常镇远不动声色地看着。

    大头重新扶起凳子坐下,喜滋滋道:“呵呵,原来她进去同学家做作业了。”

    常镇远道:“什么时候回去?”

    “你困了?”大头看看手表,“再坐半个钟头吧。困了就先睡。要不,给你叫盘花生吃?你不是爱吃花生么?”

    常镇远摆手道:“不用。”

    大头突然搂住他的肩膀道:“阿镖啊,你哥哥的嫂子就指着现在了。你可得哥哥顶住啊,以后等哥哥解决了人生大问题,绝对亏待不了你的。”

    常镇远皱眉道:“不结婚也死不了人。”有时候,想结婚才真的会死人。他抓起啤酒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什么话!”大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勇于承担传宗接代的义务是中国男人的传统美德。”

    常镇远脸一下子拉长了。当了这么久的黑道老大,很多习惯总是根深蒂固改不过来了的。比如不喜欢有人当面这样反驳他。白天在警局,他还能克制,现在是晚上,四周黑蒙蒙的,他又喝了点酒,火气就有点压不住。

    大头还没眼色,火上添油地加了一句,“不然难道当个老处男?还是再找个男人搞基?”

    常镇远站起来转身就走。

    大头这才意识到他发火了,莫名其妙地愣了会儿,才追上去道:“阿镖!你怎么了?”

    常镇远头也不回。

    “怎么了?”女青年听到声音走出来。

    大头心里疑惑到了极点,只好挠头干笑道:“他说他喝多了,想走着回去。”

    常镇远走到半路就后悔了。

    今天在警局接触的几个人中,刘兆理智,小鱼儿心细,竹竿低调,就属大头这人心思最单纯,而且对朋友挺仗义,他既然要报仇,大头就是最好的帮手。这么闹翻了,实在不利于下一步的发展。

    他在马路边站了会儿,醒了醒神,决定今晚先把这事晾一晾,明天主动打电话问大头想吃什么早餐。把事情想通之后,他也不愿继续在马路上瞎逛,毕竟这晚上也不暖和,吹了会儿风他都觉得鼻子都有堵,于是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幸好出门时记了下自己家的位置,所以大黑夜里摸索摸索也能找到。

    常镇远刚进楼就有种不安感,蓦地停下脚步。

    楼梯上突然想起打火机的声音,随即亮起一道光,一个低沉的男声轻笑着:“你可回来了,再不来,我就该走了。”

    常镇远抬头看着火光里那张英俊刚毅的脸,心中一凛。这个人显然不是警局里的。他对常镇远的过去一点都不熟,只知道这人活得挺压抑,晚上可能有失眠的症状,朋友圈应该挺狭窄,眼前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着实一无所知。

    打火机的光灭了。

    那人顺着楼梯走下来。

    常镇远退了两步退出楼道。

    那人紧接着走了出来,一身笔挺的西装,似乎价值不菲。他掏出一根烟,想要递给常镇远,半路又缩了回去,笑道:“我差点忘了你不抽烟。”

    常镇远依旧没说话。

    “这么多年不见,你对我无话可说吗?”那人将烟放在嘴里叼了一会儿,又拿下来道,“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发生了什么误会……”他顿了顿,似乎有点尴尬,但很快掩饰了过去,“也不该把所有情分都磨灭了吧?我来时,你爸还让我照看你呢。你这个样子,我回去不好交代啊。”

    他爸?

    常镇远越发不敢随意开口了,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这么晚,有事吗?”

    那人笑了,“今天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所以想你了。”

    常镇远眉头微蹙。

    那人道:“别想歪,就普通地想想。”

    那人若不解释到还好,这一解释越发显得有什么了。常镇远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

    那人似乎也觉得大半夜老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也不是个事儿,从口袋里掏出个名片夹,取出其中一张递给常镇远道:“我新印的名片,上头有我的手机,有时间打电话给我,一起吃个饭。”

    天太黑,名片上的字又小,他瞄了眼就收进口袋,随口道:“今天刚到就印了名片?”

    那人愣了下,随即笑道:“效率高嘛。对了,你的手机号呢?”

    常镇远忙碌了一天,还没试过自己手机号呢,只能敷衍道:“我有空会打给你。”

    那人也不勉强,摆手道:“那我先走了,你记得有空打电话给我。”

    常镇远点点头。等那人转过弯,才蹑手蹑脚地跟上去,静静地看着他上了一辆轿车。那辆轿车常镇远在进来的时候就注意过,奥迪A8,八九十万的价。

    他回家开灯后第一件事就是摸出名片——

    励琛。

    利昇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

    励琛?

    利昇贸易……

    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常镇远想了想,脸色一变。

    如果他没记错,利昇贸易应该是那家与侯元琨有着极深合作关系的公司,根据传言,它的背景相当雄厚。而且励这个姓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首都的某位……

    看来,想要当好常镇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惊喜”连连(七)

    到底累了一天。常镇远闭着眼睛在厕所里冲了个凉水澡,哆嗦着上了床,闭上眼睛努力幻想着自己仍旧在原来的家里,底下躺的还是那张整洁干净柔软舒适宽大的床。

    想着想着,竟真的睡着了。

    等第二天起来睁开眼睛看到脏兮兮的房间,他竟然没有像昨天早上那么排斥。唯独墙壁黑黄的污迹总是让他不可避免地联想起蟑螂老鼠,身上忍不住发痒。

    或许等案子完结之后,他应该去找个像样点的楼盘。他记得04年的房价还没有太疯狂,是入手的大好机会。庄峥已死,活下来的是常镇远。他不得不为自己做长远的打算,常镇远本身的学历他指望不上,他会的又没有学历,看来看去,也就刑警这个铁饭碗还有点前途。就是不知道常镇远本人和励琛是什么关系,要是能够攀得上就更好,说不定能做回老本行,一展身手。

    他边穿衣服边盘算着,很快有了笼统的想法。

    手机响起,是大头,一如既往的爽快,好似昨夜什么事都没发生。

    常镇远乐得顺手推舟,告诉他自己今天得去长途汽车站,不搭他的便车,让他明天再来。

    临挂电话,大头突然来了一句,“你家里要有事儿,别憋着,一场兄弟,没什么不能说的。”

    常镇远愣了愣。大头的话似乎知道了什么,别有所指。但看昨晚大头的表现,完全不像是知道什么的样子,那么就是他离开之后,他知道了什么。可那个时间,显然不可能发生太多的事情,最可能的就是他打了个电话,然后收到了点消息。

    常镇远想到刘兆。

    这个刑警支队长不是简单的角色,他知道的事情可能比自己要多得多。想从他嘴里套消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从大头那边入手就会好办得多。

    他在刚刚拟定的计划书里又多增添了一条“与大头吃夜宵套话”的行程。

    看看时间,将近八点。他出门,一路小跑着上街。

    不能用健身房,只能用原始的锻炼方法。从这里到长途汽车站用跑得话,差不多一个小时,正是锻炼得好机会。但他显然高估了常镇远的体力。

    明明是二十八岁的身体,却比他这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还羸弱,才跑了十分钟,他就觉得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连脑袋都昏昏沉沉地开始缺氧。

    他扶着灯柱支着膝盖不断深呼吸。

    不过锻炼除了体力之外,意志力也很重要。

    他跑一段休息一段,跑一段休息一段,终于坚持到了长途汽车站。此时,差不多九点半了。他进门才想起忘了买玫瑰花,又跑出来找花店。等买好玫瑰花再进汽车站,差不多九点五十。

    常镇远拿着花,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两个年轻人的组合。

    王瑞这名字十有八九是男的,凌博今有点不好说。他只好把那些情侣都一并盯上了。

    啪。

    肩膀被拍了下,常镇远霍然回头,随即看到一张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的脸正咧着嘴巴对他笑。在理智发挥作用之前,情感已经驱使他挥出了愤怒的一拳。

    虽然常镇远体质弱,但到底是个男人,拼尽全力的一拳立刻将对方凑倒在地,身体还顺势滑出去一小段。

    “你怎么打人呢?!”

    等常镇远回过神来,自己的胳膊就被一个青年扭住了。那个青年气呼呼地重复道:“你怎么打人呢?!”

    “王瑞,冷静点。”被揍倒在地的青年坐起来,抬手擦了擦嘴角,冲面如寒霜的常镇远看了一眼,才施施然起身道:“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常镇远盯着他,嘴唇紧抿着,心里恨恨地想:你就算化作灰,我也认得出来!

    被叫做王瑞的人道:“这事儿报警吧,让警察来解决。”

    驻守在长途汽车站的保安已经关注这边,打算走过来了。

    常镇远回头看了王瑞一眼道:“你叫王瑞?”

    王瑞道:“怎么了?”

    常镇远又看看那个被揍的青年道:“你叫凌博今?”

    王瑞讶异道:“你怎么知道?”

    常镇远道:“我叫常镇远,是刑警,来接你们的。”

    王瑞吃惊地看着他,又看看凌博今。

    凌博今想笑,却因扯动嘴角而变成了一张苦瓜脸,“那就没认错人。”

    常镇远用力地挣开王瑞的钳制,冷冷地看着凌博今道:“我试试你的反应。”

    凌博今又笑了,用没受伤的嘴角,“哦。”

    他的笑容让常镇远觉得分外刺眼。当眼前这张脸还属于一个叫徐谡承的男人的时候,他从来不会这样笑,那时候,他为了逗他笑,会故意让其他兄弟出糗,但十次里也只能成功一两次。可现在,他却像个天生爱笑的青年。这种对比,是为了证明这个男人曾经在他面前伪装得多么出色,骗他骗得多么成功吗?!

    常镇远心里那股来不及意识到,就被一连串打击打击得不见天日的恨意瞬间爆发出来,让他忍不住全身颤抖。

    凌博今一拍王瑞的肩膀道:“我表现不行,幸好你还不错。”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回到都市当枭雄我捡垃圾能成宝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如果不是遇见你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猎尽诸魔修真兵王在都市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金牌女助理A到爆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