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12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4: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王瑞道:“你说为什么赵拓棠要把孙婉供出来呢?”

    大头道:“这谁知道啊。说不定他身在曹营心在汉,想要弃暗投明呢。”

    常镇远道:“他可能以为周进想要陷害他。”

    大头和王瑞都是一愣。

    “赵总,我知道这件事应该事先和你商量商量,但我也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周进苦着脸望着悠悠然抽烟的赵拓棠。

    赵拓棠皮笑肉不笑道:“周经理说得什么话。现在沾了一身屎的是赵某,周经理隔岸观火,正看得热闹。”

    周进忙道:“不是啊,我真是被逼的。”他将许海红之死前前后后原原本本地说了,后来又提到常镇远的审问。

    赵拓棠眉头越皱越紧,“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周进道:“我之前跟庄董说过,庄董说处理了就处理了,不用张扬。”

    “这样啊。”赵拓棠掸了掸烟灰,“你回去再把知道这件事的人敲打一遍,看看有没有口风不紧说漏了的。要是没有,就不用太担心。那个姓常的警察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未卜先知,多半是诈你的。这件事怪你,太沉不住气!”

    周进擦着额头冷汗道:“我看那姓常的警察字字句句都扣着这件事,我真是觉得他知道。”

    赵拓棠摆手道:“行了,尸体我另外派人帮你处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那个孙婉尽快安排她离开。只是一桩小交通事故,又没死人,警察不可能追着不放。”

    周进看他老神在在的模样,心头大石终于放下来,露出进办公室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幸好有赵总在,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赵拓棠灭了烟,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道:“庄董生前最关照你们这帮兄弟,现在他不在了,我当然要顾着点。”

    一个你们,一个我,就说明了他的野心。

    周进哪里还会不知趣,忙赔笑道:“那当然,有赵总在,我们一定还和以前一样。”

    赵拓棠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现在不用二十四小时盯着赵拓棠,改二十四小时盯着周进了。

    大头看着周进从腾发总公司所在的大厦里出来,然后上了车,立刻跟了上去。

    “按你说的,赵拓棠以为周进想陷害他,是不是意味着收买陈吉利的是周进不是赵拓棠?”大头边开车边问。

    常镇远手枕着脑袋,懒洋洋道:“谁知道呢?或许真的是一桩意外的车祸。”

    大头道:“要真是这样,周进就不会把孙婉藏起来了。”

    “唔……”常镇远闭上眼睛打盹儿。对于周进的事,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阴谋”重重(五)

    车跟到名流夜总会,周进就没再出来。

    大头不耐烦地抽着烟。

    常镇远怕吸二手烟,估摸着周进一时三刻出不来,干脆下车在附近晃荡,看到报亭顺便买了两份当地的报纸找住房信息。

    大头从窗口伸出脑袋,顺手一捞,“看啥呢?”

    一面都是吹得天花乱坠的楼盘广告。

    “你打算买房子?”大头道,“找好打扫房子的人没?”

    常镇远道:“我现在住的地方离警局远,想买的近点,上下班方便。”

    “我早跟你说买房子买房子,那时候你不还说不知道以后在哪儿,不肯定下来吗?怎么想开了?心里有人了?”大头促狭地看着他。

    心里的人?

    倒真有两个。

    一个赵拓棠,一个凌博今,都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人。

    常镇远将报纸折起来,“你有什么好介绍?”

    “有啊。”大头趴着车窗,乐颠颠地介绍道,“我家那片小区就挺好,虽然离警局远了点,但附近有医院有超市有学校,物业费不贵,但管得挺好。你考虑考虑。”

    常镇远道:“叫什么?”

    “叫什么?”大头用报纸打了下常镇远的肚子,“亏你问得出来,一天到晚光长肚子不长肉了。幸福田园啊,四千多一平方,别说贵,以后铁定得涨。”

    涨是肯定的。常镇远记忆中这个幸福田园后来似乎差不多一万四五千一平方,就算做投资也不错。

    大头见常镇远犹豫,以为他烦恼钱的事,笑道:“怕付不起贷款?嘿,我给你指条明路。王瑞和凌博今那两臭小子住不惯宿舍,我打算租间屋子给他。他正犹豫着呢。你看看,大好的机会不是。他们肯定不能两人挤一间,凌博今铁定要另外寻地儿。到时候你买了屋再租给他,不就有两个人还贷款了?”

    和仇人住一个屋?

    那结果肯定是没人还贷款——一个死了,一个进去了。

    常镇远将报纸塞进车里,敷衍道:“再说吧。”

    “别再说啊……”大头说得兴头上,开始叽里咕噜地描述起四人两间屋的美好前景来。

    常镇远跳上车后座,蜷着腿睡觉。

    “你这人!”大头无奈了。

    车里没剥落的墙粉和黄黑色的旧报纸,但空间太小,常镇远躺得并不舒服。他眯会儿眼睛就坐起来,正好刘兆打电话来。

    大头从后视镜看着他脸色凝重,不由转头道:“出啥事儿了?”

    常镇远挂了电话,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私事。队长说有人来警局找我。”

    “你小子还有人惦记?”大头好奇道,“男的女的?”

    常镇远道:“你在这儿看着,我先回去了。”

    大头吃了一惊,“这就回去?出什么事了?”要不是家里出大事,刘兆绝对不可能让他们在执行任务期间离开,最多让接班的人早来一会儿。

    常镇远没说。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也不知道。

    副市长秘书找他?

    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他在路边拦了辆的士回警局。一辆红旗停在警局边上,驾驶座上坐着人,斯斯文文的模样,戴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看到他立刻下车来。

    常镇远认出他是现任常务副市长的秘书,好像姓廖。

    “在外面出勤?”廖秘书笑得很和气,“有时间吗?上车谈谈。”

    他选择在门口等而不是坐在警局里,可见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常镇远心里打了个突,不知道这位吹吹耳边风就能让本市震一震的副市长秘书的来意。

    两人坐上车,关上门,气氛有些微妙。

    廖秘书道:“离上次和你爸吃饭差不多一年了,一直很忙,好不容易今天有了点儿空闲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警局还是这么忙?”

    常镇远道:“还好。”

    “你父亲说你想转行。”廖秘书道,“我觉得也行。人各有志嘛,你先别急,让叔叔先帮你看看有什么好单位。”

    常镇远想转行?

    他愣了愣,想到那瓶安眠药,又觉得挺顺理成章的。看常镇远的体型,他既不是个逞凶斗狠的,又不是个打抱不平的,当刑警对他来说压力一定很大。

    廖秘书道:“你也知道现在就业形势很险峻,你是当兵上来的,在择业的要求上要稍微宽松一点。不过放心,这件事包你廖叔叔身上好了。”

    常镇远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件事估计有点眉目了。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转行,转行了他怎么去抓赵拓棠?“廖叔叔。”常镇远尽量不去看那张和自己上辈子死亡时没差多少岁的脸,“让你费心了,我现在想清楚了,还是当刑警。”

    廖秘书嘴巴微张,很快抿了抿道:“你想清楚了?”

    常镇远点头。

    “既然想清楚了怎么手机不开机?不接你爸电话?”廖秘书不认同地皱皱眉,“你爸为了你的事操了多少心,难道这些还平不了你心里的小疙瘩?”

    常镇远心念电转,随口编了个理由,“我掉过一次手机。”

    廖秘书知道他在找借口,但没揭穿,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老常啊,没打扰你吧?我现在和镇远在一起,正谈起他未来发展问题。……嗯嗯,他现在看法改了,认同你了。……嗯,具体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常镇远接过廖秘书递过来的电话,心里别提有多别扭了。上辈子他老爸去得早,没想到这辈子摊到一个便宜的。

    “怎么?看开了?”从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分外的清朗,而且发音咬字极准极清晰,堪比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简直难以相信声音的主人竟然有了常镇远这么大的儿子。

    “嗯。”毕竟是原主的老子,常镇远不敢多开口。

    对方道:“既然下定了决心,就好好干。干公安不是不能出头的!”

    “嗯。”

    “对了,励琛这阵子上你那儿去了,你见着没有?”

    “见到了。”

    对方顿了顿才道:“他来找的你?”

    “嗯。”

    “你走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当然不记得。常镇远只好不吭气。

    对方道:“交朋友没问题,但要把握尺度。励琛年少有为,你不要耽误他。我告诉励琛你有女朋友了,这件事你廖叔叔知道,他会帮你搞定。男人成家立业是迟早的,你蹉跎这么多年是该定下来了。我这边一时走不开,等你那里都安置好了,我就过去看你。”

    常镇远心猛地提起来,脱口道:“你什么时候来?”

    那头沉默了会儿,放缓口气道:“过两个月吧。”他显然误以为常镇远盼望自己过去,口气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农行卡没丢吧,我过几天会存钱进去。”

    说到钱字,常镇远终于来了点精神。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我想买房子。”

    常父道:“嗯。的确该考虑了,这事儿我会跟你廖叔叔说,你别操心。”

    挂了电话,廖秘书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拉着他聊起天来。到底是副市长的亲信,察言观色能说会道,绝口不提之前的事,而是天南地北地一通瞎侃,很快拉近两人的关系,饶是现在的常镇远也忍不住对他稍稍松懈了心房,放开怀聊起来。

    他重生到现在,这还是第一个能让他用庄峥的见识来聊天的人。

    两人聊了半个小时,交换了手机号码后,常镇远才意犹未尽地下车。临别前,廖秘书跟他说话的语气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端着架子一口一个廖叔叔了,看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赞赏。

    常镇远知道这个廖秘书和原本的常镇远没什么接触,也不怕他看出破绽来。反正没聊到什么实质性的话题,就算廖秘书回头对常父说起来,常父也只会以为他看在自己的面上故意抬高自己的儿子,不会多想。

    “阴谋”重重(六)

    回到警局,竹竿看他的目光就有些复杂怪异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捡垃圾能成宝猎尽诸魔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金牌女助理A到爆修真兵王在都市如果不是遇见你回到都市当枭雄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