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15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4: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常镇远虽然事先就知道这件事,但看到法医拍的照片之后,还是忍不住皱了眉。

    刘兆道:“有没有其他线索?”

    法医道:“她头上的撞伤处有玻璃碎片,我打算给鉴定专家看看。”

    刘兆道:“尸体是从名流夜总会里运出来的,多半和他们有关系。一会儿把玻璃碎片的照片放大,我们去夜总会找找看。说不定能发现第一案发现场。”

    法医道:“行,明天一早我就找老许办这件事。”

    常镇远道:“既然是女性又发生过性行为,多半是夜总会里的小姐,我明天去查查她们的名单。”

    刘兆道:“我听说那里的小姐都是交税买保险的,你可以去社保要一份名单。哦不,还是让大头去吧。你先把王瑞那小子替回来,他刚刚可打电话投诉你了。”

    他不说常镇远差不多忘了这回事。

    刘兆看了看手表道:“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等常镇远赶到周进家门口时,王瑞正躺在后车厢里,流着口水呼呼大睡。

    坐在驾驶座上的是凌博今。他戴了顶帽子,低头玩着手机游戏。但常镇远一走近,他立刻警醒过来,跳下车迎上去道:“师父!你怎么来了?这里有我就行了。”

    许久没见到这张脸,突然在这里碰到,还是让常镇远心里感到微微的不舒服。他别开脸道:“有情况吗?”

    凌博今道:“没有。”

    常镇远道:“你们先回去吧。”

    凌博今道:“师父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情况了?”

    常镇远淡然道:“什么情况?”

    凌博今道:“我知道师父让王瑞跟着周进一定是因为发现了其他情况。”

    常镇远原本打开了车门,闻言又重重地将车门关上了,冷冷道:“你认识我多久?就敢说知道我?”

    凌博今一下子被问住了,只好扯出笑容来。

    王瑞从后座爬到驾驶座,伸出头,迷迷瞪瞪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常镇远把他头塞了回去,“没事。你可以回去了。”

    王瑞看到他,立刻醒过来,边下车边嚷道:“先说好,这次算换班啊。”

    常镇远道:“算加班。”

    王瑞不服气地叫道:“凭什么?”

    “你打算当公鸡把附近的居民都叫起来吗?”常镇远看了他一眼,“有什么问题回去问队长。”

    王瑞茫然地看向凌博今。

    凌博今耸耸肩。

    “那我们走了。”王瑞猜到这次常镇远可能真是因为人物的关系才让自己代班,也不再纠缠,匆匆穿好衣服拉上拉链,就迈步离开。

    凌博今跟着他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道:“我跟着师父不久,但我知道师父是个很有计划很有原则的人。”他说完,不等常镇远反应,就蹦跳着追上王瑞,两人搭着肩膀回去了。

    有计划?有原则?

    常镇远冷冷一笑。是啊,是很有原则,所以睚眦必报,而且是很有计划的睚眦必报。

    “阴谋”重重(九)

    大头上社保中心要了份名单回来,对着竹竿嘿嘿笑道:“没想到名流夜总会竟然还给小姐买社会保险,可真够奉公守法的!”

    小鱼儿插|进来道:“还别说。庄峥虽然是干走私的,但他对员工还真不错。社保假期津贴补助样样不缺,据说年终奖最低都有这个数。”她伸出一个手掌。

    大头道:“怪不得那么多人死心塌地地给他卖命。哎,那两个招了没有?”

    竹竿道:“从昨天到现在不说话也不吃饭,就喝水。”

    小鱼儿道:“陈吉利已经放回去了,这条线索可不能再断了。”

    大头道:“放心吧。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保不住他们。这次多亏了阿镖机灵,嘿,你说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机灵呢?”

    竹竿停笔,从报告里抬头。

    小鱼儿道:“让男人蜕变的不是爱情就是仇恨。”

    大头大笑道:“瞎扯吧。我天天和阿镖呆一块儿,没见他身边出现什么女孩子啊。要真有,那就只有你了。谁让你是我们队里唯一一朵花。”

    小鱼儿支着下巴道:“照他现在的冲劲,再瘦一点儿,拾掇得再整齐一点儿,指不定我就飞了我家老马跟他走了。”

    大头道:“你早说啊。早知道你这么没追求,当初我就下手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小鱼儿道:“去。你不行。”

    “我怎么不行了我?我能耐着呢。”

    “你脑袋太大。”

    “里面装的可都是智慧!”

    竹竿冷飕飕地来了一句,“为什么不能是仇恨呢?”

    大头和小鱼儿都是一怔。

    “这不能吧?我们几个天天朝夕相对的,没见他遇到过什么事儿啊。”大头狐疑地看着他,“还是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竹竿转了转笔,“前些天,副市长秘书来找过他。”

    大头和小鱼儿对视一眼。

    他们这几天都忙得脚跟不着地,难得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八卦。再说,刘兆、常镇远和竹竿都不是多嘴的人,要不是大头和小鱼儿今天提起,竹竿还不会不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大头小声道:“你是说,阿镖他得罪副市长?哪一位啊?”

    小鱼儿拍了他一下,“就阿镖的个性,他能得罪副市长?别是有什么特殊任务吧?”

    竹竿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他和秘书是在警局门口谈的,谈了什么他没说。”

    大头摸摸头,“嘿。这小子,还搞得挺神秘。回头我好好审问审问他。”

    正说着,常镇远就从门口进来了。

    人总是很容易在不经意间忽略很多事,一旦注意起来,那么再小的细节都会被放大了看。何况大头小鱼儿竹竿这三个都是刑侦老手。三双眼睛一起落在常镇远身上,就挖掘到很多与往日不同的细节来。

    比如说,常镇远现在每天都换衣服,而且看得出不是为了换衣服而换衣服,而是真的爱干净,不管下班时衣服被蹂躏成了什么样,至少上班时的衣服都烫得平平直直,带着洗衣粉的清香。再比如,他的头发很明显打理过了,不太明显,可额头那怎么摇晃都掉不下来的刘海明显是用了定型水的。又比如,他衣服颜色的搭配比以前顺眼了许多,不再是红绿黄蓝胡乱配一气。

    大头喃喃道:“我看还是小鱼儿说的。”

    小鱼儿推了他一把,“你不是要审问吗?还站着干嘛?”

    常镇远一进门就注意到与众不同的气氛。起先他以为是案子有了新的进展,但他们盯着自己的表情又不像是有话要说,倒更像是在探究什么,这种把他当做柜台上商品打量的眼神让他觉得分外不爽。

    “那两个人招了吗?”他主动开口,调开他们的注意力。

    小鱼儿道:“没呢。这两人现在唯一干的事就是喝水。”

    常镇远冷笑道:“那最好。就只给他们干这一件事。”

    大头还没领悟他这句话的意思,小鱼儿已经叫起来,“这也太不人道了吧?他们万一破罐子破摔怎么办?你清理还是我清理?”

    常镇远道:“清理什么?房间就他们呆着。”

    小鱼儿语塞。

    大头道:“我现在又觉得竹竿说得对了。”

    常镇远道:“说什么?”

    竹竿和大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大头搂着常镇远往外走,“这几天我们班都错开的,好久没谈心了,来,趁这难得的机会来谈谈。”

    常镇远被他一路拖到阳台的角落。

    大头看着他,突然道:“你黑眼圈怎么这么严重?”

    常镇远抱胸道:“你拉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不会兼职卖眼膜贴吧?”

    大头疑惑道:“眼膜贴是什么?”

    “……”

    大头道:“不说这个。我听竹竿说前阵子副市长秘书找你,你没事吧?”

    对这个问题,常镇远早有准备。他不紧不慢道:“他是我父亲的旧识。”

    大头讶异道:“你爸?”

    常镇远道:“嗯。”

    大头嘴巴张了张,原本想问你爸是什么人,但看常镇远的脸色明显不愿提及,又将话缩了回头,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从社保那里弄来了名流夜总会职工名单。刘头儿带着王瑞去夜总会找玻璃了,回来的时候应该也会带一份名单回来。”

    常镇远微笑道:“两份名单比对一下,社保名单里多出的那一个就是死者。”

    大头用力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小子!快赶上我这么聪明了。”

    下午刘兆和王瑞回来,脸色不大好。

    大头问:“怎么样?找到第一案发现场了吗?”

    刘兆摘下鸭舌帽丢在桌子上,喝了口小鱼儿递过来的热水才道:“名流夜总会正在装修。”

    大头怪腔怪调道:“装修?”

    王瑞道:“我看他们是故意的!”

    大头轻拍他的后脑勺,笑骂道:“还你看他们是故意,他们就是故意的。”

    王瑞道:“我看是不是申请一张搜查令?去晚了,现场就被破坏了!”

    大头和常镇远等人也都看向刘兆。

    刘兆捋了捋头发,“出发前我就申请了,但是上头说证据不足,没批。”

    大头道:“那怎么办?让他们逍遥法外?”

    常镇远站起来往外走。

    大头叫道:“你去哪儿?”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如果不是遇见你我捡垃圾能成宝金牌女助理A到爆回到都市当枭雄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修真兵王在都市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猎尽诸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