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16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4: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不还有两个人在我们手里吗?”常镇远插着口袋往外走。

    刘兆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对竹竿道:“你一起去。”

    审讯室里头静悄悄的。

    常镇远推门进去,看到那两个人都趴在桌上呼呼地打着瞌睡。他走到床边,打开窗户,然后点了根,默不吭声地抽起来。

    竹竿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他关上门,默然地抽了把椅子坐下来。

    趴在桌上的两个人终于醒转过来,看到竹竿都没什么表情,但看到常镇远时,脸色明显变了变。

    常镇远将烟蒂在窗台上碾灭,随手丢了出去,然后转过身来,“你妈住在长河新村。”

    刷。

    其中一个人站起来,脸上说不出的愤怒和震惊。

    常镇远慢慢悠悠道:“钱玉兰女士。”

    “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究竟想干什么?!”他猛然推开椅子朝常镇远扑过去。

    常镇远抬手挡住抓住对方的胳膊,但他显然高估了这具身体的力气,还不等他使用擒拿技巧,身体就被撞在身后的墙上,那个人用力挥出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肚子上。

    常镇远痛得弯腰。

    不等那人挥出第二拳,竹竿就将那人死死抱住,用力往旁边拉去。他边拉边呵斥道:“想干什么?!都老实点!嫌身上的罪名不够重吗?”

    “啊!”被抱住的人突然发出一声从心灵深处发出来的嘶吼,“你敢搞我妈!啊……”

    凌博今推门进来,就看到常镇远捂着肚子靠在墙壁上,竹竿抱着其中一个嫌疑犯,另一个嫌疑犯抓着椅子正要朝竹竿砸下去。

    “阴谋”重重(十)

    “住手!”凌博今趁自己出现让另一个怔忡之际,飞快地扑上去,抓住那人的胳膊用力一扭,劈手将椅子夺了下来,然后将对方手反剪用手铐拷起来,推到一边,又去解救被拖着往墙上撞的竹竿。

    那人双眼通红,完全陷入疯狂,整个人不管不顾地往墙上撞。竹竿咬着牙,右手已经痛得没了知觉,但他只能紧紧地抱住他,一旦放开就更了不得。幸亏凌博今身手矫健,冲上来,一扭那人的胳膊,将他的手臂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将他的脑袋用力按在桌子上,身体卡住对方的身体,怒喝道:“不许动!”

    那人脸贴在桌面上,嘴里还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身体不住地上下扑腾。

    竹竿被解脱出来,捧着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经过他们这一番折腾,常镇远重新站起来,走到竹竿旁边,低声问道:“手没事吧?”

    竹竿皱着脸摇摇头。

    常镇远查看他的手臂,道:“可能脱臼了,我让……凌博今陪你去医务室看看。”

    竹竿抬头看了他一眼,“这里的事……”

    “我一个人就行。”常镇远看着依旧不断挣扎的疑犯,补充了一句,“先把他绑起来。”

    竹竿犹豫了下,道:“我自己去医务室。”他微微一顿,接着道,“再向头儿报告这里发生的事。”他看了常镇远一眼,扭头往外走去,还顺手带上了门。

    常镇远看了看凌博今,慢慢地走到桌前,双手撑着桌面,居高临下地看着眼睛通红,嘴巴不断发出呃呃声的疑犯,“你杀了我有什么用?外面还有很多警察。你能杀得过来吗?而且不久之后,你说不定就因杀人而被枪毙了,到时候,你妈就算有什么闪失,你又能这么办?”

    那人像中邪似的低吼道:“不准搞我妈!你敢搞她,我就杀你……杀死你!”

    常镇远道:“钱玉兰女士是个伟大的母亲。她为了你付出了很多很多,你跟着庄峥和赵拓棠也是想多赚点钱孝顺她吧?你什么都不肯说,是不是觉得只要不说,把什么事情都扛下来,赵拓棠就会好好安置你的母亲,给她一笔赡养费?”

    那人安静下来了。

    常镇远叹气道:“你太不懂一个母亲的心。”

    另一个疑犯突然冷笑道:“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哄我们把别人供出来呗?”

    “这当然是我的目的。我是警察,所以想要将罪犯绳之以法。”常镇远说这句话时语调是那眼自然而坚定,就好像当警察除暴安良是他从小到大的志向,“那么每一位母亲的希望是什么?我想应该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就算没出息,也希望他们能够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郭杰,你应该好好想想你母亲为你付出这么多,甚至出卖肉体和尊严,她真的是希望你用自己的前程和生命来赚一笔让她养老的钱吗?你每年回家去,她最开心的时候是看到你平安回来还是看到你拿出钱给她?对她来说,到底是你重要还是钱重要,难道你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数?要是这点你都分不清楚,她当初真不该生你下来。”

    被凌博今按在桌子上的郭杰的眼眶里突然淌下两行泪来。

    常镇远道:“你的案子迟早要审,你妈也迟早要知道的。你希望她这么大年纪还要经受自己儿子有可能被判死刑的煎熬吗?你真的希望她这么大一把年纪天天担心着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枪毙了,然后下半生没着没落的?”

    郭杰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身体已经不挣扎了。

    常镇远再接再厉道:“说句老实话。庄峥和赵拓棠这两个人我们都没少了解。庄峥是什么个性,我很清楚。你要真是为他扛,说不定还能照顾照顾你妈。至于赵拓棠嘛……嘿嘿,你知道他得力秘书是什么下场吗?”

    郭杰脸色变了。

    他当然知道。那个秘书就帮赵拓棠顶罪被公司开除,以至于在本市呆不下去,一个人灰溜溜地背井离乡。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天,赵拓棠都没有再找过他。

    为了怕那个秘书死赖着不走,郭杰还收到庄峥的命令,让他亲眼看着那个秘书离开的。想起秘书被折腾得灰溜溜的样子,他的坚持就一点点剥落下来。

    常镇远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郭杰,其实当初那个秘书离开并不是为了给赵拓棠背黑锅,而是因为他想踹走赵拓棠,自己上位,只是没防着赵拓棠挖了个陷阱让他跳,害得他一失足成千古恨,永不翻身。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他向来不喜欢道人是非,赵拓棠不想被人嘲笑自己养虎为患,也没有公开,所以一来二去,流言越传越盛,就成了后来的版本。郭杰当年还为这事向庄峥求过情,不过被庄峥笑眯眯地打发了,没想到当年的一则流言现在竟然能用上。

    “你们两个都有胳膊有腿的,难道还怕把自己母亲老婆饿死?”常镇远向凌博今使了个眼色。

    凌博今缓缓放开对郭杰的钳制。

    郭杰慢慢地站起身,眼睛朝伙伴看去。

    伙伴神色阴晴不定。前面的话都没什么,但赵拓棠秘书的“前车之鉴”倒是惊到了他,想到自己会被当做牺牲品的可能,他就不安起来。

    常镇远道:“你老婆很漂亮,还有酒窝。”

    伙伴面色一变。

    常镇远道:“如果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一定舍不得自己去死,让她改嫁给别的男人。”

    门被猛地从外面推进来。

    刘兆一马当先冲进来,后面跟着竹竿。

    “到底怎么回事?”刘兆脸色不太好看,看了两名疑犯一眼之后,就盯着常镇远看。

    常镇远泰然自若道:“正在问案子。”

    刘兆不动声色道:“有什么进展?”

    常镇远看向郭杰,“你说呢?”

    郭杰抬手抹了抹眼睛,低声道:“我说。”

    其实郭杰和他的同伴只是收尾的人,这件凶杀案究竟怎么发生的并不清楚。但是他们的供词至少确认了一点,就是尸体是从名流夜总会挖出来的,而对他们下命令的人就是赵拓棠。

    上头原本不想打草惊蛇,毕竟赵拓棠身上背着不止命案,还有数量庞大的毒品,前者破获成功了是让死者沉冤得雪,但后者破获成功却可以阻止成千上万的家庭不支离破碎。但现在口供的指向性这么明确,如果警方再不采取行动,反倒惹人猜疑,所以上头最终还是签署了名流夜总会的搜查令和赵拓棠的逮捕令。

    这件案子两次提供关键线索的都是常镇远,所以刘兆让常镇远带队去名流夜总会现场搜证,自己带着小鱼儿亲自审问赵拓棠。

    大头已经从两份名单的不同之处找出死者的身份是许海红,并且联系上她老家的人赶来认尸,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第一案发现场和凶手。

    说实话,在名流夜总会找第一案发现场还真是难倒常镇远了。且不说当初周进有没有向他交代过这么细节的问题,哪怕是交代过,这么多年过去,也该忘记了。

    幸好警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无能,更庆幸装修公司为了省钱,将垃圾一堆堆地累积着,等凑够数量才让车拉走。所以现场虽然因为装修被破坏的差不多,但竹竿和大头还是从垃圾桶里找到与死者身上发现的碎玻璃渣相同的玻璃碎片。

    “天网”恢恢(一)

    玻璃碎片的出现坐实案发地点果然是名流夜总会,但是经过装修公司证实,这种茶色带花纹的玻璃在夜总会每个房间里都有,所以就算找到玻璃也不能找到到底是哪一个房间。

    常镇远站在夜总会的前台,看着电脑上显示的一个个房间。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范围,但这个范围是他根据凶手的身份反推过来的,还没有借口从正面推理出来。

    前台小姐小心翼翼地介绍着夜总会的整体情况。

    常镇远知道,她小心翼翼不是因为他是警察,而是害怕自己说错话。

    凌博今突然趴在前台上,凑过来,“师父,我看过了,这里用的都是一模一样的高档地毯。”

    常镇远皱眉道:“你想剪一块回去当毯子……”他蓦然领悟过来,“去看看帝后宫、凌霄台、蓬莱仙阁、长生殿的地毯有没有换过。”这四个是夜总会最大最豪华的包厢,以凶手的身份地位,必定会选择这四个之一。

    前台小姐努力想保持镇定,但微微颤抖的肩膀却泄露了她内心的惊恐。

    常镇远心情大好。

    以周进的个性,一定不会把罪名扛上身的,他太怕死了,所以那个人一定会被供出来。到时候,那人的父亲恐怕就不会给赵拓棠好脸色看了。没有那个人护航,赵拓棠想继续安安稳稳地做走私生意,非要动更多的脑筋挖更多的路线不可,但菲律宾的那批货恐怕不会给他这么多时间考虑。到时候就会有好戏看了。

    常镇远从前台走出来,随手拉过一把大堂的椅子坐下,点了根烟慢悠悠地抽起来。原本只有大概轮廓的计划正随着事情的发展一点一点地朝着自己的目标顺利前进,真是美妙。

    王瑞和凌博今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他悠然自得的样子,王瑞一下子就火了,“你不用干活啊?”

    常镇远淡然道:“有些人用腿干活,有些人用脑子干活。最重要的是成果。”

    王瑞气得直翻白眼。

    凌博今拽了他一把,“师父,我们查过了,帝后宫的地毯被换成别的样式。”

    常镇远站起来道:“让鉴定专家过来,他们手里不是有什么东西能够测试血液反应吗?用来试试看。”

    凌博今道:“鲁米诺反应。”

    常镇远道:“我去帝后宫看看,顺便叫上大头一起来。”

    凌博今点头。

    王瑞看着他气定神闲的背影,撇嘴道:“什么玩意儿。”

    凌博今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王瑞忿忿道:“也就你受得了他。”

    凌博今道:“他是我师父。”

    王瑞道:“他这样,像当师父的吗?”

    凌博今道:“他是不是个好师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个好警察。”

    王瑞嗤笑。

    凌博今道:“别想了,我去打电话,你去找大头。”

    帝后宫里,常镇远插着裤袋站在门口。

    为了突出帝后两个字,包厢里用的全是红木、黄金和玉器。屏幕镶嵌在镶着翡翠的红木里,红木桌椅恢弘大气,茶几放着纯金打造香炉,古色古香。

    “怎么样?发现了什么?”大头人未至,大嗓门先到了。

    常镇远道:“等等鉴定专家。”

    大头眼睛倒很毒辣,只看了一眼就道:“这里面的地毯和外面不一样嘛。”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真兵王在都市猎尽诸魔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如果不是遇见你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回到都市当枭雄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我捡垃圾能成宝金牌女助理A到爆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