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18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4: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刘兆道:“行了,说说名流夜总会搜到什么吧。”

    常镇远将事情一一报告了,“其他物证还在鉴定中心,还没有结果。”

    刘兆噌得站起来,道:“我去要逮捕令,先把周进带回来再说!”

    大头惊讶道:“刘头儿,你以前都不温不火的,这次怎么这么着急?”

    刘兆道:“要是从周进这条线索突破了,那就不用碰赵拓棠那条线了。你们先等着,我去找上面请示!”

    但上级认为就算名流夜总会帝后宫是第一案发现场,也不能证明周进一定知情,现在出逮捕令太过武断,让他们先将人监视起来,等有进一步证据再说。

    刘兆回来把上级的意思汇报完之后,叹气道:“这次是我冲动了。赵拓棠今晚九点多的飞机,你们先回去休息,准备晚上开夜车!”

    常镇远回家睡到六点钟起来,热了热回来时带回来的饺子吃了。

    自从当了警察之后,他的生物钟就再没有规律过,幸好这句身体还不到三十岁,扛得住,再过几年恐怕就会吃力了。他吃完饺子,又将家里收拾了一通才拎着垃圾出门。

    到楼下,还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叫自己。

    他回头一看,励琛穿着件深蓝色毛衣从树下走出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这次总该请我上去坐坐了吧?”

    “我赶着回警局。”常镇远想起励琛深不可测的背景与常镇远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是松了口,“要不,我请你去边上喝杯咖啡吧?”

    励琛笑了笑道:“好。”

    常镇远丢完垃圾,两人就像老朋友一样闲逛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看着咖啡店窗台上积攒的灰尘和冷冷清清的大堂,他就知道这里的咖啡一定很难入口,所以点了杯绿茶。

    励琛更干脆,只要了杯矿泉水。

    常镇远看了看手表,漫不经心道:“抱歉,之前让你白跑了两趟。”

    励琛道:“才几年不见,就这么生疏了。”

    常镇远没说话,又看了眼手表。

    励琛道:“我知道你最近在跟赵拓棠的案子。”

    常镇远心里冷笑,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了。励琛和侯元琨是一个鼻孔出气的,赵拓棠出事,他们当然要迫不及待地落井下石。

    果然,他下一句话就道:“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虽然我来这里么多久,但关系还是有一点的。”

    常镇远义正词严道:“警察破案是靠证据,不是靠关系。”

    励琛笑了,“算我说错话。我一定会配合你们找证据的。”他掏出手机,期待地看着他,“这次可以告诉我你的手机号了吧?”

    常镇远知道事不过三,再推托下去显得太矫情,就痛快地说了。

    励琛收起手机,将桌上的账单拿到自己手边,笑道:“快赶不及了吧?你先走吧。我再坐坐。”

    常镇远知道他财雄势大,懒得跟他抢二十几块钱的单子,点点头出了咖啡厅。

    看看时间才七点,应该还有公车。

    常镇远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习惯选择公车为代步工具了。他刚到车站,就听到后面又有人喊。一转头便见大头骑着摩托车威风八面地冲过来停下,顺手将一顶小头盔丢过来,笑嘻嘻地拍拍后座,“上车。”

    常镇远戴着头盔上车,心里却没像第一次那么憋屈,反而有种……终于不用挤公车的自豪感。

    “天网”恢恢(三)

    趁时间还早,常镇远在中途买了两包烟。

    大头道:“你最近抽得有点多。”

    常镇远道:“累。”

    大头叹气道:“是啊,你说案子怎么总是办不完呢?以前我看那些香港片,一会儿一个案子不消停,不是邻居出事就是亲人出事,还觉得假,现在自己当了警察才知道这世道还真是不太平。”

    常镇远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没什么反驳的立场,又闭上了。

    大头道:“我跟你私底下说说,其实我还是挺佩服庄峥这个人的。”

    常镇远点起烟,“为什么?”公司里佩服他的人不少,但警察还是头一个。

    大头道:“这个人,有本事啊。”

    常镇远差点被自己的烟呛着。

    “要是把这些心思用在正途上,指不定就是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典范,再办几个希望小学,每年捐几千万的钱做做慈善,多好。”

    常镇远被他构建得宏伟蓝图惊了半天,疑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大头道:“每次我抓到犯人都会想,要是他不干这一行能干什么,不危害社会能不能给社会做贡献?反正我抓过这么多人,觉得最可惜的是庄峥。有文化,有知识,还有礼貌,怎么看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为什么非那么想不开要走这条路?干这一行来钱是快,可这种不干净的钱花着安心吗?我听说他搞慈善,可他有没有想过,那些被捐助的对象指不定就是被他坑害的人!看,最后还不是被炸飞了?”

    常镇远猛抽了两口烟。这种话他当年没少听,有的比他讲得动听动情,可当年他还是庄峥,庄峥不需要为这些话动容,因为他的付出都获得了回报,非常满意的回报。可现在他是常镇远,变得一无所有不得不为生活而奔波的常镇远,再听这番话,心境自然大大不同。

    难道他死后变成常镇远就是报应?所以让自己亲眼见证庄峥的死亡,甚至给了他一个警察的身份来亲手斩断自己种下的祸根?

    他的思维随着大头的话越走越远。

    “喂,时间不早了,别想了,我就发发牢骚。”大头发动车。

    常镇远看着大头松快的表情,心头堵得慌。大头的话让他钻进了一个死胡同,那种感觉就像被传销洗脑一样,怎么都钻不出来,可那个按着他头把他塞进死胡同的人已经悠悠然地抽身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无辜得想让人一把捏死他。

    “你发什么愣啊?”大头不耐烦地转过头。

    看在摩托车的份上……算了。

    常镇远晃了晃脑袋,一屁股坐在后座上,身体后仰,靠在摩托车后备箱上,努力将头脑放空。这是他失眠时经常那的招数,效果奇好,以至于到警局时,他都有了朦胧睡意。

    大头去停车,他打了个哈欠往上走。正好凌博今下来,看到他咧嘴笑道:“师父,你来了,来短信了吗?”

    常镇远想起之前和林全胜的约定,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是七点四十七分,有一条新短信,有关保险的。他随手删了。

    凌博今转身跟着他上楼,有点没话找话说地说了一句,“其他人还没到。”

    常镇远进办公室拿起杯子想给自己倒杯热水,发现里头多了几片参片。

    凌博今一个箭步上前,从他手里接过杯子倒满热水,“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来,泡早了怕水凉。”

    常镇远从他手中接过参茶,“你放的?”

    “下午没事逛了逛,看药店打折就顺手买了。我放在柜子里,正好这几天大家都累坏了,喝点参茶提提神。”凌博今顿了顿,笑道,“还有谢谢今天师父口下留情。”其实常镇远选和尚没选秃驴还挺出他意料的,虽然他不觉得常镇远像王瑞说的那样,看自己的眼神总是藏着恶意,但也绝对不很顺眼。可现在想想,也许是爱之深责之切,期望他早日成才。想到这里,他看向常镇远的目光更热切了。

    常镇远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难道秃驴真的让人这么难接受?

    短信突然滴地响了一声。

    七点五十四分,来自林全胜。

    凌博今见常镇远嘴角一勾,知道鱼上钩了。

    常镇远开门见山地问起许海红的事。

    林全胜遮遮掩掩地回答了,并一再要他保证这些供词绝对不会被冠上自己的所有权。

    常镇远随口敷衍着。反正到时候真要他出庭作证,也不怕他不来。即使当了警察,他的做法还是保留着庄峥的“豪迈”风格。

    两人用着无线信号我追你跑地绕了将近一个小时,常镇远终于问到了些有用的供词。比如说许海红失踪的时间,以及周进在失踪当日离开名流夜总会的时间。虽然林全胜再最后关头依旧咬紧牙关不肯指认凶手和周进,但是他所提供的这些间接证据让周进够吃一壶的。

    他还想再绕绕,就见大头急冲冲地推门进来道:“赵拓棠到了。”

    赵拓棠的排场极大,一下飞机就由刘兆带着几个警察把他亲自送上汽车,一路迎回来。

    常镇远站在办公室里,看着赵拓棠在警察的簇拥下威风凛凛地走过时,心里颇不是滋味。他一定要把这个人身上那件由他披上去的西装扒下来,换上囚服!

    他心里的执念又深了一层。

    审问由刘兆亲自出马,小鱼儿做笔录,所以常镇远等人就在办公室里等消息,顺便催催鉴证专家的物证消息。

    大头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常镇远见他听完电话脸色一变,忙道:“怎么了?”

    大头道:“周进要逃?”

    常镇远一愣,大头已经往外跑了。他踌躇了下,跟上去,却在门外遇到刘兆和赵拓棠。尽管知道现在的自己绝对不可能被认出来,他还是极不自然地撇开了眼睛。

    赵拓棠也没注意到他,而是一个劲儿地和刘兆握手,“帮助警察破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只有警民密切合作,才能让罪犯无处可逃。”

    刘兆皮笑肉不笑道:“赵总说得真好。现在就是有太多目无法纪之徒,妄图用人民的生命和血汗来筑造自己的皇宫。这种皇宫就算造出来也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我劝这些人还是及早收手。我国政策向来宽大为怀,只要他们愿意为他们所犯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党和人民还是愿意重新接纳他们的。”

    赵拓棠一脸真诚道:“刘队长说的是。我们这些纳税人有刘队长这样尽忠职守的人民保姆,晚上睡觉就安心多了。”

    两人就这样边敷衍边嘲讽地到了门口。

    刘兆看着赵拓棠上了接他的车,才转过身来,立马没了笑容,“我去找上面要逮捕令,立刻逮捕周进。”

    原本想问他为什么放走赵拓棠的常镇远改口道:“周进要跑路。”

    刘兆急道:“立刻拦下来!”

    常镇远看向凌博今,后者已经很有眼色地打电话了。

    刘兆三步并作两步跑去申请逮捕令。

    小鱼儿见常镇远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解释道:“赵拓棠把周进供出来了。”

    常镇远一怔,随即明白了赵拓棠的用心良苦。现在卷进这个案子的一共三个人,赵拓棠、凶手和周进。赵拓棠自己绝对不可能傻乎乎地跑进去顶罪的,而那个凶手有他父亲做靠山,正是赵拓棠需要倚重的时候,也绝不能出卖,算来算去,最划算的也只有周进了。而且埋尸的人是他,推到他身上顺理成章。

    转了这么几个念头,常镇远判定周进这次九死一生。

    “天网”恢恢(四)

    接到凌博今电话时,大头和竹竿正跟着周进准备上高速,听到行动的指示后,两人贴着一辆大卡车冲过收费站,然后一打方向盘,把卡在收费站里掏钱的周进拦了下来。

    等他们把周进押送回来,常镇远等人才知道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和周进一辆车的还有他们之前遍寻不着的孙婉。

    两人被分开审讯。

    刘兆负责周进,大头负责孙婉。

    常镇远跟着刘兆进了审讯室。

    刘兆看了他一眼,拉开了身边的椅子。

    等常镇远和小鱼儿都坐下后,刘兆才开口道:“今年三月八日你在哪里?”虽然法医无法提供许海红精确的死亡时间,但林全胜用许海红的失踪时间弥补了时间上的空白。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亿万娇宠:萌妻买一赠三她不一样那些被光遗忘的日子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居然住进了爱情公寓我捡垃圾能成宝金牌女助理A到爆蜜婚情深:亿万总裁宠上天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