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20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4:44: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大头指着凌博今大笑道:“对了,有和尚在。到时候你租间屋给他,他的头这么光亮,一定辟邪。”

    虽然王瑞为着常镇远一见面就揍了凌博今一拳的事耿耿于怀,但心里也希望两人能住得近一些,忍不住帮腔道:“那就先让大师看看吧。”

    常镇远一想到要和凌博今一起住,就立刻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提议,不过表面上还是答应了。

    小鱼儿突然推门进来道:“蒋磊带着几个律师来了。”

    大头噌得站起来,“几个律师?怎么?砸场子的?”

    小鱼儿皱眉道:“你到底是当警察还是当流氓?连砸场子都出来了。头儿让我们现在办公室里呆着。他抓蒋曙光之前就叫了局长,现在他们正谈着呢。”

    大头冷笑道:“杀没杀人另谈,吸毒总是铁板钉钉的吧?也不知道他爸有什么脸来。”

    小鱼儿道:“你以为开家长会呢?还能推三阻四的。”

    竹竿道:“到底是独生子。”

    王瑞道:“我看他老爸也不是好东西。名流夜总会的帝后宫什么消费,他儿子住的五星酒店又是什么消费?要是不赚外快,能供得起这么个败家子?”

    小鱼儿道:“这不归我们管。别扯开去。”

    常镇远道:“蒋磊合作的对象应该是赵拓棠。”

    之前大头也好,王瑞也好,不过是随口说说的,但常镇远的这句话确是带着几分肯定了。

    竹竿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常镇远道:“周进精明狡猾,平常遇到这种事,躲还躲不及,怎么会凑上去?除非是赵拓棠的命令。也就他能让周进俯首听命。”他说了一半藏了一半,周进的确是因为命令才帮周进埋尸的,但下命令的不是赵拓棠而是庄峥自己。

    凌博今道:“还有一个,庄峥。那时候,他还没死。”

    大头听得直点头。

    常镇远嘴角一动,最终没有寻词反驳。

    庄峥这个名字对他的触动越来越小,有时候他甚至会怀疑自己对庄峥的记忆其实来自一本小说。一个辉煌过、成功过、最终却凄惨死去的虚假角色。然后小说完结,成为一段或真或假,可有可无,却与他无关的历史。

    “你的意思是说,许海红是赵拓棠或是庄峥指使杀的?”大头摩拳擦掌。尽管刘兆再三叮嘱不能碰赵拓棠的案子,但真有能够将他定罪的机会,他还是不会错过的。

    凌博今摇头道:“这不大可能。赵拓棠和庄峥指挥得动周进,却指挥不动蒋曙光。应该是蒋曙光杀了人,赵拓棠和庄峥让周进善后。”

    大头道:“那周进还有够倒霉的。”

    小鱼儿道:“倒霉什么?还不是自找的?跑路不带老婆孩子带情妇,也不是个好东西。”

    大头笑道:“这你就不懂男人的心了。老婆孩子是命根子,当然得安排妥妥当当,让他们生活无忧无虑。情人嘛,花了这么多钱可不是百花的,关键时刻当然要有祸同当。”

    小鱼儿道:“那你懂一个女人心了?自己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不说,关键时刻还丢下自己和孩子跟另一个女人跑了,这算什么?!”

    大头见她动了真怒,立刻缩头不说了。

    竹竿急忙岔开话题,说起最近的新闻,王瑞和凌博今识趣地附和着,将气氛缓和了下来。

    常镇远看了看天色,拉过竹竿刚才盖过的外套,身体往沙发上一躺,闭上眼睛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搭了他一下,肩膀有些沉,他睡得正香,也没在意。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脸上突然被冷风刮了一下,冻得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却看到大头正趴在对面的办公桌上,只给他看一个后脑勺。

    刘兆从门口进来,满脸疲惫。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凌博今为什么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觉?

    常镇远噌得站起来。

    凌博今一下子朝沙发摔了过去。

    常镇远因为起得太快,脑袋晕乎乎的,又跌了回去,然后被两只手托住了屁股,慌得伸出一只手按住墙支撑自己。

    凌博今收回手,苦笑着坐起来,“师父,你不是打算坐扁我吧?”

    常镇远重新站稳,但屁股上还残留着他托自己时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他无声地瞪着他的那两只手,非常有拿菜刀把它们都砍下来的冲动。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眼神太过凌厉,让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凌博今感觉到了危机。他连忙转头问刘兆道:“队长,怎么样了?”

    刘兆道:“口供录得很不顺利,蒋曙光装自闭装抑郁症,折腾了一晚上,终于把人给关起来了。我们现在要抓紧时间找到最直接的证据钉死蒋曙光!不能给蒋磊活动的时间。”他虽然没明说什么活动,但常镇远和凌博今都很明白。

    “天网”恢恢(六)

    大头闻言也醒了,揉揉眼睛道:“孙婉不是拿出了一个保险套吗?有用没?”

    刘兆道:“具体还要看法医验证的结果。目前最主要的还是找到更多的人证。周进本身有嫌疑,他的口供取信度并不高。郭杰他们和赵拓棠的口供只对周进不利,所以形势还是很险峻。”

    大头扒拉着头发道:“我再去名流夜总会看看?”

    刘兆道:“我看这个口子不好撕开啊,之前我们问了半天,没一个人肯说的。”

    常镇远道:“就因为之前没人肯说,所以这次去才有希望。”

    大头一愣。

    凌博今接口道:“你是说,那些人是有意识地保护周进?”

    常镇远道:“是不是,我们可以再试试。这次是周进出事,看看她们会不会松口。”

    周进这个人当小弟当流氓都不合格,但是做生意很有一套。不但八面玲珑,把客人哄得服服帖帖,对自己的员工也没话说,不管是坐台小姐还是服务员,都一视同仁,诱哄是有的,强迫却从来没有过。员工要是有什么困难,也愿意伸出援手。就冲着他这一点,常镇远上辈子虽然知道这个人关键时刻容易掉链子,却还是义无反顾地用了。只是没想到最后尝到他掉链子苦果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赵拓棠,现在想来,也算有先见之明。

    凌博今道:“我跟你去。”

    常镇远道:“你昨晚没睡好,让大头和我去吧。”

    大头失笑道:“你徒弟昨晚没睡好,难道我昨晚就睡好了?他还能枕着你的肩膀呢,我可只有自己的胳膊啊。”

    常镇远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道:“我自己去吧。”

    “哎,别啊,我说个笑嘛,你怎么认真了。”

    大头正要收回前言,就听刘兆道:“大头先去歇歇吧。和尚跟阿镖走,也该让他学学自己师父的本事了。”

    常镇远见他开了口,只好拿了车钥匙往外走。

    大头在后面不甘心地喊道:“这次开车可悠着点!和尚脑袋没毛了。”

    凌博今闻言笑着对常镇远道:“师父你放心大胆地开,我腿上还养着几根。”

    常镇远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凌博今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说起来,无论是庄峥还是常镇远,腿上都没有明显的腿毛,难道这就是造成他重生成为常镇远的契机?

    ……

    真是太让人无语了。

    两人吃完早饭才到的名流夜总会,差不多七点来钟,只有几个清洁工拎着水桶拿着抹布在大堂边工作边聊天,看到他们进来,立刻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摆手道:“这里暂时不做生意了。”

    凌博今以为还没开门,问道:“有值班的人吗?”

    清洁工道:“老板被抓去了,不开了。”

    凌博今这才吃了一惊,“停业?”

    清洁工点头道:“唉,不做了。”

    常镇远道:“原来在这个的服务员呢?”

    清洁工上下打量了他们两眼,“你们是谁?”

    “警察。”

    他们拿出警员证。

    清洁工这才收起敷衍的态度,认认真真地回答起问题来。

    从夜总会里出来,凌博今捶了捶脖子道:“应该是赵拓棠做的吧?怕我们从其他人嘴巴里套到更多的线索,所以干脆把他们都遣散了,连清洁工都是从公司里调过来的。”

    常镇远暗道:这才像那个让他一手从鱼贩提拔到总经理的赵拓棠,之前因为自己熟悉内情,所以加速了破案的进展,打乱他的步骤,现在他跟上了节奏,接下来的路可能会越来越不好走。这个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凌博今见常镇远停下了脚步,手放在车门把上就是不开门,不由讶异道:“师父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常镇远道:“我想起过几天有个朋友生日,打算去买份礼物,你先回去吧。”

    凌博今道:“我也没事,师父带着我还能做个参谋。”

    常镇远道:“不用,你先回警局跟队长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其实,这种根本没有情况的情况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了,常镇远这么说显然是不想让他跟着去,凌博今只好接过钥匙先开车走了。

    常镇远拦了辆出租车,找了个位置偏远的网吧上网。

    距离上次发邮件给赵拓棠,已经好几天过去了,一直没收到回邮,他估计赵拓棠看死他急功近利又贪婪权势,在没有获得明确拒绝之前不会贸贸然地把他给卖了,所以故意晾着他。既然赵拓棠晾着他,他当然不能一点行动都没有,不然之前苦心树立的焦躁贪婪的形象算是毁了,但是也不能一味的逼迫,以免狗急跳墙,所以他决定给了棒子之后来一颗甜枣。

    他手指在键盘上轻轻地打击着——

    警察手里有蒋曙光杀人的证据。

    常镇远原本想中午回家补个觉,但是屁股刚坐上出租车,大头一通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联系好了房东,让他去看房子。

    一想到要和凌博今同住一个屋檐下,他就对这栋房子兴致缺缺,不过拒绝也要有个拒绝的理由,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个借口把房子给推了。

    出租车在幸福田园大门口下,他一下车就看到大头和两个保安正交头接耳地谈得欢,看到他过来,立马热情地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哥们,阿镖,以后我们楼上楼下,都要靠两位大哥照顾。”

    保安听得很是受用,嘴里忙不迭地谦虚道:“哪里的话,你们才是人民的保姆。”

    大头将他们一一介绍给常镇远,那架势,好像房子已经过户了。

    常镇远敷衍地笑笑。

    保安都是察言观色的人精,见他爱答不理,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了。

    大头揽着常镇远的胳膊道:“我们是公安,但那是在外面,家里头的事啊,还真的靠保安,不然什么时候家里被搬空都不知道。”他带着常镇远一路往里走。

    常镇远记得幸福田园一共造了三期。二期三期的风格偏欧化,他还是很喜欢的,一期造得早,所以风格相对守旧。他见大头进了一期,心里就找好了拒绝的借口。

    走到十八号楼下,一个人影在窗口一闪,紧接着一楼的门就开了,凌博今穿着拖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师父。”

    常镇远道:“你怎么在这儿?”

    大头道:“我让他一起来看看,以后同住一个屋檐下,要都满意才行。”

    常镇远惊奇地看着他,发现他自说自话的本事越来越强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依然不悠然从此住进你心里他来自韶光深处百妖行世录谁说金手指有助谈恋爱我真不是在吹牛打造全新地球创造之路都市第一武神万界最豪投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