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云中书库 > 误入正途

第21章

误入正途 | 作者:酥油饼 | 更新时间:2017-10-10 07:21: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从门口到一楼还有六七格的阶梯,他们走到一楼门口时,凌博今换好了鞋,准备和他们一起上去。

    王瑞拿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大头道:“有白醋吗?”

    大头道:“我不爱吃酸的。”

    王瑞道:“烧菜当然要有白醋才好吃。”

    大头挠头道:“我先带他们上去看房,一会儿去买。”

    “我去吧。”王瑞回厨房关掉煤气灶,放下锅铲,利落地换鞋出门。

    凌博今跟着出来,顺手把门带上了。

    常镇远默默地看着他们。明明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下了班就各奔东西,可在大头的带领下,这层关系似乎正在进一步地朝其他关系延伸。

    这幢楼包括阁楼一共六层,大头介绍的那户人家门牌号是502,男主人姓焦。他的人就像他的姓一样,处处透着股焦躁,至少从常镇远进门到现在,他爬头发的动作就没停过。

    “天网”恢恢(七)

    “老焦啊,你有话好好说,别急。”大头看着他头顶上仅剩的可怜毛发,都忍不住想出手相救了,“只要房子看好咯,那我们肯定会尽快办,不会拖着你的。你放宽心,先把嫂子的病治好再说。”

    老焦捂着脸道:“医生说这病一时半会儿治不好的,而且会……”会什么,他就没往下说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到底什么情况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大头虽然是警察却也不好在这种事上多嘴。他看了看常镇远的脸色,“要不,我们先看看房子吧。”

    老焦急忙站起来道:“你们随便看,随便看。这房子的装修都是她弄的,我们这么多年来……”他迟疑了下,才接下去道,“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房子保持得非常干净整洁。”

    常镇远看了看房屋结构,一共上下两层,楼下是客厅、厨房、卫生间和两间被当做储藏室用的小客房。

    客厅很大,用的是大理石地砖,这点常镇远倒是很满意。厨房是红色的橱柜,表面看拾掇得很整齐,但炉灶和油烟机周围都粘着食物,应该是主人在匆忙之下收拾了个大概。卫生间只有洗脸盆、座便器和站立式淋浴,空间较狭小,用的是浅绿色,还算看得过眼。

    在常镇远租住的房间里呆久了之后,他对房屋的要求已经下降许多,换做以前,这种不到五平方连转身都很困难的小空间一定不会入他的法眼。

    楼梯是木质的,油漆用的是黑色,踩上去没有任何声音。

    阁楼面积比楼下小了一半做露天阳台,所以只有两间房,一间连着浴室的主卧,一间书房。常镇远是很注重浴室的人,这也是他无法再在原来那个只有水管的厕所里待下去的原因。因为他觉得浴室是他以赤身露体状态呆的最久的地方,所以必须要干净、整洁、明亮。

    这间卫生间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卫生间被分成了两间,外面是洗手台,里面是扇形的浴缸和座便器,空间明显是楼下的三倍,非常宽敞舒适。

    常镇远用庄峥的眼光为它打了个及格分。

    主卧就是普通的大床加衣橱,床头挂着一张结婚照,女主人浓妆艳抹,小鸟依人,男主人五官平平,一脸喜气,头发也算茂密,与现在判若两人。

    主卧直通阳台,上面横着三根晾衣绳,还有几把没用的藤椅。

    大头小声问常镇远道:“怎么样?”

    常镇远道:“一般。”

    大头瞪着他:“这还叫一般啊?我看都不用装修,直接能住人了。要知道这个价钱在这个小区连白坯房都买不到啊。”

    常镇远道:“我哪来这么多现钱?”

    大头道:“贷款啊。实在不行我借你。要不是我已经有了房子,铁定拿下。”

    凌博今凑过来笑道:“我也觉得不错。我可以先欲交两年的房钱。”

    大头调笑道:“你小子该不会打算一个月一百的租金吧?”

    凌博今道:“这么好的房子,起码乘以十。”

    大头吃惊道:“那就是两万四啊,你小子有这么多钱?不是刚毕业吗?”

    凌博今道:“以前攒的。”

    大头忙拉过常镇远道:“别管这房子要不要,这个租客你一定得要,走哪儿都拴上啊。你说王瑞这小子怎么没那么阔绰呢?”

    常镇远也有些讶异。他原以为凌博今租房也就三四百这样象征性收费,没想到居然主动要了个高价。

    老焦走过来,搓着手道:“怎么样?”

    大头眼珠子一转道:“什么都好,就是短期之内筹钱有点困难。”

    老焦道:“把房子抵了,找银行贷款啊。”

    大头道:“银行贷款的利率可不低啊。”

    老焦急道:“这个价钱可不能再低了。”

    大头转头看常镇远道:“你觉得怎么样?”

    话说到这里,常镇远也不好以房子不行为借口了,便顺水推舟道:“要是三千,可以考虑。”

    “三千?”老焦惊得头发都差点竖起来,连说不行。

    要知道,这一带的平均房价是四千四,像这种带阁楼的,起码还要高一点。三千这个价钱只有市场价的三分之二,怪不得老焦吃惊。

    不但老焦,连大头和凌博今都诧异地看着常镇远。大头原本也只打算每平方减个几十块钱,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六百。

    常镇远一言不发,咬死了价钱不松口。

    老焦又嚷嚷了会儿,见他没什么表示,也就不再纠缠了,黑着脸把他们送了出来。

    下楼的时候,大头低声抱怨道:“你这个价钱也开得太离谱了吧?”

    常镇远道:“他不是急着□吗?”

    大头道:“那也不能漫天开价啊。前阵子看你还挺像个警察的,怎么现在看倒更像个奸商呢?”

    常镇远道:“你该配副眼镜了。”

    “去你的。”

    买房的人始终是常镇远,既然他有他的打算,大头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

    三人下了楼,王瑞已经买醋回来,正在厨房里嘁嘁喳喳地炒菜,看他们回来,立刻让他们布置碗筷。大头是主人,自然当仁不让。凌博今和王瑞相熟,就跑去打下手。只剩下常镇远一个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没过多久,菜就上了桌。

    大头拿出三瓶啤酒,一人一瓶地放在王瑞、常镇远和凌博今面前。

    王瑞嚷道:“不行啊,人人有份!主人多加一份,不够我去买。”

    大头道:“我们这是庆祝乔迁之喜,不是洞房花烛,喝酒随兴,别喝高了,我们还在随时待命的状态呢。”

    凌博今笑道:“是啊,还得有人开车呢。”他握着啤酒瓶正想往大头面前递,却被常镇远捷足先登了。

    “我来开吧。”常镇远若无其事地为自己舀了碗汤。

    大头失笑道:“你们俩师徒是串通好的吧?这么默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立马接起手机,过了会儿,脸色就变,“行,我们马上去。”他挂完电话,就看到王瑞和凌博今一个劲儿地往嘴巴里塞,连常镇远也呼噜呼噜地大口喝汤。

    “喂,你们真是。”大头顺手加了一大块红烧肉丢进嘴里。

    风风火火地赶到警局,发现里头静得吓人。

    王瑞皱眉道:“不是说蒋磊带着一大批市领导亲自过来要人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头道:“糟糕!不会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吧?”

    常镇远道:“放不放人要看局长和队长能不能顶住压力,和我们到不到没关系。”

    四个人上了楼,推开办公室,就看到小鱼儿、刘兆和竹竿都坐在办公室里。刘兆抽着烟,竹竿奋笔疾书,小鱼儿对着镜子化妆。

    大头道:“这都怎么了?”

    刘兆叹了口气。

    小鱼儿扬手道:“都回去吧,来不来都一样,反正这案子是没法查了。”

    大头惊道:“人真被要回去了?”

    王瑞叫道:“怎么能这样?中国有多少市领导啊,来几个市领导就能把嫌疑犯保出来,那国家还不乱套了。”

    小鱼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倒是想呢,也得请得动才行啊。”

    常镇远和凌博今都没说话,看好戏似的挑了个位置坐下。

    王瑞和大头都是一头雾水。

    刘兆笑着摇头道:“这种案子,哪里会有市领导掺和进来。”

    小鱼儿道:“嘿,我就是吓唬吓唬你们,不然你们能来得那么快?”

    “天网”恢恢(八)

    大头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把他们叫来,拖了把椅子挨着她坐下道:“说吧,究竟咋回事啊?”

    小鱼儿道:“虽然人家没有请市领导亲自过来,但是电话倒是来了好几通,旁敲侧击地施加压力,还不是想救蒋曙光那个混蛋嘛。不过啊,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在半个多小时前,鉴定报告出来了。保险套里面的□的确属于蒋曙光,外面的血渍属于许海红。”

    王瑞击掌道:“这下他赖不掉了吧?”

    小鱼儿道:“不止如此。名流夜总会有一个前台跑来举报,说案发当天是她为蒋曙光安排的包厢,还有消费挂账的签名。她知道蒋曙光玩起来没数,所以提前让他签了单,账单上的日期和签名都清清楚楚,还有蒋曙光的指纹。”

    常镇远道:“赵拓棠没有处理掉?”

    刘兆道:“那张账单被折了好几折,我估计是那个小姑娘偷偷藏起来的。”

    凌博今冲常镇远微微一笑道:“还真是被师父说中了,周进人缘不错,帮我们破了案子。”

    刘兆拍拍掌站起来道:“这桩案子就算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不归我们管了,但是我们不能放松警惕,杀害庄峥的犯人还逍遥法外。这是个极度凶残的暴徒,会制造定时炸弹,下手干净利落,我们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动手,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大头道:“刘头儿,之前不是你说的,先把赵拓棠放一放吗?”

    刘兆道:“把赵拓棠放一放不等于不用查案子了。就算他是最大的嫌疑人,我们也可以用迂回的方式从他身边下手。”

    大头道:“你是说从赵拓棠他老婆孩子下手?”

    刘兆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往他身上一砸,“我说你怎么老惦记人老婆孩子呢?这么大一间公司,总还有其他职员吧?就像这次的郭杰,他不也是公司支援吗?也可以试着从他嘴里套套消息嘛。”

    大头跳起来道:“我这就去。”

    刘兆想了想,叫住正往外走的常镇远,“阿镖,你坐下,我们谈谈。竹竿小鱼儿,去隔壁老张那儿坐坐,顺便帮我问问这礼拜去不去打羽毛球。”

    常镇远将疑惑埋在心底,拉过大头刚才的椅子坐下。

    刘兆等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才拿过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道:“你最近表现非常突出啊,怎么样,准备评个先进?”

    常镇远道:“都是工作,尽本分。”
扫描下面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yunyuedu5(云阅读网)关注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误入正途最新章节!!
误入正途最新章节http://www.yunxs.com/wuruzhengt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团宠大佬:妈咪,你马甲掉了镇国赘婿我真不是装逼打脸荒野之吃就有奖励长生夫妻的恋爱游戏本宫在现代养崽崽暴富了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啊高四影帝:我靠学习上热搜灵眼鉴宝师